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拉普達要塞後,雅克馬上跟羅德講述在桑尼那兒得到的情報。
  
“有這樣的事嗎?”羅德對此可謂聞所未聞,“每一個結界創造水晶,在被創造出來之前,已經跟製作者進行了靈魂綁定?也就是說,例如說我這個結界空間,其實只不過是暫時從水晶製作者那兒借來用用,對方隨時可以收回?”
  
“理論上是這樣。”雅克點頭道。
  
“嗯……這個結界空間的來源,是來自一個被殺死了的聖域,至於那塊結界創造水晶到底是誰製造的,我真的毫無頭緒……”羅德的眉頭皺得深深的,“雅克,你可以看得到那條靈魂綁定的紅線嗎?”
  
“我試一下……”雅克閉目養神一會,深呼吸幾口氣,讓自己完全放鬆下來,然後,把眼力集中到極限!
  


這紅線,並不是那麼容易可以看出來的。剛才據桑尼所說,她賣的水晶就曾騙倒過不少十三、四階的高手。
  
不久前雅克才看破了一次,現在要再一次把眼力提高到同一程度,就比較吃力了。
  
“看到了……”集中精神觀察了好一會,雅克總算抓到了那條紅線的線頭,就在那結界空間的中心點。
  
只是順著線頭追蹤,雅克的頭越仰越高,直至……
  
“那結界創造水晶的製作人,是在天上?”那紅線基本上是一直垂直往上延伸,根本看不到盡頭。
  


而他們頭上,是萬里無雲的藍天。
  
“難道,那水晶製作者……是在神界?”雅克猜道。
  
眾人同時望向天上,都不期然的打了個寒顫。
  
“唉……這結界空間,我一直以來都當成是自己的家,最後的避難所,怎知道原來這不過是從某人借來的嗎?”羅德變得有點沮喪。
  
“那就是說,想要得到一個完全獨立的結界空間,必需要自行製作結界創造水晶了……”雅克心想。
  


“那我們下一站,可以前往精靈森林,拜訪一下莉芙精靈女王。”甘度夫建議道,“雖然說精靈女王討厭人類,而且基本上不接見風系屬性以外的人,但要是有艾端引路的話,或許可以得到破例接見。”
  
“嗯,既然雅克先生有急切的需要,我會盡能力幫忙的。”艾端道。他的一雙精靈的尖耳朵,很靈巧地動了兩下。
  
只是雅克心想,真有那麼容易嗎?
  
“即使破例接見到了,那位莉芙女王又會肯把純粹風元素物品給我嗎?”雅克深思著,“要她無償送我,好像有點一廂情願,不管那物品對她來說有沒有價值,至少……我要表現出自己的誠意。”
  
由於精靈森林只有在滿月之夜才會開放入口,雅克他們還需要再等幾天。
  
貝拉還在進行著他的頓悟,他已經獨個兒走進了林地深處,誰也找不著。不過他身為植物系高等魔獸,誰也不認為他在原始密林裏會有甚麼危險的。
  
雅克有時間,這幾天便都把精力放在菲兒、格拉沙等幾人身上。
  
四人逆轉了拉米奈斯烙印,幾乎等於砍掉重練,最初經歷的體內元素鬆散絮亂,無法凝聚的時期,是最痛苦的。


  
幸好雅克提供了不少他親自摸索的心得,再加上格沙拉才剛剛克服了這最初的障礙,擁有最新的第一手經驗,所以菲兒、米加和威廉都未至於十分彷徨。
  
幾乎在逆轉的第一天,菲兒就成功引導出第二屬性:讓一絲地系魔力在體內流動。
  
或許是由於他們身處的拉普達要塞,地系元素極之充沛,所以菲兒的進度比起格拉沙要順利得多。
  
至於米加和威廉,則尚在努力。顯然他們的第二屬性都不是地系。
  
格拉沙的恢復速度越來越快,已經快要回復到七階水平了。要是他能夠同時使出八階風系和八系鬥氣,那麼他恐怕想要找誰報仇,都能如願了。
  
到了第三天。
  
“雅克,你看?”菲兒喜孜孜地走到雅克面前,展現她的修煉成果。她艱難地唸著那完全不習慣的地系咒文,好不容易唸得對了,那小巧的手掌“篷”的一聲,喚起了一個小小的一階地系魔法,浮土術。
  


一塊小小的,像是灰塵團似的土壤,飄浮在菲兒的掌心之上。
  
“都幾歲的人了?還在為學會第一階魔法而沾沾自喜嗎?”雅克笑道。
  
“我可是練得很辛苦啊……”菲兒噘著嘴道,“你那套同時容納兩種屬性於體內的技巧,我還很不習慣呢……”
  
“只要習慣了之後,就變成本能了……到時候不管你是第二屬性還是第三屬性……慢著!”
  
