菲兒雖是水系,但似乎對這鈴音也有著極大的得著。巨量的風系元素湧進她的身體,令她頓時頓悟了第三屬性。
  
雅克的好處也是極大,比菲兒更多的風系元素,幾乎可說是猛灌進他的身體,令他風系能力暴漲,已提升到了七階。
  
除此以外,他的血紅之眼,眼光變得更加深邃,那紅色也添加了某種親近自然的屬性。
  
鈴音響畢之後,眾人才漸漸從洗禮當中轉醒。
  
眾精靈們朝著雅克等人歡呼鼓掌!
  


“這感覺太美妙了!究竟有幾年沒試過受風鈴草的鈴音洗禮了?”
  
“上一次嘛……大概就是莉芙陛下親手採摘的那次吧。唉,最可惜的是每個靈魂一生只能採一次母株,也不知道下次出現有能者是甚麼時候了。”
  
“別管甚麼下一次了,好好享受這一次的餘韻吧。”
  
雅克這一手,雖然辛苦了一點,但結果是贏得精靈族人的友誼,這絕對是值得的事。
  
“這棵風鈴草,上上下下都是有用的。單說這花和葉片,就是上等的風系材料,而且比起目前洛芙大陸黑市所售賣的同樣東西,效用好了不只十倍!”桑尼講解道,“其實這風鈴草的根部,才是價值所在,因為一般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的採集,這根部都會自主折斷然後鑽回地底的,所以是極之罕見的材料。而且這風鈴草的根,效用比起花和葉片,又好了十倍不只。”
  


雅克看了看那錯節盤根的根部,果然凝聚著密度更高的風元素。
  
“不過這風鈴草的核心價值,在於其根部偶然結下的“風鈴晶”。這是即使成功採集,也未必能夠得到的超級稀有品,只有母株的結晶率才比較高些。”
  
雅克檢查一下風鈴草的根部。
  
在那密密麻麻又沾滿泥土的根鬚之間,雅克仔細翻找之下,困然給他找到了一串金色的半透明丸狀水晶,整整五枚。
  
另外那五棵子株的其中三株,也各發現了一枚。
  


“這次雅克運道比較好,一般來說,母株能夠得到兩、三枚,子株每三株能得一枚,就很不錯了。”桑尼很是滿意。
  
“那……這是無意之間又發了一筆大財了……雖然辛苦了點……”
  
雅克收了風鈴草後,隨即把最初艾端負責採集的那棵子株,交到他的手上。
  
“這、這怎麼可以呢?始終這是雅克先生的功勞……”
  
“就算是欠我一個小小的人情,遲些找個機會還了吧,我不心急的。”雅克隨意地道。
  
艾端可是樂得微開眼笑,這株風鈴草非常完整,風系元素極之充沛,對他的修煉極有幫助。再說,他那一株的根部還附著一枚風鈴晶。
  
至於人情,單看甘度夫對待雅克的態度,艾端早已把雅克當成重要的伙伴了。
  
見雅克如此豪爽,其他精靈看了都十分羨慕。但畢竟他們跟雅克並無交情,所以都不太敢開口說甚麼。


  
由於即將要有求於精靈女王,雅克也樂得跟其族人打好關係。“這棵仙鈴草我也用不了那麼多,大家如有需要,儘管拿吧。”
  
雖然雅克是這麼說,但向來人品極好的精靈族,又怎好意思白拿人家的東西?所以他們都紛紛飛回家去,把自己壓箱底的寶貝拿出來,跟雅克交換。
  
“大家排好隊!讓我桑尼來給大家做公證人。你們把要交換的東西拿來,我會按價值給你們相應的風鈴草部份。放心,我不會讓你們虧本的!”
  
“不用這麼認真啦,桑尼。我信得過精靈族的人品。”雅克道。
  
“桑尼?你是桑尼?就是那個滿身罪孽的卷軸製作師嗎?”精靈當中也有不少知道桑尼這個人的,因為她也是間中會到訪的罕有客人之一,還跟莉芙女王交情十分之好。
  
但由於桑尼未重生前,那個狀態太過人欲橫流,潔癖的精靈們當然是對她敬而遠之,只是女王偏要跟她做朋友,他們也不敢說甚麼。
  
“你是那個桑尼?怎麼可能?這麼純淨的靈魂,這麼完美的身體,你都夠格當精靈了……我沒聽說過有那麼純潔的巫妖,簡直是奇蹟。”
  


“我認得她的眼神和語氣,她真的是桑尼!你竟然得到救贖了?那個幫助你的人是誰?”
  
