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元素隔絕”的特性,就是製造出一個絕對真空,任何形式的能量均不能逃脫的密閉空間。
  
聖域,也是一種力量,在元素隔絕的面前,也是不能滲透的。
  
尤其在血紅之眼張開後,這股力量更增添了一股霸道和殺氣,像眼前那三個所謂聖域,要是單純比拼力量的話,根本是沒得比的。
  
除了對於領域的應用外,對元素法則的領悟,配合各種絕招殺著,以及戰術的運用等等……這才是一個聖域高手真正的綜合力量。要是給一個聖域施展開來,都會是極其恐怖的存在,想要殺死一個聖域,談何容易。
  
替里奇蒙撐腰的這三人,明顯就不是甚麼真正恐怖的高手,在聖域的世界裏恐怕就是個跑腿的資格,在道森家族的地位最高可能就是個客卿或合約傭兵之類,不然都不會被派來當三少爺的保鑣,每天就在獅心城裏作威作福,沒甚重用之處。
  


這三人算是資深聖域,但是由於過份輕視對手,以至很多板斧都來不及施展,接戰僅僅一秒,就被對方以殺著來個突擊,也就剛好夠展開領域……這樣正好合了雅克之意,一轟之下,三人頓時受了極嚴重的震傷,領域能力暫時被廢。
  
沒有了領域的聖域高手,貝拉是不會害怕的。
  
“還不讓我等到你們出破碇?還是老大有辦法!”
  
貝拉隨即發難,召喚出三棵巨型的寬葉熱帶植物,各自綻開著一朵顏色鮮豔的花朵,而花心部份,卻是長滿獠牙的血盤巨口。
  
“儘情吃吧!九階地系魔法,食肉牡丹!”貝拉釋放出全部的魔力。
  


那三棵食肉牡丹,分別咬住了三人的身體,往後把店子牆壁撞穿一個大洞,不斷延長的花莖把三人一直提到遠遠的高空。
  
這一下衝擊,已足以引起附近幾條街區的騷動。
  
“恥、恥辱!我們三個聖域,竟然給對方一個九階魔法弄至這般田地!那小不點一定要殺!而且要當眾殺,殺得越殘忍越好!”那十一階的領頭人感到無比憤怒。
  
被雅克偷襲得手,那是無話可說,對方那招實在是太霸道了。
  
但貝拉這一招是甚麼回事?不過是聖域以下的普通魔法,趁他們在領域失效期間偷襲得手,這甚麼食肉牡丹對他們根本做不成像樣的殺傷,就是把他們纏著帶上高空,讓他們眾目睽睽下丟足了臉。
  


“可、可惡……掙不開……”
  
“笨蛋!難道你們除了領域,就一無是處了嗎?”那十一階高手自恃即使不展開領域,這植物系攻擊也是很容易解開的,但他稍為一試,才發現這並不是普通的九階魔法。
  
這食肉植物的強硬度,竟然連聖域水平的力量,都比不上嗎?
  
貝拉沿著植物主莖,輕鬆攀爬到三人面前。
  
“怎麼樣?聖域高手?試試看破掉我貝拉大人的這一招啊!”貝拉囂張的笑道著,“本大人雖然還不是聖域,但我的魔力裏面,可是夾帶著兩個神祇的力量!其中一道還是冰雪女神納妮婭的神力!你們要是張開領域的話,或許還能夠抵擋得住,現在嘛……乖乖地等著被本大爺吸乾吧!哈哈哈……”
  
神力?
  
這小不點是從哪兒弄到神力的?這是不可能的事!
  
可是只有神力,才能解釋這九階食肉牡丹為何能夠連聖域高手都能禁錮。在貝拉漸漸加強的輸出下,三朵食肉牡丹開始”嘴嚼”,那三人的身體頓時感到撕裂般的痛楚,骨頭都在咯咯作響。


  
而且那血盤大口之內,似乎伸出了大量的吸盤觸手,刺在他們身上,吸取著他們的力量!
  
“大、大人……饒命……”
  
“我、我們願意脫離道森家族,加入大人的傭兵團,只求大人放我們一條生路……”
  
這三條走狗感到死亡的威脅,想也不想就決定背叛主人了。
  
而在貝拉和那三人腳下,已聚集了不少圍觀的群眾。
  
“你們看!那三個人不是跟著那個惡少里奇蒙身後的走狗嗎?還到處吹噓自己是聖域,你看現在還不是踩到了鐵板!”
  
“你別那麼大聲!他們可是道森家族的人!你不怕他們逼到你走投無路,要賣妻賣女兒啊?……到底是誰夠膽這樣當眾跟道森家族……不,是跟四大貴族聯盟作對呢?”
  


“怕甚麼?你們也不看清楚是誰下的手?是野火傭兵團的貝拉,最近在獅心城裏跟道森家族鬥個你死我活的新興勢力!你們沒有看過貝拉在獅心任務裏有多出風頭嗎?正是他一個人抵住了北國聖心團隊的圍攻!”
  
“我哥哥就是野火傭兵團的人,據說這傭兵團的幕後人物,就是貝拉的好兄弟,撒克遜的紅髮英雄雅克!我哥哥還說,貝拉成立野火傭兵團的目的,就是要稱霸獅心城!看他今天這麼有霸氣的大手出擊,看來他認為時機已經成熟了!”
  
“既然出手的是野火傭兵團,那我們還用怕那甚麼道森家族嗎?大不了一起搬家,搬到野火傭兵團的勢力範圍裏好了!我聽說貝拉才不會對一般居民做那些搜刮、勒索的事!他們針對的都是像道森家那樣的世襲貴族!”
  
