頓時,雅克眼中的世界,都蒙上了一層血紅的色調。
  
天火之力源源不絕地釋出!而且,這力量還沾染著一重強烈的殺意,欲要見血,欲要佔有的衝動。
  
這種血紅的躁動感,比起上一次打開血紅之眼時,要強烈得多,這令雅克有點不安。
  
不過很奇怪地,這種邪異的躁動感,卻跟天火有著非常契合的和諧感。
  
“恐怕我的本質也不是甚麼好人了……”
  


血紅之眼所牽引出來的這股霸道力量,直接衝擊著藍光之矛內的禁制。
  
“似乎這藍光之矛內的禁制,對血紅之眼非常之抗拒……”雅克心裏燃起了一股想要蹂躪的野性欲望。
  
這血紅之眼跟藍光之矛本身,似乎有著某種征服者和被征服者之間的關係。血紅之眼,本能上是剋制藍光之矛的。
  
“血紅.天火真空領域!”
  
那股霸道的力量,把藍光之矛內的禁制狠狠地撕裂了。
  


這撕裂,有著某種禁忌的,暴虐的意味,就好像憑這個動作粗鄙地沾辱了納妮婭女神般……
  
“吼!”
  
血紅之眼暴走了!
  
雅克被體內的暴虐力量牽扯進藍光之矛內,進入了一個影像化了的空間。虛幻空間之中,納妮婭女神衣衫盡碎,柔弱無力地躺在地上。
  
雅克獸性大發,撲到納妮婭女神身上……
  


這過程沒有一絲憐香惜玉可言,壓倒性的欲望崩湜了,直把眼前這沒有抵抗能力的女神淹沒,被狠狠地佔有著……
  
良久良久。
  
雅克才從虛幻空間般醒來,回到現實。
  
那一刻的銷魂,令他的精神力燃燒殆盡,他雙腿一軟,跌坐在地上。
  
那股佔有了獵物的快感襲上心頭,雅克不禁朝天大笑起來,那豪邁放肆的笑聲環繞著這片後山,迴音不斷……
  
而在彼端,遙遠的神界,納妮婭女神香汗淋漓,臉頰嫣紅,她整個身子都軟綿綿的使不上勁,好不容易才能站起身來。
  
“剛、剛才那個放肆的男人,竟然……竟然用如此下流的方法,去破掉納妮婭之矛的禁制……”
  
相比起武器被奪,剛才在精神層面上受到對方的暴虐侵犯,對納妮婭才是打擊。


  
“我、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,雅克。即使付出任何代價,我也要降臨到洛芙大陸,找你算帳!”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藍光之矛上面的禁制,總算被完全地解除了。
  
雅克回到家裏,向菲兒展示一下成果。
  
只要神識一動,這藍光之矛隨即依著雅克的心意變形。
  
這道藍光是一種純粹的能量,蘊含著納妮婭女神的強大神力。由於以前這道神力一直跟女神本體有著連繫,所以才一直顯現為長矛形態。
  
如今這道神力已是無主,所以也就沒有任何固定形態可言。
  


“這股力量……實在是太好用了……”雅克心想,該怎麼使用這藍光之矛,才算是達到最佳效益呢?
  
雅克隨即想到了殘影戟。
  
雅克心意一動,把那團藍光神力撕出了約一半左右的份量,然後從空間戒指取出了殘影戟,然後把藍光導進兵器裏。
  
殘影戟隨即渾身流瀉出藍色光芒,尖端部份甚至漸漸模糊起來,令附近的空間有稍為扭曲的傾向……
  
只是這畢竟是一道來源自“神”的力量,即使殘影戟算是一把非常優質的兵器,也不能夠一下子便被導入如此巨量而強烈的能量。
  
那份藍光,只導入了四份之一左右,雅克突然感到殘影戟已到了承受的極限,再輸入的話,很可能會把兵器破壞掉。
  
“看來需要花費一些時間,反覆地去“煉”這把殘影戟,慢慢把餘下的神力都煉進去……”接著雅克對菲兒道,“菲兒,你那把匕首呢?”
  
菲兒喜滋滋地取出她的隨身匕首“蟬翼”,這是西斯科家族的傳家之寶,菲兒從小時候就貼身攜帶,幾乎可以說是第二生命。


  
雅克把剩下的藍光,撕去一些小碎片後,便全數給了菲兒,讓她親自負責導入“蟬翼”。這把“蟬翼”的質量甚至比殘影戟還要好一點,一番努力之後,竟也有約一半的能量給導進了兵器裏面,餘下的還是要慢慢地祭煉。
  
剩下的那些,雅克也已想到了用途。
  
他從空間戒指裏,取出了一小瓶原水。那瓶子裏面,用原水養著了一塊質量甚高的雪銅錠,約摸手指頭大小,通體雪白。
  
這雪銅錠浸泡過原水達數個月之後,如今所蘊含的水元素已是豐沛得驚人。
  
雅克把剩下的藍光碎片,都導進去這塊雪銅錠裏。
  
這塊雪白的礦石晶體,隨即變成了通明的淺藍色,反射著耀眼的光芒,甚是好看。
  
祭煉完成後,雅克把這塊寶石遞給菲兒。
  


“把這個鑲進蒂梵妮去吧。”
  
“嗯。”感受到了雅克的心意,菲兒甜滋滋地把雪銅錠鑲進蒂梵妮。蒂梵妮從此又新增了一層冰藍的光芒。
  
這直接令菲兒的水系魔力,最少增幅了接近三成!
  
