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過之前雅克的解說後,在場喝茶的眾人,即使是跟事情最沒有關係的羅德和桑尼,都已知道了大概的內情。
  
這梅斯特,是世代瑪莎拉家族的僕人。
  
他的其中一項使命,大概就是要促使雅克覺醒,成為瑪莎拉家族真正的繼承人,以恢復家族昔日的權勢光榮吧。
  
但這過程所牽涉的,卻是必需要讓雅克潛藏的魔神意識覺醒,抹殺掉原本的意識……雅克對此當然是要反抗的。
  
在反抗之下,雅克竟然反支配了那魔神意識,並收服其為自己的分身。
  


這會否有違梅斯特的使命?
  
雅克如此坦誠的詢問,正是不想跟梅斯特再拐彎抹角了。
  
雖然這梅斯特給雅克的形象,向來也是亦正亦邪,敵友難分。但總的而言,梅斯特還是幫過雅克不少的。
  
這些幫助,是為了雅克本人,還是那背後的魔神本體?
  
“要是他帶著敵意而來,根本不用特意給我帶來那個包裹,太故弄玄虛了。”雅克心裏是如此想的。
  


雅克心裏是相信梅斯特的。
  
梅斯特喝了口茶,然後緩緩的道:“少爺,可否喚出那分身,讓我梅斯特一看?”
  
雅克點頭,心頭一念生起,魔神分身隨即閃現,就站在雅克身旁。
  
梅斯特頓時雙眼閃出精芒,極罕有地連握著茶杯的手都微微顫抖了。他放下了茶杯,走到那魔神分身的面前。
  
“……瑪沙拉家族等待了近千年的正統傳承,總算已成功出世了……”梅斯特看向雅克,“少爺,可否為梅斯特做一件事?”
  


“何事?”
  
“少爺可否解除對這分身的控制?”梅斯特又補充道,“我也不是要求完全脫離,就是只解除一半左右也行,尤其在自主意識方面……”
  
曾在暗裏觀察了梅斯特多年的甘度夫,聽到他這個要求後,幾乎想即時跳起來抗議,但最後還是克制住了。
  
雅克想了一下,便露出燦爛的笑容道:“當然可以。”
  
雅克心念一動,他跟魔法分身連結著的絲線,頓時大量脫落收回,最後就只剩下三幾絲連繫著而已。
  
那魔神分身的雙眼,頓時活靈活現起來,嘴角現出了極其邪異的獰笑。他環顧了場中眾人一眼,露出滿臉不屑的輕視,然後看向了梅斯特,才流露出了一種傲然和認同的表情。
  
梅斯特立時單膝跪下,嘴裏不住吐著一種在場沒人聽得懂的語言,那魔神分身也用同樣的語言回答。
  
在魔神分身點頭同意後,梅斯特站起來,繼續聊著似乎是很重要的話。漸漸地,只剩下梅斯特繼續說,魔神分身閉上了眼睛,似乎在默唸著甚麼。


  
梅斯特的語氣漸漸變得單調而帶有某種神秘節律,似乎是在唸誦某種咒文之類,而魔神分神也在跟著唸誦。
  
這過程約三分鐘左右,魔神分神的表情漸漸痛苦起來,然後他痛吼一聲,背後突然長出了一雙長達其臂長三倍的肉翅。
  
這肉翅在練習了幾遍後,隨即便完全張開,強勁有力的拍著,勁風掀翻了房間裏的不少傢俱。
  
梅斯特顯得非常疲倦,他滿意地看著魔神分神拍著肉翅,然後再跪下行了個大禮,便對雅克道:“少爺,可以收回分身了。”
  
“嗯。”雅克心念一動,又再恢復對其分身的完全控制。
  
雅克細心一看,發現魔神分身的血紅之眼,眼瞳上新增了一個標記:那是瑪莎拉家族的族徽。
  
“剛才我已向魔神分身植入了我族“天魔訣”的啟蒙咒文,現在這個形態,才算是真正獲得了魔神傳承……”
  


“天魔訣?”
  
“正是,這“天魔訣”,就是瑪莎拉家族的力量傳承,只有覺醒了魔神之體的血脈繼承者,多可學習。”梅斯特憑空取出一個黑色卷軸,交給雅克,“魔神傳承目前作為一個分身,是無法自行學習成長的,但卻可以透過本尊代為修練而得到提升,這“天魔訣”就交給少爺你了。”
  
雅克接過了天魔訣卷軸,心裏百感交集。畢竟梅斯特還是把自己當成少爺啊……
  
眾人也是鬆了口氣。至少不用馬上就跟這梅斯特,以及他背後那個魔神家族為敵了。
  
“我承認,現在這個狀況,和我預想的有很大很大的出入。其實這些年來,我梅斯特一直也很掙扎,畢竟我是看著雅克少爺長大的,這些年來也一起經歷過不少事情,說沒有感情那是假的……有時候,我也在困擾,在深思,到底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,既可以令瑪莎拉家族得到傳承,又能夠令雅克少爺可以自由獨立地發展呢……”梅斯特難得地坦誠表白自己的想法,“少爺,梅斯特為你感到非常驕傲,你的成就,果然不只於作為瑪莎拉家族的繼承人,你還可以走得更遠的。”
  
“梅斯特,謝謝你。”雅克拍了拍梅斯特的肩膀,“要是家族有任何需要幫忙的時候,儘管說,我這個本尊和魔神分身,都會全力以赴的。”
  
“那太好了,那我們就等於得到了雙倍的力量,這比起只是覺醒魔神分身,對家族還要有利得多!”
  
