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也是,擁有這麼漂亮的家園,誰還稀罕甚麼人類世界?”雅克頓時有點明白精靈女王的想法。
  
在他的意識裏,也有不少關於“精靈”的常識,這個種族一般來說,都是親近自然,高傲,而且極端潔癖的。
  
由這種個性的種族所開闢出來的家園,當然是如夢似幻。
  
而站在潔癖這個立場來說,精靈族對於人類,也有充份去鄙視的理由。
  
在桑尼領路下,眾人走過迂迂迴迴的下山路,沿路風景美不勝收,只是卻鮮少遇上精靈族。偶爾碰上一個,都不是正正經經走在路上的,不是用背後的薄趐輕柔地飛翔,就是在林間以近乎攀爬或跳躍般的美妙姿勢前進。
  


這種行動方式,看得身為潛行暗殺士的菲兒如醉如痴。
  
這些精靈們,對路過的這一行人只有少許的好奇心。他們全都認識艾端,也都願意回應艾端很有禮貌的招呼,只是看來態度有點淡漠。
  
有幾個精靈帶著點疑惑的目光盯著桑尼,桑尼也懶得解釋,只是微笑向他們打個招呼。
  
“精靈族的數量向來稀少,他們一直為繁殖問題而煩惱,因而才有了跟人類混血的想法,所謂的拉普達傭兵團,就是這麼產生的。”桑尼解說道。“不過這項政策在精靈族中甚有爭議,要是混血的話,精靈的血統就會漸漸失去純粹性,但要是不混血呢,族人的數量只會繼續變少……”
  
艾端沒有發言,但看他的表情可是深有同感。
  


“這處境真的很矛盾。”雅克道。
  
“其實這矛盾的源頭也是在於莉芙女王本身……”桑尼擺出好像很世故的表情,“不過這說穿了,不也就是女人內心普遍的矛盾嗎?”
  
菲兒聽了,欲言又止。
  
“這些鬱悶的事情就不要提了。”桑尼揮一揮手,示意話題完結。“正好路過,我們順便採集些好東西!”
  
桑尼帶著雅克等人離開小路,走進一片花草田中。那裏疏疏落落的也有幾名精靈在進行採集。
  


這花草田似乎是野生的,混雜長著幾種不同顏色和形狀的植物,都是外邊沒有見過的。花朵都正開得燦爛,而且飄出陣陣清新香氣。
  
桑尼彎起腰來,在草叢裏翻翻找找。“找到了!看這個!”
  
那是一朵長得很矮的,形似百合的小花,只有獨株,一花兩葉,而且整株植物隱隱散發著黃光,看來凝聚著極濃郁的風系元素。
  
“這就是精靈界著名的風鈴草,僅以這精靈界的風系元素凝聚而生,只是這花和葉的成份,在洛芙大陸也是有價無市的珍品,適用於煉藥和製作撰寫卷軸用的墨水,風系加乘非常強大。”桑尼笑容帶點壞,“不過能夠流出洛芙大陸的,都是採壞了的風鈴草,根本連十份一的價值都沒發揮到。”
  
說罷桑尼看了看艾端。
  
“我、我嗎?”艾端看來有點抗拒,“以我的能力,採集風鈴草的成功率還不夠高,我怕會浪費了這一株……”
  
“有那麼難採集嗎?我可不可以試試看?”雅克問道。
  
“先讓艾端試一次,你會看到採集過程中有甚麼要注意的。”桑尼道,“當然,我就是知道雅克有這個能力,所以才帶你來採這精靈界最難採集的東西。”


  
“好吧,我試試看。”艾端全神灌注,然後張開聖域到極限。附近正在採集的精靈們感覺到被聖域覆蓋,都紛紛過來看戲。
  
“這不是艾端嗎?他的技術還可以,希望他這些年來又進步了,成功率能提高些。”
  
“他算是不錯了,混血兒當中唯一成功採集過的人,由他當精靈傳承者我還比較服氣,總好過那個甘度夫……”
  
“你們靜一點好不好?不要騷擾艾端!”桑尼投訴道。
  
艾端小心翼翼地把聖域的密度,都集中在這風鈴草之上,仔細地完全覆蓋著其地底那盤根錯節的根部。對這點功夫,他非常執著,似乎是採集的關鍵。
  
“應該可以了。”艾端檢查了好幾次,確認應已完全覆蓋,然後便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來,握著花莖。
  
頓時那花從花蕊中傳來尖銳的巨響,仿如撕心裂肺的慘叫。
  


在場眾人包括精靈都掩著耳朵,痛苦不已。
  
然後,那風鈴草突然產生出一道想要鑽進地底的巨力,把艾端扯得跪在地上。以他十一階的實力,也要全力施展,才能勉強拉住。
  
“失敗了?沒可能的?明明已經完全覆蓋!”
  
“讓我們也來幫忙!”眾精靈們同時閉上眼睛感知著地底的情況,最終其中一人大喊道,“這是連株!罕見的連株!”
  