雅克腦袋靈光一閃,似乎打開了一道他從沒意識過的大門。
  
這大門後,海闊天空。
  
雅克呆呆地伸出手來,從甘度夫留在他腦海裏的咒文資料庫裏,試著默唸那一段……
  
“亂流術。”


  
一個由亂流組成的圓球飄浮在雅克的掌心。
  
“……第三屬性?”菲兒都嚇得把手上的浮土術丟在自己腳前了。
  
雅克本來就沒有加持過拉米奈斯烙印。
  
再說他本來對於水系屬性,也不是特別有天份,不過是為勢所逼,強行學回來的。
  
反正學習技巧和竅門都是一樣的,怎麼他就不可以學習第三屬性,甚至第四屬性?
  
雅克又再突破的消息傳來,大家的心理都多少有點不平衡。
  
還讓不讓人活了?你突破得那麼快,要其他人怎麼追?
  


這讓眾人對自己的成長要求得更高了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由於菲兒正在閉關苦練,所以這幾個晚上雅克都是一個人。他又如常的站在拉普達要塞那幢最高的塔樓頂部,欣賞著那已近乎完滿的月亮,在思考著甚麼。
  
那個變態的老太婆桑尼,以及她那座金山,總是在雅克的腦袋裏揮之不去。
  
這件事情雖然與他無關,但不知為何,雅克心裏總有著一點被牽絆著的感覺。
  
他輕輕一躍,縱身於天上,然後朝著桑尼的小屋飛去。
  
由於三天前他們才剛剛搗過亂,桑尼那小屋前面,還很清晰地殘留著天火真火斬所做成的痕跡。
  
雅克輕輕落地,然後靜靜地朝著小屋走去。
  
那三道坑錢的防禦結界,再也沒有出現。
  
小屋的大門是虛掩著的,裏面一片漆黑。
  
雅克推開門。
  
天上那明亮的月光,隨即灑落在小屋裏的那座金幣之山上,反射出耀目的光芒。
  
雅克走進房間,到處張望了一下,最後找到了桑尼。她正瑟縮在最隱敝幽暗的角落,全身顫抖。
  
桑尼發現了雅克,抬起頭來,一雙眼睛已沒有了三天前那種銅臭的瘋狂。
  
那眼神有的只是絕望,恐懼,愧悔。
  
“你又回來了。”桑尼道,“以我所知,你對金錢並沒有很大的欲望,那我這個老太婆,還有甚麼是你能看得上眼的?”
  
“我看得出來,你是一個有故事的人。我來,是為了聽你說你自己的故事。”雅克道,“條件是,故事聽完之後,你要教我製作結界創造水晶的方法,以及如何找全材料。”
  
“我的故事?哼……那麼你是想要用你的生命來為我的故事獻祭了?”桑尼盯著眼前的金幣之山,幽幽地道,“我的故事,我的詛咒,是如此沉重,我只能夠靠著積攢金錢來掩飾罪孽,來壓制著報應到來的時刻,而代價就是,永世不得解脫……”
  
雅克注意到,桑尼至今仍未眨過眼睛,都好幾分鐘了。這不是人類所能做到的事。“桑尼,你是巫妖?”
  
“沒錯,我受到了詛咒,我失去了生命,換來的是這行屍走肉的永生。”桑尼道,“我在年輕時,是個愛好金錢,權力,地位,追求欲望到了著魔的不可救藥的女人。我為了向上爬得更高,巴結各種勢力的大人物,以及滿足各種物質欲望,我不惜以出賣一切真心待我的人。我有兩個非常要好的姊妹,從小就相依為命,最終依然被我出賣,她們臨死前那不可置信,信念破碎的表情,仍在不斷地侵蝕著我的心臟,都三百年了,即使我體內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讓她們侵蝕了,但她們還是不肯放過我……”
  
“你後悔了嗎?為了金錢和欲望而出賣最好的姊妹?”
  
“哼,我怎麼會?只是我每天晚上被惡夢折磨,那兩姊妹的陰魂久久不散,一直纏繞著我不放……直至後來我才找到方法鎮壓著她們,就是這座金幣之山。”桑尼道,“積聚財富卻不能享受,在永恒的日子裏擁抱著一堆不能使用沒有意義的欲望符號,唯獨只有這金幣之山每天的堆積,才能夠讓我稍為過著點安寧的日子,只是這樣的日子有甚麼意義?我不知道,我只是想要儘量的抽離,即使這樣虛無的日子持續到永恒,我也不願意再看到那兩姊妹的表情了……”
  
雅克沉默地聽著桑尼的故事。
  
看她的神情語氣,以及說話時內心也表達出的感情波動,周遭也沒出現可疑的魔法元素波動,雅克判定桑尼這番話不似是假。
  
這總可解釋這兒為何總是有股死亡氣息,以及那個召喚空間幹嘛會如此死氣逼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