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克如今已是帝京的元老院成員,在校園裏也已是超然的存在。
  
由於他身為聖域高手的身份也已廣為人知,故此想要向他求教的人絡繹不絕,甚至不少帝京的老師們也偷偷想要向雅克請教一番,請他指教一下如何通過八、九階以至晉身聖域的瓶頸。
  
為了母校,雅克也很樂意每星期抽一個下午出來,他也不敢說是指導,只是大家互相討論,研究一下有關修煉的問題。
  
餘下的時間,雅克都專注於修煉,變強。
  
自從跟女神幻影一戰,雅克的靈魂之海便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一直懸浮在海中心浮島之上的血紅之眼,終於大開,這直接造成雅克前額的一個裂口。
  


這裂口如今是合攏起來的,不管是看上去還是摸下去,就好像從來沒有受過傷一樣。他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,他也無法控制這個裂口的開合。
  
而事實上,自從那一戰之後,雅克就沒能再使用血紅之眼的能力。
  
當然,雅克依然能夠展開聖域,因為聖域是一種境界上的要求,多於力量上的要求。不過,這聖域能力卻沒有像當時一樣,血紅之眼從前額的缺口中傾瀉而出,使他的聖域充盈著一股帶有血腥味道的強大力量。
  
雅克的血紅之眼,自從在當日沉入靈魂之海去後,就沒了影蹤。
  
他很想要知道靈魂之海裏,到底真正在發生怎麼樣的事情,所以他需要一段時間,可以讓他好好的潛修,理解這個問題。
  


除了處理一些雜事和日常生活外,雅克已用盡全部時間進入靈魂之海冥想。他盤坐在那海中央的浮島之上,開放自己的感應,企圖能夠找到某些重要的線索。
  
只是,效果並不理想。
  
“菲兒,我想我需要閉一個死關。”在獅心任務完結後約一個月,雅克終於道,“接下來的事情要拜託妳了。”
  
“嗯,沒問題。”菲兒微笑道。
  
有菲兒的幫助和照顧,雅克得以丟下所有的日常工作,閉門潛修。
  


在羅德的安排下,雅克和菲兒在帝京校園內租住了一幢舒適又寬闊的宅子,大概跟在德羅公國時住的那幢別墅差不多。
  
在這段時候,菲兒就代替雅克在帝京每週授課,以及處理日常眾多帝國上層人物的約見等等應酬事宜。
  
閒時,她也要好好管束一下貝拉。
  
貝拉最近在萊恩的授意下,正式成立了一個傭兵團,還得到了很多在撒克遜帝國內的優惠和特權,簡直就等於橫著走路,目前他正充滿熱情地發展這個傭兵團呢,雖然在他的腦袋裏,是無法分清傭兵團和流氓集團有甚麼不同的。
  
總算無後顧之憂後,雅克便神遊靈魂之海。
  
這一次,他不打算只待在海中心的浮島上了。他直接跳進海裏,打算追縱血紅之眼的去向。
  
由於這只是精神體的顯現,雅克在海底裏是不需要呼吸的。
  
他一直往下潛去,也感受不到海底的壓力增加,只是覺得越是往下,便像是越進入自我的內心深處。


  
在這下潛的過程裏,雅克不斷看過各種記憶的碎片,在海水裏飄浮著。這大部份都是他自己的記憶,有些是在納妮婭深淵牢獄吞噬“殘念冥火”時,那些亡靈殘餘下來的思念。
  
雅克收集著這些記憶碎片,予以消化吸收,這是一種整理思緒的過程,也是吸收一些囫圇吞下未能領悟透徹的經驗,一些未能放下的過去的遺憾,一些未能原諒的過去的憤怒,一些未能解開的過去的迷惑……
  
