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種被敵人漸漸接近的感覺,令卡西安煩躁不已。
  
他隱約聽到身後好像傳來極輕微的腳步聲,他突然轉身,卻連一絲痕跡都沒捕捉得到。然後,他又捕捉到右後方有一絲動靜。
  
他怒吼著朝那個方向扔出一柄飛刀,只是這飛刀朝著一個已經沒人的方向飛行,直插進石柱之中。
  
卡西安很討厭那種必需全神貫注地戒備的感覺。
  
不,他只是很不習慣這種感覺。
  


曾幾何時,他非常喜歡體驗這種面對強敵的緊張感。
  
“真是太久了,太久沒遇上一個真正需要我出手的敵人……”為了貫徹他的頹廢風格,這幢教會建築物的外圍保安可說是精心設計,無數的變異狂信者來回巡察,佈防大大超過了實際所需,即使是如今面對被攻城的狀態,這兒的保安絲毫沒變薄弱。
  
這是為了讓卡西安主教大人,可以在不被騷擾的情況下,全面指揮這場戰役。憑他的質素,邊寵幸女信眾邊作出的戰術決定,已足以勝過大部份搞盡腦汁的敵人了。
  
到底這幾個人是怎麼潛入這兒的?
  
難道這建築的地底下,有著一條連他都不知道的秘密地道?
  


卡西安心裏那埋藏了多年的野性,對戰爭,對殺人的慾望,漸漸被這人勾起來了。
  
他的感官,漸變得越來越敏銳。
  
對方還沒有打算現身,他還想要繼續保持潛行接近,想要靠近到足以一擊殺死他的距離……而卡西安,必需要在這敵人到達這死亡距離前,逮住他!
  
“這傢伙……突然認真起來了。”正在卡西安的領域範圍內潛行著的雅克,突然感覺到壓力加強了不少。
  
那位查爾頓主教的敏銳度正在上升。
  


雅克目前正站在一個無人的房間角落,眼前是一面厚厚的牆壁。他知道,卡西安就在這牆壁後面的主教辦公室裏。兩人直線相距已不足十步。
  
雅克判斷,要打破眼前的牆壁,然後衝前到能夠一擊殺死對方的近距離,最少還需要兩秒時間。
  
兩秒,以對方估計達到十二階的聖域實力,大概還足夠防禦著身體要害,秒殺的難度很高。
  
要是能夠再接近一些,那就更有把握了。
  
目前已是潛行的極限。
  
而且,雅克越是接近,便越覺得此人的領域性質怪異。
  
“奇怪,無法判斷此人的屬性……還有,他會擁有怎麼樣的法則領悟?”雅克心裏的緊張感也在漸漸提升。
  
突然一陣元素波動掃過,這人開始主動捕捉雅克了。雅克連忙後退,回到走廊上又再尋找另一個接近點。


  
“好險,差點就被他逮到了。”剛才有一剎那,那個人應該已把手掌貼在牆壁的另一面,只要他後退得慢一點,對方肯定毫不猶疑地全力輸出,把他連同牆壁一同粉碎掉。
  
兩人開始在這空蕩蕩的主教官邸裏捉迷藏。
  
由於主要的防禦力量都在官邸外圍,這官邸裏則是個純粹的後宮,除了女人和僕人之外,基本上沒有鋪排其他戰力。
  
這追逐戰一直持續了十五分鐘,由始至終,兩人均沒見到對手的身影面目。
  
這兩人的潛行水平,勢均力敵。
  
不,要是論兩人的距離,確實是在漸漸拉近。
  
雅克根本甩不開這個對手,也無法凝聚起反擊的動能,就是說被對方完全壓制著了,只能採取守勢。
  


“……雖然這人的步伐並沒有慢下來,可是他的氣喘變明顯了,步伐也開始凌亂,是久疏鍛鍊而導致的體力不繼?”雅克猜想道,“這也難怪,後宮裏藏著那麼多女人,這也是一項巨大的消耗。”
  
顯然,卡西安已經氣喘吁吁了。
  
他可是死咬著一口氣,勉強拉近著跟對手的距離。
  
卡西安已經累得要死,他已經感覺到有點煩厭了,在他眼中自己的速度和潛行力已然勝過了對手,這追逐沒必要繼續下去。
  
“朋友,你很有意思,你叫甚麼名字?”卡西安放開嗓子叫喊著,試圖跟對手溝通,“我是查爾頓城光明主教,卡西安。”
  
“……雅克。”來到這個地步,他已沒有需要隱瞞自己的身份。
  
“雅克?這名字在哪兒聽說過?”卡西安想不起來。像甘度夫這種成名已久的高手,卡西安是知道的;像雅克這種近年才冒起的,近年只顧沉迷後宮的他就未必太清楚了。
  
“朋友,聽我說,再這樣追逐下去沒意思。”卡西安道,“我們堂堂正正地較量吧。”


  
雅克不禁想笑。
  
“我辛辛苦苦潛入這兒,就是為了偷襲。要是最終只是堂堂正正的較量,那豈不是白費我一番苦功?”
  