“雙贏最好,雙贏最好。來來來,喝茶!”保祿活躍地替在場所有人都斟滿了茶,然後一起乾杯。


  
“其實……目前就正好有一個大好機會,可以替家族清除一個大敵。”梅斯特喝過了茶後,又恢復了他那一貫優雅而又帶點狡猾的表情,“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收到這個情報?傳聞冰雪女神納妮婭,已降臨到洛芙大陸,目前正寄居於北國首都奧斯陸的納妮婭神殿,還在恢復降臨時所消耗的法力。”
  
“真的?”眾人心裏無比震驚。他們當中不少人,都多少跟納妮婭女神有過節,尤其是雅克,便曾經從這位女神身上,佔過不少便宜。
  
這位傳說中個性極之記恨的女神,竟然尊駕降臨洛芙大陸,那……她找雅克報仇,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。
  
這個傳聞,也正好能夠解釋,為何萊恩率領的撒克遜大軍,在奧斯陸兵臨城下時卻突然遇上了史上罕見的大風雪,導致進攻被逼停止,還陷入了如今進退兩難的危機局面。
  
“雅克少爺,菲兒小姐,甘度夫大人和保祿大人,你們都想必都非常清楚,納妮婭女神和我族,有著怎麼樣的深仇大恨……”
  
那納妮婭就曾經在凍土深淵設下牢獄,囚禁著一頭極為強大的魔神,達數千年之久。這位大魔神,大概是瑪莎拉家族中的重要先祖級角色。
  
“所以說,這納妮婭不除,對我族來說,實在有如芒刺在背……”梅斯特道,“正好,現在就是對付這女神的大好機會。”
  


“等等,梅斯特這麼一說的話……”雅克若有所思,他看了看空間戒指裏的殘影戟,又看了看桑尼,然後又盯著魔神分身看了一會,嘴角就漸漸現出了笑意……“我想到了一個三全其美的詭計了。梅斯特,你心裏打著的鬼主意,也是一個三贏方案吧?”
  
梅斯特詭秘地笑了笑。
  
“我發覺我跟少爺真是越來越有默契了。”兩人擊掌大笑。
  
“到底是怎麼樣的三贏方案啊?說來給我老頭子聽聽不行嗎?”羅德忍不住問道。
  
“呵……三贏嘛,就是指我,梅斯特,以及萊恩大哥了。”雅克和魔神分身同時邪惡地笑著。
  
接下來,雅克和梅斯特就投入進他們的計劃裏去了。
  
“第一步,是要令魔神分身的天魔訣,最少練到第二層,令其深藏在靈魂裏的我族本能完全覺醒。這是很重要的一步。要是納妮婭真的已降臨到洛芙大陸,魔神傳承中的本能會馬上就能察知!”
  
這天魔訣,大概是一種針對鍛鍊魔神分神內的“黯紅火焰”之功訣,修煉方式跟一般的魔法或鬥氣完全不同,但就跟雅克自行領悟的“淬煉天火”非常類似。
  
第一層的功訣,就是梅斯特植入魔神分身的“啟蒙”。
  
雅克馬上就可以嘗試提升到第二層。
  
“其實以少爺目前的實力,該可輕鬆就練到第五層以上,可是時間緊逼,我們要在納妮婭未完全恢復力量時便要完成計劃,所以能練多少就多少吧……”
  
雅克和魔神分身各自盤腿坐下。雅克透過遙距操控著魔神分身的精神力流動,透過唸誦天魔訣,魔神體內的魔力流動不住加速,然後深入其靈魂之海,直接轟進這海洋深處那陰森黯紅之火源!
  
只是這火源並不是那麼容易給導引出來,目前魔神分身的靈魂之海,幾乎是在完全未被開發的狀態,是以這次淬煉,只是稍為撼動了一下黯火之源,未能釋出任何火星。
  
對於淬煉,雅克已是熟練無比的專家級了。他連回氣休息都不用,接著就是引導魔神分身作第二次的淬煉!
  
第三次,第四次!
  
終於,一點火星被淬煉出來。這點火星被引導到靈魂之海外,隨即釋出巨量的能量,流遍魔神的全身。
  
這魔神邪異地吼叫一聲,血紅之眼張開,眼瞳中的瑪莎拉徵章暗茫閃耀,顯示其天魔訣已輕易提升到了第二階。
  
“比想像中還要輕鬆呢……”梅斯特雙眼閃著精芒,明顯極之滿意雅克的表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