就是這些東西,阻礙著修行者的境界提升。
  
雅克在潛進靈魂之海的路上,順道整理著自己的過去經驗,記憶,人生,他知道這有助自己提升境界,對往後的修行之路非常有幫助。
  
在這種狀態下,雅克的精神體潛行了好幾天。
  
他終於追上了血紅之眼。
  
雅克張開了領域,把血紅之眼包裹其中,跟它一同繼續往下沉潛。
  


在迷路之殿時,雅克也曾潛入過這靈魂之海裏,把潛藏的天火之源帶引出來,然後放進這血紅之眼內。
  
而如今,在血紅之眼那深邃的瞳孔深處,仍隱隱看到那燃燒著的天火之源。
  
融入了天火之源的血紅之眼,到底會下沉到怎麼樣的地方。
  
“似乎目前的深度,已超過了當初天火之源埋藏之所在。”雅克心想。
  
進入靈魂之海越深處,雅克和血紅之海的下沉速度漸漸變緩。飄浮在海水裏的記憶斷片變得更加零碎,更加混亂,要整理便越來越困難。
  
而且,雅克很驚訝地發現,有些碎片盛載著的,是他前生的經歷和記憶。
  
以前他就聽別人說起過,人類的潛意識中,其實就潛藏著過往無數個前世的記憶在內,所以說每一個人的靈魂都無比古老,就是這個意思。
  
在整理過程中,雅克的情緒開始受到了影響。


  
前生,是他所難以拋卻的重大心結。
  
他並不是甚麼特別出色之人,不過是過著平凡無波的生活,只是一場意外,奪走了他那些確實而微小的幸福,令他只能夠躺在病床上接受劇痛的燒傷所煎熬。
  
來到這個深度,靈魂之海裏到處都是他重度燒傷後臥床時的記憶斷片。
  
他需要消化,接受這段最重要,最困難的經歷。
  
此時,下沉已幾乎停止。
  
雅克只是默默地盤腿而坐,閉上眼睛,調動著精神力,收集著零碎不堪的記憶片斷,然後利用血紅之眼內的天火之源,把這些還無法放下的沉重記憶,完全消化。
  
需要多久呢?雅克不知道。
  


他只知道他必需要完成這件事,才能夠出來。
  
雅克的靈魂之海,一點一滴地變得澄清起來。
  
終於,雅克再次張開眼睛,發現靈魂之海裏的殘舊記憶碎片,已清除得差不多了。濃重的海水已變得稀薄,使他們又能夠繼續下沉。
  
雅克感到心胸變得無比輕盈,寧靜,鬱結在他心頭的各種過去,情緒,似乎都給清掃,整理好了。
  
心擁有了足夠的空間,才能夠重新上路。
  
雅克帶著血紅之眼,沒下沉了多久,就看到了正下方出現了一個光點。隨著越來越接近這個光點,雅克意識到,出口已經到了。
  
雅克張開了現實的眼睛。
  
第三隻眼睛。
  
前額的眼睛。
  
“雅克!”菲兒看到雅克醒過來,馬上現出笑容,跑到雅克面前握著他的手。
  
“菲兒……我靜坐了多久了?”
  
“已經超過三個月了!”菲兒問道,“你的前額……”
  
“啊啊……”雅克摸了摸前額那隻血紅之眼,“原來這兒就是我靈魂的出口。我突破了。”
  
他試著控制了一下,發現可以輕易地隨心意開啟或關閉血紅之眼。
  
而當血紅之眼張開時,他的領域大概會有兩倍的威力加幅,但卻同時會濔漫著一股嗜血,黑暗的氣氛,雅克的情緒也會隱隱受到影響。
  
他比較了解這血紅之眼的性質了。
  
“看來如非必要,還是不要太過濫用這血紅之眼。”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在獅心任務裏,雅克最大的收穫,可說是跟頂級魔獸獅鷲王建立起戰友的情誼。
  
按說,要跟獅鷲王立下召喚契約應該是不成問題的,萊恩甚至還巴不得把獅鷲王往雅克塞,以加深雅克和撒克遜之間的牽絆。
  
雅克倒也不太敢要這頭獅鷲王。
  
這好歹是人家國家的守護神獸,你又不打算為撒克遜賣命,又怎好意思把人家的守國神獸當成自己的召喚魔獸?
  
而且以後撒克遜一旦有甚麼事,肯定第一個會找雅克出來助拳助威甚麼的,這也確實很麻煩。
  
而有見雅克並沒有效忠撒克遜之心,獅鷲王也就自行飛回巢穴裏去了。
  
但是身為戰友,雅克還是知道,只要他真的有需要,獅鷲王也就未必不會出山助其一臂。
  
不肯收獅鷲王,萊恩便唯有以金錢和寶物等,作為替代品給雅克當成獅心任務的獎賞。
  
雖然說經過販售從凍土深淵和德羅公國得來的戰利品,加上在拍賣會上高價售出狼王珠所得,雅克目前已擁有了驚人的財富。
  
但錢是沒有人嫌多的,雅克見這是自己應得的獎金獎品,他知道收下這個數量對撒克遜的國力是沒有影響的,所以他便很樂意地收下了。
  
雅克欲要實行他的計劃,達到他這一生的終極理想,錢是不可以缺少的。
  
“也差不多是時候,把那件事情跟進一下了。”雅克心想。
  
他考慮了一下,決定第一個先找羅德老頭問一問。
  
“羅德老頭,你知道有關“結界創造水晶”的情報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