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神幻影沒了長矛,戰鬥力隨即折損了不止一半。
  
籠罩著幻影的藍白光柱,頓時大大縮減,影響到連女神幻影本身也縮小了三份之一左右。
  
這冰雕的女神像,在失去了武器後,竟然連模樣也開始變化起來,本來是沒有表情的冷酷的臉,現在眉頭輕皺,眼神惱怒,而且咬牙切齒。
  
這是受到了羞辱,夾帶著憤怒的表情。
  
只是她畢竟是一代女神,即使是滿帶人性地表現了羞惱,也還是絕美,而且這絕美感還夾帶著點指向人心的撼動。
  


更加人性化的女神,只會讓眾生覺得更加誘人。
  
再加上剛才那聲嬌嗔,感覺跟冰雪女神向來的形象完全不匹配,原來冷酷如霜,殺人如麻的納妮婭女神,也有如此柔弱無力的一面。
  
作為對手,雅克面對這樣子的女神,也不禁心神一蕩。
  
“難道這一絲神力,還能夠跟女神有某程度上的遙遠感應?”雅克心想,“不過怎樣也好,現在這個女神幻影,就只剩下被我蹂躪的份兒了。”
  
形勢顯然大佔上風,連獅鷲王的吼叫聲中,也夾帶多了幾分殘虐的獸性。
  


“去!”雅克發施號令。
  
獅鷲王肉翅展開,隨即一飛沖天。
  
“看妳還有甚麼抵抗我的能耐!”雅克和獅鷲王聯合組成的“紅色彗星”,現在已超越了鬥氣的層次,是聖域級的攻擊。
  
足以扭曲空間的彗星氣旋,包裹著一人一獸,像是顆巨大炮彈般直朝著手無寸鐵的女神轟去。
  
羞怒的女神優雅而帶點焦躁地揮動著玉臂,隨即一道又一道的暴風亂流朝雅克襲來。
  


可是,對於聖域級的“紅色彗星”來說,影響十分輕微。
  
連空間都可以扭曲的強大力量,又怎會害怕普通風雪的吹吹打打?
  
這關鍵正在於這絲神力是不完全的,並沒有“神之領域”在其中,所以對雅克來說,這女神幻影可能比聶磊還好對付。
  
“既然你連菲兒都敢傷害,那也不要怪我對你下這種手段!”雅克喊道,“你企圖傷害過我最重要的東西,現在,讓你也嚐嚐重要的東西被傷害的滋味!”
  
當“紅色彗星”跟女神幻影極之接近時,雅克示意一下,獅鷲王隨即往斜下方俯衝!
  
“火龍翔閃擊!” 
  
雅克反手握著瑪莎拉之劍,然後順勢一拖,一道闇紅火龍劃過納妮婭女神的長袍!
  
割裂!


  
好一大截的女神長袍給雅克割了下來,女神的玉腳更是直暴露到大腿根,形勢極之危險。
  
“逆向,迴旋!”雅克下著指示。
  
獅鷲王隨即展示出極其高超的飛行技巧,俯衝之勢急速止住,並把這股衝力巧妙地轉化過來,幾乎毫無停滯地把動力由往下轉到往上,然後繞著女神的身體向往打轉!
  
“啊啊啊啊啊!”雅克高舉著古劍,火龍翔閃擊之勢,仍然持續。
  
這條闇火天龍,從下而上的繞著女神轉了三圈,然後直衝至高空消散。
  
包裹著女神的藍白光柱完全消失了。
  
戰場一片靜止。
  


女神身上的長袍,護甲,化成碎片一塊一塊地落到地上,漸漸消失。
  
已回復清澈的天空中,只剩下被脫得赤條條的納妮婭女神。
  
褻瀆其尊嚴。
  
對納妮婭這種女神來說,還有甚麼比尊嚴更加重要?
  
