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兩人如此饒有深意的四目雙投,頓時氣氛好像有點奇怪。雅克好像進入某種深度的沉思之中,而莉芙則表情連連變幻,欲言又止,似乎心裏是五味陳雜,看來雅克是他等待已久的人,有無數的話想說,又不知道應不應該說。
  
是以現場氣氛有時傾向溫和甚至帶點曖昧,而時又好像變得有點隔閡,好像兩人隨時要對對方下殺手也不奇怪似的。這是一種亦敵亦友,亦非敵非友的矛盾感,或許源於雙方的了解或信任不足?
  
菲兒倒是對雅克的情況很是了解,只是對於莉芙卻一無所知,是以她沒辦法之下便拉了拉桑尼,對她耳語了幾句。桑尼倒是機靈,邊聽著連連點頭,然後便打斷這沉默道:
  
“老公(菲兒狠狠捏了桑尼一把)……雅克哥哥,也難怪你看不透莉芙姐姐的位階,因為她可是擁有神域的呢。”
  
“神域?這……莉芙女王……是神?”
  


莉芙聽著只是苦笑。“神域……不過是最後一點點用以自保的能力而已。即使擁有了神域,也不代表你可以從棋子,變成奕棋者的角色,這你明白嗎?雅克先生。” 
  
雅克點頭。“我很有同感,莉芙女王陛下。”
  
“請叫我莉芙,我們平輩論交。以你的宿命,提升到我等的位階,只是時間問題而已,天火傳承者。”莉芙道,“不用驚訝我知道你的事,因為我是賦予甘度夫精靈傳承的人,他接觸天火傳承者之事,我也是知道的。”
  
“好吧,咳嗯,莉芙小姐。”雅克整理一下嗓音,“我很明白你剛才所說的事,所以不管我是不是天火傳承者,我雅克此生的目標,就是要尋求絕對的自由和獨立的存在。”
  
“絕對的自由和獨立的存在……”莉芙重覆著雅克最後的那句話,若有所思,“果然如甘度夫所預言的一樣,不過單憑心態是絕對不夠的,而事實上甚麼是天火傳承者,他最終可以走多遠呢?”
  


這番話只在莉芙心中溜轉。
  
最後她調整了一下心態,展現出那無懈可擊的笑容道:“那麼,雅克先生,你專誠來到精靈界,看來是有所要求。我可以為你做甚麼呢?”
  
這話說得甚是中性,甚至可說是冷淡了,這令艾端心想,恐怕雅克先生這次不容易如願。
  
“我正企圖製作一枚結界創造水晶。”雅克決定開口見山,一點不打算向莉芙掩飾,“所以我希望從莉芙小姐手上,得到純粹風屬性的材料,月夜之蜜。”
  
莉芙看了看桑尼。
  


桑尼卻是一臉含情脈脈,又崇拜尊敬的眼神,默默盯著雅克。
  
莉芙嘆了口氣。
  
“我明白了。你不願意利用桑尼提供的水晶,而堅持要自行製作,即表示你已知道人為空間結界的基本原理。想要完全支配結界空間,必需要在製作結界創造水晶時,便烙入自己的靈魂印記。”莉芙道,“有桑尼的協助,成功製作結界創造水晶,只是時間問題而已……”
  
見莉芙欲言又止的,雅克便追問道:“莉芙小姐,關於我要求“月夜之蜜”的事,你有甚麼顧慮嗎?”
  
莉芙可是精靈女王,所見金幣,交易之類,她應該是不會在意的,所以雅克也就沒把話題轉到那個方面。而事實上,只要莉芙稍為暗示,雅克願意付出任何代價,交易或購買這月夜之蜜。
  
果然莉芙馬上搖頭。
  
“雅克先生,首先我很感謝你救贖了桑尼,這是一項非常艱難的任務,連我也做不到,所以,只算上這一點,我莉芙便已把雅克先生當成是最好的朋友了。”莉芙露出感激的表情,“再加上剛才你成功採集風鈴草母株之事,我已知曉。風鈴仙音對我族人的好處極大,甚至可以說對於我族的興衰存亡有一定的影響,剛才鈴聲一響,對我族這一代人的體質已挽回,提升不少,相信我族下一代的人口會漸漸回升,而且,鈴音也幫助了艾端很多。精靈族傳承至今,每一代能夠擁有採集風鈴草母株的人已十分稀少,自我之後已久未出現另一人,而失去仙音的精靈族,只會漸漸衰弱下去,所以我代表精靈族,非常感謝你令久違的仙音再現。”
  
“坦白說,當初決定採集風鈴草,只是出於自私。”雅克坦白地道,“要是知道風鈴草對精靈族那麼重要,我想我會更樂意去做的。”


  
“其實,連我也不太清楚風鈴草原來對精靈族有那麼重要呢。”桑尼道。
  
“這沒關係,我還是很感激你對我族的貢獻。”莉芙道,“憑這兩件事情,我已沒有理由拒絕雅克先生的要求了。”
  
“太好了!謝謝你!”雅克笑逐顏開。
  
艾端也總算呼一口氣,只是他怎麼總覺得女王陛下仍心有所思呢?
  
