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斬,卻被魔神雅克側身避過了致命傷,劍身拍在他的肩膀上,幾乎把他三份一的上半身給拍得潰散,變回黯霧。
  
然而,魔神雅克是感覺不到痛楚的。
  
他單手握著古劍,卻是以逆反的方式,回敬一招。
  
“地獄黯焰斬!”
  
魔神雅克是在被打得身體嚴重傾側的情況下,揮出這一劍,雖然力量無法好好凝聚,劍的來勢卻極之刁鑽!
  


“嗚……”雅克的肩膀,同樣被對方的劍身狠狠拍中,骨頭盡碎。
  
向橫退了十多步,雅克才好不容易站住。他抬頭一看,那魔神雅克被拍得潰散了的肩膀,卻又漸漸凝聚成實體,除了渾身的火系元素被削弱了一些之外,就有如沒有受過傷一樣!
  
“這就是分身比本尊的優越之處!我算漏了這一點!”雅克心道不妙,看到魔神雅克獰笑著撲來,連忙單手架起水晶劍還擊。
  
戰況自此嚴重傾斜向魔神雅克的一邊。
  
“這樣對雅克老大太不公平了,我貝拉要去助戰!”貝拉也實在看不下去了。
  


“不行,不要去。”羅德阻止道,“要不是單靠小子的力量,是不能夠完全支配這魔神分身的。”
  
魔神雅克狠狠揮出一劍,雅克即使以水晶劍擋著,仍因力量不敵而被逼倒地上。
  
“難道我就不能夠戰勝我自己嗎?”雅克突然靈犀一閃,“我想到了,這分身唯一及不上本尊之處。”
  
雅克隨手就抓起一把泥土,往魔神雅克臉上一撒,隨即翻身閃過古劍的全力一劈。
  
抓泥土這種孩子打架的招式,雅克好像從未用過的,完全不符合他的風格。這招不過是隨手拈來,但魔神雅克卻是完全呆住了,竟然毫無防備地就被泥土濺中臉部!
  


這也出乎雅克意料之外的有效。
  
雅克似乎若有所誤,他改變戰術,往後飛退,高速地繞著圈子,迴避著魔神雅克的攻擊,邊專注地把火系元素注入水晶劍。
  
“為甚麼……受重傷的雅克,速度卻比魔神更快……?”甘度夫突然發現,“他在用風系的加速術!”
  
“只是為甚麼……他能夠同時使用風系魔法,又能同時調用火系元素?”保祿看得不解……
  
“小子正在以極高的速度,不斷變換著屬性,但在外人看來,卻像是同時使用兩種屬性……”羅德激動地發現,“像他運用到這個地步,才是多屬性修煉的極致!我的魔法原理理論,被小子完全實現出來了!”
  
“沒錯,雅克和魔神的分別,就在於雅克擁有第二和第三屬性!”菲兒拍了拍手掌。
  
“可是,要真正馴服這魔神分身,卻必需要用火系能力,直接壓倒。”甘度夫道。
  
繞了好幾圈後,水晶劍被灌注了極巨量的天火之力,已是通體透亮出赤紅的火光,隨著揮動的軌跡,連空氣中的游離火元素也自然燃燒起來。


  
“這水晶劍體,比起古劍狀態時,更能承受天火之力,也流動得更加順暢……而這把劍的最大優點,更在於其劍鋒之銳利!”雅克掌握著手中劍的特點,他企圖開發出最適合此劍的新招式。
  
“分身所不能夠做到的,便是成長,便是創造。”
  
雅克停下步來。
  
他雙手握劍,劍身成水平,劍尖直指著正面撲來的魔神雅克。這魔神的“地獄黯焰斬”已是早就預備好了,以雅克的脖子為目標!
  
雅克催動精神力,把凝聚於水晶劍內的所有天火之力,凝縮至劍尖那無限小的一點。
  
“天火劍丸!”
  
