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通體藍白色,漫著深寒白煙,被血祭召喚而出的女神幻影,雖然身體只是冰雕,但卻散發著無比的存在感,直令人感到敬畏,恐懼,死亡的威脅!

她穿戴著戰盔,肩甲,護手以及護腿,身上穿著的是一襲長袍,護心鏡子僅僅護著那寬鬆的領口,一雙纖幼滑膩的長腿從長袍兩旁的岔口露出,冰冷而性感。

這形象雖然跟在納妮婭深淵牢獄時有所不同,可是,那份氣質,卻是完全一樣。

“這納妮婭女神,就是這幫聖心傢伙得到強化的秘密?”雅克心想。

但不管如何,雅克和這位女神早在之前就有過節了。



在德羅公國一役,雅克就曾在“納妮婭深淵牢獄”,把女神囚禁著的一頭魔神給釋放了出來。

而這頭魔神,隱隱跟他的家族有密切的關係。

雅克還從魔神那兒傳承到了血紅之眼,雖然目前還不知道如何使用,只會令他前額裂痛。

而釋出了魔神之後,雅克偶爾也會想,這個納妮婭女神會否前來找他的麻煩呢?

想不到事隔一年之後,會跟這女神在另一個戰場上巧遇。



也不知道是不是巧遇。

“但看樣子,目前這個女神應該並不是真身。”雅克心道,“這樣說的話,那一道極其強大的藍白之光,就是納妮婭女神所賜下的神力了?”

雅克正凝神戒備著那女神幻影,至於在地上的列馬倫,看到了女神冰雕現身,隨即變得異常激動,感動。

“女神啊!女神……”列馬倫啜泣道,“偉大的納妮婭女神,請?消滅那個在俗世裏反抗?的敵人!”

那冰雕女神頓時藍光大作,她提起那道可怕的長矛,朝著在空中盤旋的雅克和獅鷲王揮去!



雅克和獅鷲王共同包裹在雅克的鬥氣場之內,某程度上有種心靈相通的密切感覺,加上獅鷲王是先天的戰鬥強者,看到女神幻影一動,加上雅克示意,獅鷲王隨即側身而飛,遠遠躲開那長矛的尖鋒!

饒是如此,那長矛的尖鋒仍噴射出強大的神力,扭曲了雅克的鬥氣場,令獅鷲王的側腹部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傷害。

“根本沒有足夠的防禦力去承受那長矛……只能夠搶攻!”雅克雙腿一夾,勇悍無比的獅鷲王嚎叫一聲,無懼那長矛的威脅,在空中繞了個圈子後,凝聚了足夠的加速度,直朝女神幻影衝去。

雅克昂起身子,全力催谷鬥氣,把鬥氣壁障完全集中在正前方,像一把深紅色的保護傘,抵抗著迎面而來夾著神力的暴風雪。

然後,他閉上了眼睛,深入靈魂之海。

在靈魂之海的上方,那頭痛的根源,浮空的血紅之眼,蠢蠢欲動,似乎非常想要甦醒過來了。

想來奇怪,雖然是得自於那陌生魔神的東西,但不知為何,雅克總覺得這顆血紅之眼,本來就應該屬於他的。

在靈魂之海裏,雅克提起了瑪莎拉之劍,他咬了咬牙,接受了即將會出現的痛楚,然後高高跳起來,朝著那血紅之眼仍勉強閉著的眼縫,向橫抹了一劍。



血紅之眼驀然完全睜開!

一陣極強烈的刺痛自前額傳來,使雅克的意識回到現實。他感到前額似乎有了一道從皮膚裂到頭骨以內的橫向裂傷,恰好就像他對血紅之眼的眼縫所揮的那一劍。

鮮血不斷從那裂傷中湧出,影響了雅克的視線。

而獅鷲王一直沒有停下來,猛朝著女神幻影飛去。女神已對雅克的來襲做好準備,迎面刺出她的藍光長矛。

雅克及時反應過來,雙臂高舉起來,全力釋出天火!

“啊啊啊啊啊!”

兩把兵器相碰,冰火交襲,一瞬間閃出了極其強烈的暗紅和藍白混雜之光,兩種完全相反的能量流向四方八面激射!



“碰!”

兩把兵器各自大幅度的彈開。

獅鷲王的前衝之力給大幅削弱了,軌跡不穩地直飛到女神幻影的身後遠處,然後盤旋著積蓄下一次的衝刺。

女神的長矛被格開,姿勢也稍現狼狽,籠罩著她的藍白光柱稍有變暗,但不久後便開始漸漸回復。

雅克非常難受。

雙手被震得劇痛,那震撼的感覺直通骨髓,敲打著他身體的每一處神經。

而且這麼一碰,他前額的傷口更是疼痛。

可是裂痛,脹痛的感覺已經沒了,因為源自於頭顱內的巨大壓力,透過那裂口得到了宣泄。



暗紅之眼的力量源源不絕的湧出!

雅克的鬥氣壁障已變得比之前更加濃厚,而且那火紅的顏色已抹出了一絲闇黑的味道。

獅鷲王休整完畢,第二次衝擊!

目的是阻止女神幻影恢復,消耗她的神力!

“啊啊啊啊啊!”

