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對於元素法則的頓悟,只有那麼霎眼之間的靈光一閃,這領悟尚未完全,然而這殘影戟的一刺,已具有了霸道地駕馭著水元素,摧枯拉朽的霸氣。
  
這一刺,竟把康拉德的神力護盾,整個震碎!
  
雅克也被這反震力給反彈到往後倒飛,畢竟他是第一次領悟到“重水”這種天地法則,掌控得並不好。
  
只是這並不完美的一擊,已足夠讓康拉德勃然大怒!這神力護罩可是海倫女神偏心獎賜之物,是康拉德最為珍惜的寶貝,如今竟然被雅克一戟震碎!
  
已成裸奔的康拉德,捨命似地拖動著他笨重的軀體,窮追著雅克,向他報仇,已成為了康拉德眼前最重要的一件事!
  


雅克穩住了身形後,發現暴怒的康拉德正朝自己衝來,他毫不猶疑地往後退卻,朝著列斯特所指的那幢教堂為目標,全力飛行!
  
在遠處,羅德已把那幢教堂作為目標瞄準好了,只待敵人到位!
  
就外型看來,這康拉德怎看都不像是能夠作出高速移動的物體,但如今,這肉柱狀的怪物大踏步地奔跑起來,竟然比起全力以聖域飛行的雅克還要快!
  
“這怪物……不惜大幅度地燃燒自己的血肉,生命,以換取極短時間的速度爆發……”甘度夫看得連連抹汗。
  
以這種體型,這種速度的前進,其他人根本連追都追不上,那還說得上去救援雅克?
  


雅克眼看著那目標的教堂漸漸拉近,但身後那巨怪追上自己的速度還更快!雅克估計,他還欠最少三秒的時間。
  
“趕不及了!可惡!”雅克緊閉上眼睛,全力飛行,他知道身後已有無數觸手在亂竄,只要其中一條抓到他的腿,他就完了。
  
他突然睜開了眼睛!
  
他搜尋空間戒指,總算給他找著了一件剛剛得來,從未用過的寶貝!一顆黑油亮亮的珠子!
  
雅克把珠子往後一丟,心意一動,那珠子隨即幻化成亡靈獅鷲王!
  


只是這亡靈獅鷲王只是個淡淡的虛影,顯然在這光天化日的場合下,對亡靈屬性是非常吃虧的。
  
牠身為獅鷲王的兇勇個性,面對那體型比牠巨大十倍的康拉德迎面衝來,也絲毫不懼,就朝著對方怒吼一記。
  
這下怒吼,令全城所有生物的心臟,都造成了一記重重的衝擊。膽小鬼和弱者,不少都被這一嚇直接震得吐血,休克,即使是菲兒,甘度夫那個層次,也不禁心臟稍為重地跳了一下。
  
對於康拉德,這一吼也有一定影響。
  
這怪物不過是得到了肉體強化,內心依然是那個康拉德,是個畢生受盡挫折,已然沒有意志的半廢物了。
  
被這麼一吼,康拉德竟被震懾得生生停下步來。
  
但畢竟康拉德是個第二階段狂化的超級怪物,亡靈獅鷲王的怒吼即使再厲害,能夠令牠凝滯三秒,已是極限。
  
康拉德怒氣上升,引動觸手,幾下重重的拍擊,把亡靈獅鷲王打得幾乎潰散。


  
“亡靈獅鷲王!回來!”站在教堂尖頂上的雅克指揮道。
  
身體已變得模糊不堪的亡靈獅鷲王,搖搖晃晃地朝著雅克走去。康拉德當然不肯放過這獅鷲王,大步踏著就要追殺!
  
無數觸手直刺向亡靈獅鷲王,只是這些觸手卻穿透過這獅鷲王的身影,直把教堂尖頂轟了個粉碎。
  
雅克已收好了亡靈召喚之珠,正浮空在尖頂之上。
  
“白焰閃燃!”
  
這一記防不勝防的六階瞬發魔法,直接命中康拉德剩餘的那隻眼睛。牠失了視力,更是暴怒,飛撲著就要抓到雅克。
  
這肉柱怪整個身體壓在那座教堂上,把教堂壓得塌了一半。
  


“是時候了!羅德!”雅克喊道。
  
在城外山坡上一直等待著這機會的羅德,早已把魔導炮的輸出提升到了極限,隨時都會有炸膛的危險。
  
“總算輪到我了,要是再晚點的話,我都要緊張到心臟病發了!”羅德吞了吞口水,然後拉動了裝置,“發射吧!魔導炮!”
  
這魔導炮的炮管漸漸變紅,管身滿是裂痕,整個裝置處於極度不穩定的狀態……在魔力提升到極限的一點,炮管轟的一聲,射出了一枚極之沉重,漫著白光的魔法炮彈!
  
這魔法炮彈的加速度極高,在飛行過程裏聚集了極巨量的游離元素,這強大的來勢早已讓康拉德察知,但卻無法閃避!
  
直接命中!
  