幾乎是毫無先兆,毫無預先察知的時間,從水晶劍尖,射出了一枚約只有手指頭般大小,通體赤紅的劍丸,以幾乎肉眼不可辨的極高速,直陷進魔神雅克的胸膛。
  


魔神雅克低下頭來,看著這只有拳頭大小的傷口,好像仍未搞清楚是甚麼回事。
  
這沒入身體的劍丸,開始融化,魔神雅克通體發紅,融化,最後,砰的一聲,爆炸。
  
僅餘下一團稀薄的黯紅濃霧,久久不散。濃霧之內,那五十三滴純粹黯紅火元素,仍在懸浮著,閃閃發亮。
  
雅克喘了幾口氣,稍為恢復一下剛才的消耗。然後,他跑到那團濃霧之前,催動久未使用的“天火真空領域”,這領域也經過了質變,黯紅之色盡褪,變成純粹火焰的赤紅色。
  
這天火真空領域,把濃霧和火元素重新壓縮,成形。
  
魔神雅克再次恢復了實體,牠手持瑪莎拉之劍,臉上露出獰笑,只是,他現在已是完全聽從雅克的命令了。
  
在雅克一念下,魔神雅克和本尊的身體重疊,魔神分身消失,雅克才舒了好一大口氣,渾身無力地坐在地上。
  
眾人激動地一擁上前。


  
“其實我也不太清楚,剛才所發生的每一件事,但我會試著邊解釋邊把思路弄清楚啦。”雅克道。
  
所謂的瑪莎拉家族,或許就是一個擁有魔神血脈的家族吧。
  
雅克身為瑪莎拉家族的後裔,本來就擁有著一種魔神所獨有的黯紅火焰。雅克先天所擁有的天火之源,其實就含有著一定成份的黯紅火焰。
  
只是兩種火焰的傳承,同時出現在一個人的體內,一時間,誰也搞不清楚這真相。
  
天火傳承者誕生於瑪莎拉魔神家族,是巧合之中的巧合,還是天心有意為之?
  
天火傳承,和魔神的黯火傳承,註定要互相吞噬,勝者永存,敗者永滅?
  
在納妮婭深淵牢獄,雅克冥冥中解放了的那頭魔神,很可能就是他的族人甚至是先祖。這魔神送予雅克一枚血紅之眼,就是要促使雅克覺醒!
  


這血紅之眼,對雅克體內的黯紅之火,有強化和催化的作用,這令雅克的實力得到大幅度的提升,但也會觸動其體內的魔神傳承。
  
接受魔神傳承,就是要把自身完全變成魔神,反而本來的天火之身,則只是用來滋養魔神之體的爐鼎。
  
但在這魔神轉化的最後關頭,雅克強行把這轉化過程中止,反客為主,一輪激鬥之下,竟把魔神之身完全支配,成為其附庸的分身了!
  
現在,雅克本尊的體質已純粹化了,變成了純粹的天火傳承者。
  
他沒有了血紅之眼。
  
交換而來的是,他的天火之力已得到了覺醒,每一次的淬煉,他所能得到的再不只是幾點火星,而是一道天火之柱!
  
再來,他自梅斯特那兒學會的元素隔絕,即天火真空領域,也能夠繼續使用,不過使用出來的效果,那隔絕的圓球再也不是黯紅之色,而是天火的赤紅!
  
至於魔神分身,除了能夠使出雅克所有招式的逆反版本外,也繼承了瑪莎拉之劍,以及血紅之眼。他的實力幾乎跟本尊一樣,而且他還有個極大的優勢,就是,只要本尊不死,基本上他就是不死不滅的存在。
  
“這樣,小子就等於是有兩條命了……”甘度夫嘆氣道,“想不到,可以用這種方式,去迴避天心安排的命運。”
  
雅克點頭同意。不過這絕對是碰巧得來的理想結果。
  
本來,他是絕對不能夠逃過“兩個只能活一個”的命運,即是說,本尊和分身只能繼續存在一個,這是意味著天火或是黯火傳承的勝負。
  
但如今,雅克竟然同時支配著天火和黯火……
  
“照我看,雅克大人已經逆天了……”保祿滿臉崇拜地道,“雅克大人,可不可以,再召喚一次那魔神分身出來,好讓小的崇拜欽敬一番……”
  
雅克沒所謂地召出魔神分身。
  
只是這分身卻完全沒有理會保祿的意思,他被召出後就全心打坐,似乎在恢復著剛才一戰消耗的力量。
  
“雅克!”菲兒終於忍不住,沒有等待兩人獨處時間,就撲過來緊緊抱住了雅克。
  
“對不起,害你擔心了,菲兒。”雅克摸著菲兒的頭髮安慰著。
  
眾人都識趣地悄悄自動消失,有何疑問,都待明天再說好了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撒克遜國內的局勢,已漸漸升溫。
  
據情報顯示,以道森家族和夜鶯公爵等世襲貴族為主的一大勢力,已高調宣佈加入光明教會,並公開宣讀以萊恩為首的獅心皇朝,為害國內國外的多條罪狀,並以保護撒克遜國民的名義,剿滅已被惡魔完全侵蝕的保皇派系。
  
一時間,敵我關係變得極之混亂。
  
大規模的內戰,在國內到處展開。
  
查爾頓作為撒克遜第三大城市,萊恩自是不會讓政敵沾手的,再加上此時曾經淪陷於狂信者之手,才剛剛收復,駐軍的派系都比較單一,都是列斯特這保皇派的親兵,被滲入的比率不高,所以城裏的親叛軍份子,很快就被根除。
  
正如列斯特所說,查爾頓如今已成為撒克遜南部對抗叛軍的重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