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京學園的代表隊伍,從雄獅荒原浩浩蕩蕩地凱旋而歸!
  
他們成為了這次獅心任務裏,唯一能夠完成任務的隊伍,而且還是破歷史紀錄地完成!二百多頭獅鷲浩浩蕩蕩地隨著帝京團隊回來,這數目可是去年勝出隊伍的五倍!比去年全年所有隊伍帶回來的數目還要多!
  
而最讓人振奮的一點是,這群獅鷲當中,竟然也包括了獅鷲王在內!
  
根據官方所記載,上一次在獅心任務中能夠帶回獅鷲王的,就只有二十年前親自上陣,還沒有登基即位的現任國王萊恩!
  
眾人回到演武場中後,接受著全場觀眾熱烈的歡呼,掌聲經久不散,一浪接一浪……
  


在觀眾台上,不斷有人高喊著帝京團隊眾人的名字。
  
被喊得最頻繁的名字,當然是雅克。
  
混入在團隊中企圖低調下來的雅克,真是想要低調都不行了。徇眾要求之下,由多事者貝拉和羅拔帶頭,眾人把雅克高高舉起,讓他接受應得的榮譽。
  
“英雄雅克!英雄雅克!”
  
“紅髮小子你好樣的!把那班北國的走狗打得那麼難看,我爽!”
  


“撒克遜萬歲!雅克萬歲!萊恩陛下,不要讓雅克回學院了,馬上封他當帝國元帥,帶兵滅了那北國!那甚麼女神,該見一次就脫光她一次!”
  
 “不過這反應不會太過熱烈了嗎?而且把我的名字跟撒克遜帝國拉在一起,好像成了救國英雄似的,我不過是完成了一個任務而已,需要那麼激動嗎?”雅克心想。
  
由於演武場上有巨型的影像傳送法陣,所以在雄獅荒原裏的戰況,所有觀眾都是看得到的。所以他們也很清楚帝京和奧斯陸,聖心兩大團隊的戰鬥經過,或許透過一些傳送過來的對話或其他線索,群眾們都多少知道奧斯陸和聖心是甚麼底子。
  
現場觀眾中,有不少已跳落到演武場上恭賀帝京團隊了,導致演武場上像是在舉辦大型派對般熱鬧。
  
雅克有留意到,演武場上似乎曾有過打鬥的痕跡。
  


羅德和碧翠絲作為帝京方面的領隊,最早為團隊接風。他們向雅克等人交待了一下,剛才演武場上發生之事。
  
“其實在你們對上奧斯陸和聖心時,觀眾席上已熱烈地流傳著各種關於聖心作弊,以及和北國的勾結等陰謀的流言。”
  
“或許是那些操縱影像傳送法陣的魔法師們故意的,在戰鬥過程中,多次收錄到奧斯陸和聖心等人自稱是北國傭兵的口頭證據,這令現場泛起一片反聖心和反北國的情緒,令現場聖心和北國的使節團十分尷尬。”
  
“其實奧斯陸和聖心在任務期間的所作所為,就已經夠不得民心的了,惡意傷害其他參加者的畫面證據都不知有多少。”
  
“直至雅克單挑聖心核心主力時,鎧甲極熊竟然化身為北國守護女神“納妮婭”的幻影,北國跟聖心勾結,於獅心任務作弊是另有所圖一事,才正式敗露。而就在此時,北國使節團那邊突然發難,閃出了兩名極強的聖域高手,矛頭直指萊恩陛下。”
  
“他們其中一人叫黑格爾,另一人叫孔德,據說都是替北國賣命的頂級傭兵,他們兩人同時出手,令演武上場頓時一片混亂,瞬間就殺死了不少在場的侍衛官方。”
  
“後來是由萊恩陛下,以及霍爾傭兵團團長霍爾親自迎戰,總算擊退了那二人。”
  
“但這麼一來,北國的使節團和聖心方面的人,已乘著這次混亂成功離場。”羅德道,“經過這一役後,相信撒克遜正式向北國開戰,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。”


  
雅克聽著,只是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。
  
雖然他跟聖心和北國人都有過不少過節,而跟北國的守護女神納妮婭更是糾纏不清,只是,對於兩個國家之間的戰爭,雅克從心底裏是覺得,對此好像不太感到興趣。
  
“我想……大概是因為,我對撒克遜這個國家還沒有歸屬感吧。”雅克心想,他可是完全不覺得自己是撒克遜人,這國家也不是他的祖國。
  
“算了,暫時別想那麼多。”
  
頒獎儀式馬上就即場舉行了。
  
向來不拘小節的萊恩,也沒因剛才演武場上北國使節團的發難而影響了心情。他身上也有剛戰鬥過的痕跡,長髮有點凌亂,鎧甲也凹陷了數處,但顯然並沒有受傷,心情也不俗,似乎剛才一戰勝得很光采。
  