“這就當然是你企圖傷害菲兒的報應吧。”雅克說得大義凜然,事實上實在沒有任何人比他更加無恥了,脫光了別家女人的衣服,還要說是為老婆報仇,至於這祼體產生的養眼,幸福感,雅克就當成服務小費,很心安理得地照單全收了。
  
只見女神變得赤條條之後,竟然活靈活現起來,身形縮小成正常人類的水平,一雙玉臂狼狽地遮掩著身體重要的部份,臉上滿是紅暈,眼眶都凝著兩顆淚珠……
  
“哇!!!”
  
這聲嬌喊,羞弱無比,真箇銷魂,連雅克都差點兒失守在這一喊。


  
“嗚……”列馬倫看到自己的女神變成這個模樣,朝天噴了一大口血後,信仰崩潰,暴斃而亡。
  
女神幻影也隨著列馬倫的死,而漸漸消散。
  
聖心團隊,全滅。
  
雅克和獅鷲王,一人一獸凱旋般繞了好幾個圈,接受同伴們的歡呼後,才回到地上。
  
“好搭檔!”下地後,雅克激動地想要好好摟一下獅鷲王這戰鬥的好夥伴。只見獅鷲王卻是一臉威嚴地盯著雅克,一雙好像通曉人性的眼睛,好像想要直盯視到雅克的靈魂深處。
  
盯視了一會,獅鷲王轉過身來,回到牠的獸群中去。
  
雅克知道,剛才獅鷲王已用牠的風格,向雅克表示了深深的認同。
  


同伴們全部都圍過來,跟雅克一同慶祝勝利了!
  
“真好啊……老大已經晉身聖域了……”貝拉有點鬱悶地道。他沒有說出來的後半句是:“我也不可以認輸,待會就要把那隻血牛體內的神力吞噬掉,變成自己的東西!”
  
大家聽到雅克已晉身聖域,便歡呼喝采得更熱烈了。
  
剛才雅克騎著獅鷲王,大戰納妮婭女神幻影一役,已深深打動了帝京團隊每一個人的心砍。如此激動人心,讓人熱血沸騰的戰役,也不知道往後此生還有沒有機會親眼看到……
  
除非,在往後的路上,也一直跟隨著這個屢屢爆發出奇蹟的人物,雅克。
  
“哼,別得意了。”在眾人的簇擁起哄之中,一臉陰沉的菲兒揪住了雅克的耳朵,“你可要好好的跟我解釋,為甚麼要在戰鬥中多此一舉,剝光了人家女神的衣服?”
  
“菲、菲兒,你聽我解釋!我發誓這是絕對有必要的!”
  
看到雅克求情的樣子,大家都忍不住大笑起來,心想,這個強得近乎妖孽的男子也有人性的一面,也有弱點啊……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在那遙遠的神界。
  
在冰封,光潔,卻是近乎空空蕩蕩的納妮婭神殿,司掌“戰爭”的納妮婭女神正在罕有地靜下來冥想。
  
她正在關注著洛芙大陸之上,一次名為“獅心任務”的試煉情況。
  
本來,插手於洛芙大陸的事情,冰雪女神納妮婭也並不那麼上心。畢竟凡人和神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。
  