“你說得對,只是這追逐戰對你我來說,也不過是浪費時間,對雙方都沒有好處的,那何不想個方法速戰速決?”卡西安嘴巴是這樣說,可是卻突然加速,以難以想像的靈活在建築物內連續拐了三個彎,然後一腳踢穿了一面牆壁。
  
這牆壁後是個禮拜堂。雅克就在那牆壁缺口的五十步之外。
  
兩人總算面對面了。
  
“總、總算被我逮到了吧?嗄……嗄……”卡西安已幾乎筋疲力盡。
  
“那又如何?”雅克熱身著他的拳頭,“你認為你現在還有力氣跟我打?”
  


卡西安聳了聳肩。
  
“你說得對,我再也跑不動了。就在這兒決勝負吧。”卡西安重疊雙掌,集中著魔力,他腳前的一塊地板連同泥土被牽引著懸空,然後“嗖”的一聲,朝著雅克直飛過來。
  
這塊土彈,在空中不住旋轉,吸收著地系元素,變得越來越沉重,連附近的空間也微微扭曲起來。
  
這是聖域位階的攻擊模式。
  
這土彈的逼近令四周的地系元素大量凝聚,使雅克在對方的聖域範圍變得有點移動困難。雅克保持著冷靜,取出殘影戟,先儘量側身閃過,然後朝著這土彈連續刺出三戟。
  
雅克這三戟,令土彈的威力削弱了不少。
  
土彈爆炸,雅克邊退邊以殘影戟護身,卸去了大部份的衝擊力。待奔出了土彈的殺傷範圍時,雅克赫然發現,自己與卡西安的距離,已經接近到適合突擊的範圍了。
  
卡西安還在氣喘吁吁,似乎剛才那土彈耗了他不少魔力,難以一時間回復過來。
  
簡直全身都是破碇。
  
雅克像鬼魅似的企圖竄近,讓卡西安嚇得要死。只是,在雅克來到跟卡西安只差距十步時,危險的直覺讓雅克及時止步。
  
“這樣的破碇,以一個十二階的聖域來說,會否太過誇張?”雅克頓時跟卡西安拉開了五步的距離,同時瞬發“白焰閃燃”!
  
“篷”的一聲,純白的高溫火焰在卡西安身上爆炸。
  
“你越要引誘我近戰,我偏要作遠距離攻擊!”雅克心想,這個叫卡西安的人,大概應該是個機智型的人,這種人說的話是不能信的。
  
白焰散去。
  
白焰閃燃是雅克的得意絕招,不僅是他運用得極之熟練,再加上重點是他能夠不唸咒文,做到真正的瞬發,敵人一般難以防禦。
  
可是這一次,並沒有擊中卡西安。
  
卡西安的動作有點狼狽,可是他身前凝聚了一面泥黃色的土盾,替他擋住了白焰的火力。
  
泥土是非常有效的防火媒介,尤其這泥土還是由地系領域凝聚而成的。
  
“很快的反應,這個人……並沒有發揮出全力……”雅克被卡西安的成功防禦嚇了一跳。他保持著距離,繞了好半個圈子後,突然朝卡西安投出一記六階水系“席卷之矛”。
  
“這次竟然是水系魔法?”只是卡西安也沒被嚇到,同樣的土盾再次被召出,擋住了席卷之矛。
  
只是這土盾已開始有點鬆散的跡象。
  
“……漣漪術!”考慮過之後,雅克轉而以漣漪術攻擊。這是一種擴散型的水系魔法,很難防禦。
  
“嗚……”卡西安拼命催動魔力,第三之召出土盾,並把土盾擴大到幾乎完全罩著身體,把漣漪術完全拒之於外!
  
就在此時,雅克已然衝到卡西安面前。
  
“雅克流星拳!”
  
帶著領域力量的直拳,在非常近的距離下揮出,轟的一聲,竟也被卡西安的土盾擋著!
  
只是這召喚土盾,已呈剝落散碎的跡象。
  
與此同時,卡西安卻以土盾當作成攻擊武器,揮向雅克。這土盾劃過空氣的軌跡,土元素頓時變得無比礙滯,令雅克的動作被逼變得非常之慢!
  
無法閃避,甚至連舉起手臂擋架也變得太慢了。
  
雅克直接被土盾砸中身體,在胸前劃開了好大一道口子,鮮血直濺而出。
  
“奶奶的,這法則領悟令他的近身戰變得非常有利……”雅克的戰鬥本能,在警告他必需跟這卡西安保持距離,但……
  
卡西安在以土盾擊中雅克後,竟顯出有點後勁不繼,根本無力追擊,甚至那面土盾竟然也潰散了,連帶他的法則領悟亦宣告失效。
  
“糟了!”這連卡西安也預料不到,連忙再次凝聚出土盾。
  
這一剎那的空檔,已成勝負關鍵。
  
“雅克流星拳!雅克流星拳!雅克流星拳!”雅克連續三拳,均轟在卡西安的肩膀上,明顯要阻止他再次凝聚出土盾。
  
三拳均直接擊中,凝聚中的土盾頓時潰散。
  
只是與此同時,卡西安的另一隻手,原來正凝聚著另一面土盾,並且已經完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