雅克也加入進感知當中,不過他用的不是風系能力,而是精神力。他把手搭在艾端肩上,精神力沿著他的手臂導引進風鈴草,再深入根部……
  
“確實是覆蓋不全,不過這條根部太幼,延伸得太長,甚至超過艾端的領域範圍……一般植物的根部不會那麼不平衡地發展,這會通向哪兒呢?”
  
雅克離開艾端,朝著這條似有若無的根部方向奔跑。他直奔出這片花草田外,走到一處只有稀疏雜草的亂石堆中,搬開了幾塊巨石後,一道和風喚來,吹拂著他的臉。
  
“這……這一株……很大……”


  
這株風鈴草,有著比較粗的主莖,尖端分枝,各自發展出一花兩葉……整棵植物共有五株花!
  
幾個精靈馬上飛過來一看。
  
“這是母株!想不到最近竟在這種地形,長了一棵母株!”
  
“可以採集嗎?”雅克問。
  
眾人隨即露出有點害怕的表情,有些還反射性的退後幾步,雙手掩耳。
  
“如果你沒有把握,我勸你不要試……因為採集母株的難度很高,即使是我族長老,也不輕易去碰的,因為要是失敗了的話,那種聲音實在……”
  
“這母株會不會很珍貴,採了就沒了?”
  


“那倒不會,這是憑天地元素自然滋生的,只要精靈界無恙,母株會按自然規律保持著一定的生長數量,雖然通常母株會比較難找。”
  
“艾端正在拔的那棵子株,應該是剛剛才成熟的,所以還沒完全脫離母株……一般這種情況下,採集都是失敗的。”
  
“難得碰上了母株,不採太可惜了。”趕到的桑尼道,“我對雅克有信心。你不是擁有一種能夠隔絕真空的神秘技能嗎?”
  
“我也是打算要用這個方法。”雅克點頭,然後對其他精靈道,“你們迴避一下吧,也通知一下其他附近的精靈,免得一旦失敗了時嚇到了他們。”
  
眾精靈們馬上走得遠遠的,他們只敢在遠處觀看。
  
“菲兒?”
  
菲兒搖了搖頭,表示要站在雅克身邊。
  
“那好吧。”雅克張開血紅之眼,“元素隔絕。”
  
一道暗紅光罩,在不接觸母株的情況下,儘量緊貼著包裹著植物,然後那光罩往下延伸,進入地底……
  
雅克還是初次把元素隔絕以圓球以外的形態發展,感覺是多需要點精神力來塑形,有點費力,但基本上難度不高。
  
“想不到這小小一棵植物,根部還延伸得挺遠的……不管了,一併拿下!”雅克拼盡全力,元素隔絕沿著母株根部一直延伸,總之要把整棵植物完全隔絕起來!
  
五分鐘後,艾端仍正在拼命角力著的那棵子株,突然被一層暗紅薄膜包裹著,那尖叫聲頓時聽不到了,令他壓力驟減不少。
  
再過了好幾分鐘,菲兒和桑尼不知輪流為他擦了幾次汗水了,他抬起頭來興奮地道,“辦到了!”
  
“確定沒有漏到甚麼嗎?”桑尼問。
  
“肯定沒有,因為我的元素隔絕,已經成了密閉空間。”雅克於是保持著血紅之眼,儘可能的運行風系魔力,然後,伸手去採母株。
  
雅克的手緊抓著母株。母株以及這片花草地的好幾個點,頓時黃光大作,也包括艾端拔著的那一株。
  
但幸好那可怕的叫聲並沒出現。
  
“好!”雅克深吸一口氣,巧妙的控制著力量,把整個元素隔絕空間給緩緩提起。
  
母株完整地浮在半空。
  
這母株連帶著有幾條延伸得特長的根部,連帶著分佈在花草地上的幾株沒被發現的子株,都同時拔出浮空了。
  
艾端那株也成功浮空。
  
這整株植物連根拔起的空前舉動,引來不少精靈前來觀看,頓時這片花草場花出現難得的熱鬧場面。
  
這整株風鈴草完全離地後,那黃光漸漸收歛消息,取而代之,各株花朵同時輕輕顫動,傳出了清脆悅耳的風鈴般的聲音。
  
這聲音,尤如天籟,洗滌人心之餘,也對聽者的體質以至靈魂,有著極好的溫養,調節效果……這對精靈們尤為有效,他們全都沐浴在一種陶醉的境界中,魔力不斷提升,他們比較容易破損的翅膀,都變回完美無損。
  
這風鈴音對艾端也是極有好處,他流了好一身的汗水,流畢之後,他雙耳變得更尖,樣子更像是精靈,似乎是血統洗得更加純粹了。
  
對於桑尼,這陣鈴音響過,令她的空靈感變得更強,整個人輕飄飄的,好像擁有了一種隨時飄行的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