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克來回跑了幾趟,滅掉幾十頭部署在關鍵位置的變異狂信者。如此一來,守軍的陣勢已完全崩潰了,羅拔他們乘勢展開大舉衝突,給他們成功以正面突破了城防,進入城內進行巷戰。
  
看到南門這邊形勢已大有好轉,雅克又轉移到城裏的另一些戰鬥點,也是主要替同伴們終結那些比較難殺的變異狂信者。通常只要雅克補個幾刀,基本上已可另整個戰鬥點的形勢完全扭轉。
  
此時,甘度夫已成功幹掉了對手。
  
他看到了雅克招手,便就緊張兮兮的飛了過來。
  
雅克便把從剛才突襲卡西安起的事情告訴他。
  


“真有你的,想不到你下手比我還快,還要立下頭功呢。那個卡西安在未上任查爾頓主教時,也曾經有點名堂的。不過真想不到,他到今時今日才是個十二階聖域……白白糟蹋了那麼高的天份。”甘度夫自是對雅克的成長讚不絕口。
  
接下來,雅克便講到了卡西安所提供的情報了。
  
“總督?康拉德?”甘度夫反問道,“這傢伙不是個形同虛設的廢柴嗎?”
  
“據卡西安所說,即使是目前已經成為廢物,但只要經過變異魔化,那還是會把失去了的力量都重新激發出來……”
  
“即使是這樣,但那個人不過是康拉德,他會強得到哪裏去了?”甘度夫似乎不太瞧得起康拉德,“這傢伙可說是個不折不扣的二世祖,沒有家族積累協助,根本不可能達到聖域,其人品也壞,所以後來被人打廢了,也沒人可憐他……”
  


而就在此時,一聲響徹全城的慘叫聲傳來。
  
“雅、雅克大人!救命啊啊啊!”
  
“那是保祿的聲音!”
  
“不像是亂喊的,誰能夠把保祿弄得必需大喊救命?”
  
兩人正要趕往求救聲的方向,那邊卻突然轟隆一聲,發生了一記大爆炸,無數的房子被炸成碎片。
  


一頭巨大的血肉腫脹般的怪物,正漸漸膨脹起來,直至足有五、六人身高。那模樣正正就是變異狂信者,可是體型卻是正常的十倍!
  
那怪物正在大口咀嚼著,那塊肉已是血肉模糊了,但頭部還勉強算是完整的。
  
那正是保祿!
  
“真想不到……那胖子竟然又被幹掉了……”雅克正想要救,但卻被甘度夫阻止。
  
“慢著!現在這怪物正吃到興頭上,打擾他的話只有令牠更憤怒,要對付牠便更困難了。倒不如先讓牠稍為填一填肚子,在肚子填飽後那滿足的空檔期,正好是出手的機會!”
  
“甘度夫,你這個混蛋!”保祿竟然還聽得到甘度夫說話,連忙指著他所在的方向,對那怪物說道,“康拉德總督大人!小人介紹你一頓好吃的!看到那邊那個白髮白鬍子老頭嗎?他就是拉普達傭兵團會長,十三階聖域高手,難得一見的超級補品!”
  
那被稱為康拉德的巨大怪物,聽到保祿那麼說後,一雙貪婪的眼睛還真的直盯著甘度夫,嘴巴裏的口水嘩啦啦地流出來。
  
“吼吼吼吼吼!”那怪物朝天巨吼一聲,便朝著甘度夫衝來了。至於保祿,他已被咬至只餘下頭部和一些碎屑,剛才怪物張嘴一吼時就把他給吐出來了。


  
保祿是何等人物?這種程度的損傷,根本是不用替他擔心的。
  
“草你媽!保祿!竟然連同伴都敢嫁禍?”甘度夫罵道,看到這怪物來勢洶洶,他在空中倒後飛退,雙手已各自凝結出一道藍光刀刃。
  
“藍牙!”甘度夫雙手一揮,兩柄藍光刀刃甩出,以巧妙的飛行軌跡,砍中那怪物看來比較弱的部位,一柄砍中脖子,另一柄則直砍在其膝蓋上。
  
那怪物的脖子,隨即濺出一扇如瀑布般的鮮血。牠的膝蓋同時被敲碎,沉重的身軀緩慢地單膝脆地,造成一記輕微地震。
  
“哼,這種程度而已,要吃掉保祿倒還足夠的,但對著我甘度夫嘛……”甘度夫顯然頗為得意。
  
“速戰速決!別讓他進入第二階段……”雅克警告道。
  
甘度夫又再凝聚出兩柄“藍牙”,正想出手,但他身後卻突然傳來極大的殺氣,嚇得他連忙閃避過去。
  


“老頭給我讓開開開!這隻是我的!”來者正是貝拉和囂張巨樹。
  
貝拉就坐在囂張巨樹之上,指揮著這比康拉德更為巨大一倍的樹妖狂奔過來,朝著康拉德就揮出一記巨拳!
  