雅克立在獅鷲王背上,又是當頭一劈,這次是明顯掌握到了主動權,納妮婭女神只能以長矛迎擊!

又是“碰”的一記衝擊!



獅鷲王又直衝到另一端的遠處盤旋,休整。

經過兩輪的交鋒,雅克的鬥氣壁障已漸漸夾雜著幾絲藍白色的神力。

至於女神幻影也是一樣,不管怎麼軀逐,幾絲天火之力依然纏繞著女神的身體,無法軀除。

兩股力量正在彼此侵蝕!

雅克感到無比暢快。

他感覺到自從血紅之眼大開之後,他潛藏著的,壓抑著的,真正的力量,終於得到了宣泄而出的缺口。

就透過他前額的那個通路。

雅克把瑪莎拉之劍舉起到面前,透過劍身模糊反映,他看到前額那仍流著血的裂口之內,隱隱有著甚麼閃亮精芒的東西。

他真正的潛力,就埋藏在這個缺口之內。

他感覺到跟這位強大的冰雪女神幻影的生死搏鬥,正漸漸令他開闢了一道全新的境界之門。

透過這血紅之眼釋出的強大力量。

透過抵抗,鎮壓女神神力侵蝕的努力。

他看到了超越九階的那條路,他已經來到了那條路的起點,那道境界之門,己經伸手可及了。

“啊啊啊啊啊!”

第三次的衝刺!

“碰!”

支持納妮婭女神幻影的光柱,已經消滅了超過一半!那光柱已經不是純粹的藍白冰雪之色了,而是嚴重地受到了血紅之光侵蝕,變得甚是詭異,身為女神那種莊嚴和神聖性,都打了折扣。

“褻瀆!褻瀆!”已催谷得七孔流血,憔悴不已的列馬倫,叫罵時不斷噴出血花,“女神不會放過你的!血.祭!”

納妮婭女神的面目頓時猙獰起來,竟放棄了盯視著雅克,而是把目光放在地上的帝京團隊身上。

“卑鄙!你還算是女神嗎?”雅克喊道,瞬速策著獅鷲俯衝。

在之前的混戰,帝京主團隊已經一分為二,把帶傷和實力不足的隊員遠遠撤離,幾本上僅剩下菲兒,貝拉和羅拔對敵。

菲兒和羅拔對上的,是已被雅克削去了神力強化的八名聖心份子,以兩人目前的水平,差不多單手就可以搞定。

至於貝拉,雖然有點難搞定,但最終還是把那個仍有神力強化的聖心傢伙成功制服,綁票成為專用血牛,打算之後慢慢吞噬其神力。

三人處理好戰場不久,雅克就和女神幻影展開了大戰。

兩人兵器交鋒,飛濺出來的能量極其變態,三人為免被波及,只好凝神灌注地到處閃避,而且找機會接近列馬倫,打算將其擊殺。

只是還沒找到這機會,列馬倫就打起他們的主意,女神幻影揮動長矛,直指向距離最接近的菲兒!

“菲兒!”

就在這一刻,雅克在竭盡全力,趕在女神長矛刺及之時,閃到菲兒和長矛中間……這段時間在雅克的意識裏,被無限地拉長了。

彷彿又回到了迷路之殿第十層的冥想狀態。

在靈魂之海裏,浮空的血紅之眼驀地下沉,沉入到海底,似乎直朝著海底深處的天火之源進發。

“追求力量,擁有力量,目的就是為了要保護重要的人。”雅克明悟道,“甚麼是聖域?聖域就是足以保護著重要的人,的一個絕對空間,把敵人拒諸門外的絕對空間。“聖”,就是保護眾生的資格和能力!”

在這一瞬間,雅克和獅鷲王的速度,突然加倍。

他趕及擋在菲兒的身前,然後,領域全開。

那長矛的尖峰,在雅克的領域外緣定住了,並未能刺進來。

但這長矛一刺牽起的衝擊波,仍是把菲兒震得往後飛退,幸好有貝拉和羅拔及時接著,三人倒後飛退了一段距離後,總算安然無恙。

“不過是一絲神力的寄托,變化成這麼巨大的幻影,已是非常稀薄,而且這不過是一股離體的外力,女神本人沒來,所以根本沒有神之領域,這幻影……畢竟不能夠跟真正的“神”相比,不過是比聶磊要強上一些!”

雅克已經摸清了這女神幻影之底蘊。

“看我的!”

雅克以劍代槍,像京劇武生般,把手中武器繞著女神長矛轉啊轉的,然後往上猛力一挑,竟讓女神長矛脫手,在空中打著圈!

雅克躍起,伸手一抓,長矛到手!

這長矛的藍光甫接觸到雅克的手掌,隨即胡亂閃光,似乎想要掙脫的樣子。雅克看到這個樣子,知道這長矛不只是幻影那麼簡單,隨即讓血紅之眼全力釋出能量。

這股混雜著天火的闇紅能量,包裹著長矛,猛裂的燃燒著,祭煉著,然後,長矛突然響起一記似乎從遠遠傳來的“哎呀!”一聲嬌嗔,最終似乎失去了跟某位力量源頭的連繫,沒力地掉到雅克手上。

雅克立時把長矛收進空間戒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