甚至,還隱約蘊含著一絲神力在內。
  
有了這一絲神力加持後,菲兒似乎對往前的修煉,又多了一絲明悟……看來突破也是指日可待了。
  
“嗯,折騰了那麼久,我們也不要浪費時間了,馬上就開始吧。”菲兒。
  
“好的,菲兒就閉關吧,我替你護法好了。”
  
“甚麼閉關?我是說一起把剛才被你搞壞了的草坪復原!”菲兒警告道,“雅克,你別想著要逃!你剛才應承過我的!”
  
雅克無奈,也就依菲兒的意思,陪她整理了好半天的院子。
  
在雅克看來,菲兒似乎並不太急於晉身聖域,她還是比較喜歡享受平靜的家庭生活,對身為暗殺士的執著也沒那麼堅持了。
  
或許是受到了雅克影響吧,菲兒也越來越嚮往自由而與世無爭的生活。
  
真希望這一天趕快來到,雅克心想。
  
接下來的幾天,雅克都在專注地煉殘影戟。
  
這殘影戟早已達到了能夠容納神力的極限,雅克所幹的“煉”,就是要提升殘影戟承載神力的上限。
  
這藍光神力實在是太過變態,殘影戟的極限每提升一點點,其威力卻是成倍數地提升,即使雅克如今已晉身聖域,但這殘影戟卻也毫不輸蝕,完全追得上雅克的實力。
  
雅克也很想知道,當殘影戟把所有藍光神力都吸納之後,會成長到哪個程度。
  
不過煉戟這種事情無法著急,必需要一點一點地幹,要是稍為急躁,把殘影戟弄壞了,那就前功盡廢了。
  
等了一個星期後,利文斯基親自到訪了。
  
雅克特別交待過,利文斯基有權直接探訪的。這是為了控制訪客的數量,免得如今已成為朝中第一紅人的雅克,每天不斷接待各種權貴高層而影響到其日常生活。
  
利文斯基看到了非常難得的一幕:雅克和菲兒各自在院子裏祭煉著殘影戟和蟬翼。他盯著那兩把流瀉著藍光的兵器,眼睛都幾乎跳出來了。
  
“雅、雅克大人,還、還有夫人哪……你們、你們手上的那個、那個……難道是……”
  
“沒甚麼,只是巡例保養一下。”雅克隨意道。雅克和菲兒雖然不介意兩把兵器曝光,但是也不好隨便透露其底細。
  
“情報到手了嗎?”
  
“是、是的,都在這兒了。”說罷利文斯基從他的羊皮袋子中,取出一張羊皮卷軸。
  
雅克把卷軸拿進客廳,在桌子上展開來。
  
“雅克,這是……”菲兒問道。
  
“這是有關結界創造水晶下落的情報……”雅克看著眼前這份清單,主要都是一些名字,有關他們的簡介,實力,所屬勢力等等,甚至連他們的個性弱點,可能被抓到的把柄,或生命裏面的遺憾之類等等,都有提及。
  
一份堪比現代八卦雜誌的詳細情報。
  
只要想想名單上提到的人,都是在洛芙大陸叱吒風雲的高手,那這份情報的取得難度,可謂是變態級的。
  
“雖然只是一份短短的報告,可這是我們地下商城網絡動用了全部的資源,不惜得罪某些大人物而換來的情報。裏面所寫的人物剖析和實力水平等等,隨著時間過去準確度會漸漸下降,但我敢保證截至這一刻,這一份情報的可靠性,是全洛芙大陸第一的。”
  
“咦?”菲兒發現,在這份名單裏,也赫然有著她爸爸,帝國總理西斯科的名字。
  
“甘度夫和保祿的名字都在其中……”雅克也留意到。
  
這兩個人向來就不簡單,他們擁有跟結界創造水晶相關的情報,也是理所當然的。
  
“辛苦你了。”雅克對這份報告也很滿意,“酬勞方面,我願意付我們先前協議好的雙倍價錢。”
  
“謝、謝謝!”利文斯基笑逐顏開,“還、還有雅克大人,菲兒夫人,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打算……”
  
“那兩把武器,我們不賣。”雅克斷言道。他早就猜到利文斯基在想甚麼了。
  
利文斯基離去後,雅克和菲兒繼續研究著那份名單。
  
名單上面的人,除了西斯科,保祿和甘度夫外,雅克大部份都是不認識的。
  
菲兒好歹是帝國總理的女兒,知識面比較闊一點,她也大概聽說過當中幾個人的名字,其中不少還真的家喻戶曉。
  
這份名單所標示的,並不是指名單上的人目前都擁有結界創造水晶,而且他們都曾經跟這水晶有過某種連繫。
  
例如甘度夫,他靡下的拉普達傭兵團,就曾經成功交付過三個有關尋找結界創造水晶的傭兵任務。
  
不過據說當年是甘度夫使計殺了一名水晶製造者,把對方手上的三枚水晶奪走……
  
自此之後,拉普達傭兵團就再沒有成功交付過類似的任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