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這結界創造水晶,都是跟桑尼的靈魂綁定著的,並不會產生完全獨立的空間結界,這跟雅克的要求完全不吻合。
  
“我並沒有故意欺騙你,所謂的結界創造水晶,就是這麼回事。”桑尼嘆了口氣,“天啊,你這是怎麼樣的眼力?連十三、四階的聖域都來向我買過水晶,可就是你才能看透這條紅線。”
  
聽說原來這水晶還暗藏埋伏,甘度夫和艾端的面色都變得很不好看。
  
“你這麼做有甚麼目的?難道你大膽到連聖域都想操縱?”
  
“這條紅線沒甚麼操縱的作用,連我也沒辦法製作出沒有紅線的結界創造水晶,想想看,憑人類的力量,能夠重塑天地創造前的狀態嗎?即使模擬得再好,也不能完美,而這條紅線,就是輔助這水晶變得完美的外力,如此而已。”
  


“只是你說過,透過這紅線,你可以隨時收回水晶,不是嗎?”雅克的語氣也變得冷冰冰的。
  
“你想想看啊?我老太婆幹嘛有事沒事,跑去收回一個聖域的空間結界?那不是找死嗎?即使我真那麼做了,在我的意念傳送到結界空間那兒時,那聖域肯定有足夠時間逃出來。”那桑尼也漸漸被質問得有點害怕了,“好了好了,我承認我是會把水晶回收掉的,不過是待那個聖域被殺之後,這樣好了吧?”
  
“那就是說,雖然你聲稱是出售,但其實購買者不過是向你租用這結界空間而已。”雅克已經非常失望了。
  
“我想賣也賣不出去啊,因為這結界創造水晶,在被製造出來時,便已經跟製造者綁定了靈魂。”桑尼道,“不過其實租和買是沒有區別的,反正這租借是無限期的。”
  
“無限期?”
  


“因為我不會死,在這金山完成之前。”桑尼的表情頓時變得詭異,“哇哈哈哈哈哈……你們知道這結界創造水晶的秘密,我老太婆怎也不會讓你們活著出去的。”
  
頓時這小房子內浮在無數正在發光的卷軸。
  
那數十個卷軸在半空中排列成圓形,然後高速旋轉著。
  
“這、這是甚麼屬性的卷軸?那氣氛……很詭異……”
  
“你們看看窗外!”艾端指著窗外喊道。
  


天空中浮著一層厚厚的,紫黑色的雲,地上長滿了毒草,濔漫著瘴氣,樹木都變成了枯枝,搖搖欲墜,本來整個翠綠的林地,竟變成了一個充滿死亡氣息的空間。
  
“很可怕的召喚卷軸!這老太婆不能活!”甘度夫舉起法杖,朝著老太婆射出一道白光,只是這白光在距離桑尼不到三指時,便唐突地扭曲飛遠。
  
桑尼笑得更加變態。
  
“在這召喚空間裏,我就是法則的主人。想要我死?不可能的!”
  
“不要耗時間在她身上!”雅克喊道,三人隨即逃離那詭異的小房子。
  
他們發現地面已變成了黏糊糊的沼澤狀態,這嚴重拖慢著他們的前進速度,可謂舉步為艱。
  
“連飛行也被禁制了,這老傢伙製作的卷軸,實在太過變態了。”甘度夫道,“竟然是召喚空間卷軸!這種東西,不是早已經失傳了嗎?”
  
“罵我老太婆變態?”桑尼大怒。


  
地面突然出現大量裂痕,無數腐爛的手,從地底伸出來!
  
“喪、喪屍!”
  
無數被操縱著的腐爛屍體,張牙舞爪地朝著三人衝過來。那些喪屍們不少還保持著被殺時的表情,大都表現得十分驚恐,無辜……
  
“把……把你們搶我的錢都……還給我……”
  
“你們休想坑我的錢……休想……”
  
他們每人的衣著各異,但看來大都屬於比較有錢的,再加上聽他們呢喃的說話所推測,似乎他們都是桑尼殺人搶錢的犧牲者
  
“你們也成為這腐屍海的一員吧!哇哈哈哈……尤其那個紅髮小子,這傢伙應該很有錢的樣子,這樣我的金山就能夠多多成長了哇哈哈哈……”
  


這召喚空間的禁制,魔法使用不能,鬥氣釋出不能。“只能夠使用法則領悟!幹吧!”甘度夫喊道。“別手軟!用盡全力殺出去!”
  
頓時他的身影變薄了一重,雙腿已無視腳下的泥濘。他的法杖之上,飄浮著一片新月形的藍色風刃,這風刃緩緩地自轉著,卻造成這死亡黑暗的召喚空間割裂出道道裂縫,這裂縫之內,便是正常白天時的卡里巴拉林地!
  
