列馬倫這麼一問,帝京眾人幾乎同時變得眼神滄桑,仰首嗟嘆,一副無語問蒼天的樣子。

迷路之殿,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啊。

尤其是到了羅拔,威廉那個水平的,在裏面一待就是數年的光陰,其間之辛酸真不足為外人道。

到了菲兒,貝拉,甚至雅克那個層次,更不是常人能夠想像得到的。

“我們……確實是經歷過漫長而艱苦的鍛鍊。”雅克道,這句話真是字字都是血,“這不是你們這種一步登天,莫名奇妙就能變強的混蛋們所能夠理解的。”



經歷過迷路之殿的苦練,折磨後,眾人確實會對聖心團隊那種可疑的突然變強,感到很是不爽。

“你們的獅鷲數目,大致跟我們相若……咦?你們有獅鷲王?”列馬倫倒是不在意雅克等人的目光,檢視著帝京那邊的獸群,赫然發現獅鷲王也在其中!

這令列馬倫的表情變得無比嚴肅了。

要是團隊所能夠帶領的獅鷲數目,以及獅鷲的強弱,正反映著該團隊的實力,那麼這獅鷲王的出現,不就正好表示,帝京團隊要比聖心團隊還要更強大嗎?

不過列馬倫也很快就保持了鎮定。



因為他們在獅鷲巢穴裏,並沒有展示出強化後的能力。他聳聳肩道“……不過這也沒差,反正我們當中,只有一個團隊能夠得到全部的獅鷲,不是嗎?”

“嗯……你大致上是對的,不過要修正一下。”雅克邊想邊說,“能夠得到全部獅鷲的,肯定,只有帝京。”

雅克這話的語氣中,所帶著的狂意,跟他心靈相通的貝拉最是清楚不過了。

“老大!慢著!我抗議!”貝拉氣的繃繃跳道,“你不要老是想著要通吃!之前那三個人你都通吃了,連一個都沒有分給我!”

“好的好的,分給你……”



“通吃?……小看我們?”列馬倫怒火飆升。他退到了團隊後面,跟聖心的核心九人團隊聚集在一起,然後同時凝聚鬥氣……

與此同時,團隊外圍剩下的全部聖心份子,紛紛衝上前來決一死戰。他們全身都漫著一層藍白光芒,那份前進的氣勢,竟讓人聯想到一場小小的雪崩!

在沙漠裏的雪崩!

雅克稍為計算了一下己方和敵方的人數,隨即閉上眼睛深入靈魂之海,認真地淬煉天火之源!

龐大的“元素隔絕”空間,在敵人的頭上浮空。

雅克大喊一聲,那暗紅球體驀地一分為八,各自降下套著一名聖心份子!

“爆!”

爆!爆!爆!爆!爆!爆!爆!爆!



連續八記足以讓大地撼動的爆炸發生,使得連帝京自己人都幾乎站立不穩,一時間戰場上飛沙走石,爆風亂舞……

當視野變回清晰之時,那八名聖心份子已被炸得狼狽不堪,除了那層藍白光芒已經潰散外,各人身上也都負上不少的震傷。

“好,現在就算是公平較量了!”

帝京團隊中仍保有戰鬥力的,例如菲兒,羅拔等,紛紛衝上迎戰。

聖心這一波衝上來的有九個人,雅克故意擊潰了其中八人的藍白光芒,剩下唯一一個完好無傷的……留給貝拉單挑。

“嘿嘿嘿……我就要看看你那一身古怪光芒,到底有甚麼玄機在內!”貝拉和那人隨即追逐到一旁去了。

看來貝拉對如何吞噬這種變態的強化光芒,比較有興趣。



其實雅克也不是故意要把大堆敵人“餵”給大家“吃”,畢竟同時對付八個有藍光加持的敵人,要一招全部爆掉,連他都感到有點吃力。

再說,雅克也不可能把吃奶之力都用盡在對付這九人上,他始終需要同伴們的幫助,以保留著實力。

因為,真正的敵人還在後頭。

緊接著,列馬倫身後的九人小隊一併暴喝,他們身上的藍白色光芒融合在一起,形成一道通天的光柱。

在這道藍白光柱之內,漸漸隱現出一頭達十幾人身高的鎧甲巨熊!

那鎧甲極熊仰天狂吼,令這沙漠地形的雄獅荒原,也竟開始刮起了暴風雪!

自聖心團隊進入戰鬥隊形後,他們的獅鷲群便已潰散,自然聚集在帝京那邊的獅鷲王周圍。那獅鷲王並沒有因為雅克專注於戰鬥而走開或趁機搞事,所以其他獅鷲也是唯他馬首是瞻。

聖心所召喚的鎧甲巨熊幻影,比起獅心任務開始前在演武場上所呈現的,還要強大得多,但為數超過兩百的獅鷲群,有著獅鷲王帶領著,自然也不甘示弱,紛紛吼叫狂嚎以展示氣勢。



這些獅鷲也不是普通的野生動物,吼叫也不純是用嗓門。獅鷲本就是一種強大的魔獸,先天就會操縱調用魔法元素,是以獸群聚集起來大吼,其鬥氣也足以抗衡鎧甲極熊!

