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暫、暫時還沒有其他人知道!就只是他們三個而已!他們已經向萊恩申請了修行外出,他們還有三個月的時間,只要在戰爭開始前回騎士團報到就可以了……”
  
雅克滿頭黑線,這羅德果然是闖禍了……
  
“我也知道是我不對!之前聽說你在閉死關,所以我一直也不敢找你幫忙,不是你今天到訪,我也不敢勞煩你老人家!”羅德求饒道,“求求你救老頭我這一次!我真的認為我的理論是對的!拉米奈斯並不是甚麼好人!唯有徹去他對洛芙大陸每一個修煉者的枷鎖,人類的潛能才能真正發揮出來!”
  
“別、別跟我說那麼遙遠和抽象的事。”雅克頭痛了,“……格拉沙,我是要救的,算了,幫你一次,只是……在這三個月時間裏,你要當我的奴隸!滿足我一切的要求!執行我的每一個命令!”
  
“行!行!只要能夠證明人類能夠憑自身修煉出多屬性……要我每天舔你的鞋子也行!”
  


“要簽靈魂契約!寫明要是違約的話,每違反一次,將會被貝拉折磨三十天!”
  
“……那……行!簽就簽!”
  
“好,簽過後你就舔我的鞋子,你應承過的。”
  
“……好、好……”
  
“算了吧,羅德,雅克是跟你在說笑的!”
  


“……是這樣的嗎?菲兒……你應該在我真舔之前就說的!”
  
向羅德出了口氣後,雅克走出房間,米加和威廉都還在等待著。
  
“你們知道格拉沙目前的狀況,還想要逆轉拉米奈斯融合嗎?”雅克問道。
  
“沒錯。”
  
“我們就直接說吧,因為我們都不甘心被你拋離了。”米加道,“按目前的修煉進度,恐怕花上數十年,也無法到達萊恩陛下那個高度,而雅克你現在就已經跟陛下平起平坐了!將來還肯定能更上一層樓!這讓我們心裏感到很挫敗……我們不甘心,不管用任何方法,都要變強,而且要變強得更快!”
  


雅克考慮了一會兒。
  
“我還是不能夠讓你們冒險……畢竟格拉沙能否成功,還是未知之數,我也無法肯定他能夠學會我的方法,成功運行超過一種屬性的魔力……”
  
“這……可是……”
  
“這樣吧!你們這段日子都跟著我好了,最近我有點事在忙,可能會離開獅心城到處跑來跑去……”雅克提議道,“你們暫時還不要做那個逆轉術,我會先集中幫助格拉沙,待確認他能夠使用我的修煉方式了,你們再跟著練,好嗎?”
  
“……這樣,我們不就會落後給格拉沙了?他可是其中一個我最不想輸給的人……”米加碎碎唸道。
  
“行,就這麼決定。”威廉爽快答應。
  
雅克心想,這也未必是一件壞事,把這三個人當成是跟同伴們一起去一次旅行吧。人生如此漫長,生活又是為了甚麼?
  
不就為了個心裏自由舒暢,快活自在嗎?


  
這一絲的明悟,令雅克的靈魂之海擴張了很多很多……他前額的血紅之眼一閃,一道漣漪般的空間波動擴散開來,其面積幾乎可以遍及整個帝京學園。
  
眾人也感覺到了這一波的空間波動。
  
雅克本人只是笑笑。
  
“沒甚麼,只是有些事情想通了。”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米加和威廉離開了後,雅克和菲兒又回到了羅德的辦公室。這次是輪到談正事了。
  
“這是從地下商城那兒買到的情報嗎?果然是很詳盡……嗯嗯嗯,關於上一代那些老傢伙們的八卦,都說得很準,可是老頭我還知道得詳細些……至於年輕一代的,我就不太清楚了。”
  


原來這羅德所以被稱為“大教授”,除了學識淵博外,連洛芙大陸上的高手八卦,他也是收集不少的。
  
羅德很輕易的便把名單上餘下的人物,都標示在地圖之上。有些人物在地圖上有超過一個標識,代表他們大概常常待在某幾個地方,並不都會只呆在一處。
  
“怎麼了?始終還是想要走殺人奪寶這條路嗎?”羅德問道。
  
“我想兩條路同時走走看。”雅克道,“老頭,你也說說看,要是我想自行合成“結界創造水晶”需要甚麼樣的條件?”
  
“我就猜到你也會想試試合成的,所以這些天來我已替你翻過帝京的文獻庫一遍了。”羅德翻找著桌面,取出一卷剛好騰抄完成的羊皮卷軸,“這是我歸納上古文獻記載得到的結論。”
  