“那個人……就在我的身邊。”桑尼自然地挽著雅克的手臂,“他就是救贖我的英雄,我的老公。”
  
“……老.公?”菲兒風元素頓時暴漲起來,令精靈一族也為之側目。
  
菲兒和桑尼又再大打出手了。
  
也不等她們打完,雅克就透過艾端幫忙做基本鑑定,開始跟精靈們交易風鈴草的各部份。
  
本來精靈們對雅克還心存點戒備的,但聽說他竟然救贖了那個卷軸製作師桑尼,他們看雅克的眼神就頓時不同了。
  
畢竟“救贖”是一種很尊貴很高尚的行為,潔癖的精靈總是欣賞人品高尚的人。雖然說雅克並不完全是由於人品高貴,才去救贖桑尼的,倒不如說是誤打誤撞地幫了她還比較貼切。
  
再說,雅克在交易時倒是很大方,也不怎麼存私,就是對方要求的是風鈴晶,也照給不疑。


  
雙方有了互信基礎,交易過程就順利得多了。
  
結果,雅克交易出大約一半的風鈴草。剩下的四棵子株全部讓出,而母株方面,也摘下了兩朵花和幾片葉子給出價最高的精靈族長老。
  
雅克換到的是大量精靈界獨有的草本藥物,還買下一堆精靈界植物的種子。除此之外,他也得到幾十把精靈族最自豪的輕靈長劍,以及數十件防禦和隱匿能力都相當不錯的精靈披風。
  
大家都交易到一定質量的風鈴草部份,滿意地散去了。
  
只剩下一名精靈族長老,雖然背後背著個滿滿的大包,卻還是交易不到風鈴草。因為他想要的是一枚母株上結的風鈴晶。
  
“長老先生,其實我不介意用你現在擁有的東西進行交易的,你就不用客氣了。”雅克道。
  
“這怎麼行?我們精靈族不坑人類的錢!我自知道自己的家當,跟這顆風鈴晶並不等值……唉,剛才我就應該厚面皮一點,把最後那株有風鈴晶的子株從後輩那兒搶過來……唉!這想法太黑暗了,精靈女王陛下啊,請原諒我……”
  


雅克看了看艾端,艾端只是聳肩。精靈族的固執也是很有名的。
  
“這樣吧。你們先去跟女王見面,我回家再找找有沒有甚麼有價值的東西。我們待會再見!”說罷那長老便飛也似的跑回家去了。
  
“有時候想要自願吃點虧,人家還不肯佔你便宜呢。”雅克嘆了口氣。
  
菲兒和桑尼總算打完了。
  
這次菲兒勝得更輕鬆,因為桑尼根本沒時間添回上次花去了的卷軸。
  
餘下的風鈴草中,雅克摘下了四顆風鈴晶,餘下整棵母株包括剩下的一顆風鈴晶都給了桑尼,讓她用來當製作卷軸的材料。桑尼開心不已。
  
這四顆風鈴晶中,雅克悄悄塞給菲兒兩顆,樂得她滿臉紅光的,心裏的醋意頓時一掃而空。
  
雅克心想,還沒討得齊人的好處,便已要先負起面面俱圓的責任,還真是吃虧啊。
  
“這會兒耽擱了不少時間呢。我們快點去見莉芙姐姐吧。”桑尼催促道。
  
一行人於是繼續前進,來到精靈城堡。
  
精靈女王莉芙似乎已預知到眾人來訪,已有侍衛專門迎接帶路。這兩名精靈侍衛明顯是族中的精英,氣質截然不同,容貌更是俊美不凡。
  
城堡內沒有多餘的物質裝飾,非常簡潔,到處都光潔閃亮的,似乎建造這城堡的材質都非同一般,只是身處其中,已隱隱有種心靈受到洗滌的感覺。
  
莉芙女王風格比較隨意,喜歡在城堡中央的露天花園接見來客。一行人進入花園,正在背向沉思著的莉芙已感覺得到,隨即轉過身來,對眾人嫣然一笑。
  
這一笑,堪稱傾城傾國。
  
連經常有機會碰見的艾端,也幾乎失去平衡跌倒下來。
  
雅克也是目瞪口呆了好一會,待他清醒過來後,看看菲兒竟然也跟他露出同樣的表情,也不由得笑了。
  
單說美貌,莉芙跟菲兒,桑尼也很難分出個高低。只是莉芙擁有著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空靈氣質,讓人不覺受到心靈震撼。
  
“莉芙姐姐!”桑尼一個勁兒地跑過去,抱住了莉芙。兩人的身高相差甚多,桑尼的頭只剛好到達莉芙的胸前,形成這擁抱場面變得有點香豔。
  
莉芙穿著的是一襲寬身的長袍,雖說領口甚高,但這長袍兩邊除了腰帶位置,都是開著口的,露出了大片的肌膚。從側面看來,簡直性感到了極限。
  
“桑……桑尼。”莉芙溫柔地撫摸著桑尼的頭髮,“這個時刻,我等了好幾百年了。這些年來我看著你漸漸墮落衰敗,卻苦於沒有能力拯救你離開那罪孽的深淵,你知道姐姐是多麼的心痛嗎?可是姐姐知道,桑尼是一定會得到救贖的,現在……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。”
  
“太好了……”雅克,菲兒和艾端看著這場面,都很感動。
  
“這位紅頭髮的先生,你就是救贖桑尼的人吧?”莉芙抬起頭來,直盯著雅克的眼睛。
  
這四目相接之一剎,兩人都感到同樣震撼。
  
“這位莉芙女王,看位階實力,似乎比起野馬山莊莊主雨果更高……糟了,我忘了叫他一起過來呢。”
  
“這個人,就是甘度夫所說的……那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