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女、女人?”雅克吞了吞口水。幹嘛氣氛突然變得如此香豔?
  
重生成年輕女郎的桑尼,那一身老婦裝束已然卸下,身上只穿著一件貼身的背心,那背心剛好遮住了大半個屁股,下半身有沒有穿,真是天知道!
  
而且她還打算把那身上唯一的衣服脫下來。
  
“你……你打算就在這兒、這兒那個嗎?”雅克結結巴巴的道。
  
“不行嗎?”桑尼停住脫衣服的動作,仔細盯著雅克的臉,“你不會是有甚麼特殊癖好吧?年輕時的我,勾引男人時是從沒失敗過的。”
  


“這、這……不是那個意思……”
  
“你放心,目前這個我的身體,大概是回溯到十四歲左右,那時候我還是處女。”桑尼毫不尷尬地道,“這你應該不會嫌棄了吧?”
  
雅克心想,你在十分鐘前還是個老太婆般的樣子,又百年孤獨,又無盡壓抑甚麼的,這在我心裏面烙下了多深的陰影啊?
  
就算你現在變得有多年輕漂亮,性格有多直爽弱智,但骨子裏,你還不又是那個老太婆嗎?
  
始終,這是很難打破的心結,而這是桑尼所不能理解的。
  


但雅克又不想傷了桑尼的自尊心。
  
“這……我對草地敏感,所以不能夠在這兒……”
  
“我們可以站著,也可以XXX,YYY這樣的體位……要是你想要另類一些,還可以這樣那樣……”
  
“夠了!夠了!”雅克阻止她繼續說下來,他實在受不了一個外貌如此空靈脫俗的女子,若無其事地說那麼露骨的話。“總之,我不能夠在這裏……我們先回去拉普達要塞再算吧。”
  
“你……原來是害羞嗎?”桑尼嘴角露出笑意,“我沒所謂,反正你到哪裏我都會跟著你的。”
  


重生後的桑尼,只是個一階的地系魔法師,只比普通人要強一點點。
  
可是她依然是洛芙大陸最頂尖的卷軸製作師之一,她所擁有的結界空間到底有多廣闊,裏面儲存著幾個卷軸,難以想像。
  
只是她不停取出卷軸,加持個浮空,又加持個導向,甚至還祭出一個遮擋太陽光防止肌膚曬黑的奇怪卷軸,幾個卷軸使用過後,她竟然能夠跟著雅克一起飛行,速度還一點都沒有落後。
  
兩人回到了拉普達要塞。
  
看到雅克身後跟了個陌生女子,而且還很可能是個聖域高手(因為她會飛),甘度夫,艾端,羅德等人都紛紛跑過來看是甚麼回事。
  
“她、她是桑尼?在三天前差點把我們玩死的那個老太婆?”甘度夫簡直不可置信。
  
“……這少女並沒有生命氣息,她……是巫妖嗎?”艾端也感到眼前這少女非常不可思議,“我沒聽說過只有一階魔力的巫妖,巫妖不是非常強大的魔法師死後才能變成的嗎?。”
  
“或許……怨念也是變成巫妖的重要條件吧。”雅克把剛才之事大概向三人交待了一下。


  
三人心裏都是五味陳雜。
  
“不過,根據老頭我對亡靈的認識,這桑尼剛巧經歷過一次完滿的贖罪,理應靈魂得到解放,湮消魂散才是,怎麼又會變回純潔無垢的狀態而得到重生呢?”羅德懷疑道。
  
“難道她還有未完成的願望?”艾端猜想道。
  
“或許是雅克待她太好,令她留下了極深的印象,形成執念,所以靈魂以巫妖的方式重生吧。”甘度夫有點幸災樂禍地道,“要是她還有甚麼未完成的願望,恐怕都是跟雅克有關的。”
  
“是的,桑尼是屬於雅克的,只要他活著一天,桑尼都要跟著他。”那小妮子倒是很爽快地承認,“我的願望?我的願望就是向雅克獻上我的處女,而且是越快越好。”
  
三人都同時抹汗。
  
這小女子,也太直接了吧?
  


此時正好威廉,米加他們來到,還聽到了桑尼那段火爆的話。眾人紛紛跌倒在地。
  
“雅克大哥……你昨晚出去之後,直至早晨在回來,而且還帶著個女人?”讓威廉扶起來的安娜,表情十分複雜,“你……你想好了怎麼跟姐姐解釋了嗎?”
  
安娜當然相信雅克不會這麼明目張膽地做壞事,只是這誤會也太容易讓人想入非非了。
  
“有甚麼需要跟我解釋的嗎?”菲兒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  
原來她已無聲無息地出現在雅克背後。
  
這甚至連甘度夫,艾端等都感到意外。
  
“菲兒,你……你的隱匿能力也太強了吧?……難道你突破了?”
  
“不要岔開話題。”菲兒冷冰冰的道,“那女的……是你在哪兒拾回來的?”


  
“是嫂子嗎?你好,我是雅克新收回來的後宮,我叫桑尼。”桑尼展露著大方的笑容道,“我也不貪心,每個月我就只要雅克十天好了。”
  
“你肯定是想死了,桑尼小姐。”菲兒笑著道,但前額已現出青筋。
  
“死我是已經死了,你還能奈我如何?”桑尼回應的是同樣燦爛的笑容。
  
“氣死我了!”
  
