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於保祿,據說光明教會的藏寶庫裏,就有收藏“結界創造水晶”,而保祿紅衣主教就是藏寶庫的司庫也就是總管。
  
不過名單上的附錄上補充說明,據說即使是保祿,也從未能夠從這個藏寶庫裏拿到過甚麼甜頭,想要非法從這藏寶庫裏弄點甚麼出來,恐怕比潛入獅心城的傳寶室更加困難。
  
至於名單上其他名字,大概都是曾經跟“結界創造水晶”有過甚麼瓜葛。
  
比較有希望的是,名單中有三個名字,似乎都曾經從同一個賣家手中,得到過一枚“結界創造水晶”,而且都是最近三年內的事。
  
透過菲兒幫忙,她弄來了一張簡略的洛芙大陸全地圖,然後標出名單中各人物的所在。
  


那三個人目前都在撒克遜帝國的南方。
  
而另外幾個比較有希望的,他們都分散在洛芙大陸的各處。
  
名單中還有一半的人物,是連菲兒也不知道的。
  
“不如去找我的爸爸問一下,他見識廣博,這些人他應該都會知道的。”菲兒提議逆
  
雅克不置可否,顯然不想在這個階段就開始倚賴這個未來岳父。
  


他們決定先去找羅德。
  
羅德的辦公室很罕有地人山人海,裏面擠滿著的都是充滿年輕朝氣,不是全身鎧甲便是穿著華貴長袍的帝國騎士團團員!
  
羅德正在興致勃勃地進行著講學。
  
“噯,雅克,菲兒!”在一旁明顯是帶隊領頭的威廉和米加,不打擾羅德的講課,悄悄走過來跟雅克打招呼。
  
自從威廉,米加等從羅德那兒學到過有關魔法原理的技巧之後,發現縮短咒文甚至默發魔法,看似非常艱難而成效不彰,但其實經過實戰發現,即使是一個音節之差,也會做成生死戰上的結果逆轉。
  


所以威廉他們加入了帝國騎士團後,便大力游說萊恩把“魔法原理”加入帝國騎士團的基礎訓練清單。
  
由於每位帝國騎士團團員,均有一次進入迷路之殿修煉的機會,故此他們也不愁沒有時間專注研習,在短時間內產生大量縮短咒文的成果。
  
“要是能夠短期內生產出一批兵團,他們的魔法釋出速度要比正常快四份之一,不,五份之一也好,這個兵團恐怕可以橫掃洛芙大陸!”米加信心滿滿。
  
羅德的價值終於顯現出來了。
  
“我認為這魔法原理的研究成果,要是將來能夠普及到全個洛芙大陸,令所有人最終都能夠默發魔法的話,恐怕羅德大教授在歷史上的地位,會跟拉米奈斯大魔導一樣高吧。”威廉崇敬地道。
  
雅克默默點頭。
  
羅德這傢伙是有野心的,他一直都沒有掩飾過,只是一直以來有點孤芳自賞,令他的野心近乎笑話,而如今有了萊恩的全力支持,恐怕他的野心,真有可能能夠實現……
  
但至於地位能否超越發明“拉米奈斯融合”的那個人嘛……


  
“這個,雅克……提起拉米奈斯大魔導……”米加有點難以啟齒,“我和威廉都有些事情想問你,我們出去再說。”
  
“好的。”
  
四人離開了羅德的辦公室後,找了個附近的僻靜處聊天。
  
“雅克,在獅心任務一役,你所用的是火系的能力……而你,卻是水系魔法部的。”米加開口道,“你並不是甚麼先天的雙屬性者,而是……你並沒有經過拉米奈斯融合,對嗎?”
  
有關這一點,菲兒早在被困凍土深淵時,已聽雅克說過,所以她只是靜靜看著雅克。
  
雅克聳聳肩,有關自己能力的底細,他本來就不打算隱藏甚麼了,所以他才在獅心任務之上放肆為之。
  
扮豬吃老虎的年代已經過去了。
  


“這是羅德告訴你們的?”雅克問道,等於是默認了。
  
“事實是這樣的,羅德大教授看我和威廉把他的理論發揚光大,甚至推廣到帝國騎士團去,他說可以為我們破例,傳授他畢生最重要的研究成果……”米加支支吾吾道,“就是,就是……”
  
“就是逆轉“拉米奈斯融合”。”威廉道,他也覺得這話的禁忌味道太濃了。
  
拉米奈斯是一手把洛芙大陸帶進魔法時代的人,正因為他的“拉米奈斯融合”,令人類在凝聚魔法元素,提升魔力上有了飛躍的成長,而如今,羅德竟提議對他們施展逆向操作……
  
這就像是對至高無上的神,作出根本性的質疑。
  
米加和威廉對此感到很不舒服。
  
“終於來了,這才是羅德真正的野心……”雅克心想。
  
“羅德大教授說過,人類即使不經過拉米奈斯融合,也是可以學習魔法的。甚至……成就可能會比現在更高……”


  
“那就是說,拉米奈斯融合,反而是抑壓人類魔法能力成長的障礙?”雅克問道。
  
“這正是他的意思。”威廉說,“他還說,你和貝拉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”
  
雅克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,他怎麼有種被羅德賣了的感覺?
  
