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國首都,奧斯陸。
  
由獅心王萊恩領軍的撒克遜大軍,已然兵臨城下。
  
而就在這最終一戰即將爆發之際,奧斯陸的天空卻出現了不尋常的異動。
  
一道光柱,正灑落在位於奧斯陸城正中心,守護女神納妮婭的神殿上。這道光柱一直持續了一天一夜。
  
光柱消失後,奧斯陸方圓三十公里,開始刮起了史上罕見的暴風雪。
  


傳言開始冒出,指北國的守護女神,已然降臨在奧斯陸,為了對抗撒克遜的侵略!
  
如此強烈而持久的暴風雪,對攻城一方十分不利,經過連番會議和爭論之後,最終萊恩下令,停止進攻,直至暴雪結束為止。
  
然而這場暴風雪,自此連續下了十天十夜,也絲毫沒有緩止的跡象。
  
撒克遜軍一直以來均是以戰養戰,後路早已被斷,基本上沒有後勤補給,在這種被逼休戰的情況下,唯有繞著奧斯陸行軍,洗劫周邊城鎮,以充當軍餉。
  
只是這個戰術已被北國看穿,不少城市在撒克遜軍攻至時已全面棄城,有個別深有城府之將領,更是下令燒城實行焦土戰術,令侵略軍儘可能得不到足夠的補給。
  


而光明教會和北國的聯合援軍,已從北國四方八面湧至,對撒克遜軍進行包圍消耗戰,更讓萊恩感到壓力沉重。
  
“萊恩,下方的將領們,看來已再沉不住氣了,主張趁著大軍仍有戰力時全力攻城的呼聲也越來越響……”霍爾在巡視一遍己軍的情況後,回來報告道,“能夠堅持十天,我認為是我軍應該要做到的,但是,要是這暴風雪再持續個十天的話……”
  
萊恩只是抬頭看著天,良久才說道:“沒有人可以預料天心,這暴風雪有可能再持續十天,也有可能到明天就沒了。我的命令依然有效,只要風雪停止,我軍就馬上攻城。”
  
“……那麼,請你批准我帶同我的親兵,潛入城裏進行暗殺,順道偵查那有關女神降臨的傳聞。”霍爾的眼神也已透露出一絲急躁,“我霍爾向來都是打前鋒的,這種慢吞吞的膠著戰我不擅長,留在大隊也沒用。”
  
萊恩正視著霍爾的眼睛,嘆了口氣:“霍爾,我並非顧忌那個女神。反正在神的面前,我們不管怎麼掙扎,也只是徒勞。我只是在賭。”
  


“賭?”
  
“賭天心的取向。”萊恩道,“要是女神的確已降生在奧斯陸,並且是為了守護奧斯陸而降生的話,那我們的小命,應該在十天前就被抹殺掉了,還會讓我們活到今時今日?”
  
“據說,當神祇降臨洛芙大陸之後,會有一段時間的虛弱期,視乎那神的位階……”
  
“不管一個神變得那麼虛弱,只要祂們展開神域,我們不過都是螻蟻。我倒是在猜測……”萊恩皺著眉,“既然戰爭可能已發展到雙方神祇的爭鬥,那為甚麼我撒克遜的守護神們,還沒有……”
  
由於上一次牽涉到神祇的戰爭,已是數百年以前撒克遜跟特洛伊的一戰,除了仍然在世的老怪物之外,像萊恩也不過是從閱讀本國歷史之中,熟知眾神戰爭之事。像霍爾等年紀尚輕的一輩,幾本上連神的本尊都沒見過,就更不用說有神參與的戰爭了。
  
“撒克遜的守護神……是指那傳說中已晉升神位的開國始祖皇帝,以及一眾火系神祇嗎?”撒克遜並不是個主張求神保佑的尚武之國,所以霍爾對於本國的守護神祗,其實所知不多。
  
然而,要是敵方陣營的守護神現身,那恐怕唯一能夠拯救己方命運的,就是自家的守護神祇了。
  
萊恩和霍爾等人當然不知道,那些火系神祇的頭顱,如今正平放在神界海倫神殿的水晶桌子上,當然已無法再守護洛芙大陸的子民了。


  
這件事,目前即使在神界,也是鮮為人知的。
  
被萊恩稍為提示,霍爾才驚覺己方的形勢,還遠比自己或同伴們所想的要來得絕望。“我軍,被自家的守護神所離棄了?”
  
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我們已經不用再打了。”萊恩道,“這是其中一個可能性,也是最差的可能。但是……我認為我們還有機會,只要……”
  
“只要這暴風雪停止。”萊恩再次抬頭看天,“我總是有點懷疑,納妮婭女神天性淡漠驕傲,會有可能自降身價,親自降臨到洛芙大陸,保護這個如此不長進,又污穢不堪的北國嗎?”
  
