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神雅克的軀體,頓時泛起了一抹邪異的黯紅光芒。整個身體的構成,產生了質的變化,好像有種類似正在融化的狀態,有著一種半液體狀般的緩慢流動感。
  
肉體的物理枷鎖正漸漸瓦解。
  
隨之而來的,是超越這身體物理極限的力量釋放!
  
雅克已非常確定,自己所走的路子是正確的。他稍事休息一下,喘定了氣息之後,又開始了持續不斷的淬煉。
  
隨著本尊和分身的實力不斷提升,雅克能夠在精神力炮彈裏凝聚越來越多的天火,而分身也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淬煉,漸漸凝結出全新的軀體形態。
  


如此又持續了兩天。
  
梅斯特回來時,看到了雅克本尊和分身狀態後,嚇了一跳。“少爺,你的天魔訣……突破了第五層嗎?”
  
雅克本尊抬起頭來,以充滿自信的閃爍眼神盯著梅斯特,肯定地點了點頭。
  
在本尊身旁坐著的魔神雅克,渾身肌肉變得異常發達和結實,肌肉表面更結成一層黑亮亮的堅硬角質,看起來就像是穿上了一件保護得非常全面,而且極之合身的超級鎧甲。
  
這角質鎧甲表面還長滿了尖角狀的刺勾,看上去感覺極之猙獰。
  


然後,他又開始下一次的淬煉。
  
一枚凝煉而強大的天火炮彈,注入了魔神雅克體內。
  
魔神雅克隨即流露出既瘋苦又興奮的表情……顯然經過這些天以來的反覆鍛鍊,他已經習慣了天火侵入體內做成的傷害,並因為隨之而來的力量成長而感到興奮莫名。
  
這天火炮彈在魔神體內高速運轉了數個循環,然後以摧枯拉朽之勢直轟進靈魂之海。
  
大量的黯火火星爆射而出,魔神驅體又再一次得到強度極高的洗滌和強化。魔神雅克的角質鎧甲隨即閃耀出一陣黯紅的亮光。
  


天魔訣第六層,大成!
  
魔神雅克止不住的仰天獰笑,這獰笑漸漸變成了狂傲的吼叫聲,他不斷地拍著背後的一雙肉翅,而且盯著眾人尤其是雅克的目光,帶著強烈的挑釁甚至殺意。
  
他的手中,已凝聚成一個由黯紅火焰組成的光球。
  
眾人隨即被震懾得連大氣都不敢透。
  
“阻、阻止他,小子……不然的話,整個查爾頓都會……”
  
雅克隨即盤膝打坐,全力運轉著精神力,增強對魔神分身的精神控制。
  
魔神分身隨即感到頭痛欲裂,只是他的精神抗力也成長了極多,極欲抗拒之下,竟然還能保持著幾分自主意識,抓著手上的黯紅火球,一步步地接近著雅克。
  
雅克不斷地把聖域和精神力都提升至極限,更極限……


  
就在黯紅火球將要拍在本尊身上時,那火球突然潰散,魔神雅克呆然直立,終於再度進入了被完全控制的狀態。
  
“吁……吁……”雅克抹著滿頭的大汗,“要是這分身再變強一點點的話,我就再也控制不住他了。”
  
梅斯特一直盯著魔神雅克,眼裏閃耀著狂熱的光芒。
  
“成長到這個地步,計劃就更有把握了。”梅斯特道,“要不要先休息一下,雅克?”
  
“不,馬上進行下一步吧,事不疑遲。”雅克勉強站起來,“不管是萊恩大哥那邊,還是這查爾頓城,都不能夠等得再久了。”
  
