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克這看似純真實則邪惡的笑容,里奇蒙是領教過的!
  
曾經三番四次,他道森家族三少爺就是栽在這紅髮小子的手上。而如今不過經過一年半左右,這雅克怎麼脫胎換骨到這個地步?
  
“他不是跟我同年的嗎?但怎麼現在……”里奇蒙挖破腦袋也想不通,到底需要有過怎麼樣的經歷,才會令雅克在那麼短時間內,發生如此大的變化?
  
獅心任務當日,他並沒有在觀戰台上,只是聽聞勝出者是帝京,雅克也是其中一份子。所以他對雅克的外表變化並不知情。
  
至於雅克的實力,也只是道聽途說,知道他邁入了聖境。
  


這根本是近乎不可思議的速度!
  
里奇蒙所以到目前仍勉強保持著自信,乃是因為他是世襲貴族,道森一族的三少爺,他認為出身的高貴,後台的強硬,仍足以令他站得比雅克要高一線。
  
這也是為甚麼,他近幾個月來刻意跟貝拉以及野火傭兵團過不去,刻意去爭奪獅心城街頭的統治權。
  
你區區兩個不知哪來的小子,即使你們都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奇才,但憑這不足兩年的積累,有本事跟數百年歷史的道森家族抗衡嗎?
  
里奇蒙就是憑著這個底氣,敢跟如今風頭一時無兩的雅克正面作對。
  


“真想不到,我們的好同學里奇蒙,竟然是這家如此出色的烤肉店的幕後老闆。”
  
“對啊,單看樣子和人品,真看不出來。”
  
雅克和貝拉一唱一和,令里奇蒙頓時心頭火起。
  
“你們吃你們的烤肉,本少爺要跟店長談有關經營的事,與此無關的外人給我走開點。”
  
貝拉笑了笑,用藤蔓術把兩張椅子拉過來,給自己和雅克坐下,就坐在店長身旁。貝拉操蹤著藤蔓,遠距離地夾自己桌子上的肉吃,看得巴赫等人鼓掌喝采。
  


“本大人就是喜歡坐在這兒吃,不行嗎?”
  
“……隨便你們。”里奇蒙忍著怒氣道,因為他知道接下來才是戲肉呢,這風頭他是搶定了的,“好了,店長,之前我們說到哪兒去了?”
  
“啊,是的是的。”店長走到櫃檯一趟,拿著一袋獅心幣回來,“這是少爺今個月的股份紅利。”
  
里奇蒙打開袋子,把裏面的錢倒到桌子上,著手下點算著。
  
“今個月的收入又增加了呢,這店子果然是不錯。”里奇蒙牽牽嘴角,冷笑道,“那……今個月的經營費呢?”
  
“經營費?”雅克瞪眼道,“里奇蒙,你自己就是店子的大股東,還要向店長收經營費?”
  
“這裏何時輪到你說話?”里奇蒙身後那三名低調男子同時站起來,空氣間的魔法元素正漸漸變濃。
  
“給我坐下。”里奇蒙命令道,那三名隨即乖乖坐下,但那幾雙兇光四射的眼睛還一直盯著雅克看。


  
里奇蒙示意一下,旁邊的手下隨即取出一幅羊皮卷,在桌上展平。
  
“這是合約清楚寫明的,我只是按照合約精神,合法取回我應得的東西。”里奇蒙道。
  
雅克稍為看了一下這合約上的種種條款,越看便越火大。
  
“這種跟明搶沒甚麼分別的合約,你也擬得出來?”
  
“你看清楚這合約的最下方,雙方簽名作實,合約是生效的。對嗎?店長?”
  
“……對,他說得對。”
  
“那麼,今個月的經營費呢?”
  