“貝拉是魔獸,他的修煉方式不可參考。”雅克解釋道,“至於我……其實是由於……家族方面的原因,我才被逼地壓抑著本來的屬性,強行修煉水元素……”
  
“那就是說,人類憑個人的力量,確實有可能修煉出多種屬性的魔力。”兩人都像看到了希望。
  
“大概是這樣吧。”雅克搔著腦袋。那也是,他身為天火傳承者,先天火屬性者,也能夠修出水系魔法來,還晉身聖域了……
  
“不過,我的情況是,從零開始慢慢收集,凝聚水系魔力,這個過程可能需時多年,需要的可能是無比的毅力,精神力……”
  


“這、這個沒有問題!”
  
“這……這樣就拜託你了!”
  
雅克心想,咦?怎麼他們的語氣變得怪怪的?“甚、甚麼拜託?”
  
“這是羅德大教授說的,雅克你是目前洛芙大陸唯一憑意志修煉出多元素屬性的人,所以要向你學習如何在體內分隔開不同元素屬性的技巧,因為這即使是羅德大教授,也做不到。”
  
雅克渾身無力。
  
這羅德,果然是把他給賣了。
  
此時,似乎講學已經結束,新晉帝國騎士們魚貫離開羅德的辦公室。
  
“我要先跟羅德談談,你們在這兒等著。”說罷雅克和菲兒走進了辦公室。
  
羅德笑嘻嘻地盯著雅克,怎麼看都是陰謀得逞的表情。
  
“羅德老頭,我想你肯定是欠扁了。”雅克展開領域,把羅德壓在牆上動彈不得。
  
“雅、雅克,你想想,我這是在為你著想啊。你現在好歹也是個聖域高手,在撒克遜帝國已得到了無數的榮譽,再進一步是甚麼?建立你的歷史地位!把你那獨一無二的知識傳授出來,讓洛芙大陸進入“後拉米奈斯年代”!讓所有人都成為全屬性者,能通用四大元素系的魔法,讓人類進化到新的層次,而你!將會在歷史上留名,把那個拉米奈斯給踩在腳下!”
  
“這是你的理想,不是我的。”雅克冷冷地道,“這樣子把任務強加於我,我很不爽。”
  
“我……我也知道。”
  
“說!是不是在哪兒惹禍了?”
  
現在看起來,雅克怎麼看也像是個家長在教訓小孩子,但那個小孩子卻是個白髮蒼蒼的老頭,而這老頭的樣子也很像是做錯了事的小孩……
  
菲兒在旁看著忍不住發笑。
  
這兩人的相處方式還真是獨特啊。
  
“這……這個……其實是這樣的,那個逆轉拉米奈斯融合的術,已經發明成功了,只是需要一些自願的實驗者,而且他們最好都是些資質極好的天才,還要有高於常人極多的意志和毅力……”
  
“所以你就打算騙威廉和米加,當你的實驗品?”雅克問道,“你知不知道,在完全缺乏先天資質的情況下,修煉別的元素屬性,需要耗費多少心血和時間?我當年受了多少苦你知道嗎?”
  
“我知道,我知道這箇中一定是不容易……我只是,稍為低估了這個難度,又稍為把拉米奈斯這個混蛋低估了一點點。”羅德支吾道,“事實上,他們聽到了這個可能性後,就堅持要逆轉拉米奈斯烙印,因為他們都不甘心於以目前的速度成長,尤其是那個格拉沙,他說已經拿到了當日害她姐姐受重傷的兇手的名單,當中有些人實力太強,根本不可能超越,所以他以自殺要脅,一定要我……”
  
“你是說,格拉沙已經……”
  
“……是的,他的拉米奈斯烙印已被成功抹除。”羅德說時臉上不禁閃現一絲喜色,但隨即又灰灰地道,“……目前他倒退到風系第二階,但同時火系也達到了第一階,只是這幾個月來毫無寸進……”
  
“……原來你“已經”拿他們來當實驗品了,還出事了好幾個月,你知道你毀了帝國騎士團的一個精英團員,萊恩若是知道了會把你怎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