這魔法炮彈直接沒入康拉德體內,使他整個身體不斷爆射出藍色或白色的閃光,似乎這魔法炮彈正在跟牠體內的一道藍光在較勁。
  
最終,康拉德朝天長嘆一聲,一道長長的濃厚藍煙自牠口裏釋出,在空氣中消散。


  
魔法炮彈的能量也已被消耗了大部份。
  
最後,砰的一聲,康拉德那龐大的身體,變成一發血肉煙花,爆射四散。
  
康拉德死去之後,查爾頓城一戰,已是沒有任何懸念了。
  
不過這戰爭還是繼續持續了好幾天,畢竟要完全清除剩下的變異狂信者,也需要一定的時間。這幾天陸續有撒克遜帝國軍和拉普達傭兵團的援軍前來合流,也就加快了城裏巷戰的速度。
  
對於被俘虜起來的查爾頓主教卡西安,本來雅克是沒打算放過他的,但當雅克前去察看時,才發現卡西安竟然破去了風刃牢獄。
  
只是地上滿是衣服碎片和四濺的血花,可見卡西安要逃走,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。
  
“下一次再跟他對戰時,不知道他會成長到那個地步。”雅克是有點後悔不把卡西安當場殺死。畢竟他現在要面對的敵人也實在是夠強的了,再多一個的話,只是徒增麻煩,再把成功率再降低一些……
  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神界。
  
所謂的神,在人類眼裏至高無上的存在,其實也是充滿了七情六慾,心裏也常常會被愛與恨所填滿。
  
一位喝得醉醺醺的神,正踏著蹣跚的步履,進入海倫女神的神殿。
  
這位神,長了一臉白花花的鬍子,濃眉大眼,極有威嚴。雖然以年資論,他不過是最近幾千年來晉身神界的“年輕人”,但如今的實力,在神界也已足夠邁開步伐行走了。
  
此神,在洛芙大陸,可謂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是一位把洛芙大陸帶進新時代的頂尖人物,堪稱神中之神。
  
“海、海倫妹妹……你的大英雄,你的護花使者,偉大的拉米奈斯魔導,今天信守承諾,過來找你了……”拉米奈斯大刺刺地走進空蕩蕩的海倫神殿,大叫大嚷著,“五千年!僅僅花了五千年時間,我就已經晉升成為上位神,這是你接受我的第一個條件,我已經完成了。”
  
拉米奈斯到處翻弄著東西,搜尋著每一個角落,企圖把他心中的女神找出來。
  
“海倫妹妹啊,你的第二個條件,把神界的四大火系神祗全都殺掉,我也已經剛剛完成了,快過來看啊,哈哈哈哈……”
  
說著,拉米奈斯取出四顆人頭,放在海倫神殿裏唯一的桌子之上。
  
這四顆人頭,恐怕自天地創造時起,便是鼎鼎大名的不朽存在!如今,竟只剩下一顆被獵去的頭顱……
  
“第三個條件!海倫妹妹,請告訴我第三個條件是甚麼?不管是怎麼樣的條件也可以,我拉米奈斯也可以為你實現的,我會讓你心甘情願地當我的女人!天上地下最漂亮的美人兒啊……”拉米奈斯到處找不著海倫,怒意漸漸上湧,“海倫妹妹呢?她去了哪兒?神僕都給我出來!”
  
拉米奈斯擴張他的神域。
  
拉米奈斯神域,即使在神界,都是很有名的,即使是神,都沒幾個夠膽敢跟他的神域直接抗衡。
  
拉米奈斯並沒有殺心,所以他的神域不過是做成壓逼而已。
  
不多久,為數達十多人的海倫神僕,都乖乖地排成一列,侍候著到訪的拉米奈斯大人。神僕,都是背後長翼的天使,這批神僕由最低階的兩翼到八翼天使都有,而他們當中被稱作“總管”的首席神僕,便是位八翼天使。
  
只是這位八翼天使,剛剛便被拉米奈斯的神域震得吐了幾口血,元氣大傷,雖然還是保持著管家的儀表態度,但臉色卻蒼白得很,笑容也是硬擠出來的。
  
其他較低階的神僕天使,則傷得更重了,連站著都有點勉強。
  
這位叫拉米奈斯的主兒,這數千年來也沒少打擾海倫女神,臉皮極厚,只是這海倫女神偏偏是個喜歡被人死纏爛打的,對這拉米奈斯總是時冷時熱,不時打發他去幹這幹那,維持著帶點曖昧的關係。
  
這拉米奈斯恃才傲物,是非常難侍候的,所以神僕們對他都是惟恐避之不及,只是這次,他們也想不到此人趁海倫女神不在,也敢擅自對他們動手,他不是已被海倫女神治得服服貼貼的嗎?
  
“總管,你過來。”醉醺醺的拉米奈斯,把八翼天使總管給強搭著肩膀,好像很熟稔似的靠近他耳邊說話,“告訴我,海倫妹妹現在去了哪兒?”
  
這拉米奈斯,借著說話把神域從總管的耳朵處侵入。總管頓時就雙目紅筋暴現,鼻孔流下兩行鮮血。
  
這拷問,即使是八翼天使,也撐不過來。
  
“……海、海倫女神……她……到洛芙大陸去了……”
  
“甚麼?洛芙大陸?”拉米奈斯瞇著眼睛,搜尋著極之遙遠的記憶。他竟然都差點忘了,自己在晉身神界之前,是來自洛芙大陸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