“在……在這兒。”店長有點不捨得地拿出另一個羊皮袋。
  
里奇蒙的手下再把袋子內的獅心幣倒出來。這筆“經營費”,幾乎跟剛才那筆股東紅利一樣多。
  
里奇蒙手持店子超過一半的股分,即是說店子賺到的錢中,超過一半歸到他的紅利裏去。
  
再加上那數字上幾乎一樣的經營費……
  
“那豈不是店子的利潤,全都被你佔去了?”雅克怒拍桌面,“豈有此理!還讓不讓人活了?”
  
“本大爺現在就要你活不下去!”貝拉突然發難。
  
“不、不要!不要在店子裏打架!”那店長突然閃到貝拉面前,差點讓藤蔓穿過他的身體,貝拉好不容易才截停攻擊。
  
“這……這個店子是我和老婆和兩個女兒的心血結晶,我……無論如何也想要保住!”


  
“店長說的話有道理。”里奇蒙心想,本少爺囂張的時候總算來了,便擺出了他最難看的樣子道,“我不介意在這兒跟你們大打出手,不過事先聲明,我身後這幾位前輩要是同時展開“聖域”的話,恐怕這店子會頓時成了廢墟,而還在二樓休養中的店主夫人,以及她剛剛誕下的小寶寶……”
  
“又是這幾個他奶奶的聖域!要不是他們有聖域,我早捏斷你這混蛋的脖子十次了!”貝拉怒得眼睛都差不多要噴出火來。
  
“我警告你,千萬不要惹怒本少爺。”里奇蒙目露兇光,“要不然本少爺一時被怒火沖昏頭頭,這三位前輩代我出頭,那店主夫人和小寶寶便會……”
  
貝拉咬著牙強忍,知道怎麼也無法比起那三個聖域破壞這店子速度更快的。
  
里奇蒙心裏那個爽啊。
  
“怎麼啦?拿我沒轍是吧?這種無力感是不是令人覺得很憋屈,甚至很想自殺算了?哈哈哈……”里奇蒙轉過臉來,對著店主,敲著桌面道,“好了,店主,我們還有一筆帳要算呢。你借來給老婆安產的那筆分期貸款,今天也到期要還款了吧?”
  
“這、這……店子的利潤全都給你了,我還哪有……”
  


“混帳!欠債還錢,天經地義!本金還不了的話,你最少也要付利息!”
  
“里奇蒙少爺,就算我自己不吃,我老婆孩子怎麼也要吃一點啊,我,我真的付不出來!請通融一下,由今天開始,這會讓店子全天候營業,儘量提升營業額,下個月一定可以還得出來的!”
  
“行!你要延長開店時間,就得多付經營費!”
  
“這、這怎麼行?這經營費已是連續五個月漲費了!怎麼還可以……你、你這樣,是明擺著要讓我付不出來……”
  
“我就是要讓你付不出來,那又如何?合約訂明經營費用的調升,我可以全權決定!你們可以拿我怎樣?你和你又能拿我怎樣?”
  
里奇蒙特意向雅克和貝拉挑釁。
  
他身後那三個聖域已是完全進入高度戒備狀態,似乎隨時都可能大打出手。
  
雅克聽著里奇蒙和店長的對話,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,由此可見,他的憤怒,已累積到了可怕的地步。
  
連貝拉也沒見過雅克這樣子的笑容。
  
“里奇蒙,你到底想要怎麼樣?”雅克問道。
  
“很簡單,只要店主肯把餘下的股份賣給我,我願意把他的借款本金削減五成。”里奇蒙賤格地笑著,“至於剩下的欠款嘛,就由合約勞動償還吧,即使一輩子還不清也不打緊,後代繼續替我打工償還,直至欠款完全繳清為止……”
  
這豈不是把人家一家人變成了世襲奴隸?
  
“他總共欠你多少?”
  
“不多,六十萬獅心幣左右吧。”
  
“這麼多?”雅克皺了皺眉,看向店長,“你本來借了他多少錢?”
  
“五百。因為我老婆需要吃一服藥保住胎兒,那服藥的價錢實在太貴了……”
  
“借款本金五百,幾年時間,滾到了六十萬?”
  
