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樣的,我都差點忘記貝拉是地、風雙屬性的了。”雅克驚訝道,“竟然練成了風系聖域,還一直不揚聲啊,這傢伙似乎也長大了,懂得扮豬吃老虎了。”
  
有了貝拉相助,甘度夫的壓力頓時就減低了不少。
  
在彼邊廂,菲兒也正受到數條觸手的狙擊,只是她的身手向來以靈活著稱,是追逐戰的專家,她巧妙地利用各種急速拐彎的機會,令這些觸手常常陷入互相纏結的情況,菲兒便趁機回身用手中短刀攻擊,幾個回合下來,雖還未能幹掉任何觸手,但也沒被佔到甚麼便宜。
  
只是,本已帶傷的她,已有點消耗過度了。
  
“菲兒!”雅克趕過來幫忙,他殘影戟全力一刺,數道藍煙飄起,就把四、五條觸手給乾脆砍斷,“退下去!這裏太危險了!”
  


“我不要!我可以幫忙引開一些觸手……”見雅克表情堅決,菲兒也就更落力的說服他,“我穿著霧影羽衣,又有蒂凡妮項鍊保護,不用擔心我的!”
  
“……”
  
“求求你,雅克。我不要被甩下來……”菲兒的表情已漸漸黯然下來。
  
雅克見狀,心想,其實菲兒已十分努力了,但是她手上並沒有加持神力的兵器,攻擊效果很差,要是參戰進來卻只能防禦的話,是太過吃虧了。
  
想到這裏,雅克才突然想到一件事情。
  


“對了,那柄納妮婭之矛,我不是還有些材料沒用上的嗎?”想當日,雅克收下了納妮婭女神的長矛,也不過是把當中的部份神力,注入殘影戟裏而已,他手上就還剩下一大塊的原材料,這都是納妮婭之矛的神器之魂。
  
菲兒手上的短刀,也是一柄好東西,看來應能多少承受一些神力。雅克便把藏在空間戒指裏的神器之魂,取出一小部份,然後交給菲兒,讓她加持到她的家傳短刀上去。
  
這納妮婭神力往刀刃上一抹,隨即被吸收進了刀體,使那短刀頓時閃射出刺眼的白光。
  
此時正好一條觸手突然飛來,菲兒踏著她剛學回來的精靈舞步,靈巧避過,然後反手一刀,這觸手隨即被砍出了一道大大的缺口。
  
菲兒扭過身子,回來再補一刀,這觸手便應聲折斷。
  


“很流麗的步伐,很精彩的使刀法。”連雅克也不禁衷心讚美著菲兒的實力,如今她已確實擁有了參戰的資格。“我們組隊吧!”
  
“嗯。”菲兒燦爛地笑起來,沒甚麼比起得到雅克的認同,更讓她感到滿足的了。
  
此時,十數條觸手已又同時朝著兩人襲來。
  
由雅克作主導,兩人互相配合著邁開步伐,攻守輪換,很快就把這十幾條觸手逐一砍斷,兩人連一根頭髮都沒被傷到。
  
“老頭!”雅克從空間戒指中撕出一小塊的神器之魂,丟給甘度夫。甘度夫將之用來塗在他的法杖之上,隨即,他的“藍牙”,也就帶上了一絲納妮婭的神力。
  
“謝謝了,小子!”甘度夫可算是苦盡甘來了,他法杖一揮,兩柄藍牙在空中流麗飛舞,頓時就把三、四條觸手給割斷了,這比起之前割六、七遍才能把一條觸手幹掉,要輕鬆得太多了!
  
貝拉見甘度夫已不需救援,遂放開手腳主動進攻!
  
“喝!看我貝拉的風車斬!”


  
這人肉風車斬直轟向肉柱怪物的本尊,轟的一聲,那肉柱身前的神力護罩,竟給強行穿破了,只是九成的攻擊力也被這護罩給消去了,根本對本尊做不成像樣的損傷。
  
“看我的殘影戟!”雅克也衝前來,以殘影戟全力一刺,雖然也能穿透護罩,並對怪物本尊造成一定損傷,但以這怪物龐大的體型而言,這損傷遠遠未達致命水平。
  
再加上,這怪物仍在不斷不分敵我地吸食著,補充牠的消耗,也修補自身的損傷,貝拉和雅克對牠做成的傷害,很快就復原了。
  
雅克邊思考著對敵的法子,邊儘可能地和貝拉一起消耗著這巨怪的神力。
  
“雅克!”菲兒叫喚道。她把雅克叫回來,然後要他看著她示意的方向。
  
在距離戰場稍遠,某堅固房子的轉角處,躲著一名鬼鬼祟祟的男子,此人正是非常愛惜生命的查爾頓城防軍主帥,列斯特。
  
“雅克大人!”他只是誇張地以嘴型示意。雅克想要飛過去直接溝通,列斯特連忙以手勢阻止,甚至都想跪地求他不要過來了。
  


那也是的,要是雅克這一飛,把那頭巨怪給引過來的話,他列斯特有幾條命都不夠活!
  
列斯特重覆著同樣的嘴型好幾次,雅克仔細看著,然後猜道:“羅德?”
  
“對,對,對!”列斯特誇張地點頭讚好,然後高高指著某個方向,大刺刺地重覆著。
  
此人本來的任務,就是要找到康拉德的,但康拉德很快就自動變異,現出身影,這列斯特也沒因此就閒著,反而給他連繫到了羅德!
  
