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比起他在神界的漫長歲月,他在洛芙大陸這成名之地,也不過是活了幾百年的時間,算是很短暫的一段經歷而已。
  
“海倫妹妹……去洛芙大陸那種低等生命苟活的地方?”拉米奈斯想道,“我記得她好像在那兒留下了傳承,供那些如螻蟻般的廢物膜拜……她這次親自去洛芙大陸,是為了甚麼?”
  
“小、小人不知……小人這種卑微的存在,沒資格知悉偉大神祇的意圖……”總管小心翼翼地道。
  
“嗯……”拉米奈斯放開了神僕總管,“海倫妹妹她,最是不甘寂寞的了,這神界裏的男人都是些娘娘腔,稍為像點男人的都被我斬殺了,說無聊也真的挺無聊,偶爾下界去玩玩,也可以理解……不過這是因為我拉米奈斯不在而已,現在我完成任務回來了,海倫妹妹就不會覺得無聊了吧?”
  
那神僕心想,海倫女神去洛芙大陸,才不是“無聊玩玩”呢,她可是下了大決心“降臨重生”到洛芙大陸去的!
  


畢竟即使是神,想要前往別的位面,也是極不容易的事。以海倫女神的位階,恐怕就只有降臨一途了。
  
不過在這當下,這神僕總管,當然不會跟拉米奈斯提起這事。
  
“喂,你們去一趟洛芙大陸,把海倫妹妹叫回來,就說她拉米奈斯大哥給她帶來了四份手信,她看到了一定會高興的!”
  
說罷拉米奈斯指一指桌上的四個人頭。
  
眾神僕嚇得雙眼暴突。
  


“這……他們不是火系四大神祇嗎?怎麼……”眾人隨即看著拉米奈斯的眼光,又加深了一層恐懼感……這人,竟然強到了這個地步嗎?
  
“這下……天地元素的平衡要被擾亂了……恐怕自天地創造以來,也沒有過如此失衡的狀況出現……”那神僕總管可是在神界存活了很久,有一定見識的,“這拉米奈斯,是個災星!”
  
“喂!怎麼還呆在這兒!我叫你們去洛芙大陸!”
  
“我、我們沒有資格……”
  
“呵,我差點忘了,這神界也不是人人都有穿越位面的能力。”拉米奈斯打了個酒嗝,然後憑空取出一柄匕首,輕描淡寫地揮了一刀,隨即,一道空間裂縫呈現眼前。
  


拉米奈斯抓著那神僕總管的後頸,在把他丟進裂縫裏去前,對他悄悄話道:“喂,你們在把海倫妹妹帶回來之餘,看看有哪些男人跟她走得比較接近的,給我全殺了,頭顱帶過來給我,回來後重重有賞。”
  
說罷,拉米奈斯把十二名神僕逐一丟進空間裂縫,把他們傳送到洛芙大陸。
  
“嗚……我拉米奈斯,現在就要睡在海倫妹妹的床上,嗅著她的香氣做個好夢……醒來的時候,妹妹就已經回來了吧?嘻嘻嘻……不知道她看到了那四個頭顱,心裏會有多高興呢?”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幾天之後,查爾頓城的局面已大致穩住。
  
雖然還是偶爾會有一些隱藏起來的狂信者,突然暴走,做成一些殺傷,但已無法再形成氣候。
  
把這撒克遜第三大城市收復之後,以羅拔等人為首的帝國騎士團,以及甘度夫的拉普達傭兵團,便開始全力連繫全國各地對抗光明教會動亂的力量,以及儘可能的搜集國內外的有關情報。
  
情況非常的不樂觀。


  
首先以萊恩,霍爾等為首的遠征軍,正在北國國境深處,繼續其一路深入,雖然如今已直逼北國首都奧斯陸,但其後路補給早已斷絕,再加上光明教會在北國也有強大的支援力量,如今萊恩他們已被敵人重重包圍。
  
想要避免被完全殲滅,就必需一直保持著那一往無前的銳利攻勢,一刻也不消停下來,直至把奧斯陸給打下來為止。
  
不勝,就是全滅。
  
以目前的戰況,誰也不敢輕言是哪方佔有優勢。
  
至於撒克遜國內的內憂,則更讓人概嘆世事無常。這維持了達數千年的強大帝國,竟然在短短幾個星期內,就陷入了瀕臨崩潰的地步。
  
這一切均源於光明教會多年來的默默滲入,如今他們揭竿一起,分佈在帝國各處的勢力同時發起動亂,根本難以壓制。
  
獅心城有帝國首相西斯科坐鎮,動亂很快就被壓下來,只是周邊五大城市全部淪陷,如今狂信者大軍正聯合起來,對獅心城進行著圍城之戰,這一戰,將會非常漫長。
  


野馬山莊莊主雨果等帝國元老,正率領國內剩餘的主力,企圖收復帝國第二大城市愛丁堡,據說愛丁堡城裏也最少有一名進入了第二階段狂化的變異狂信者,極難對付。
  
至於國內其他城鎮,則幾乎大部份已落入了狂信者大軍之手。
  
畢竟有能力殺斃變異狂信者的高手有限。
  
甘度夫的愛將,下一任的精靈傳承艾瑞,也派了情報人員到來查爾頓城作出連繫。艾瑞所帶領的拉普達精英小隊,最近已收復了三個中型城鎮,解放了數萬名受操縱的狂信者,他正考慮跟其餘幾個小隊合流,然後企圖收復帝國第六大城市黑池。
  
