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本來就擁有同時召出兩面土盾的能力!
  
“死吧!”卡西安把土盾由下而上斜揮而出,尖銳的盾邊直指雅克的脖子。
  
雅克由始至終,也沒放鬆過去提防卡西安這個人的任何後著,僅憑直覺,雅克就多少感覺到,在生死關頭,這卡西安肯定會使出一直留著的一手。
  
這第二面土盾出現之際,雅克已有了心理準備。當時他的拳頭還沒收回,他索性化拳為掌,召出瑪莎拉之劍,手腕一扭握緊劍柄,往前一送,往上一挑!
  
帶著天火之力的劍鋒,從下而上瀟灑的一揮,把卡西安整條手臂齊根挑斷。
  


臂已斷,土盾自然潰散。
  
本來這土盾鋒利的邊緣,距離雅克脖子只餘三、四指寬而已。
  
這勝負分野是多麼的狹窄。
  
卡西安盯著自己的斷臂,在空中打轉了幾個圈,然後無聲掉落地上。
  
他還不敢相信這條斷臂是自己的。
  


直至錐心的痛楚,以及從傷口中噴出的大量鮮血,才讓他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。
  
他卡西安,輸了。而且,輸得很慘。
  
然而,這一敗,令頹廢多年的他,清醒過來了。
  
他抬起頭來,盯視著雅克。
  
他沒有戀戰,沒有固執的堅持,連那地上的斷臂都來不及拾起,就把他僅餘的全部力量,施展出最後一次的速度爆發。
  


霎眼之間,卡西安就已逃到了很遠。
  
“不能給這個人逃掉。”雅克心想,已隨即提腿力追。此人明顯已荒廢了幾年功夫,鬥志也變鈍了,但還能有這個程度的實力,要是讓他因為這一戰而覺醒過來,下一次再跟他碰頭時,恐怕會變得遠遠比現在更難對付。
  
卡西安看到雅克在身後力追,衡量了一下,心想以自己新斷一臂的重傷,應該是逃不了了。他便下定了決心,自己的小命,是一定要保住的。
  
他頓時停下步來,轉身,面對著雅克道。
  
“一件情報,換一條生路。”
  
雅克盯視著他的眼睛,只見他毫不退縮,一點都不像個敗戰者。“說。”
  
“我要先確認自己的安全。”
  
“不行。你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。”雅克道,“說。”


  
“既然你把我當成是第一目標,那就是說,你們過份低估了查爾頓城的總督,康拉德。這個人……才是這查爾頓城裏,對新任光明教皇最虔誠的信徒。”卡西安道,“要是想保存著一座還算完整的查爾頓城,便千萬不能夠讓他進入第二階段狂信化的狀態。”
  
“第二階段狂信化?”雅克面無表情,內心卻是驚訝的,他才是第一次聽到這種事,“……既然你這麼說,肯定是有應付的方法。”
  
“沒有應付的方法,你只有在康拉德進入第二階段之前,把他殺死。我也只是聽說,只要進入了第二階段的狂信者狀態,就會得到教皇的神力加持,我等普通人即使是聖域,也根本不能破解神力的守護。”
  
“……這個康拉德,在哪兒?”
  
“我不關心他的行蹤,我想你的情報網絡會比我更清楚,這並不比我親自尋找來得慢。”卡西安道。這幾年來他連出城的次數也少,想要親自找一個人,也確實不會比列斯特他們來得有效率。
  
雅克默默地聽著,聽完後,稍為想了一下。
  
卡西安的情報,無疑對他是很有用的,至少讓他知道了一個潛伏著的大敵。至於如何對付康拉德,卡西安並沒有甚麼點子,他當然不知道,雅克自然有辦法去破解那位新任教皇的神力。
  


雅克只是搖頭。
  
“你的情報用處不大,而且,你要怎麼讓我相信,你的情報是可靠的?”
  
卡西安頓時面色變青,心想這紅髮男人也實在是不好應付。他咬了咬牙,下定了決心,轉瞬就收歛起他全部的魔力。
  
這麼一收,他雙眼的藍芒也頓時消失了。
  
雅克也不客氣,以風系魔力在空中畫出一個又一個的風刃圈,套在卡西安身上,組合成一個風刃牢獄。
  
這正是雅克自獅心任務時,從某個北國傭兵手裏學會來的複合魔法。
  
這風刃牢獄現在由已達到聖域的雅克使出,殺傷力和敏感度自是更上一層樓。即使是聖域高手,只要有何風吹草動,就是稍為運行魔力,那一層層的風刃就會極不穩定地強烈擺動,在任何護身的招數釋出之前,就會被切割成肉片。
  