只是這些空間裂縫很快便又合攏起來,強行撕裂大片空間是比較難的。
  
甘度夫法杖一揮,那道藍色風刃隨即像迴力刀般飛舞著,把周圍一片喪屍從腰間一刀兩斷,紛紛落地,而最後那風刃又回歸甘度夫的法杖之上。
  
三人面前頓時出現一道大大的空間口子。
  
眼看著三人應該有足夠的時間從這口子逃出。
  
“休想走!”桑尼大喊,她身周又浮起好幾個新的卷軸,頓時召喚空間的力量增強了,那口子頓時又很快起合攏起來。
  
“奶奶的,這老太婆很難纏。”甘度夫沒法,只好繼續操縱他的藍色風刃,殺著這源源不絕的喪屍。


  
艾端也拔出了別在腰間的武器,雅克還一直以為是短劍甚麼的,卻原來是一支短笛!艾端身影也稍稍變淡,他吹奏短笛,奏出的是如天籟般,跟大自然極為融和的簡單曲調,令雅克很容易聯想到拉普達要塞所在的密林地帶。
  
這音色似乎是這死亡空間的剋星,喪屍們只要接近,就會變得極之痛苦地捂著耳朵,然後恐懼地逃開。而他腳下的沼澤泥濘也漸漸凝固出一條道路,令三人比較好走。
  
“音律……也是一種風系的法則領悟?”
  
雅克可謂眼界大開。
  
“雅克,你也出手吧!這桑尼的結界雖然變態,但還是無法禁制法則領悟!我們殺出去!”甘度夫催促道。
  
“我……還不知道甚麼是法則領悟。”
  
在此之前,雅克曾在凍土深淵試煉,跟一個名叫艾倫的人交過手。他就擁有著一種先天的法則領悟,能夠無視風雪。自此之後,他也聽說過聖域高手除了擁有領域,另一種獨特的戰法,就是法則領悟。
  


只是他到目前為止,也還沒有機會去研究這方面的事情。
  
“你還沒有法則領悟?那……那也是,你晉身聖域才不足一年……” 
  
“才一年……就能夠到達十一階?”艾端倒是更驚訝雅克的成長,“雅克先生的潛力,原來還遠遠沒有開發出來嗎?”
  
在這召喚空間內的戰鬥,要是沒法利用法則領悟,那基本上就只能夠用赤手空拳來打喪屍,也就是基本上不會有任何戰鬥力。所以雅克也只能當個被保護者,由艾端領路,甘度夫斷後,三人艱難地邊對付喪屍,邊一步一步地離開著。
  
看著三人不斷遠離,桑尼著急了。她不斷唸著艱難的咒言,身邊不斷飄起越來越多的卷軸,更增幅了召喚空間的力量。
  
漸漸地,連艾端和甘度夫都施展不開來了。
  
“這老太婆,這麼多的卷軸,到底是她多少年來的積累?這麼大手筆的爆發,恐怕她是下了死心要殺掉我們了!”
  
喪屍群越來越多,而且越來越難應付,三人已被喪屍群團團包圍,漸漸被逼停下步來,只是防守已經很勉強了。
  
“難道……我們竟然會栽在這裏?被這種老太婆暗算?太不值得了。”
  
“慢著!雅克先生不是會使用法則領悟嗎?”艾端突然想到,“雅克先生可以用剛才破掉第三層結界的那一招!”
  
“是啊,我怎麼想不到?元素隔絕可能就是一種法則領悟!”甘度夫也恍然地敲了敲腦袋。
  
雅克也是才想起來。
  
剛才他進入了思想的誤區,聽說到“法則領悟”這個陌生名詞,便以為自己肯定是不會的。但其實甚麼是法則領悟?
  
雅克取出他的瑪莎拉之劍,然後張開血紅之眼。
  
頓時一道火柱從劍身祭出,直衝天際,令四周一片灰黑的空間都頓時明亮起來。
  
“天火真空斬!”
  
雅克跑到艾端前面,然後使出天火真空斬,從上而下的一劈!
  
摧枯拉朽的霸道力量,硬生生的把召喚空間撕裂粉碎,這火牆一直轟飛出去,把甚麼喪屍,沼澤之類全部燒成飛灰。
  
這一斬,斬出了一道寬約三人,直通往不知何方的扇形燒焦空間,就像個蛋糕被切開了一片似的。這扇形裂口外面,就是正常時白天的林地。
  
這一斬,令這召喚空間再也恢復不過來了。
  
這一下的威力,令甘度夫和艾端都看呆了。
  
“真是令人茅塞頓開,原來所謂的法則領悟,並不僅限於四大元素。”甘度夫嘆道,“隔絕四大元素的“真空”,原來也是一種法則……這小子又顛覆了洛芙大陸的常識了。”
  
雅克轉身一看,只見桑尼呆呆地站著,渾身發抖,地上散滿著已經無效化的卷軸,僅剩下兩三個卷軸仍然發揮著微弱的作用。
  
雅克握了握拳頭,手上已蓄滿了力量。
  
“別、別殺我!”桑尼已全部還擊之力了。
  
雅克使勁一揮,揮出的卻不是握劍的手。
  
帶著天火之力的一枚獅心幣,直飛向桑尼,穿破掉她所有的防禦禁制,把最後幾個卷軸都強行打下來,然後,叮的一聲,敲中了她的前額。
  
沒有殺傷力。
  
“不過是為了堆積一座小小的金山而已,有必要執著到這個地步,殺那麼多人嗎?”
  
雅克頭也不回地離開。
  
見雅克不願追究,甘度夫和艾端也沒說甚麼,便跟著離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