“這月夜之蜜,本來要給你足以製作一枚水晶的份量,是有點難度的,因為這也牽涉到這月夜之蜜的原材料,正是風鈴草。”莉芙笑道,“只是如今,你們都把材料準備好了,而且還是品質極佳的,那麼事情就變得容易多了。”
  
雅克看向桑尼,原來她剛才突然主張要採集風鈴草,還有這個原因。
  
這女孩看似弱智,但其實……心思精靈細膩得緊呢。
  


“嘻嘻……我最了解莉芙姐姐的心意了。姐姐她向來都是有求必應的,只是這月夜之蜜所要求的風鈴草,實在需要時間採集。女王本人採過母株,是不能夠再採集的,只能靠少數有能力的族人,慢慢收集完整的子株,再抽取最好的部位凝縮成能用的狀態。一般來說,製作一份月夜之蜜,就需要花六個月時間去收集風鈴草子株,而我在兩個月前才向姐姐要了一份……”
  
說罷桑尼取出雅克給他的那棵母株,遞給莉芙。“姐姐隨意用吧。”
  
“要製作月夜之蜜,需要的份量是很多的。我給你兩個選擇吧,一是我利用這整棵母株來作材料,你可以保留著風鈴晶,二是用風鈴晶來作材料,這母株可以保存著。”
  
雅克讓桑尼自行決定。桑尼想了一下子後,便摘下了根部的風鈴晶,交給莉芙。
  
雅克桑尼對望點頭。他們是知道對方心意的,兩人不也就有著同樣的野心,想著將來可能有機會培植出風鈴草嗎?
  
“那麼,現在就開始製作月夜之蜜吧。”莉芙手上的風鈴晶,漸漸浮空旋轉,釋出風元素,“雅克先生,我想你應該看出來了,這精靈界,基本上是沒有日夜之分的。”
  
“嗯。”雅克點頭。剛進入精靈界,他就覺得這整個地方十分明亮,天空一片蔚藍,卻找不到光源所在……這是一個沒有太陽的世界。
  
“我族是屬於崇尚光明的精靈,所以對黑夜普遍有著惡感。但是黑夜中的月亮,卻是光明的,這也是我族所喜愛的,所以精靈界還是會有黑夜,以祭祀月亮,只是這黑夜期普遍來說,只在有需要時才會出現。”莉芙若有深思地對雅克道,“至於精靈界何時才會出現黑夜期?這可是最高機密,只是我還是可以在這兒悄悄告訴你,精靈界的黑夜,只憑女王的一念。”


  
說罷,莉芙的前額顯現出一個新月型的烙印,烙印成金黃色,並散發著柔和的光芒。某種精神力從這烙印中溢出,沒有任何攻擊性,只是穿透萬物。這精神力漸漸擴散至整個精靈界。
  
精靈界明亮的天色,漸漸轉變成金黃色,橘色,紅色,紫色……
  
這天色的變幻,看得眾人如痴如醉。
  
隨著天色漸暗,一輪大得驚人的月亮,漸漸顯現。原來這月亮一直都在,只是平時外界環境太過明亮,所以才沒被發現而已。
  
這月光的力量,震懾著精靈界內每一個生物的靈魂。
  
如此的強大,如此的可靠。
  
“這……就是莉芙的神格嗎?難道,這精靈界就是莉芙的神域,是她的結界空間?”雅克突然覺悟,看向莉芙。莉芙忙著召喚黑夜,但從桑尼的表情看來,雅克是猜對了。
  


是莉芙故意讓雅克知道這個秘密。
  
精靈界,即精靈女王的神域,即精靈女王的結界空間。
  
“但怎麼……這種壓抑的感覺……”雅克逐漸了解到莉芙心裏藏著的想法,“這樣子的一輪月亮,卻被困在這不成比例地狹窄的小空間內,為甚麼?以莉芙女王的力量,這精靈界應該更廣閣數十倍,精靈族的繁衍應該更強盛,也根本……不需要借助人類的血統,或甚麼在洛芙大陸佔一席之地……”
  
精靈界已進入完全的黑夜。
  
莉芙女王展開薄翅,緩緩垂直上升,直到那精靈城堡最高塔尖的更高處,凝定,然後高舉雙臂,向月亮獻上風鈴晶。
  
這風鈴晶漸漸融化,化為一股極之純粹的風系能量,然後冉冉上升,被這輪巨大的月亮吸收。
  
這月光,頓時又稍為明亮了些。
  
然後,這一輪受到壓抑的月亮,開始流淚。這月亮的底部,漸漸礙聚出一滴金黃色的液體。
  
這就是月夜之蜜。
  
這滴液體份量漸漸變多,變重,最終超過了液體份子間的牽引力,向下滴落。
  
莉芙女王隨手一揮,採集了一些,然後任由這大部份的液體,滴落精靈界。
  
整個精靈界隨即閃出金光,裏面的所有生物都得到了巨量的滋潤,更增生機。就連這精靈界的蒼穹也擴大了些,只是好像始終被某種外力限制,令擴張變得極之力限。
  
精靈界又漸漸變回了明亮的白天。只是經過月夜之蜜的滋潤,感覺好像風元素更加充沛,裏面的植物和精靈們都有點不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