在艾瑞的使者面前,甘度夫和雅克悄悄商量了很久,在甘度夫的堅持下,雅克總算同意把部份納妮婭的神器之魂交給艾瑞。
  
這倒不是因為雅克吝嗇,而是這神器之魂,畢竟是雅克從納妮婭那兒強搶來的,如果他還用來胡亂派發,天知道那位向來好戰的女神,會不會有日來到洛芙大陸,逐個進行報復!
  
事實上,雅克甚至想收回給過菲兒和甘度夫的神器之魂,免得為兩人惹來麻煩,但是他們哪肯?
  
“其實到了如今,有沒有神器之魂,我們早就和雅克你的命運綁定了。”甘度夫道,“我和你都做了同黨那麼多年了,要是你被整死了,我還能活嗎?”


  
菲兒都甚至生起雅克的氣來了。雅克想要收回神器之魂,自是一番好意,但兩人都是這樣子的關係了,還說甚麼連累不連累的呢?
  
如今艾瑞收下了神器之魂,也就是跟雅克的命運綁在一起了。
  
不久之前,保祿也是以同樣的理由,對雅克死纏爛打,總算給他求到了一份神器之魂。他二話不說就吞進肚子裏,這令他本已被康拉德打碎的身體,又得到快速的恢復……只是他現在的身體雖已回復成熟悉的胖子貌,可是渾身皮膚卻呈現一種灰藍之色,還呈現著暗淡的水漾波紋……
  
此物體(實在不能說保祿如今還是人類),如今也擁有了光明,亡靈和水系三種屬性了。
  
貝拉當然也得到一份神器之魂,他向來不用兵器,所以也是選擇用吞的,吞了之後,他又變得古古怪怪的,恐怕不久後又會再度突破……
  
最興奮的,要數羅德了。
  
把神器之魂融入進魔導炮後,整個炮體竟已有了一種半透明的非實體感,只是放著,其殺氣已令周遭空間微微扭曲……
  


“這炮……恐怕已超越了魔導炮的極限……啊,真想要機會找個活靶試試看,最好那活靶……是個貨真價實的神啊……”羅德已興奮得有點失去理智,氣息有點危險,大家都不太敢接近他。
  
列斯特繼續執掌著查爾頓的防務,但只是暫時性質,因為他已心萌退意,畢竟最初查爾頓就是在他治下遭到淪陷的,再說收復戰一役,令他反思以自己的個性,是否適合擔任這個職位……
  
但無論如何,查爾頓的形勢已經穩定下來了。
  
雅克一行人,決定出發前往花之村和聖水村。
  
由於保祿在光明教會的勢力已不再可靠,再加上撒克遜目前形勢混亂,一時間也找不到足夠的人手,去照顧花之村的事,再加上路途估計多有兇險,所以雅克也不敢把此事托人,唯有親力親為。
  
菲兒和貝拉自是跟著雅克走的,保祿也需要回去這兩個教區看看,而甘度夫也親自領著數百名拉普達精英隨行,畢竟護送近百名沒有戰力的少女,要保證她們不受傷害,也是頗有難度的一件事。
  
威廉等人以帝國騎士團身份,已各自帶隊加入各地的收復戰,羅拔卻選擇跟隨羅德停留於查爾頓,因為他總算下定決心要逆轉拉米奈拉烙印,砍掉重煉了。
  
“耶!總算又恢復露營和野火燒烤的日子了!”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出發,有貝拉在,想要低調是不可能的,他召喚出囂張巨樹帶頭開路,好不威風,等閒之敵也不敢隨便接近。
  
如今的囂張巨樹,可是還蘊含了一部份納妮婭的神力!
  
一路上,他們跟普通的旅行露營也差不多。他們途中當然也經過不少大城小鎮,基本上單靠這囂張巨樹,高高在上地盯著變異狂信者一拍一個,輕輕鬆鬆就能收復。
  
雅克後來就索性讓貝拉儘情去玩,讓貝拉也不用進入山谷中了,就在周圍繼續作收復戰,一行人進入了聖水村和花之村。
  
聖水村已完全淪陷為變異狂信者之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