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再來!”雅克目前狀態大勇,這個程度的淬煉,對他來說只是小菜一碟呢。他也不過是顧慮到魔神的靈魂之海未能一下子承受太強烈的淬煉,所以大幅度壓抑著力量。
  
連續地淬煉了十多次左右,約有三十點黯紅的火星,釋出到了魔神之身的體內循環,此時,魔神的肉身開始發生質變。
  
魔神的表情漸漸扭曲起來,似乎感到痛苦。他整個身驅漸漸發燙,冒出黑煙,帶著強烈的臭味,這煙漸漸散去後,便一下子出了一層濃稠深黑的汗水。
  
雅克施了個水球術,丟到魔神身上替牠沖去污物。
  
魔神分身好像來了個脫胎換骨,他全身肌肉賁起,肌膚黑亮油亮的,感覺充滿了爆炸力。他兩邊前額的肉角,已伸長到接近一掌之長度,並已骨質化,成了通體亮黑色,鋒芒畢露。
  


這正是天魔訣提升到第三層時,發生的體質質變。
  
雅克透過靈魂連繫,也充份感受到魔神分身大幅度變強,心裏既激動又爽快無比,正想要繼續提升上去。
  
“少爺,今天請到此為止吧。魔神分身連續突破了兩層天魔訣,體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,正需要休息。我們明天繼續吧。”
  
“那好吧。”雅克有點不捨得地站起來,收回了魔神分身,然後便拿著天魔訣卷軸,津津有味地研究起來。“這天魔訣真的很有意思,尤其是自第四層以後,似乎對我本尊的修煉,也很有參考價值……”
  
接下來的日子,雅克便在魔神分身能夠承受的極限範圍裏,儘可能地為牠提升天魔訣的層級。
  


到了第五天,天魔訣突破到了第四層。
  
到了這個階段,雅克在每次淬煉時均已使用全力,每次迸出的火星已相當可觀,連番累積以後,魔神分身體內的黯火元素異常充沛,激發著一次又一次的體質改造和提升。
  
突破第五層的難度比較高。
  
經過連番嘗試,雅克感到每次淬煉時產生的效果,已不能夠再大幅度提升了。第四層的頂峰已經到達,但卻還未摸到第五層的門檻。
  
這令雅克聯想到,這就好比第九階戰士或魔法師,提升至聖域前所遇上的瓶頸。
  


對於“甚麼是聖域?”,雅克早已經歷過那個階段,既然魔神不過是雅克的分身,按理說,要晉身聖域的話,根本是不需要再一次頓悟的。
  
來到這個階段,梅斯特甚至都沒在旁護法,不知跑到哪裏去忙了,只說魔神分身突破到第五層天魔訣,他就會回來。
  
對於如何突破,梅斯特在離去前也沒有作出任何表示,顯然他認為這個瓶頸,雅克是絕對有能力憑自己的力量闖過去的。
  
“好吧,就依自己的想法試一試。”雅克決定使用之前在凝煉純粹火元素時的淬煉法,把精神力完全集中濃縮成一點,然後再以聖域包裹著,形成一顆凝縮精神力炮彈。
  
雅克透過靈魂連繫絲線,把這枚炮彈,傳送到魔神分身的體內。
  
“嗚……”精神力炮彈甫入體,魔神分身的面容頓時就扭曲了起來,似乎極之痛苦。
  
而雅克也感到,魔神的身體,極之抗拒這枚精神力炮彈的領域屬性。
  
但要是解除這層聖域,這枚炮彈的衝擊力就會大減,效果便會和一般淬煉過程差不多,根本不足以突破到第五層。


  
雅克決定強行在魔神體內,運行這枚聖域炮彈。
  
這炮彈必需運行魔神體內多個循環,進一步收集精神力,儲蓄著爆發的潛力,把所有條件都提升到極限,才能夠達到理想效果。
  
只見雅克咬盡牙關,強行把精神力炮彈在魔神體內運行,這炮彈運行到身體哪個部位,哪個部位就發脹冒煙,似乎在內部受到極大損害似的。勉強運行了一圈,魔神那強大的身體,也就被摧殘到不成樣子了。
  
雅克為何這麼堅持?
  
因為他感覺到,這精神力炮彈在魔神體內運行的過程中,力量在不斷地增強,甚至還會有吸收抗拒力的效果,就是說魔神身體越是本能地排斥這枚炮彈,這炮彈反而會越來越強,而在破壞魔神身體的過程裏,這炮彈還能夠把魔神所受的傷,變成強化自身的能量!
  
“聖……與魔,難道這兩種力量,是互相排斥的?”雅克才是首次認識到這一點,那就是說,在魔神的修煉系統裏,是不存在聖域的,不,甚至是跟“聖域”這種能量,水火不容!
  
那麼,當天魔訣突破到第五層時,將會產生出怎麼樣的力量境界?
  