在某些強烈支持野火傭兵團的份子所帶頭下,圍觀者們開始朝那三個被貝拉禁錮的聖域丟石頭。
  
“呵呵呵……這就是人心所向,由此可見,你們在獅心城是多麼的討人厭啊……”貝拉操縱著食肉牡丹,把三人下降到眾人丟石子可以丟得到的高度。
  
“各位獅心城的居民,在本城橫行的三個邪惡份子,已被本大人貝拉所制伏,現在我很高興的宣佈,各位請向這三人隨意丟石頭,以洩你們心頭之憤。每丟中一塊,我貝拉大人私人賞五塊錢。你,你是野火傭兵團的吧?你負責幫我記下每人的賞錢。我貝拉在此宣佈,甚麼道森家族,甚麼貴族聯盟,總有一天,都會被我野火傭兵團所吞噬!聖域高手算甚麼?我貝拉大人一口一個吃了!我老大雅克還沒有出手呢?他正在想方設法折磨,榨乾那個你們口中的惡少里奇蒙,不久之後,你將會看到那個人會在街頭向你們乞討。”
  
有甚麼比聽到惡少墮落更令人興奮的呢?
  
在場近數百名野火傭兵團的支持者們,同時振臂歡呼。


  
那些屬於道森家族或親近貴族聯盟的人,都不敢造聲。連里奇蒙手下的三個聖域級保鑣,都被人像小孩子般拿下吊了半天,誰還夠膽在這種風頭火勢下站出來?
  
除非,是那些隱伏在獅心城裏的神秘強者。
  
在那些強者當中,應該肯定有一些人是親道森家族的。
  
但他們似乎不打算在今天晚上,插手里奇蒙之事。
  
自從雅克晉身聖域之後,對那些神秘強者們的感應力是更強了。他們當中有部份對雅克來說已不再神秘,過往所看不透的,現在看透了也不過跟他同級,甚至已比他稍弱,現在當雅克接近時,他們都很識相地避開或收歛氣息。
  
只是仍有部份妖孽般的存在,連雅克目前的實力都捉摸不透。
  
放任貝拉禁錮著那三條聖域走狗,吊在半空讓他們丟醜,雅克是在測試道森家族的水到底有多深。
  


以雅克目前的境界,他不需要憋屈著自己去迴避任何勢力。
  
里奇蒙必需要滅,但道森家族卻未必。
  
雅克想要憑那班老怪物的態度,去制定下一步對道森家族的動作。
  
按目前的形勢看來,那班老怪物,似乎並沒有救援里奇蒙之意。
  
那就是說,里奇蒙是一隻可以丟棄的棋子。而道森家族以至四大貴族聯盟,到目前為止,還不願意跟雅克撕破臉面。
  
在烤肉店內。
  
里奇蒙一直倚傍著的三大靠山,竟然在眨眼之間便被完全壓制,還被吊在獅心城街頭丟人現眼。
  
他臉上的表情都僵住了,連那副囂張的嘴臉都忘了收回。
  
“好了,里奇蒙同學,接下來你打算怎麼樣了呢?啊……我知道了,想要尿尿嘛不是?幹嘛不早說呢,你看現在都弄濕褲子了,這有多丟臉啊?”
  
雅克帶著他的微笑,一步一步的逼近。
  
里奇蒙手裏還暗暗捏著個卷軸的,但他心想這不過是個九階魔法,丟出去有效嗎?人家可是一招轟掉三個聖域的變態!就這麼一猶疑,他顫抖的手一個拿不穩,卷軸掉在地上,滾到雅克腳前。
  
雅克拾起卷軸,面上露出的表情略帶不屑。像這種半調子傢伙寫出來的魔法卷軸,威力能有魔法本身七成就很好了,要是交由羅德親自編寫,威力恐怕會加倍。
  
這樣子的卷軸,以雅克的眼光來說,不過是半失敗的作品。
  
“噯,你掉了東西。”雅克還把卷軸遞回給里奇蒙,把他嚇得要死,以為雅克會用這卷軸來殺他。
  
“你!你不要亂來!我要是有甚麼三長兩短,道森家族真正的高手,會把你追殺到天腳底去的!”
  
“是啊?他們那麼神通廣大,貝拉又弄出了那麼大的動靜,怎麼道森家族還沒有作出反擊呢?”雅克道,”你有沒有想過,其實你正是道森家族這棵大樹下的一根枯枝,一條害蟲,連自己家族中人都覺得需要除之而後快呢?”
  
“這、這……不會的,叔叔他,還有媽媽,還有奶奶,最疼我的奶奶!他們不會放棄我的!”
  
“好,那我等,等著你的救兵前來。”雅克慢悠悠地坐下,“我需要等多久?你說個時間?”
  
“你、你等著!說不定……你聽聽!呵呵……門外不是開始騷動了啊?四大貴族聯盟的高手已經包圍了這兒,這次你插翅難飛了!……怎、怎麼……”
  
“雅克先生,給我狠狠的敲這惡少一筆!他過去也害得我們家苦了!”
  
“把那個里奇蒙踢出來!我非要親自挖出他的心臟,看看是甚麼顏色的,他怎麼忍心害得我的閨女兒自殺!”
  
“不行!不能讓他這麼便宜地死!這兩年裏他害過的人命還少麼?他最少要活到每個人都出了他那口氣為止!”
  
在烤肉店門外,聚集著的都是些受過里奇蒙折磨的苦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