五百獅心幣,對一般國民來說已是很大的數目。店長借款時店子生意還沒上軌道,老婆又急需用藥,才被逼向高利貸借錢。
  
這幾年下來,這店子已漸漸在獅心城打響了名堂,每天其門若市,一個月也才一千多獅心幣的利潤,這其實已經可以讓一家五口過著很不錯的生活了。
  
但就是因為這筆借款,以及為了取得借款而簽下的不平等租約,令店上一家從此陷入絕望的境地。
  
顯然當初道森家族也沒想過這是一隻會生金蛋的鵝,能夠搜刮的比想像中要多得多。要是按一般的高利貸利息,店長在這幾年應該足夠償還有餘,但道森家族的借據暗藏很多法律灰色地帶,文字遊戲,待店長逐漸發現時,已經太遲了。
  
“那也沒辦法,我已三番四次勸告店主,要他每個月最少要還掉新增的利息……”里奇蒙還在裝好人。
  
“而即使他有能力償還利息,你下個月還是會調高“經營費”,直至令他還不出來為止,好讓這筆借款無限變大……是這樣嗎?”
  
里奇蒙向雅克拍掌。
  
“真是看不出來,雅克同學也很有做生意的頭腦嘛。對,不怕告訴你,這就是道森家族數百年不倒的成功秘訣。”
  
“吸血鬼家族。”雅克站起身來,店內的魔法元素濃度直線上升,“像你們這種害人不淺的人渣,真是死不足惜。”
  
“你想要動手嗎?”里奇蒙道,他身後的三名高手馬上站起來。“你想清楚了嗎?”
  
“真是不自量力,你以為晉身聖域,就等於無敵了嗎?紅髮小子?在我看來你不過是隻剛出頭的菜鳥,十階初段聖域,在圓桌會上你就是最弱的那個罷了。”
  
“你以為有萊恩撐腰便很了不起啊?我告訴你啊,我們道森家族同盟擁有共十七名聖域!在撒克遜的圓桌會上有近兩成的說話權!就是我們當場殺了你,敢情萊恩也不敢跟我們投訴一句!你算個屁啊?”
  
那三名高手似乎對雅克十分輕視。
  
“是嗎?”雅克沒所謂地問道,“那請問三位是第幾階的聖域高手?”
  
“十階上段,這位是我們大哥,他剛剛突破到了第十一階。”
  
“不久前西斯科總理評估道,我也剛剛突破到第十一階了……不過怎麼我覺得,你們比我弱那麼多?”雅克笑道。
  
然後,他張開了血紅之眼。
  
那三人頓時感到極之不妙,那份壓逼感表明,雅克的實力遠遠超過了他們的想像。他們三人都有觀戰獅心任務,知道他是在那時才突破到聖域的。
  
但顯然現在的雅克,比起獅心任務時,實力還要強上一大截!
  
意識到了危機感,三人毫不猶疑,同時展開聖域。
  
“元素隔絕!”雅克及時出手,三個暗空的絕對真空圓球,包裹著三人,硬生生地把他們的聖域給壓制著。
  
雅克壓抑著大部份的力量,避免在店內造成太大的爆炸。
  
“篷”的一聲巨響,暗紅圓球和三人的聖域互相抵銷,店子內部隨即掀起強烈的爆風,把不少杯子碟子之類摔破在地上,幾張靠近的桌子也被掀翻了。
  
店子本來是擠滿了客人的,但剛才里奇蒙和雅克他們攤牌時,有不少人嗅到了火藥味,已悄悄結單離場,剩下的都是些有點實力的多事者,所以這一爆也沒有出人命。
  
這三名高手的聖域被雅克強行爆去,已是傷到了內在,內臟承受不住這劇震,三人同時噴出一口鮮血來。
  
元氣這麼一傷,要馬上再展開聖域是不行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