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次的煉製純粹元素,對雅克個人的負擔而言,不知減輕了多少倍。
  
他唯一的輸出,只是以水系聖域包裹的精神力炮彈而已。
  
由於要煉製出純粹的水元素,雅克被桑尼千叮萬囑,切不可在淬煉期間,動用任何火系屬性。不用深入敲打自己的靈魂之海,讓最近幾乎沒有休息過的雅克,總算有了得以喘息的機會。
  
要制作水系精神力炮彈,對雅克來說是相對輕鬆之事,一枚深藍色的凝縮能量球體凝聚起來,直轟在那團納妮婭神器之魂上。
  
畢竟這神器之魂,蘊含的是一位神的力量,雖然這團力量已脫離了納妮婭的本尊,但要煉化也毫不輕鬆。
  


這一記的淬煉,只能敲打出一星半點的藍白水氣,這藍白水氣,就是神器之魂被煉化後的原本狀態。
  
雖然僅只是一星半點的量,但已令整個外環魔法陣出現強烈的運轉,這運轉甚至反過來拉動著雅克,逼使他加快唸咒的速度。
  
“好厲害,僅是煉化了那麼一丁點而已,便已令魔法陣完成了外環的程序,進入了第二環……”羅德也自覺大開眼界。
  
“當然,那可是原始神力!納妮婭的神力水平,絲毫不遜色於精靈女王莉芙。”桑尼道。精靈女王莉芙據說是個被神界軀逐的前女神,以她的能力,也足夠製作出純粹度達到完美的“月夜之蜜”,那傳聞實力在神界也屬於中上的冰雪女神納妮婭,也很有可能做得到!
  
關鍵就在於雅克的淬煉技術了。
  


由於淬煉的是別人的靈魂之海,雅克少了最沉重的負擔,他便可肆意發揮自己的長處,源源不絕地輸出他無論質量都屬變態水平的精神力!
  
一次又一次,一次比一次強大的轟擊,淬煉著納妮婭的神器之魂。
  
從神器之魂中被剝離的原始神力,並沒有明顯增加,每次淬煉都只能剝離個一星半點,但這已足夠把魔法陣毫無困難地運轉到第三環了。
  
這第三環是一個小瓶頸。
  
經過了超過一天一夜的連續用功,神器之魂被淬煉了超過三百次,其本質上亦漸漸產生了變化。
  


本來屬藍白色不成形的能量團狀,現在已漸漸固化,體積縮小至原來的三份之一,成為了一塊半透明藍色的水晶狀物,水晶內部還明顯可見,某種玄妙無比的深藍色流質變化,就好像擁有生命似的……
  
桑尼也看得眼都不眨,良久才說道:“這……這可能就是納妮婭女神的神格……當然只是極少的一部份,應該是最初為了綁定這把武器而分出來的。”
  
“果然有如梅斯特所料。”雅克盯著這水晶內部的類生命流體,雖然有著極強烈的納妮婭女神的氣息,但同時又總覺得這流體表現得有點扭扭捏捏的,跟女神本尊的個性極不協調。
  
難道這反映了納妮婭的真正性格?
  
雅克把臉哄到這顆水晶之前,然後露出邪惡的笑容,嚇得那團流體直貼著水晶的後壁發抖。
  
“要是納妮婭能夠表現出這個模樣,那無疑還是很可愛的。她把自己的本尊武裝得太不可愛了,也實在要調教一下。”
  
說罷,雅克全力運轉精神力,狠狠地淬煉著這水晶。
  
魔法陣的第三環,突破。

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魔神雅克憋著滿腔的殺意,牠需要血,需要扼殺大量的生命,以平息那種本能的躁動。
  
這一切都是納妮婭所引起的。
  
牠從遠遠地就嗅到了這女神的氣味,這氣味幾近令牠瘋狂。
  
神與魔之間那本能的敵對狀態,這女神和瑪莎拉一族的多年積怨,以及納妮婭身為一位聞名無數位面的頂級絕色,無論從哪一方面評價,都是極之美味可口的佳餚。
  
尤其是,這獵物如今的狀態有點衰弱,難得地從那永遠的獵殺者位置,漸漸掉落到獵物的角色……魔神雅克只要嗅到她的氣味,牠就知道,或許要冒點險,但似乎還是有機會可以吃掉她!
  
這可能性產生的誘惑力,實在是太巨大了。
  


隨著距離的拉近,女神的氣味便越來越濃烈,魔神雅克被這誘惑逗弄得受不了了。牠知道這一定是那個梅斯特搞的鬼,要不是牠弄出了那道直通女神閨房的空間裂縫,就不會留下那麼明顯的線索,讓牠找到女神的所在。
  
