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已沒救的了,不用手下留情吧。”保祿搖頭道,這聖水村雖然不是那麼重要的產業,但這些變異狂信者當中,還是有兩、三人是頗有潛質,將來可成心腹棋子之用的,如今都沒了。
  
這些變異狂信者都不十分強大,眾人很快就將之全部清除了。
  
頗令人意外的是,花之村並沒有受到變異狂信者的影響。
  
保祿的心腹赫德,看到主子和雅克等人終於前來,自是笑逐顏開。“幸虧我之前就得到了保祿大人獎賜的護身之物,所以才能抵過聖水村那些變異狂信者的群攻,我本人對保祿大人的信仰,自是遠勝於對光明教會的,所以那些狂信變異,怎麼能影響得到我赫德呢?”
  
赫德說是那麼說,但他之所以能保住神智,大概是受到了保祿那件護身物的影響。
  


赫德取出他貼身收藏的護身物,只見是一塊半固體半液體狀,黑漆漆髒兮兮的東西,還隱約散發著一股死氣,雅克等人連看也不想多看一眼。
  
沒有這護身物的其他教會人員,變異後也就遠遠避開了赫德,逃往聖水村去了。
  
“花之聖女呢?”雅克問。他的語氣可是很淡的,因為要顧忌身旁的菲兒也。
  
“呵……她們都過得很好,一點不用擔心。”赫德道,“她們是雅克大人重要的後宮,不,朋友,我赫德自是拼了命,也要把她們養得好好的。”
  
赫德開口已是說錯了話,因為他根本沒見過菲兒,而菲兒從進村時就顯得極之低調,故意躲在人群後面看戲,所以赫德也沒留意到雅克是攜眷前來。但當他說出“後宮”兩字時,從菲兒眼中閃出一道掩飾不住的殺意時,赫德才知道自己多口了。
  


“那班花之聖女在哪兒?讓我去見見。”菲兒大刺刺地站出來,挽著雅克的肩膀,儼然是個女主人的架勢。
  
“這、這個……啊!她們正在進行崇拜,不方便見客,待會再讓她們出來跟各位見面好了。”赫德緊張道。
  
“對,我們不急,我們不急。”雅克當然看出赫德話中的不對勁。
  
“崇拜?崇拜光明神嗎?為甚麼不阻止她們?難道就不怕她們會變異魔化?”菲兒拉著雅克,走向赫德身後的一個房間。那房間的門半掩著,裏面傳來女生們歌頌或祈禱的聲音。
  
菲兒一把推開了門。
  


在房間裏,數十名妙齡女子跪坐地上,正在虔誠地向著被供奉著的一尊雕像,進行偶像崇拜。那是個真人比例的雅克雕像,而且完全沒穿衣服。
  
“這是甚麼回事?”菲兒轉向雅克。
  
“我發誓我對此事毫不知情。”雅克也確實大吃了一驚。
  
“這、這是花之聖女們,在雅克大人上次離開後,自行創立的……雅克神教……”赫德摸著後腦袋,訕訕地解釋道,“也是全靠著雅克大人的……人品高潔,令花之聖女們堅定不移地愛慕,不,崇拜,是故她們才不會受到光明教會的狂信變異所影響……”
  
雅克心裏不禁概嘆,世事真是變化無常。
  
當年,他不過是為了這班小妮子著想,免得她們成了光明教會的奴隸,才著她們轉而對他進行個人崇拜。
  
只是他想不到,她們還會把這種崇拜,漸漸演變成一個宗教出來……
  
“這……還真是意料之外,但總算結果還好,最重要是保得住這班無辜的……朋友。普通朋友。”雅克也不知道該對菲兒說甚麼了。


  
“……我倒是想知道,這個雕像她們是怎麼製作的?”菲兒冷冷地道,“全身的肌肉,器官的比例,竟然跟真人幾乎一模一樣……”
  
雅克的前額,滑下了一滴汗水。
  
此時,花之聖女們總算注意到那班外來的參觀者了,而她們還赫然發現,她們崇拜的教主雅克,終於回來了!
  
“雅、雅克大人,你果然沒有忘記我們!”
  
“雅克大人果然不是普通人,才短短幾年而已,就長大了那麼多,不過不管外表怎麼改變,我們都可以一眼就認出大人來的!啊……大人!我很懷念你強健的臂彎!”
  
“你們怎麼忘記了啊?現在要叫大人作“雅克教主”!教主啊!我、我們想你想得好苦……”
  
“教主,人家的胸口,可是一看到教主就發癢了,想當年教主的神技,可是令人家……想到現在了……”
  


雅克瞬間就被花之聖女們團團包圍著了。他盯著遠遠站著的菲兒,心想,這下麻煩大了……
  
“強健的臂彎?神技?”菲兒冷笑連連。
  
“老婆,有事……我們今天晚上關了房間門後,我再慢慢跟你解釋行嗎?”雅克哀求著。
  
“老婆?教主的老婆?”
  