康拉德被打至向後飛退墮地,又毀了不少城內房屋。
  
囂張巨樹乘勝追擊,撲向巨怪,壓著他不斷地猛打猛鎚!地面傳來一記又一記的輕微地震,可知那囂張巨樹的破壞力有多大。
  
“這樣子被打……大概,也死定了吧。”甘度夫看著也不禁抹汗。
  
“……怎麼還沒有藍煙飄出來?”雅克倒是有點擔心。
  
連環痛快了一番,囂張巨樹總算是停止下來了。因為四周的房屋也全被牠打成了木屑,地上也被打出了一個大大的洞,周圍飛沙走石的,根本就看不到目標。
  
那康拉德後來已被囂張巨樹漸漸打回原狀,身體越來越縮小了。


  
“噓、噓……這下打得暢快……打到連人影都不見了。”貝拉喘著氣,指揮著囂張巨樹撥開濔漫著的煙塵。“生要見人,死要見屍!”
  
煙塵散去,只見一名滿身傷痕的男人,低頭站著。他肩膀低垂,看似非常沮喪的樣子。
  
這人身上,散發著一種非常危險的氣息!
  
“女神……我親愛的女神啊,你叫我怎麼忍受,看著你被人家欺負成這個樣子……”那男人幾乎是如泣般控訴著,聲量越來越大,“女神啊!利用我這區區凡人的身體吧!讓褻瀆者在你的魅力和威能之下,匍匐在地上顫抖!”
  
雅克心裏一陣危險感襲來。
  
“第二階段狂信化!貝拉,回來!”
  
貝拉看著那男人的膚色漸漸變成藍色,然後融化……他頓時感受到死亡的威脅,想也不想就逃進了召換空間之中。
  


可是囂張巨樹卻是來不及收回了。
  
連這樣子的魔法召喚生物,也感受到康拉德那潛在的恐怖,本能地就是朝著他當頭全力鎚打下去!
  
康拉德被當場砸成肉醬。
  
只是這團藍色的肉醬,卻乘機爬到囂張巨樹身上,速度非常之快,竟瞬間就把這巨樹整個侵蝕了。
  
這囂張巨樹,開始生出腫瘤般的藍色血肉。
  
“草他媽!嘔心!”甘度夫趁著敵人正在改變形態,連忙同時飛出兩柄“藍牙”,而且是全力出擊。
  
只是藍牙不管軌跡怎麼奧妙,在快要觸及怪物的身體時,便像碰到了一面不能逾越的牆般,只變成了兩道微弱的花火,潰散了。
  
“這怪物……渾身都是海倫的神力,而且還充沛得足以凝聚成防護罩,這要怎麼打啊?”甘度夫頓感渾身無力。
  
這怪物吸食了囂張巨樹,變成了一頭血肉堆成的柱狀物體,而且還一直成長到近三十人的身高,甚至比城裏最高的建築物,還要高一倍以上!
  
“雅克!”菲兒趕過來了,她身上帶著些傷勢,看來之前的一戰,她勝得頗為辛苦。
  
“危險!菲兒!別過來!”雅克制止道。
  
正好此時,那巨大怪物狂吼猛喊著,渾身水漾般的藍光閃耀,然後體表竟然漸漸伸出無數的血肉觸手,朝四面八方襲來!
  
這根本是不分敵我的攻擊!
  
不少站在近處的信眾和變異狂信者,就首當其衝成了獵物。那些觸手抓著了目標物後,便瞬速收回,然後給“吃進”那肉柱的身體裏。
  
吃了一輪,這肉柱怪又再增長了不少,力量也變得更強大了。
  
“這樣給他吃下去不是辦法!”雅克取出了殘影戟,往下俯衝,貼地飛行,刺斷了幾條已抓著了獵物的觸手。
  
殘影戟已是帶著神力的“半神器”,但砍進觸手時,還是覺得頗為吃力。
  
只是這些觸手被砍斷了以後,餘下的部份便會枯萎脫落,雖然新的觸手還是會不斷生出來,但這總算多少消耗了這巨怪的實力。
  
“連我都要苦戰,那其他人要怎麼辦?”雅克邊迴避著幾條觸手的狙擊,他朝上方觀望,發現為數多達數十條的觸手,正集中攻擊著甘度夫!
  
明顯這是為了報復,因為甘度夫剛才企圖乘“怪”之危!
  
“馬的!老頭我幾百歲的人了,好像都還沒試過在戰場上如此狼狽的!”這些觸手之強大,遠超過甘度夫的想像。
  
即使他動用了自己最強的殺著“藍牙”,還是要兩柄藍牙來回砍個六、七次,才能勉強砍斷一條觸手!
  
這幾十條針對著他的觸手,要砍到何時?
  
沒有神力加持,實力差距就是如此明顯!
  
其中一條觸手,成功抓著了甘度夫的腳踝!
  
“慘了!要被吃了!”
  
“不行!老頭要是被吃了,怪物再變強一個檔次,我們還用活嗎?”貝拉再次從召喚空間出來了,這次他也不召喚甚麼,兩手成大字型伸出,在空中高速旋轉,就直朝著抓著甘度夫腳踝的那觸手飛去!
  
“貝拉風車斬!”這貝拉在高速旋轉下,加持了風系屬性的雙臂有如風車鋸子,直把那觸手乾脆砍斷!
  
貝拉體內也是蘊含著不少吸收回來的神力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