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延期一週?”
  
“下週在獅心皇宮,將會舉行本國的聖域圓桌會,所有在撒克遜擔任著公職的聖域都會聚首一堂,或許能夠給予你一些修煉上的指引。”西斯科道,“這是很難得的機會,有這麼多聖域聚首一堂,因為即使是歷史上留名的大戰爭,也不可能有那麼多高手同時待在同一個地方的!”
  
雅克想想,出席這個圓桌會,好像也沒有甚麼壞處。
  
“那好吧。”
  
“呵呵呵……那你們這幾天就多回來吃飯,讓我也可以多見我寶貝女兒幾面。”西斯科笑道,揮手送別兩人。
  


旅程延期一週,也讓雅克可以在出行前做更充份的準備。
  
“也是時候去看看貝拉的傭兵團了。”雅克心想。
  
自從註冊成立了傭兵團後,貝拉就投入了巨大的熱情去發展他的勢力,除了偶爾回帝京跟同學們搞搞烤肉派對,或到羅德那邊搗搗亂外,其餘的時候都待在獅心城裏。
  
“貝拉,我現在過來找你了。”
  
“老大!快點過來!我們野火傭兵團都在等老大歸位,然後準備一舉統一獅心城呢!”
  


雅克和貝拉是建立過靈魂契約的,彼此心靈相通。
  
雅克出門後,在撒克城內蜿蜒的街道上兜兜轉轉,最後來到一個比較熱鬧,繁忙的街區,此處正是野火傭兵團的據點所在。
  
本來貝拉還堅持要把傭兵團的名字改為“烤肉”,是雅克幾經勸誘,才讓貝拉勉強同意這個比較隱誨的近義詞:野火。
  
要是把傭兵團的名字改為“烤肉”,有正常人願意加入才怪!或許不少人還會以為這是餐館的名字呢。
  
“是雅克老大!他老人家總算來了!”
  


“真、是真的……這個傭兵團的幕後人物,竟然是紅髮英雄雅克!”
  
傭兵團還是以之前那貝拉幫會的舊人為骨幹,他們都是當日雅克一路收來的盜匪,彼此距離較親近。
  
至於不少新加入的成員,則只是聽說過雅克這大名,不是親眼所見,也不太相信雅克這大人物會親臨傭兵團據點!
  
“雅克老大!”巴赫帶著他一眾輩份最老的兄弟過來,跟雅克打招呼。各人都表現得很激動,因為自獅心任務時看到過雅克大出風頭後,至今才是跟他第一次碰面。
  
“雅克老大果然沒有忘記我們!我好感動……”
  
“雅克老大在獅心任務取得勝利,為我們撒克遜贏盡面子,還把北國混蛋的真面目當眾揭穿,真是大快人心!我們一直沒有機會為你老人家慶功呢,今天晚上雅克老大一定要留給我們!”
  
“好,好,好。”雅克笑道,目光逐個掃視巴赫等人,“你們的實力都大幅提升了,很好。”
  
“這都是因為雅克老大分給我們的冰川鮮果,令我們的修煉效率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!”


  
“我還以為這一輩子都沒可能衝擊第五階了!雅克老大萬歲!”
  
“這只是靠你們認真修煉,我做的事情只是輔助。”雅克謙道,“貝拉呢?”
  
說曹操,曹操到。
  
“老……大!”貝拉從三樓的窗戶跳下來,“老大歸位!我們野火傭兵團的勢頭還有人擋得住嗎?誰能夠阻止我們統一獅心城街頭!”
  
雅克心想,野火傭兵團難道骨子裏仍是個流氓集團嗎?
  
“難得成立了傭兵團,幹嘛不好好的接任務,而跑去幹甚麼統一獅心城街頭?”雅克問道,“再說……這獅心城內還有誰能夠阻止得了你啊?”
  
“這個嘛,說起來就令人生氣!”貝拉道,“別乾站在這兒,我們邊吃邊聊!這事說來話長啊,我知道附近有家很好吃的烤肉店……”
  


在某家城內著名的烤肉店裏,眾人均放開肚皮大口吃肉,吃個不亦樂乎。
  
雅克嚐了一口,頓覺眼前一亮,這烤肉烤得確實有點門道。
  
烤肉除了肉的新鮮度,烤的火候,用的炭火等等外,調味也是重要的一環。這店子的王道,在於出色的調味。
  
貝拉和巴赫等人,邊吃邊向雅克講述野火傭兵團自成立以來的發展。
  
由於核心人物都是幹強盜出身的,在他們眼中,傭兵團跟流氓集團就沒甚麼分別,不過傭兵團是個皇帝御准的合法組織,如此而已。
  
雅克知道他們算是盜亦有盜之人,所以也沒做甚麼欺凌老弱,強搶民女之類的事情,只是把能量集中於跟其他街頭勢力爭奪地盤,爭爭風頭,鬥鬥面子之類。
  
憑貝拉的變態實力,在獅心城內應該可以橫著走路了。
  
“這烤肉真是越吃越好吃!”雅克也吃得讚不絕口,“幹嘛做得那麼出色的菜,卻只經營著這麼小的店子?老闆呢?”