結界創造水晶,是根據模彷天地創造時的過程,而創造出獨立位面空間的終極之術。
  
傳說中的天地創造,即由虛無而誕生出四大元素,這四大元素互相作用沉澱,最終構成目前的物質世界。
  
所謂的“空間”,就是四大元素完美融合而架構出來的一個能量領域。


  
結界創造水晶,就等於是模彷世界被創造出來前的“虛無狀態”。
  
即是說,這水晶其實是個沒有擴張成領域,接近無限量的四大元素完美融合,而且無限凝縮的晶體。
  
想要製作出結界創造水晶,需要的是四件“完全純粹元素”的物件,再加上把這四種元素凝縮融合的“載體”。
  
純粹的風元素物品。
  
純粹的水元素物品。
  
純粹的地元素物品。
  
純粹的火元素物品。
  


還有,需要用上古失傳的煉金方程所煉製的“載體”,也就是把四種純粹元素煉成一塊晶體的技巧。
  
只有把四種元素融合排列,模擬到跟天地創造時極接近的水平,那才有可能重新創造出獨立的全新位面。
  
“我打個比方,告訴你們純粹元素物品有多難找。”羅德道,“你們不是有原水嗎?你知道即使是原水,也是含有極細微的雜質的,根據我對原水的分解研究,發現其純粹度大概只有七。這七的意思是,假設每一百萬份原水單位內,就含有三個雜質。”
  
“而所謂的“純粹元素”,我們需要的純粹度要求,最少也要去到“97”點,也就是說,每千萬個水元素單位裏,只能含有三個雜質。”
  
“你們知道每一滴原水裏,含有幾多個水元素單位嗎?大概是三十億左右。”羅德道,“純粹元素的要求是很嚴格的!”
  
雅克聽著也不禁點了點頭。以他現在聖域水平的眼力,對於魔法元素他能夠看得更加清晰。以前他看到的魔法元素,是有如寶石般一顆顆小小的,但其實這是無數那麼多的魔法元素的聚合體,裏面還是多有雜質不純的。
  
對於原水有多純粹,雅克也能多少看得清楚。確實,雖然很少,但還是有雜質的。
  
“其實最理想的,應該是得到完美的純粹,因為只要有任何一丁點雜質在內,創造空間時就很可能出現“空間凹洞”甚至“空間裂縫”,空間內所有的物質都會被吸出真正的虛無空間之外,就好比破掉的氣球。”
  
那就是說,雅克的目標,就是要尋找達到純度目標的四大元素物件。
  
羅德身為“大教授”,對於各種寶物或藏寶品的位置,當然也有著豐富的認識。
  
他邊翻找著文獻,又指揮助手們去帝京的文獻庫之類拿資料甚麼的,搞了將近半天,總算把他知道的各種線索,都標識在雅克那張地圖之上。
  
如此一來,目標就變得清晰多了。
  
“呵呵呵……其實有關尋找物件之類的,甘度夫是比較擅長的。除了被困在你腦袋裏的十年外,基本上他時不時會接受我的委託,做一些尋找罕有魔法材料的任務,通常都能夠成功交付的。”羅德道,“有他在的話,關於純粹元素物件的情報,大概會增加一倍吧。”
  
“嗯,那我們可以先去找甘度夫。”雅克才想道,“啊……自從那天我一腳把他踹飛後,就沒見過他了,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兒……”
  
“早說過要你別對他那麼粗暴……”菲兒笑道。
  
“呵……甘度夫嘛,大概目前還待在拉普達的總部,他最近好像忙於派系鬥爭,因為他失蹤得實在太久了。”
  
羅德加上了標識,點出了拉普達傭兵團的總部所在。
  
“其實跟傭兵交易有個好處,明碼實價,誰也不欠誰的,這便少了很多人情方面的考量……”羅德暗示道。
  
這也是雅克的想法。
  
看來羅德也不願意看到,雅克跟撒克遜帝國和萊恩走得太近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接下來,還需要花幾天時間,跟羅德商量一下這次出行的行程。
  
嚴格來說,雅克最多也不過是帝京學園的元老院成員,這還是極之間接的關係,不算是帝國的正式公職。
  
所以他有自由可以隨時出行。
  
作為菲兒的未婚夫,雅克也有拜訪過西斯科總理,但對他的計劃也隻字未提,只說將會跟菲兒外出旅行一趟。
  
在這當下去旅行?
  
當然西斯科這個超級人精,怎會不知道雅克或許另有秘密?但他也並不點破,當個糊塗岳父笑著祝福兩人玩得愉快。
  
“只要在三個月內回來便可以了,到時或許陛下會下派任務給菲兒。”他只是說了這麼一句。
  
三個月後,撒克遜很可能會對北國正式宣戰。
  
西斯科也沒用未來岳父的名義,向雅克施壓要參軍,他只是模糊地點明戰爭爆發的時間點,讓雅克自行決定。
  
對此雅克也輕鬆很多,覺得這西斯科也頗為容易相處的。
  
在總理府上玩了一個晚上,在告別回家時,西斯科罕有地送到了大宅門前。
  
“雅克。”
  
雅克突然感到背後傳來極大的壓力,那是聖域的力量!他頓時展開領域防禦。
  
對方的聖域似乎沒有攻擊性,兩道領域碰撞時,並沒有發生衝擊。
  
這是怎麼樣的控制能力!
  
雅克眼前這個西斯科,還是那個糊塗岳父的樣子,但他兩眼精光四射,那絕對是一雙出色獵人的眼睛。
  
“很不錯,雅克,你剛剛突破了吧?目前你的位階,我估計有十一。”西斯科道,“把旅程延期一週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