女神理應是在閉關恢復力量中的,誰也不可能打擾得到。
  
而因為梅斯特這道空間裂縫,令女神如今就像是處於地獄門前裸奔般的狀態。
  
只要稍為想像一下這狀態,魔神雅克像狼似的嚎叫一聲。牠再也忍受不了。
  
此時他所經之處,正好非常接近一處極之慘烈的戰場。
  
撒克遜第二大城市愛丁堡,正遭受著叛亂者和狂信者聯合的大軍的瘋狂圍城進攻。
  
這圍城之戰,已經持續了很久。
  
最初參與攻城戰的,就只有大量毫無組織的狂信者肉盾,和少量變異怪物,但即使如此,已帶給了愛丁堡守軍極大的麻煩。


  
其後保皇派援軍陸續趕至,包括以野馬山莊莊主雨果為首的帝國元老,以及受僱殲滅狂信者的拉普達傭兵團等。
  
他們都是真正的精英,戰爭專家,調動組織起來,守城效率大大提高。
  
隨著緩軍陸續到位,形勢漸漸傾向愛丁堡一方。
  
眼看著快要把狂信者軍團打至潰散之際,便傳來了道森家族和夜鶯公爵等為首的貴族階級集團,集體投向光明教會陣營,企圖顛覆獅心皇朝的消息。
  
愛丁堡隨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亂。
  
一時間,即使同是穿著撒克遜的軍服,也難分敵我,不少人早就是叛亂軍埋下來的棋子,如今同時揭破臉皮,揮刀刺向本是戰友的同伴的背部,這根本是防不勝防的恐怖襲擊!
  
然而愛丁堡守軍也不盡是些吃素的。
  


皇帝萊恩早有遠見,是以愛丁堡城的核心權力位置,向來都是由嫡系人馬掌握,雖然最終還是有兩人叛變,但最重要的城防調動卻不受影響,故此總算能夠鎮壓住內亂。
  
但愛丁堡也因此元氣大傷。
  
面對隨之而來,一波又一波有著嚴密組織和專業訓練,還打著“拯救撒克遜”旗號的叛軍攻勢,愛丁堡軍只能死守,守至城內物資被消耗一光為止。
  
魔神雅克飛到愛丁堡時,城內正面臨著的,就是如此嚴峻的狀態。
  
魔神是很想要吃掉納妮婭,但距離還是太遠了,而飢渴就在眼前,遠水是不能救近火的,所以牠很輕易便被愛丁堡那滿城的血腥味所吸引。
  
“如何用最佳的效率,最爽快的方式,殺掉最多的人呢?”這正是魔神心裏唯一的想法。隨便衝進去殺,雖然也很爽,他在之前趕路途中也沒少幹,但面對眼前如此難得的一片慘烈修羅場,他倒是想要好好地置身其間,感受一下。
  
這魔神是不會去思考甚麼戰略大局的,他一眼縱觀,這場攻城戰就好比兩頭互相廝殺的惡獸,明顯地,攻擊那方佔了極大優勢,只是守方也不是一下子就會死掉的狀態,顯然攻方未能咬緊守方的咽喉。
  
魔神雅克目光一閃,就鎖定了城西,正在往城門西牆衝去的一小群精英。
  
這群人中為首的主力,就是那野馬山莊莊主雨果。
  
正是由他帶隊的一小撮精英死士,在城裏城外來回衝殺,為愛丁堡維持著那僅有的對外補給線,是以此戰才能夠延續至今時今日。
  
以雨果十四階資深聖域的實力,要擋下他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。其實叛軍也曾派出多位聖域高手截殺,但均被這老怪物殺得死的死傷的傷。
  
他們很清楚,雨果來回衝擊所保護的補給線,就是愛丁堡城的咽喉所在,但在雨果這枚硬殼果子頂著之下,就硬是咬不進去。
  
魔神雅克猙獰的一笑,肉翅一拍,便俯衝而下。
  
滿身血污的雨果此時正殺得性起,他突然感到左邊上方傳來一股極為強大的殺意,以他縱橫數百年老怪物的眼界經驗,還是被嚇了一跳。
  
他根本沒有預料到,那龐培和夜鶯手下,還會有這等高手埋伏著。
  
那敵人來勢極快,或許給雨果的反應時間不到一秒,他連忙全力張開聖域,抬頭一望,那敵人的相貌竟然跟雅克有七、八成相似!
  
“沒可能的!這傢伙竟然魔化了?”
  
被魔神雅克的獰笑嚇了一跳後,雨果看到牠手中凝聚的那團黯火,更是心驚,這團黯火進入了他的聖域範圍後,非但沒被壓制沒有減弱,反而還把他的聖域像一張薄紙般輕易燒穿……
  
一陣死亡的危險預兆,從雨果心頭泛起。
  
他有多少年沒感受過死亡的威脅了?
  
雨果頓時極之狼狽地翻滾閃避過去,好不容易躲過了被黯火直接命中,但還是被隨之而來的爆風震得飛到老遠。
  
這一擊,魔神雅克就是為了爽快,是故也不管能不能把雨果秒殺,就把牠手中的黯紅火焰給狠狠轟下。
  
這一轟,頓時轟起了一道滔天的黯火螺旋。
  
這爆風幾乎把這撒克遜第二大城市的西面戰線,給清空了一半。殺死的人不算太多,但大部份狂信者和叛軍都被爆風震飛到四面八方,有被摔死的,也有沒摔死但被沾身的黯火活活燒死的……
  
相比起來,愛丁堡守城軍由於有強大的城牆結界保護,折員就沒那麼嚴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