莉芙回到地上,把她採集得的月夜之蜜,以一透明小瓶子盛載,然後交給雅克。
  
“這兒的份量,已差不多足夠製作兩枚結界創造水晶了。”莉芙解釋道,“請理解我把大部份的月夜之蜜用來滋潤回精靈界,因為唯有這樣,這精靈界才有足夠力量抵禦外界的壓抑,只有精靈界能夠保持穩定,才能持續產出月夜之蜜,這是關乎永續性的問題,並不是要剋扣你應得的份……而材料也不能少用,因為月夜之蜜不能夠一次製作得太少,不然要是重量不夠的話,最重要的“淚滴”過程就無法完成了。”
  
“我明白的,只要夠用就行了。謝謝你,莉芙小姐。”雅克對莉芙誠摯地點了點頭。
  
他想不到那麼順利便完成取得純粹風系材料這個任務,這也歸功於從桑尼事件以來的重重鋪墊,他所做的事情全都環環相關,要不是他做對了一步,救贖了桑尼,恐怕這一切都不那麼容易發生,很可能他們還在苦苦說服著莉芙的幫忙。
  
“很高興能夠跟你有這一次的相遇,雅克先生。很高興認識你,菲兒小姐。希望我們以後有機會再次相見。”莉芙誠摯地道,“撒克遜帝國的局勢,最近好像有了新的變化,或許雅克先生也是時候回到洛芙大陸了解一下?”
  


“局勢……出現了變化?”雅克跟菲兒對望一眼,心裏當然是覺得意外的,不是還有兩個月左右才會開戰嗎?
  
不過二人轉念又想,在這非常時期,要是萊恩決定提早行軍開戰,也是絕不奇怪的。只希望所謂的“變化”,不是更加讓人意外的事情就好了。
  
“艾端,你要好好輔助雅克先生。我想甘度夫也跟你提起過很多次的了。”莉芙交待道。
  
“是,女王陛下。”艾端跪下接旨,他對女王的崇拜可是毫不含糊的。
  
“姐姐。”桑尼再次擁抱莉芙。
  


“桑尼,好好利用你得到的自由。雅克先生是個可靠的人,跟著他是沒有錯的,只是你也不要搗蛋了,別老是讓菲兒小姐不安。”
  
“嘻嘻……她生氣的表情很好玩。”
  
“哼,原來是故意捉弄我的。”菲兒哼道,但其實心裏倒是輕鬆不少。
  
只是臨行之時,雅克仍記掛著莉芙的心事。“莉芙小姐,那股壓抑著精靈界,隨時想要支配精靈界的強大力量,到底是甚麼回事?”
  
“奕棋者。”莉芙只是簡短交待,“這世界之大,但能夠得到完全自由者,又有幾人?我想,從精靈界的情況之中,你已經認識到,即使擁有了神域,也難脫某個更高的支配者所壓制,更何妨……不過是一個結界空間?”
  


雅克若有所思。
  
“到底……那個奕棋者,是誰?這又和天火傳承者有何關係?”
  
“這個人的身份,你又何必多問?”莉芙盯著遠遠的窗外,“就說你們整個洛芙大陸,不也就在他的強力支配之下嗎?只要你提升到足夠的高度,就會感知到他的存在。”
  
“……深深壓抑著,支配著整個洛芙大陸的力量?”雅克突然想到一個名字,“難道是……”
  
莉芙女王微笑著,把手指比在嘴巴上,示意他不要說出來。
  
“現在還沒到時候……”
  
一行人告別莉芙女王,離開了精靈城堡。
  
在精靈城堡門外,一名精靈長老已在等候多時了。他正是剛才想要換風鈴晶卻帶不夠交換品的那人。


  
“請、請等一下。我、我已經仔細翻找過家裏了,雖然我這大半生雜七雜八的收集了好多東西,可是要找到跟風鈴晶等值的,我還真是大傷腦筋。”他解釋著道,“但我又想,每個人認為甚麼對他重要,不是各不相同的嗎?所以不如閣下到我家裏一趟,看看有甚麼東西是用得著的,湊至差不多等價了,再跟你換風鈴晶吧。”
  
知道這長老個性固執,雅克也不跟他爭辯了,便同意到訪對方的家。
  
“大家叫我“阿必得”就可以了,不用甚麼長老長老的。”這精靈笑呵呵地道。
  
阿必得在精靈族裏算是異類,他的家嚴格來說只是個破舊的雜物房,外型毫無美感不說,屋內也沒甚麼裝修佈置可言,就正如他所說,滿是各種來歷不明的雜物。
  
“大家也隨意進去尋寶吧,有喜歡的東西跟我說一聲,應該大都沒問題可以拿的。”阿必得倒也豪爽,看來他真的很需要這枚風鈴晶。
  
“那我們不客氣了!”桑尼興沖沖地衝進這藏寶箱般的屋子中,艾端和菲兒也也很有興致的進入了。
  
雅克也不客氣進入屋子裏翻翻找找。
  


這畢竟是屬於一個精靈長老的家當,對艾端來說,有價值的東西還是不少的。不過他也不多拿,只是取了一雙看來有點陳舊的皮靴。
  
“我只要這個……行嗎?”艾端問道。
  
阿必得的臉頓時抽搐起來,心想,這小子怎麼這麼識貨啊?“這、這可是……尊敬的精靈族英雄洛德基斯的長靴,這、這……好吧。”
  