“好,那就馬上開始。”梅斯特點了點頭。他把雙手放在魔神分身的頭上,兩隻手指頭按著其前額血紅之眼的位置,然後閉上了眼睛,開始默唸著某種神秘的咒文……
  
不久之後,魔神分身也開始唸唸有詞,唸的內容跟梅斯特的不盡相同,但兩段咒文在音律上卻發生著共鳴。
  


唸了幾分鐘後,梅斯特遂睜開了眼睛,向雅克示意。
  
雅克點了點頭,開始逐步放鬆對分身的精神控制。
  
魔神雅克雖然仍在繼續唸動咒文,但他的眼神又再變鮮活起來,臉上又再出現那邪異的獰笑。
  
雅克本尊和分身的靈魂連繫絲線,只剩下三絲。
  
梅斯特臉色蒼白,看來他正在進行的事情,是一種非常大的損耗。加上他之前被納妮婭所傷,也未痊癒,如今身體狀況似乎便有點勉強。
  
梅斯特在精確計算著咒文的唸誦進度,必需配合著雅克放鬆精神控制的步伐,不然稍有失算,這魔神分身便會失控,到時候很可能就是全滅的下場。
  
梅斯特又再向雅克點頭示意。
  
雅克又切斷了一絲靈魂連繫,只剩下兩絲。


  
魔神分身隨即釋放出強大的殺意。
  
“好,是時候開啟我族傳承和輸入座標了。”梅斯特心道,然後便唸誦著咒文的最後部份。
  
魔神分身的靈魂之海,最深的深處,卡的一聲,開啟了。
  
魔神一族的傳承記憶,已經完全開放。
  
這記憶也透過靈魂連繫傳到了本尊那兒,雅克頓時感到腦部承受著極大的壓力,就像當初在吸收殘念冥火時,大量吸收亡靈的人生經驗時似的。
  
只是,這一次,吸收的是神魔一族自天地創造以來的所有記憶,愛恨恩仇,共冶一爐。
  
即使雅克如今如此強大的精神力,也難以承受得住,連忙盤膝打坐,全力應付著如潮水般湧至的無數記憶。
  


他也因此而了解到,神魔一族和納妮婭女神多年來恩恩怨怨,的來龍去脈。
  
在魔神分身的意識,是非常簡單直接的,對納妮婭女神懷著的,就是無比強大的恨意。
  
魔神一族和納妮婭女神,就是不共戴天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敵對關係。
  
梅斯特要激發的,正是魔神分身對納妮婭的恨意。
  
這一步其實是非常危險的,因為魔神一族的傳承記憶一旦開啟,魔神雅克就會在剎那間感受到歷代魔神傳承者的各種強烈情感,尤其是對敵人的恨意,這情緒上的巨大刺激,很有可能會令魔神失控,導致不可挽回的後果。
  
所以,必需要令魔神雅克擁有能夠足夠駕馭魔神傳承的控制能力。梅斯特最初估計,分身的天魔訣最少要練成第五層,才能有十足把握不會失控。
  
最初梅斯特提到的最少練到第二層,那是指自第二層起,才有一定機率能夠不失控,不過風險不低。
  
而如今,魔神雅克已把天魔訣練到了第六層,那梅斯特就完全放心下來了。
  
而事實亦證明,開啟了魔神傳承後,果然沒有出現失控。
  
最後,梅斯特把一個空間裂縫傳送點的座標,輸送給魔神雅克。這反而是難度最高,消耗最大的一個步驟,因為要操作空間裂縫傳送點,需要大量的魔力,尤其是這空間裂縫,必需深入到甚至能夠把神域切割開來。
  
這傳送點的建設,就幾乎把梅斯特的力量消耗了好一大半,當時他還能夠玩命地挑釁納妮婭,轉移她的注意力,令她察覺不到這傳送點的存在,也實在是驚人的發揮。
  
再加上成事之後,他帶傷全速飛行,以三天時間便從北國飛回查爾頓後,便又替雅克的分身開啟魔神傳承,這連番消耗已超過了梅斯特的承受極限。
  
梅斯特強撐著身子,完成了座標輸入後,便對雅克點頭示意。
  
雅克把分身的靈魂連繫,切斷到只剩下最後一絲。
  
基本上,魔神分身已幾乎擁有了完全的自由意志。他仰天狂笑了好一陣子,然後便環視一下在場的眾人,眼裏滿是殺意。
  
只是,他鼻翼稍為一動,似乎察覺到甚麼更感興趣的東西。
  
轟地一聲,他就穿破了牆壁,直飛到高空,然後,看著那遙遠的北方。
  
雖然是遠在萬里之外,但那股隱約的冰冷冷的氣息,他絕對不會忘記。這是歷經萬載,世代不斷累積的恨。
  
“納……妮……婭……”魔神雅克長嘯一聲,拍動肉翅,便以極驚人的速度,直朝著北方飛去。
  
看到魔神雅克遠去後,梅斯特終可以舒一口氣。
  
“雅、雅克少爺,把……握時間,我看以魔神分身的實力,要飛抵北國,只需要一天多一點……”說罷梅斯特便進入了半昏倒的休克狀態。
  
“放心吧,梅斯特,接下來交給我們。”雅克抱起了梅斯特,把他安頓好之後,便進入了另一個面積比較大的房間。
  
在那兒,桑尼和羅德早已布置好一切。
  
滿天飛舞著的魔法卷軸,那鋪在地上極之複雜的四環魔法陣,還有那浮空在魔法陣上的純粹元素瓶子。
  
他們要制作純粹元素液體。
  
只有雅克一人抵達這個房間。因為在這個時候,叛軍和狂信者的聯合集團,已進軍到查爾頓的城郊,兩軍已開始了城外的游擊戰,甘度夫已率領著拉普達傭兵團參與抗戰,菲兒和保祿等也各自以自己的專長投入這場戰爭。
  
由於戰況還未算十分激烈,雅克也還能夠爭分奪秒地,趕快實行他的計劃。
  
他歸位到魔法陣中央,然後從空間戒指裏,取出一物。
  
這正是從納妮婭之槍那兒得到的神器之魂。
  
“這一著真是夠出乎意料,竟然想到藉著煉化這神器之魂,來削弱納妮婭女神的力量……”桑尼輕皺著眉頭,“可是,這真的可行嗎?”
  
“根據梅斯特所說,這神器之魂是納妮婭女神的部份神格甚至靈魂所在,要是能夠完全煉化,就好比砍掉她一臂或削掉她一大片血肉骨頭,肯定會造成深層次創傷。”雅克道,“也只有這樣,我們才會有勝算。”
  
雅克也只能相信梅斯特的判斷了。
  
“開始吧。”雅克開始唸誦第一環的咒文。他凝聚著精神力,凝煉出一枚聖域精神力炮彈,卻不是用來淬煉靈魂之海裏的天火之源,而是,轟擊那團神器之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