花之聖女們同時跟著雅克的目光,最終發現了菲兒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經過了通宵徹夜的解釋,雅克總算跟菲兒達成了和解。
  
“你跟她們的事,畢竟是發生在我們相識之前,我也沒權利去說甚麼。只是,”菲兒嚴正地道,“從今以後,不得跟她們有任何肢體的接觸。”


  
“當然,當然。”雅克唯唯諾諾。
  
好歹花之聖女們都是多年來一心等著自己回來的,雅克絕對不能夠丟下她們不管,這是對她們的一份承諾。
  
本來花之村還一直都發展得不錯,聖女們在這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下,栽種葡萄,還打算發展酒莊。
  
可是如今整個帝國的局勢如此不明朗,把這班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女們留在這鄉間地方,也是不妥。
  
把她們全搬到查爾頓城,算是比較好的一個選擇了。
  
於是一行人便開始準備,除了花之聖女外,也打算把聖水村和花之村的所有有價值的物資都帶走。
  
保祿在花之村也留下不少私人家當,例如他那台可以用來重組身體,並“鍍上”光明屬性外皮的儀器,也需要費時拆走的。
  


雅克又不是甚麼搬運專家,這幾天他都沒甚麼事,他看著花之聖女們喜孜孜的收拾細軟,離開這她們自出生時便居住之地。
  
“離開家鄉,也沒一點不捨,這或許全因為她們更想要跟著我走……”這話雖然有點狂妄,卻是事實,對她們無條件的信任,他心裏是感到有一份責任感的。
  
帶著一大班人上路,確實沒了幾個人甚至獨行的暢快逍遙,甚至還可能有種帶著個拖油瓶似的感覺。
  
可是,這卻不是一種難過的感覺。
  
“有能力的人,才有資格負起照顧他人的責任。”照顧這班花之聖女,雅克反而覺得心裏暢快,“她們不是拖油瓶,帶著她們,令我必需變得更強,足以保護她們。”
  
這番感悟,令雅克突然有了一種豁然開朗之感。
  
“沉重的壓力,反而是一種推動力。”
  
他取出了殘影戟,企圖重溫當日那絲稍稍掌握到的元素法則。他感覺到手中兵器沉重得快要把他的手臂都壓斷了,這種壓力,他必需要咬牙忍了。
  
他漸漸能夠移動,把那種沉重拉動,形成一股往前的慣性,然後這慣性會自然順勢而行,壓力變成了推動力。
  
就像要在平滑的水面中翻起波瀾,甚為不易。
  
但要是波瀾翻起來,乘著這浪頭洶湧前進,其勢,卻是摧枯拉朽!
  
水系法則領悟,“重水之法”!
  
雅克的殘影戟完美揮動,然而其破壞力卻是從後湧至,這是一種宛若一面牆向你高速壓來的霸道,直把雅克五十步外的一棵巨樹,硬生生的向後推移十步,深植的樹根幾乎全被拉出,樹卻沒倒,然而樹上之葉,卻抖落了一半!
  
“還不行,這應該才只有三份之一的威力。按這殘影戟的性質,這一招,該能掀起三重浪,一波重於一波!”
  
雅克於是潛心於這山坡上苦練。
  
這一練,就是七天。
  
第八天,貝拉帶著他的囂張巨樹過來了。這幾天來他把周邊地區數十個大小城鎮,均給全部解放了,找不到對手,治不了手癢,便又掛念起同伴來,心想欺負一下保祿甘度夫之類的也不錯,打完了再開一場熱熱鬧鬧的野火大會,一天才沒有白過。
  
“啊……老大在閉關呢,難怪這幾天都沒甚麼動靜。”貝拉遠遠一看,便知道雅克正在練甚麼秘招,他心頭的野性被燃起來了,便指揮囂張巨樹大刺刺地跑過去,“老大!新招練成了吧?找我試招!”
  
雅克還在專心想著甚麼,聽見貝拉熟悉的聲音,也沒有覺得被打擾到。他抬起頭來,點頭笑笑,同意試招。
  
“巨樹!別留手,全力一擊,雅克老大這招非同小可!”貝拉興奮地道。囂張巨樹自是求之不得,怪吼亂叫一番,就是全力雙手拍來。
  
這是蘊含著聖域和神力的大招,霸道無比!
  
雅克把全身重心往下移,然後把殘影戟拉到身後,他眉頭緊鎖,全身肌肉賁起,咬緊牙關,把殘影戟重重拉前,向橫一揮。
  
這一揮,寧靜得連風壓也沒有,只是沉默的揮動。
  
只是,當整個揮戟動作完成後,強大無比的壓力,才有如排山倒海的壓來。
  
“三.重.浪!”
  
第一重浪,這是有如一道讓空間扭曲模糊的力牆,直把囂張巨樹的雙臂輾成了木屑。
  
第二重浪,把囂張巨樹整棵強行推後了近三十步,主幹給整整削去了幾層樹皮,葉片紛紛掉落。
  
連貝拉頭上的人參果,也搖搖欲墜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