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神殿核心內部,正刮著比城外更強烈得多,甚至還帶著神力的超級暴風雪。這對於冰雪女神納妮婭來說,卻是最舒服自在的環境。
  
她就傲然地站立在暴風雪最強烈之處,恢復著她因為降臨而消耗了的神力。
  
畢竟,以她中階神位的力量,要降臨洛芙大陸,還是比較勉強的,為此,她已花費了大量時間積蓄足夠神力,不然就不會待到今時今日才能降臨成功。
  
位面間移動本來的門檻就極高,這也是最高神在天地創造時故意設計,免得眾多位面最終只淪為少數最強者的禁臠。
  
納妮婭絕對不會考慮,像她妹妹海倫般,放棄神域而降生為人類,在她看來,這簡直比瘋子更瘋狂。
  


然而,這種瘋狂,並非沒有先例。生命要是變得沒有盡頭地永遠延續,往往會讓神也漸漸變得瘋狂。
  
就說這納妮婭,在漫長的神域歲月裏,個性也已經扭曲不少。
  
例如,對信仰她的子民,她已再沒任何留戀或惻隱之心。
  
如今在她心裏,也刮著強烈的風暴。
  
她是為了復仇,而花費大代價來到洛芙大陸的。
  


“那個紅髮男人,把我的神器奪走,據為己有不特已,竟然還把我的神器之魂拿來隨便送人?這簡直是自天地創造以來,對“神”最大的侮辱!”
  
其實納妮婭還未準備得十分充份,因此降臨後的衰弱情況比較嚴重。
  
促使她冒過度消耗之險降臨的,正是雅克把她的神器之魂,分送給特定幾人,借神器之力來對付變異狂信者。
  
她對於變異狂信者,是沒有感覺的,甚至對於妹妹海倫,也不太關心。
  
她就是接受不了,雅克把她的神器之魂,送給不相干的人!
  


她還深深記得,雅克在奪走這神器之魂的過程,跟她在靈魂層面裏,所做過的種種事情……只要一想起來,這冰雪女神雪白的臉頰,就會淨現兩團羞怯的紅暈。
  
在納妮婭心裏,不知不覺地,已產生出一種奇怪的價值觀。
  
雅克強行佔有了她的神器之魂,是罪。但他把神器之魂分送給別人,卻是千倍萬倍嚴重的重罪!
  
要是兩者比較起來,雅克還是比世上任何人,更有資格暫時擁有她的神器之魂……
  
想到這裏時,納妮婭就強行壓住這一絲奇怪的綺念,換成一股從心而發的怒意,她心想,只要她神力一旦恢復,便要把雅克揪出來,狠狠地報復一番!
  
直至把他折磨到一個地步,她已經完全滿足,完全厭倦時,她就會逼問出他真正的身世,因為她知道,雅克一定跟那頭和她不滿戴天的神魔,有密切的關係,甚至可能就是神魔族的傳承者……她要透過這條線索,把神魔族一網打盡,這次絕對不能夠只是封印了。
  
就當她正在幻想著她的鴻圖大計時,這神殿內的絕對禁區,卻不知何時,出現了一個不速之客。
  
當納妮婭發現之時,那不速之客正朝著她緩步而來。暴風雪,對他幾乎毫無影響,因為他身周正張開了一道領域,這領域,竟足以把蘊含神域的暴雪抗拒於外!


  
“神魔族!”納妮婭瞬即收歛起驚訝的表情,但她看到了來人是誰後,表情又僵硬起來了。“又是你?那個破壞我深淵牢獄的人?”
  
梅斯特停下步來,優雅地鞠躬示意。
  
“能夠親睹冰雪女神納妮婭那絕世無雙的芳容,實在是我梅斯特的榮幸。”梅斯特抬起頭來,深深地盯視著納妮婭女神,然後緩緩的道:“納妮婭女神哪,看來你選擇降臨的時機要早了一點,有甚麼要緊的急事,非得要女神你冒這麼大的險提早降臨嗎?”
  
“你這算是威脅?”納妮婭哼地一聲冷笑:“你雖然算是不弱,但比起曾被我囚禁了數千年的那個天殺的,還不成氣候。”
  
“是嗎?”梅斯特手裏,不知何時已出現了那把他慣用的鎌刀。他整個人的氣質突然大變,散發著邪異的妖魅感,充滿了死亡的氣息。
  
他邁著詭奇的步子,誇張地扭著腰肢,帶動著鎌刀飛快地一勾,整個空間竟然給他割出了一道兩人高的巨大裂縫。
  
連同著那滲透在暴風雪裏的淡淡神域,竟也被劃破了。
  


在那道巨大的缺口內,隱約可見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。在那兒,四周是一片的黯紅之色,死者痛苦的呻吟也隱隱傳來,赫然那就是地獄的所在。
  
這裂縫在這空間中足足存在了接近十秒,才緩緩收攏起來。
  
“請問女神大人,我梅斯特還成不成氣候呢?”梅斯特鞠躬道。
  
他正在把力量源源不絕地輸送到鎌刀,只見那鋒利得驚人的刀刃,流灑著越來越濃的鮮血和死亡氣息。
  
納妮婭臉上的輕視和不屑完全地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冷到了深處的木然。
  
她雙眼突然閃出一陣藍白色的刺眼光芒,隨即,這空間裏的神域,增強了十倍不止。在這空間內,移動頓變得極之艱難。
  
梅斯特再次邁著他那詭異的步伐,但明顯靈活度和速度已受到影響。但他以鎌刀開路,刀刃劃過的空間,神域同樣被破開一道小口子,梅斯特就是透過踏著這些神域的真空地帶,跳躍著前進。
  
轉瞬間,梅斯特已來到了納妮婭面前!