這風刃牢獄,無人可破,也無人可救,但前提條件,當然是對方願意束手就縛。

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卡西安被囚禁之後,頓時在查爾頓時引起了一場極大的混亂。
  
作為城內最大的“病原體”,卡西安雙眼藍芒一褪,頓時城裏好一大群被他精神支配著的信眾,都漸漸清醒過來了。
  
可想而之,形勢已突然變成利好進攻一方了。
  
雅克站在一座教堂的尖頂上,仔細觀察著城裏的混亂和變化。
  
甘度夫正在跟一名實力跟卡西安相若的聖域,在作著激烈的空中大戰,雖然對方實力也甚為強大,但似乎甘度夫取勝只是時間問題。
  
而另一邊廂,比較顯眼的戰鬥,主角是菲兒和另一名光明教會的聖域高手。比較讓雅克驚喜的是,兩人都是浮空戰鬥,即是說……
  


“菲兒她……已經突破到了聖域啊……”雅克點了點頭,心裏對菲兒極之讚賞。她可是不久前才下定決心砍掉重練,竟在這麼短時間內就恢復了實力,但晉身到聖境……
  
雖然對方實力似乎較為強一點,但菲兒在唸咒速度的一點上有優勢,故此暫時也不過是打成平手。當然菲兒還有第二屬性和第三屬性的後著沒使出來。
  
大概不用替菲兒擔心了。
  
雅克又看了看另一個方向,發現那邊好一大片範圍都比較安靜,沒甚麼戰鬥,而且變異狂信者數量極少……看來那裏是保祿的活躍範圍。
  
至於保祿隔鄰的另一片廣闊的地區,則是貝拉和他囂張巨樹的活躍範圍了。論殺敵最多,兼最能夠起
  
到懾敵和穩定軍心作用的,當數是他了。
  
這一戰,已方團隊的成員實在太強大了。
  
當然,雅克突襲生擒了卡西安,成功把光明教會在查爾頓的主心骨給剔去了,這肯定是此役戰況大定的關鍵。
  
只是,卡西安企圖用來換取自己小命的那句話……
  
“查爾頓城總督康拉德……”雅克目前能夠觀察到的敵方最強者,當數甘度夫的對手,但此人實力並不比卡西安本人要強多少,不值得卡西安如此重視。
  
雅克喚來列斯特等三人,他們顯然也沒將那位總督放在眼裏。
  
“根據我們的情報,這康拉德總督雖然曾是一位聖域高手,但在多年前受到一次重傷後,已完全失去戰鬥能力,如今只是個自暴自棄,個性醜惡,對查爾頓毫無影響力的掛名人物……他的事全城皆知,所以他也沒出現在我們的狙擊名單裏。”
  
“在狂信者發起動亂時,據說那個康拉德第一個就躲起來了,他還在不在查爾頓城,還很有疑問……”
  
“此人在正常狀態時,的確是個廢人沒錯,但是在變異魔化之後呢?”卡西安道,他的話已說得很輕很細,但還是令到這風刃牢獄強烈地搖擺著,令他的臉添上不少輕微刮傷。
  
這變異魔化,令普通人也能釋放出近乎聖域的戰鬥能力,要是在一個曾經達到過聖域的人身上呢?
  
“列斯特,你們三人給我儘快找到那個康拉德……”雅克命令道。聽著雅克的語氣很是嚴肅,列斯特等三人也毫不怠慢,馬上分頭出發了。
  
自信風刃牢獄是破不掉的,雅克就乾脆把卡西安留下來,他直接就從教堂尖頂跳下來,先解放了卡西安藏著的那班後宮,然後手持殘影戟,轟開了卡西安官邸的大閘,衝進敵陣之中,一出手就是“殘影三連刺”,把五名變異狂信者,給造成了串燒肉!
  
雅克的身影變得極之輕快,他腳踏螢火亂舞,巧妙繞過亂成一團的人群,專挑變異狂信者攻擊,而且往往是一戟斃命,藍煙飄出,絕無手尾。
  
把守在官邸外圍的變異狂信者都解決後,雅克便選擇奔往戰況最激烈的南門,那邊羅拔等人還在跟狂信者大軍在進行膠著酣戰。
  
雅克飛快地躍上城牆,然後跨腳一跳,直殺入敵陣之中,先把擋在戰線最前面的幾頭已帶傷的變異狂信者全部放倒。
  
幾道藍煙飄起,頓時,衝在最前面的數百肉盾,全部清醒過來,令守軍的陣勢頓時變得一片混亂。
  
羅拔等帝國騎士團精英份子,乘勢展開圍殺陣勢,企圖搶回這混戰的主導權。
  
雅克的身法靈活有如脫兔,飄忽有如鬼魅,在人山人海的混戰場上,如入無人之境,他主力尋找在戰場上那些已經受了重傷,只欠最後一刀的變異狂信者,因為他們往往是讓戰況膠著的關鍵。
  
雅克的殘影戟內有著納妮婭女神的神力,對付變異狂信者特別有效,他也不過是輕輕補上一刀,這變異狂信者一死,方圓幾十步以內大部份的肉盾平民,都會同時清醒過來,茫茫然的退出這場他們根本一無所知的戰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