雄獅荒原到處都是夾帶雪片的沙石亂流,非常混亂。

看到這鎧甲極熊的召喚,也無法取得優勢,向來講究儀容,姿態從容冷靜的列馬倫,隨即撕破了衣衫的前襟,頓時變得瘋狂起來!

“吼吼吼吼吼!”

他那特別耀眼的藍白光芒,跟身後的九人團隊融合在一起,竟令那巨熊幻影漸漸變得實體化起來!

那一身的重鎧甲,閃耀著複雜的咒文紋路,這是不屬於洛芙大陸魔法體系內的任何魔法語言,而這咒文紋路滲透出的力量,更遠遠超過了九階!

巨熊的一身重鎧不斷自行進化成長,直把巨熊武裝到了牙齒,而巨熊手中亦漸漸幻化出一道藍光長矛。



這把長矛甫現身,武器本身便散發出極強大的震懾力,令全場所有人心裏都為之一顫,那種壓逼感甚至比鎧甲極熊本身更甚。

尤其是那長矛所散發出的純粹藍光,可以感應到這裏面凝縮,蘊含著的能量,要比列馬倫等人身上所漫著的那層光芒,要強大不知多少千千萬萬倍,根本是無法比較的。

到底列馬倫怎麼能夠召喚出如此強大的長矛出來?

對雅克來說,這長矛更令他內心泛起漣漪。

“這長矛,這藍光……我到底在哪兒曾經見過呢?……對了!”

幕後黑手總算是現身了。

“嗚……”正巧在此時,雅克的前額又再出現強烈的裂痛,“是剛才催谷得太厲害了嗎?還是……要來的,終於要來了?”

這巨熊幻影經列馬倫再度強化後,牠朝天一吼,幾乎把獅鷲群整個給吼散了!

僅剩下獅鷲王勇悍地兀立著,只是牠的吼叫雖然勁勢依舊,卻不是可以跟那頭武裝到牙齒的巨熊所比擬的。

牠周圍的獅鷲同伴都早已震傷倒地,只剩下獅鷲王孤零零的支撐,只是也僅足夠“支撐”而已。牠不甘心……

“過來!”前方的雅克喊道,他的一隻手仍按著劇痛的前額。

獅鷲王吼叫回應,強壓下被巨熊和長矛震懾的壓逼感,向前狂奔!

雅克也依著獅鷲王的路徑奔跑,到一人一獸幾乎平排跑著時,雅克輕靈一躍,就跨坐在獅鷲王的背上。

“給我飛!”

“吼!”

獅鷲王展開牠那雙長長的肉翅,幾次拍動,便漸漸離地往上飛去,直指空中那巨大的鎧甲極熊!

那鎧甲極熊見有一人一獸竟無懼牠的威壓襲來,憤怒不已,連連嚎叫,張口就噴出一柱強大無比的風雪亂流,威力尤甚於“風之吐息”!

“九階鬥氣壁障,全開!”雅克釋出他全身的火系鬥氣,氣場擴散到體表以外,形成一道亞領域之類的防禦空間,保護著一人一獸,使他們變得像一顆火紅的彗星!

獅鷲王也盡全力狂吼,牠的先天鬥氣融入進雅克的鬥氣壁障,使純粹火系的鬥氣場更添了幾分霸氣和野性!

火紅彗星直衝向巨熊的血盤巨口!

火紅和藍白的兩股巨大能量碰撞在一起!

瞬間,高下立判!

巨熊潰敗!

雅克和獅鷲王合成的強大衝擊,硬生生把巨熊幻影給衝散了,只剩下稀稀薄薄的一片能量,半凝聚半潰散般在空中游離。

“好吧,以後這一招就叫作“紅色彗色”。”雅克滿足地自語道,獅鷲王彷彿也同意般低嚎一聲。

“沒可能的!沒可能的!女神不會輸!”列馬倫像個瘋子似的大喊,然後,竟然轉個身來,盯著他身後的聖心九人團隊下,滿臉都是殺意!

那幾人沒想到列馬倫會突然變成這樣,站最前的兩人瞬間被殺,餘下的幾人慌忙退避,卻躲不過臨在他們頭上的殺機!

本來被巨熊幻影握在手中的那把長矛,竟已飛到了他們頭上,只見其近乎優美的流暢飛舞著,幾個起落,這七個人便紛紛人頭落地。

“血.祭!”列馬倫提起兩個他斬掉的人頭,朝天喊道,“司掌殺戳,血腥,冷酷無情的冰雪女神納妮婭!請容許你最卑微的僕人列馬倫,在此為你以鮮血獻祭!”

說罷,列馬倫渾身藍光閃耀,然後,他身前那九具屍體同時爆為血霧!

這血霧被藍光之矛吸收掉,令矛身添上了一層詭異的鮮紅!

那瀕臨潰散的巨熊幻影,又再凝聚起來了。

只是牠一身鎧甲包裹得更加嚴密,而且外形漸漸改變,融入體表,最終竟漸漸變化成一個像是冰雕般的絕美女子!

冰雪女神納妮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