  
納妮婭那冷冰嚴肅的表情頓時消失,她極其輕蔑地牽了牽嘴角,然後雙手握著一根冰柱。
  
“你中計了,我就是要讓你大膽靠近!”
  
納妮婭手中冰柱往下一砍,梅斯特的身影頓時被一劈為二。
  
然而,落在地上的,卻只是被割裂成兩半的斗篷。
  
梅斯特已消失不見,正如他進來時一樣,完全不知道他用了怎麼樣的轉移之法。
  
納妮婭部署已久的一擊,最終竟然失手,這令她頓時臉頰漲紅,滿肚子怒意無處發洩……她是何等自信自傲的人物?如令竟然被她最鄙視的神魔族中人給反算計了,她怎麼能夠忍受得了?
  
嘩啦一聲,納妮婭被生生氣得吐了口血,之前為了恢復實力所花費的休養時間和功夫,全都沒了,又再重頭開始。
  


“神魔族,我這一次要是不把你們連根拔掉的話,我就不回神界!”納妮婭咬著牙狠狠地發誓。
  
梅斯特好不容易地,總算從空間裂縫中,逃出了納妮婭神殿。
  
剛才納妮妠蓄勢待發的一擊,雖然被他險險閃過,但震傷倒是不能避免的。他單膝跪在地上,終於忍不住嘩啦吐了好幾口的鮮血。
  
這些鮮血甫落地後,就結成了冰,散發著極低溫的霧氣。
  
“真……不愧是神……”好不容易才喘定了氣,梅斯特站起來,用手帕抹了抹嘴角,才又回復了優雅,“剛才只要稍為逃得慢一點,可是死定的了。”
  
梅斯特也沒作停留,直接就以全速飛回萬里外的查爾頓。
  
在飛行途中,他也禁不住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。剛才的挑釁,全都是為了遮掩著他真正潛入納妮婭神殿的目的:在神殿內留下一個極為隱秘的傳送結界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查爾頓城。
  
雅克衝擊天魔訣第六層的嘗試,又持續了整整三天。基本上,提升到了第五層之後,修煉的進度便變得極之緩慢。
  
直至昨天晚上,總算找到了一個突破口。
  
“既然我可以用聖域力量來淬煉這魔神的靈魂之海,那麼……”雅克也是突然忽發奇想,“那我的天火,可不可以傳送到魔神體內,用來淬煉呢?”
  
這是一個破天荒的新想法。
  
天火,一直以來都是淬煉產生的成果。
  
反過來利用天火來淬煉?
  
雅克想到做到,頓時自身先淬煉出一丁點的天火,然後再用精神力和聖域包裹著,形成一顆天火炮彈!
  
這天火炮彈,透過靈魂連繫絲線,傳送到魔神雅克體內。
  
魔神雅克隨即痛苦的咆哮起來,全身發紅冒煙……看來他對天火的抗拒,比起對聖域還要強烈十倍!
  
天火甫進入到魔神雅克體內,隨即便產生出巨大的排斥力,魔神體內蘊藏的黯火元素紛紛被釋出,猛烈攻擊著那天火炮彈,誓要將其抹殺!
  
而且,以至魔神雅克的靈魂之海,也因為這天火侵體而蠢蠢欲動,黯火之源變得活躍和明亮起來。
  
雖然一直以來,雅克體內都是天火和黯火並存的,但自從分離出分身之後,這兩種能量便變成了不共戴天,再也不能融合起來。
  
這天火炮彈很快就被魔神體內的黯火給消滅掉了。
  
雅克卻因此受到了鼓舞。
  
“看來這天火炮彈,對魔神的黯火有激發的作用!這是非常有效果的修煉!”雅克隨即依著這條路線反覆修煉。
  
經過數十次失敗之後,凝煉了數倍的天火炮彈,總算能夠勉強在魔神雅克體內,運轉了整整一圈方完全消散。
  
魔神分身已幾乎被折磨到半死狀態,雅克本尊的天火也消耗得相當多,一人一魔於是休息了一天,然後便又繼續這幾近自我折磨的鍛鍊。
  
再嘗試數十次之後,雅克終於首次讓天火炮彈,直接轟進了魔神分身的靈魂之海!
  
雖然天火炮彈已被消耗得只剩下一點火星,可是這屬於天火的元素,卻直接的進入了黯火之源的核心。
  
黯火之源,因此而發生了大爆炸!
  
黯紅火炎全方位的一肆瘋狂噴發,遠超過了火柱形式的能量,這一爆,幾乎令整個靈魂海洋給掩沒在黯紅火炎裏!
  
這黯火爆炸,從靈魂之海湧進了魔神分身的軀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