站在萊恩身後的霍爾,看來也神采飛揚,似乎剛才一戰他也打得暢快淋漓。
  


儀式正式開始,萊恩跟勝利團隊的成員逐一握手聊天,熱烈稱讚一番。對威廉,米加等人,萊恩更是直接邀請他們進入帝國騎士團,還許諾給出很優厚的入團條件和起點官階。
  
對於班揚等五人,由於他們年紀還很小,萊恩也許諾只要等他們再磨練一下,正式畢業後,帝國騎士團也會有他們的位置。
  
菲兒和羅拔早已是帝國軍的人,所以也不用再邀請,取而代之的是加官晉爵,以兩人的年紀來說,他們的官階之高,已到了令人乍舌的地步。
  
貝拉倒是比較難服侍的,開口就問萊恩要帝國騎士團團長來做,弄得萊恩支支吾吾,實在答應不下來。
  
“騎士團團長不行的話,那就弄個帝國元帥來當當,要不萊恩大哥你成立個帝國盜賊團來,讓我當創團團長!”
  
“帝……帝國盜賊團?”萊恩心想,這樣荒唐的點子他都想得到啊?“那……貝拉老弟,讓大哥我好好想一下吧,待明天晚上祝捷酒會時,我再把結果頒下來好嗎?”
  
萊恩心想,這貝拉都這麼難搞了,但他不過是雅克的召喚魔獸而已!
  
對雅克的拉攏,必需要更花心思才行了。


  
“萊恩大哥不用客氣了,其實在任務過程中,能夠悟得晉身聖域的訣竅,已是我最大的收穫……”雅克道。
  
其實他心裏是有點抗拒擔任撒克遜帝京的官職。
  
萊恩又豈會看不到這一點?他豪爽地笑了一番,拍拍雅克的肩膀道:“我明白的我明白的,我們好歹都稱兄道弟了,大哥的東西還差不多就等於老弟的?”
  
“陛、陛下……”站在旁邊侍候的帝國官員們聽到這話,幾乎都嚇傻了。
  
萊恩只是打哈哈般敷衍過去。
  
確實,對雅克的打賞是不好給的。不管萊恩給出來的官職有多高,只要雅克接受,那對方豈不成了自己的臣子?
  
雖然萊恩心想當然想要這樣,可是這樣便跟雅克的關係生分了。在萊恩眼裏,雅克未來的成就,肯定不止在當撒克遜的一名大臣……
  


就是把王位都拱手相讓,萊恩也怕這麼做是小看了雅克。
  
“總之,靠著在場這麼多來自各國各地的目擊者,這次聖心和北國的陰謀,很快整個洛芙大陸都無所不知了。政治上的操作,就由我們來操心吧。雅克老弟和各位優秀的年青人們,你們就好好慶功,好好休息吧。”萊恩道。
  
“嗯嗯……經過了今天後,恐怕帝京反過來吞掉聖心也是有可能的了。”羅德也樂呵呵的。
  
“好吧!各位兄弟!回帝京烤肉喝酒去!”貝拉高喊道,“今天我們要儘情玩個夠!把帝京都當柴火燒了用來烤肉!”
  
“耶!”眾人齊聲回應。
  
“……喂喂,你們是在開玩笑的吧?”羅德真有點擔心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大夥兒盡興地慶祝了接近一個星期。
  
經過這次在獅心任務中的表現,帝京學園可說是挽回了過去一年以來的頹勢,在不少人眼光之中,如今的帝京正臨盛世,地位已高據於洛芙大陸四大學院之首。
  
如此一來,明年的招生期將會盛況空前,精英雲集。
  
配合著在獅心任務時當眾揭發聖心和北國陰謀的劇情,帝京乘機雷厲風行地清除了仍潛伏在校園之內的大量聖心間諜。
  
這背後當然有獅心城方面的大力支持。
  
每發現一個間諜,便差不多等於揭發一次北國對撒克遜圖謀不軌的證據。
  
如此,撒克遜國內開始吹出了越來越強的風,表示應該先下手為強,遠征北國,滅掉這潛在的大敵。
  
撒克遜的國家機器開始運轉,備戰工作正如火如荼地展開。
  
戰爭的味道正越來越濃厚,這也自然影響到了以撒克遜為根本的帝京學園。
  
威廉,米加和格拉沙,已申請了特許畢業,正式投入帝國騎士團服役。以他們的實力,其實早已超過了學院生的層次,待在學院裏能夠學習的已經不多。
  
經過獅心任務一役,跟北國的專業傭兵一戰後,他們心知當下自己最欠缺的,正是實戰經驗。加入騎士團後,便很積極的參與各種短期任務,以儘快提升自己的實戰能力。
  
菲兒和羅拔作為帝國暗殺士,自然也會負責出一些任務。羅拔對於暗殺士的工作較為熱心一些,菲兒則花比較多的時間待在學院潛修,其一是為了多接近雅克,另一個原因是,她似乎晉升到了九階,進入了突破前的瓶頸。
  
按照雅克的性格,他是不會參軍的。他也不想欠下萊恩或撒克遜太多的人情,也想保持最大限度的自由,也是萊恩多次請求勸說,雅克才勉強接受一個“帝國客卿”這樣的掛名閒職。
  
既然他也肯接受保祿給的“代理神甫”了,這帝國客卿也是差不多的東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