趁著那怪物還在集中攻擊著甘度夫,雅克緩緩浮空上升,他沿著列斯特所指方向看去,在遠至城牆之外約兩公里左右,是一道緩緩的山坡,在這山坡之上,站著一個老頭,以及他身旁那通體黑色,炮管正在瘋狂冒煙的魔導炮。
  
凝聚已久的第三炮!
  
羅德看到雅克終於注意到自己,連忙不斷的打手勢,只是距離實在太遠了,要看得到他的動作根本不可能。
  
雅克的眼力,只在於觀察魔法元素的流動,對於實際的物體,他的視力也不過比常人稍為優勝罷了。


  
雅克遂看向列斯特。
  
列斯特不斷地比著一個雙手往內靠攏的手勢。
  
“射程範圍外?要把這怪物引誘進有效射程範圍?大概是多少?”
  
列斯特四處看了看,隨即便指著一座教堂。這座教堂的距離,約是目前羅德和怪物之間的中間點。
  
此時,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吸收後,肉柱怪物又長大了一圈,觸手攻擊已變得更強了,甘度夫,菲兒和貝拉如今已被逼呈守勢,不要說切斷觸手,能夠把觸手擋開就已算不錯了。
  
雅克把他的計劃,分別告知三人。
  
有了明確的目標,四人便聚集起來,開始了誘敵戰!
  


“冰之吐息!”先是菲兒全力出手,以冰之吐息暫時凍住了來勢洶洶的無數觸手。
  
再來是甘度夫,他也不再留力了,出手就是四柄藍牙,把被凍住的觸手全部切斷,然後藍牙四合為一,直把肉柱怪的神力防禦打出一個大窟窿。
  
雅克和貝拉同時出手!
  
“貝拉風車斬!”
  
“殘影星塵!”這殘影星塵可是鑽石星塵的兵器版本,威力就上了一層樓。
  
兩人的強擊,就直接從甘度夫打出來的護罩缺口中轟進去!
  
血肉橫飛!
  
那肉柱怪身上,給爆出了一個極大的血洞!
  
可是,還未能夠損其根本。
  
而四人這次聯手,已連吃奶的力都使出來了,不休整一段時間回氣,是不能夠再做出如此具破壞性的攻擊了。
  
但這已足夠。
  
康拉德怒了。
  
這肉柱怪開始邁開牠那極其肥大的下盤,朝著四人退卻的方向追去。比剛才的數量還要多上幾倍的觸手,全都集中起來狙擊四人!
  
四人隨即分散開來,各自作出竄擾攻擊。
  
只是單體攻擊很難奏效,畢竟對方有神力護罩,能夠卸下大部份的殺傷力。
  
“必需要快點把這怪物引誘到射程範圍,不然再讓牠吸食變強下去,我們小命保不住,恐怕魔導炮也奈不了牠的何!”甘度夫警告道。
  
剛才四人聯手造成的那個大血洞,很快又給修補了一部份,血己經止掉了。
  
“再來一次吧!聯合攻擊!”雅克喊道。
  
“等等!每人吃一顆人參果!”貝拉朝雅克,菲兒和甘度夫,各丟給一枚人參果。“不要吸收!直接化成魔力燃燒掉!”
  
這人參果可是變態級別的逆天補品,即便是吸收進體內,對自身修為都會有極大的提升,但要是把人參果當成是炸彈般,直接以一擊消耗掉,這對於攻擊力的加乘是極度變態的,當然,這麼揮霍掉這珍貴的人參果,恐怕連天都會憤怒!
  
四人包括貝拉,各自就用這種方式,消耗掉一顆人參果。
  
“冰之吐息!”菲兒的冰之吐息,直接就把近百條觸手凍成了碎片!
  
這已足夠令康拉德無比憤怒,拼了命地奔跑著要追上菲兒!可是康拉德的速度是很慢的,再加上牠的觸手隨著變強而不斷伸長,基本上本尊是不太需要移動的。
  
想要引誘本尊移動,就必需不斷使用強擊,激怒牠!
  
“藍牙!”超越極限的六柄藍牙,轟!轟!轟!轟!轟!轟!這次是集中攻擊康拉德的頭部,在密集攻擊下,康拉德的一顆眼球,給第六柄藍牙生生砍爆!
  
“吼吼吼吼吼!”康拉德的怒氣又提升了,移動的速度明顯加快了。甘度夫也近乎玩命地,控制著飛行的速度,僅僅保持著怪物的觸手勉強夠不著的距離,引誘對方本尊加快速度前進。
  
雅克和貝拉對望一眼,同時出手。
  
“貝拉的超級風車斬!”貝拉的強化風系聖域攻擊,把康拉德的神力護罩,給轟掉了三分之一!
  
面對著來勢洶洶的雅克,康拉德遂把所有的神力,都集中在護罩的正面,形成一面護盾!
  
“早猜到你有能力凝聚出神力護盾!”雅克手持殘影戟,體內的力量從未試過如此充沛。他如今所面對的,可能是今生所遇見過防禦最強的對手,他身負重任,就是要把這面盾,正面轟碎!
  
要是不轟碎這面護盾,那到時魔導炮的效用,或許就會打折扣了。
  
雅克揮出殘影戟時,他深深感覺到這戟的沉重。他隱隱覺得,似乎已稍為領悟到某種水系的基本法則。
  
“這種沉重,是因為水的質量,所造成的慣性……”只要能夠克服這慣性力量,借這道慣性力量,便能形成摧枯拉朽之勢,就像是浪濤,就像是潮湧!
  
“這,就是法則領悟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