對於世俗的權力爭逐,她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的。
  
把神喻降臨到北國,透過神殿賜予那麼一丁點的神力給那邊的信仰者們,讓他們衝擊撒克遜帝國,只為了那個叫雅克的紅頭髮小子。
  
這倒不是因為他曾經在一年前,破壞了她在洛芙大陸設下的牢獄,釋放了她囚禁了千年的那個囚徒。
  
“那個傢伙”的被釋放,其實正好合了納妮婭之意。因為這樣才讓她有足夠的理由,再次前往追殺牠,把牠完全消滅。
  
只是,那頭魔神回復自由之後,竟然還沉得住氣躲了起來,連納妮婭也尋不著一絲的線索。女神沒法,唯有轉而從那個身份非常可疑的紅髮小子身上下手。
  
納妮婭知道,雅克跟“那個傢伙”肯定有著非常密切的隱藏關係,甚至可能,他們本就是一脈相承的。
  
她在神界,目睹著雅克不斷的變強,已強到一個地步,信仰她的人類當中已沒有人能夠與之匹敵。
  
所以,納妮婭才把與她的神性連繫著的兵器,“納妮婭之矛”的神力實體,借予那個叫列馬倫的信徒使用,並著他一定要把雅克隱藏著的實力給逼出來。
  
她要從雅克的潛力中看出,他和那頭魔神的連繫,從而找出那魔神藏匿的線索。要不然的話只要企圖把雅克狠狠折磨至死,也難保那頭魔神不會在緊要關頭自投羅網,被逼現身。
  
連神器也出動了,估計這一戰應是萬無一失。
  
怎知道,雅克的實力,仍是遠遠超出了納妮婭的估計。
  
最大的失算是,雅克手中竟然持有神器,那把古劍。
  
在納妮婭深淵牢獄時,明明就沒有見過他拿著這把劍!
  
“這雅克竟然也擁有神器……”
  
形神兼全的瑪莎拉之劍,硬撼只有“神”而沒有“形”的納妮婭之矛,結果是連納妮婭之矛都被對方收了!
  
這長矛如今仍在納妮婭的手上,只是沒有了神力實體在內,這長矛不過是普通的兵器,又要從頭修煉了。
  
驚見長矛被收,納妮婭才曉得大事不妙,急急進行遙距冥想打算補救一下,但似乎一切已經太遲。
  
到了最後,還被那個雅克脫光了衣服。
  
雖然那只是冰雕狀態的幻影,並不是真身,可是其樣貌身材風姿態度,可就跟真人沒有兩樣!
  
在納妮婭成神的久遠歷史裏,她……
  
還未曾經對任何男人赤身露體過!
  
這種羞赧,無力,無助的感覺,也是向來所向披靡的戰爭女神納妮婭,所不曾經歷過的。
  
被男人強暴地撕碎掉全身的衣服。
  
在光天化日之下露出了身體。
  
還有……像個嬌弱女子般尖叫……她,納妮婭,可從來沒有把自己當成女人看待過的!
  
列馬倫失去信仰暴斃,她的神力沒了載體,其幻影總算湮滅,出醜也就終於到頭了。
  
這算是一場徹徹底底的敗仗!
  
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納妮婭回過神來,只見她手緊執著領口,全身卷縮,臉紅耳熱,好像剛才一絲神力幻化而成的分身所受的遭遇,就是她的親身經歷似的。
  
“我、我……我一定要報仇!”納妮婭心中狠狠發誓道。
  
“咦,姐姐?”女神海倫不知何時,已光臨了納妮婭的神殿。她看到了姐姐的狀況,大吃一驚,“姐姐?你……你被嚇倒了嗎?”
  
“我、我沒事……”納妮婭連忙擦掉那凝在眼眶的淚珠。
  
海倫上下看了一遍,確認納妮婭完全沒有受傷,便鬆了口氣。“那也是,即使在神界,又有誰有能力欺負冰雪女神呢?除非……”
  
海倫盯著納妮婭壞壞地笑道。
  
“除非甚麼?”納妮婭反問。
  
“除非姐姐你,剛才跟男人一起了?所以才被對方弄得……”
  
“住嘴!”
  
“害羞甚麼?姐姐不也是個成熟的女人嗎?論魅力,可絲毫不比我這個妹妹差啊……擁有這樣的條件,卻連身體也沒給男人碰過,在這無限的時間長河裏,不覺得很乏味,很浪費的嗎?”
  
“你……你給我出去!”
  
“好的好的,不阻礙姐姐你銷魂了,那男人……不會還躲在這條柱子後面吧?呵呵呵……妹妹只是說笑……”海倫走遠後,又回頭補充道,“對了,姐姐,我已經考慮清楚了,我決定……降臨轉生。”
  
納妮婭聽聞後,驚訝得完全說不出話來。
  
“你、你說……要放棄神格……當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