“大姐想要打嗎?絕對奉陪。”
  
兩名強悍女子的大戰開始了。
  
“……菲兒她果然已經突破了,如今是第九階,把鬥氣領域都開發出來了,似乎踏入聖境只是時間問題而已。”
  


“厲害……這個桑尼,不愧是洛芙最強大的卷軸製作師之一,而且她運用卷軸戰鬥的技術也很強大……於實戰中竟然絲毫不遜色於菲兒。”
  
兩人竟一直從早晨打到太陽下山,最後因為桑尼的備用卷軸用盡而投降。
  
“其實桑尼早就說過,正印之位我是不會跟你爭的。唉……好了好了,既然我已認輸,我就自願減到每個月五晚,好了吧?”
  
“不行!一晚都不行!”菲兒怒道。
  
“大姐,你的胃口也太大了吧?分幾個晚上給妹妹,就當是可憐一下妹妹好不好?”
  
“誰是你大姐?給我住口!”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有了桑尼的加入,尋找製作結界創造水晶的材料,就變得容易多了。因為畢竟她有過製作成功的經驗,甚至可以說是十分熟手了。。
  
“不過我手頭上並沒有現成的材料,通常我都是接到了訂單,收足了訂金,才去找材料的。”桑尼道,“放心吧,只要有我在,要收集齊全應該不是問題的。嗯……我們的第一站嘛,先去找莉芙姐姐吧,風系純粹元素材料“月夜之蜜”,全洛芙大陸就只有莉芙姐姐能夠調製出來。”
  
“稱、稱呼莉芙女王陛下為姐姐嗎……”艾端的臉都有點抽搐了。
  
“啊……你好像叫艾端是吧?之前一直沒有想起來。”桑尼道,“莉芙姐姐好像曾向我提起過你,說你很有潛力得到下一代的精靈傳承,還說你比起你的前任甘度夫要出色多了。”
  
“你……你是故意在我面前這麼說的嗎?”甘度夫鬱悶地道。
  
“呵呵呵……小妮子不懂人情世故,請不要介意。”桑尼掩著嘴打哈哈道。
  
雅克等人心想,你這個活了幾百年的人精,裝無知少女真是一點都不像啊。不過這桑尼的個性也實在極端了點,或許這是因為她並不是人類,而是思想比較單一、執著的巫妖吧。
  
雖然還是不太肯定,這小妮子心裏有沒有城府。要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她應該沒甚麼危險,而且有她加入,會是個相當不錯的助戰力。
  
“那我們今天晚上便出發吧,正好是月圓之夜。”桑尼道。
  
這天晚上。
  
出發前往精靈森林的,有雅克,菲兒,桑尼和艾端。
  
本來這是沒有菲兒的事的,但聽說雅克會與桑尼同行,她便一定要跟著來。
  
奇怪的是,身為現任的精神傳承擁有者甘度夫,卻沒有隨行。聽桑尼所說,原來這甘度夫跟精靈女王向來不太咬弦。
  
“這甘度夫的世俗欲望太強烈了,常說要透過拉普達傭兵團,累積權勢和影響力,使精靈族在人類社會中佔一席重要之地,免得被時代所洶汰……”桑尼道,“而這是精靈女王所不能夠接受的,她喜歡這片森林,只希望永遠保存著這片森林,令精靈族可以平穩發展……”
  
“原來還有這樣的矛盾存在啊……”雅克點頭道。在他眼中,甘度夫確實是個有大野心的人物,不過他並不知道這大野心,原來還是源於要保護精靈族?
  
“艾端,那你的主張呢?”
  
“具體我還沒有決定。”艾端道,“不過……大概……精靈族還是有需要“走出去”,不過或許不用那麼激進的方式。”
  
雅克若有所思。
  
一行人隨著進入卡里巴拉林地的深處,道路變得越來越窄,兩旁的植物漸漸變成儘是從沒見過的品種,而且總是生長得十分茂盛。
  
眾人漸漸走到了道路的盡頭。
  
那是一堵密集的植物組成的牆壁。
  
“再等一下,還差幾分鐘。”桑尼道。
  
幾分鐘後,完美的月亮正好升上中天,清澈的月光灑落在那堵植物之牆上,頓時令那堵牆散發著微微的綠光。
  
“行了。”桑尼伸出雙手,輕輕把那些茂密的植物分開,然後進入裏面。進去不到幾秒鐘,她又探出半個身子來,抓著菲兒的手,“來,大姐,我帶你進去。”
  
桑尼一拉,就把菲兒拉進去了。
  
雅克和艾端對望了一眼。
  
“本來菲兒小姐應該是不准許內進的,我還正打算進去後馬上向女王陛下伸請豁免呢。”艾端道,“桑尼小姐跟莉芙陛下的關係,果然非同一般。”
  
“那麼,輪到我了。”雅克深呼吸了一口氣,把體內屬性轉換成風系,然後依著桑尼的方法,輕鬆進入了精靈界。
  
甫進入精靈界,雅克就被眼前的美景震撼得發呆了。
  
這就像是個有如童話般美好的國度,這明亮得好像在發光,開闊而地勢離奇險要的山谷地區,就是精靈一族世代聚居之地。
  
這裏到處是流水瀑布,哪兒都有微風吹拂,處處都有小動物和蝴蝶等的蹤影,而這整個山谷都被長得極高的巨型樹木圍繞著,巨樹之下也發展出各式各樣的灌木或花草類的植物生態。
  
而在這山谷的中央位置,聳立著一座尖塔無數的白色城堡。那城堡最高的塔尖上,還延伸著一道彩虹橋,幾乎橫跨著整個精靈界,彷彿一條包裹著珍貴禮物的鍛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