強化了幾近一倍的聖域精神力炮彈,已儲蓄好足夠的動能,雅克全力軀動,這炮彈隨即轟進魔神的靈魂之海。
  
這炮彈的震撼力,早已超過雅克當時的程度了,甚至已直逼當時最瘋狂的“三連發”了。
  
這炮彈也令到靈魂海洋兩分了,直轟進了黯火之源的深處。
  
轟的一聲巨響。
  
一道暗火之柱,沖天而起。
  
魔神雅克自成為了分身以來,第一次將開了血紅之眼的第二層,地獄之眼。
  
他的頭部高高仰著,一道半透明的黯紅火柱,從地獄之眼噴出,像噴泉似的成罩狀落下,最終在他身軀四周形成了一道黯紅火罩。
  
這道黯紅火罩並非實體,也非真火,這是一種純粹的精神力,以及對空間法則的初步掌握。


  
要是這魔神雅克是個正常人類,這火罩,可以說就是聖域。
  
只是,不管是雅克,還是在旁觀看著的甘度夫,菲兒等人,都非常肯定魔神雅克所凝結的火罩,並非聖域,而是從根本上完全不同,不,甚至可能是完全相反的能量形式。
  
“……魔域?”雅克脫口而出。
  
那魔神突然獰笑一聲,然後仰天狂吼,似乎是在回答雅克“對,這就是老子的魔域!”
  
對於魔神突然有了自主意識,雅克嚇了一跳,然後才赫然發現,他和魔神之間的靈魂連繫絲線,竟只餘下了三絲!
  
雅克隨即加強了靈魂連繫,但卻首次感到了有點困難,必需要刻意運用精神力,壓制著魔神那邊的抗拒力才行。
  
稍為用點力壓下,魔神雅克才又完全受到本尊支配。
  


“呼……看來分身不能夠比本尊強上太多,不然就會越來越難支配了。”雅克抹一把汗道。
  
甘度夫也是抹一把汗。
  
“剛才以為那分身要失控了,把老頭我嚇得要死,心想,我可絕對沒把握制伏住這魔神啊!才不過五天而已,小子把牠煉到甚麼地步了?”
  
“目前天魔訣已提升到第五層,雖然才剛到達領域層次,但我感到,分身的實力,已經強到了難以想像的地步。”雅克心裏也有點後怕,“如果跟以往曾遇到過的人比較,現在這分身的實力,大概和那個野馬山莊莊主差不多吧……”
  
“真不愧是我等黑暗生物的主宰啊,嘻嘻嘻嘻……”保祿滿足地自言自語。
  
“那……實在是太可怕了……要是這傢伙失控的話,恐怕足夠把我們全部人都殺掉吧。”羅德抹著汗道,“幸好小子還能夠掌握得住。現在把天魔訣練到了第五層,也算是符合梅斯特最樂觀的估計了,也差不多了吧?”
  
“不,”雅克搖搖頭道,“我還想再練上第六層。”
  
“甚麼?現在還不夠?”甘度夫也覺得這想法離譜了,“這魔神分身的出現,對我們來說已是意外收獲了,何必要再冒險呢?”
  
“那請你告訴我,算上這魔神分身後,以我們全體的實力,足夠對付海倫女神,以及她的神族同夥嗎?”雅克一針見血地問道。
  
“……”甘度夫隨即啞口無言。
  
“要是只有海倫一個,或許勉強可以,但要是算上波塞冬的話,就難說了,更何妨還有其他的……”保祿道。
  
“……我有自知之明,我的精神力應該足夠駕馭到第六層天魔訣的……”雅克笑笑道,“雖然我完全不知道突破到第六層會發生甚麼事。”
  
這魔神分身指數式的瘋狂成長,讓雅克總算確實地抓住了一絲希望,一絲真正能夠跟一個神對抗的希望!
  
從以前一直以來只是純粹的期望,變成實實在在地計算著彼此實力的差距!
  
“再加上……我總覺得從這天魔訣的修煉裏,好像能夠抓到一絲,本尊值得參考之處……說不定這也是本尊突破的希望所在!”
  
雅克和分身休息了一天後,不顧眾人的強烈質疑,便又開始了修煉天魔訣第六層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奧斯陸,納妮婭女神殿內。
  
神殿的最核心部份,是絕對密閉,不容許任何女神以外的生物闖入的神聖空間。即使是神殿大祭司,也沒有這個權限。
  
自神殿建立以來,這裏,就不過是充當信箱之類的用途,用來單方向傳達女神降下的神喻,雖然這樣的情況,也已是非常罕見了。
  
至於下界想要跟女神接觸?隨便,但從悠遠的歷史經驗看來,女神幾乎從未回應過。
  
可是不久之前,納妮婭女神就曾經破天荒地降下神力,賜給選定的北國潛質高手,還賜他們神使之名,目的就是要他們擾亂撒克遜。
  
但自從神使企圖搗亂獅心任務失敗,首席神使列馬倫更死於撒克遜紅髮英雄雅克手下,傳聞連女神賜下的神器“納妮婭之槍”都被奪走後,女神便再無降下神喻,而北國國運亦從此急轉直下。
  
正當撒克遜大軍已兵臨奧斯陸,本已料定國之將亡時,女神卻終於有所行動了!
  
這一次,女神竟然親自降臨奧斯陸!
  
雖然自降臨後,女神仍需休養恢復神力,但只是“女神降臨”這個事實,再伴隨一場足以扭轉局勢的暴風雪,頓時奧斯陸全城士氣大振!
  
然而,實際上,納妮婭女神根本就沒把北國放在眼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