萊恩要賭的是,納妮婭降臨北國,只是借用其神殿內的降臨祭壇。
  
她降臨到洛芙大陸,其實是另有目的。
  
萊恩的打賭,在七天後便有了結果。
  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此時,在撒克遜南方的查爾頓城。
  
城裏城外的氣氛已變得十分緊張。
  
自從叛亂軍跟光明教會狂信者合流後,戰況基本上是壓倒性的傾向他們那邊。大量的游散戰敗隊伍和難民,紛紛湧進查爾頓城內避難,因為這兒,恐怕是南方唯一安全之地了。
  
查爾頓的守軍本已十分薄弱,即使加入了大量游散軍隊,重新組織編制之後,也只是僅僅足夠守城,想要調動人手救援其他尚未淪陷的城市,根本是無能為力。
  
叛亂軍和狂信者們,已漸漸組成三支龐大的聯合軍隊,從三大方向朝著查爾頓城行軍,大戰一觸即發。
  
查爾頓方面,只能夠儘全力準備這即將來臨的守城之戰。
  
甘度夫已把撒克遜國內所有拉普達傭兵團的成員,都召回查爾頓城。艾瑞在收復黑池城一役,最終被突然倒戈的叛軍暗算而失敗,但幸好主力成員都能全身而退,算是敗得沒那麼慘的一支部隊。


  
對雅克來說,這城是必需要守著的,跟著他的那班花之聖女,也總要有個安身之所。
  
要不是其中一支叛亂者大軍擋著去路,那他們還可以全撒回拉普達傭兵團位於鄰國的總部。
  
如今,只能待在查爾頓了。
  
雅克雖然也投入地協助查爾頓的防務,但他心裏的想法是,要是呆在查爾頓死守,此戰必敗無疑。
  
“要解救查爾頓城,甚至要結束這次戰爭,主動出擊是唯一的方法。”雅克心想,“這次戰爭的始作俑者,就是那個海倫,只要收拾掉她的話,根本不需要把半國帝國當成敵人……”
  
然而,雅克心裏最為疑惑的是,以他們目前的戰力,能夠戰勝海倫女神嗎?
  
“最為讓人顧忌的是,這海倫,背後還有不少強大的角色撐住,例如那個波塞冬,也不知道有沒有更多像聶磊之類的角色……”
  


就在雅克正自傷腦筋之時,他隱約嗅到了一絲熟悉的香氣。
  
“……那是……無頭煉獄幽菊茶!”雅克馬上從房間裏跑出來,發現大廳上的眾人都已開起茶會來了。
  
那個人,理所當然地又發揮了他管家的本色,為保祿和菲兒沖茶。
  
甘度夫等人是喝不了這茶的,他們都在喝別的飲料。
  
“少爺,很久沒見了。”那個人稍稍睜大了眼睛,“少爺長大了很多。”
  
“梅斯特!”雅克難得地稍稍現出了少年時代那天真無邪的微笑。兩人寒喧了好一會。
  
“少爺,這是貝呂妮夫人托我轉交給你的手信。”梅斯特遞上了一個小包裹,“我最近曾回到瑪莎拉領探望,圖圖老爺和貝呂妮夫人都很好,兩人一點都沒變,大宅內其餘眾人都過得不錯……”
  
雅克接過了包裹,馬上拆開,裏面都是些熱帶海邊地區的土產,正是雅克從小就愛吃的。
  
“信件都有好一大綑……”雅克隨便拆開一看,發現都是些女僕們的思慕之意,也就裝作沒事般,避過菲兒的目光悄悄收下了。
  
雅克突然想起,怎麼梅斯特現在可以隨便回去了?他馬上就想到了答案。
  
“因為海倫女神已經成為了光明教皇……”
  
“沒錯,海倫女神已經降生為人類,失去了神域,所以對特洛伊聯邦,她已沒有那種身處神界,高高在上地加以嚴密監視的威能,所以回去的危險性就相對降低了很多。”梅斯特道,“但縱然如此,要避過那波塞冬注意也不容易。”
  
“但那個絕對結界……”
  
“啊,那個嘛,不知為何最近突然變弱了很多,也是在海倫女神降臨之後才突然發生的,恐怕神界那邊也出現了一些變數。”梅斯特輕描淡寫地道,“雖然結界是變弱了,但還是沒法把貝呂妮夫人帶出來,那要冒太大的風險了。”
  
特洛伊和撒克遜之間的絕對結界,是當年兩國百年戰爭後,由雙方神祇所共同建立的。來到數百年後的今日,水系神祇那邊的神力,已因海倫和另一位女神的降臨而變得衰弱不堪,而至於守護撒克遜那方的火系神祇,則被某瘋狂神祇殺掉獵頭,用來送給某女神當禮物了,所以結界中的火系神力,也就完全沒了。
  
這些內幕,不管是梅斯特還是雅克,到目前都是完全不知道的。
  
“梅斯特,”雅克把包裹珍重地收進儲物戒指裏,“這次你突然到訪,是因為我把魔神本體分離了出來吧?”
  
梅斯特保持著一貫優雅的微笑,卻沒有答話。
  
現場突然瀰漫著一絲緊張的氣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