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呵……結界創造水晶嘛……”羅德從他那張堆滿了實驗儀器和藥水的大桌子上抬起頭來,托了托老花眼鏡,“我就知道你心裏一直打著空間結界的主意。”
  
雅克看著這滿桌子上的羊皮卷軸,皮革古本……這令他想到在瑪莎拉時家中的圖書室……
  
“想要得到結界創造水晶,大致上可以遵從兩個途徑,第一是自行找齊材料合成一個,第二便是乾脆從別人手上搶過來。”羅德緩緩地道,“例如我羅德本人的這個結界空間,就是從某超強者的屍體身上得到的。”
  
“這空間結界還可以搶別人的?”雅克問。
  
“要是已經創造出來的空間,則會隨著創造者的死去而消散,別人是不能夠搶的。”羅德道,“我的意思是從別人手中搶得還沒使用的結界創造水晶。”
  


“哦……”
  
“不過,這種情況十分稀少,因為除非是個傻瓜,否則基本上不會有人拿著這個水晶不用的。”羅德道,“因為只要用掉了,就沒有人能夠搶得到你的,即使自己已經有空間了,還是可以送給至親讓他們使用。倒沒甚麼人企圖販賣結界創造水晶,因為實在是太稀有了,持有本身的危險性太大,拿出來拍賣,被殺人越貨的機率也太高了。”
  
雅克倒是馬上就想到了地下拍賣商城。
  
“縱然如此,搶,卻是目前大部份結界空間擁有者的取得方式。像我這種冷手拾個熱煎堆的,只是純粹好運,不可作為參考。”羅德道,“你可以試試打探一下情報,看看誰目前手上有未被激活的結界創造水晶,不過即使是有,那些名字可能聽到會嚇你一大跳……畢竟誰有這個膽量保管這種東西?”
  
“那麼……比較容易和安全的方法,是自行找原材料合成了?”
  


“完全相反。要是那麼容易便能夠合成出來,這還算是一件珍品?”羅德搖頭道,“單單是合成所需的材料清單,就經已失傳多年,難以認證,再說即使找齊了材料,合成的方法呢?這需要的是傳說中遠古楚文明流落下來的煉金方程,這條煉金方程在洛芙大陸上還是有人會有的,只是從來不對外流傳,持有者身份也是不明……只知道,實際擁有空間結界的人數還是不少的,那即是說,這結界創造水晶還是有人能夠合成出來的。”
  
總括來說,想要得到結界創造水晶,可以有幾個方法。
  
直接找持有而未激活水晶的人,搶奪之。
  
自行找全材料,合成方法等等,DIY之。
  
也可以找出有能力製造水晶之人,從他手上購買,或請其合成之。當然,殺人越貨也是一個可能性。
  


“要是你最後選擇走自行合成的路,可以再來跟我談。”羅德道,“雖然我自問沒有這個能耐,能夠製造這種水晶,不過要是我們合作的話,我敢說成功率還是會有兩、三成的。”
  
別過了羅德後,雅克離開校園進入了城區。
  
進入了地下拍賣商城,利文斯基馬上就出來招呼。
  
“哎,我們撒克遜的英雄雅克大人嘛,竟然親自光臨我們這兒呢,有甚麼事情可以為你效勞呢?”
  
上次雅克拿出變異狼王珠前來拍賣,讓利文斯基賺了好一大票的交易佣金。他當然知道雅克是個大財主了,再加上他如今的地位,竟然還跟獅心王萊恩稱兄道弟的,恐怕整個帝國也沒有比他更肥的主顧了。
  
利文斯基把雅克領到了貴賓室,一輪美酒水果招待,又拍了大堆馬屁的,才讓雅克開口談生意。
  
雅克一開口,利文斯基就皺眉頭了。
  
有錢人的錢就是不好賺!


  
“雅、雅克大人,怎麼你一開口,就是要“結界創造水晶”這個級數的東西啊?這種東西……就是連萊恩陛下本人都沒有呢……獅心王朝也為此很煩惱呢,因為他們自開國以來所積存的結界創造水晶,來到萊恩這一代便告用完了,他們也不知道往哪裏去找呢。”
  
“有那麼難找?”雅克有點意外。
  
他沒想到即使是一國之君萊恩,想要找到一塊結界創造水晶也不容易。雅克一直沒有找萊恩要,只是不想欠他太多人情。
  
“那當然了,誰不想要擁有自己的結界空間呢?”利文斯基道,“這結界空間並不只是體積比較大的空間戒指,這是一個架設在洛芙大陸的空間以外,完全獨立的小型位面!傳說中,這結界空間的位階提升到一個程度,即使連神也不可能破壞,只要躲在裏面,即使洛芙大陸給毀滅了,這空間也仍安然無恙!”
  
完全獨立的小型位面!
  