經過一輪掙扎,阿必得還是同意了。畢竟母株風鈴晶,比起洛德基斯長靴要貴重多了。
  
艾端連連道謝,隨即就換上這對長靴。頓時,艾端全身藍光一閃。
  
“你得到了精靈英雄洛德基斯的傳承,他可是傳說中速度第一的精靈族戰士。”阿必得酸酸地解說道。
  
他心裏想,雖然把長靴給出去是可惜了點,但他也一把年紀的人了,已沒年輕人那種向上的衝勁,速度快點慢點對他來說分別不大。
  
輪到菲兒。


  
阿必得的裝備收藏裏,全都是風系的玩意兒,這對她的實力提升沒有即時的重大幫助,因為她畢竟以水系為主力發展。
  
她也不想雜七雜八地拿大堆東西,有失儀態,所以她集中主意翻找文獻,最終給她找出了一部古老的書:《精靈舞步傳承》。
  
阿必得的臉又再抽搐了一下,心想竟然又給他們選到了好東西。
  
“這、這精靈舞步傳承,我們向來不傳於人類的,你、你堅持要的話,便好好收藏,千萬不要被其他人發現,被發現了也千萬不要說出我的名字……”
  
菲兒連連點頭。得到這個她就也滿足了。
  
“唉……沒甚麼我想要的……失望。”桑尼倒是個很會挑的主兒,以她身為頂級卷軸製作師的眼界,雖然阿必得的東西她有用的不少,但也沒必要以交換風鈴晶的名義得到。
  
“我也沒甚麼特別想要的……”雅克道。他也沒很認真的翻找,這是因為他的胃口已經被那棵風鈴草母株滿足了。換言之,他吃撐了不知味了。
  


“怎、怎麼可能?你們才挑了兩件東西,還、還差不少才跟那風鈴晶等值啊!”阿必得著急了,“至、至少多選一件!這樣我的良心才過得去啊!”
  
雅克正自為難間,桑尼從屋子裏大喊道:“啊!竟然給我在精靈界找到這種東西!”
  
桑尼向眾人展示著一張樹皮做成的古卷。
  
那古卷之上,密密麻麻地繪上了無數彎彎曲曲的線條,這些線道互相連接,有主線有分支,雅克看著看著,總覺得這像是螞蟻巢穴之類的東西。
  
“這是山地矮人巢穴的地圖。”桑尼解說道。
  
“山地矮人?”雅克對矮人也有少許基本知識,確實聽說過矮人喜歡挖穴而居,貪其陰暗和地氣充足。
  
“這山地矮人巢穴,或許是我們旅途的其中一站。因為純粹地系材料“大地之髓”,就是山地矮人一族才能煉制出來的東西,這可是集地氣精華凝煉而來的超級極品,純粹度達到九十八點,雖然比起月夜之蜜的一百點完美純粹度還有點點差距,但已經很理想了。”
  
“只是這地圖中的山地矮人巢穴在哪兒?”雅克問。
  
阿必得卻冷漠地聳了聳肩。
  
“我哪知道?這不過是我家浴室門前的地毯,每天我洗澡完後都用它來擦腳丫,這只是我不知在哪兒拾來的破爛,我見它用料不錯,才拿來當擦腳布,按我說根本不是甚麼矮人巢穴地圖。”
  
“這分明就是山地矮人巢穴的地圖!你這個不識貨的傻蛋還用來擦腳丫?氣死我了!難怪總覺得有股異味!”
  
“就算這是山地矮人的地圖,哪又如何?這對一個精靈來說,不過是一件垃圾。”阿必得道,“難道還指望我哪天有空,拿著這地圖探望我的山地矮人老友嗎?”
  
精靈和矮人,向來都是水火不容的,這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是常識了。
  
“那我們拿走這地圖應該沒所謂吧?”雅克問道。
  
“拿吧拿吧!”阿必得的態度變惡劣了,“提起那些矮人我心裏就不爽!這塊東西對你們來說很有價值吧?那就好了,交易成功了啊?”
  
雅克聳聳肩,從空間戒指取出風鈴晶,交給阿必得。
  
“我們還有事,先走了。”
  
阿必得只是揮了揮手,便忙自己的事去了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四人離開了精靈界,此時洛芙大陸的夜晚也已經過去,如今正值日上中天。
  
剛回到拉普達要塞,就有大堆人跑來向他們傳達消息。
  
撒克遜帝國已正式向北國宣戰!
  
但形勢卻未必一如預料般單純,因為多年來勢力已深入撒克遜的光明教會,竟有投向北國之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