  
貝拉可是這店子的老主顧,跟老闆交情深厚。聽到貝拉說他老大光臨,老闆自是樂呵呵地出來打招呼。
  
“你……你不是雅克大人嗎?天啊……雅克大人竟然光臨這麼寒酸的小店,實在太屈尊了吧?”
  
“怎麼這麼說?能夠吃到這麼出色的烤肉,實在是我的榮幸!”雅克笑道,“老闆娶老婆了吧?有沒有子女?”
  
“有有有,我老婆剛給我生下了第三個寶寶,現在二樓家裏休息,還不能下來工作呢。我兩個女兒也八、九歲了,還打算明年讓她們試試考魔法學院呢!”
  
“是打算入帝京嗎?”
  
“不不不!怎麼能呢?聽說帝京的取錄非常嚴格呢,還說最好在入學考試前便經過名師指導,有了一定底子,才比較有機會考上。我們家窮,哪有這麼機會?”
  
“老闆這兒生意那麼好,幹嘛不把生意搞大一點,也讓老婆過得舒服些,女兒也可以受更好的教育嘛。”
  


“唉……一言難盡。在獅心城想要當個體戶還真是難啊……”老闆嘆氣,“不要說擴充,或許連這兒都快要做不下去了。”
  
“為甚麼?這麼好的店,怎麼會做不下去?”雅克問道。
  
“可惡!是不是誰在欺負老闆你了?幹嘛不跟我說?”貝拉怒道。
  
“這……貝拉先生,這是跟商業和獅心城律法方面的事,告訴你你也聽不懂啊!”老闆解釋道,“事實是,這裏快要被逼遷了。”
  
此時,烤肉店大門給重重推開。
  
以一名貴族子弟打扮模樣的少年為首,近十多人魚貫進入店內。他們強行趕跑幾桌客人,然後便對服務員呼呼喝喝,叫來大堆美食美酒。
  
“里奇蒙!”雅克認出那貴族子弟,就是當日差不多被他和貝拉玩死的里奇蒙,道森家族三少爺。
  
“仇人見面,份外眼紅!”貝拉雙眼幾乎噴出火來,“這幾個月來本大人沒少跟他交手,還受了他不少氣!今天有老大壓陣,我還不趁機有仇報仇?”
  
“哦?”雅克心裏奇怪,這里奇蒙如今竟然還有能耐令貝拉吃虧?
  
不過他稍為看了看里奇蒙身後那幾個特別低調的跟班,就大致明白了。
  
“難怪,原來是狐假虎威。不過那幾個傢伙實力不錯,要不是特意注視,也會讓他們蒙混過去……看來都是聖域,只有這個程度才會令貝拉沒轍……”
  
那老闆看到里奇蒙來到,自然唯唯諾諾地上前應付。
  
“里、里奇蒙少爺……”
  
“呵呵呵……大家也是店子的股東,不用那麼客氣,坐吧坐吧。”里奇蒙親切得過份地讓老闆坐下,“今天我特意前來,拿取屬於我那一份的紅利……”
  
“股東?這怎麼說?”
  
剛才被里奇蒙他們頤指氣使的那位服務員,悄聲對雅克道,“老闆剛開店時現金很緊詘,碰巧老闆產第一胎時有點困難,急需一筆醫藥費,所以便向道森家族旗下的高利貸,以店子股權一半多一點作為抵押,借了點錢……”
  
“那邊那個服務員,你多嘴個甚麼?你以後也不用上班了,馬上給我滾!”那里奇蒙聽到那服務員在說三道四,憤怒地喊道。
  
“不……不要!老闆、求、求求你幫我說情……”
  
“里奇蒙少爺……請你大人有大量……”
  
里奇蒙狠狠一拍桌面:“現在這兒誰是這店子的大股東?我說要解僱他,誰敢跟我駁嘴?”
  
“我!”那服務員身後的聲音道,“你不用走,我私下給你支雙倍薪水,繼續留下來幫老闆!”
  
那把聲音正是貝拉。
  
那里奇蒙看到了貝拉,隨即怯了一怯。他心裏早種下對貝拉的恐懼,即使這幾個月來他有恃無恐,好幾次跟貝拉他們正面幹仗,但始終沒法驅除心魔。
  
這恐懼無論他怎麼努力,都起碼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壓下來。
  
“呵……原來是我的老朋友貝拉嗎?想不到竟會在小店見到你,這一餐就算我的!我里奇蒙還請得起!”里奇蒙強裝輕鬆地道。
  
當他看到貝拉身旁那個紅髮紅鬍子的青年時,又不禁怯了一怯。
  
“雅克?”
  
“里奇蒙,很久不見了。”雅克露出他那招牌的燦爛笑容,朝里奇蒙走來。
  
經過迷路之殿一役,雅克已經完全長高了,眼神,外貌都成熟不少,又留了一臉鬍子,他走到里奇蒙面前,里奇蒙頓時變成個發育不良的矮子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