雅克心裏砰砰地跳,原來這結界空間還可以提升位階,可以達到完全獨立於空間法則以外!
  
這完全是自己夢寐以求的終極理想。
  


不過,首先是要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結界空間,不然一切免談。
  
“要是無法直接買到水晶,那我付錢購買有關水晶的情報如何?”雅克提議道,“我需要幾項情報,目前誰手上有還未激活的水晶,或任何有可能擁有,甚至有能力製作出這種水晶的人物。”
  
雅克本來還想委託利文斯基,調查如何合成出結界創造水晶的情報,但想想還是作罷。
  
“行,不過需要一些時間。”利文斯基點頭道,“有關類似的情報時有流出,我們需要花時間更新最新的情報,以及驗證其準確性。”
  
“那拜託你們了。”
  
能夠直接買到,那當然是最好的。
  
要是真的無法用金錢獲得,那只要知道在誰手上,再在那些人身上下功夫,也未必不能夠得到……
  
至於用武力搶嘛,如果對方是北國人,那或許還幹得心安理得點。雅克也還沒有無法無天到,想要的東西便去搶回來這種程度的。


  
再說,能夠擁有結界創造水晶的人,恐怕實力都非常強大,要殺死,恐怕也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  
在這等待情報的空檔,雅克也就乖乖的待在家中修煉了。
  
也是時候處理一下獅心任務的戰利品:納妮婭女神幻影所使用的那把藍光之矛。
  
那是一把沒有實體,純粹由水系神力組成的兵器,幾乎沒有重量,渾身散發著強烈的元素波動,和一股赤裸裸的殺意。
  
這裏面大概擁有著納妮婭作為司掌戰爭的神祇,所擁有的特殊意志吧。
  
“好強大的水元素波動……”在一旁觀看著的菲兒,也被這把藍光之矛的震懾力,阻隔於五步之外,無法接近。
  
“這把藍光之矛,已完全跟力量的來源切斷關係了嗎?”雅克張開聖域,把水系的魔力連接到藍光之矛。
  


這藍光之矛隨即產生出一股極強的抗拒力量,把雅克的魔力拒之於門外。即使是聖域,也無法滲透進藍光之矛內。
  
這關鍵在於加持在藍光之矛上的一些禁制。
  
以雅克目前的眼力,正好可以看破這些禁制的存在,只是運作原理和破解方法之類就不知道了。
  
不過這是沒有關係的,雅克那一套的解決方法,是不需要花時間拆解所謂的禁制。
  
“天火真空領域!”
  
轟的一聲,這極大的爆炸幾乎把別墅前的一片草地,轟成了一片泥濘地。
  
“雅克,你知不知道這院子是我花了幾多心血……”
  
“對不起!我待會和你一起整理吧。”雅克向菲兒賠個不是,然後便觀察一下藍光之矛的情況。
  
那道禁制已經被破壞掉了。
  
雅克再次灌輸魔力進去,這次終於可以探入矛身了,但原來裏面還有更厲害的一重禁制在。
  
感應到這重禁制給他的那種羞憤,怨恨的感覺,雅克知道這重禁制乃跟納妮婭女神的神識有所連繫。
  
這實在是太危險了。
  
這就好比一個跟蹤器。這重禁制的存在,令納妮婭女神隨時都知道這把長矛的去向。
  
“反正都已經得罪了不止一次,那又何妨再多一次?”雅克心想,要不破壞掉這重禁制,則隨時都有可能遭到納妮婭女神殺上門來!
  
可是這重禁制並不是那麼簡單,雅克想要用天火真空領域,但感覺到似乎不太能使得出來,這道禁制之強,甚至能夠拒絕被隔絕於真空環境?
  
這就是神的威力嗎?
  
“我就不信破不掉你的禁制!”雅克好勝心熊熊燃燒,但害怕對自家草坪進行更深層次的破壞(甚至可能連房子都會被拆掉),雅克展開領域,雙腿微微浮空,心意一動,已直飛上了天際。
  
聖域的飛行能力!
  
自從突破到聖域之後,雅克幾乎沒有使用過飛行能力,原因是暫時也沒特別需要使用這個能力,再說在人多水深的獅心城內,隨意展開聖域恐也有太過囂張之嫌,他並不是那種沒事愛現的個性。
  
聖域的飛行,可說是隨心所欲的,比起乘風術之類不知要靈活多少倍,但速度卻是差不多。隨著實力的上升,聖域飛行的速度也會漸漸加快。
  
雅克很快就飛到了熟悉的帝京後山。
  
來到了後山那平整的山頂上,確認附近都沒人了,雅克才取出藍光之矛,再一次檢視了一下,確認並不是一般的天火真空領域能夠爆掉的,才深呼吸一口氣。
  
開啟血紅之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