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即將被擊中的剎那,甘度夫咬了咬牙,把他手上珍愛至極的那把法杖丟出,然後唸了一道極簡單的咒文。
  
這法杖隨即分解成一道藍色光盾,這光盾向來被甘度夫視為“第二生命”,是這把法杖所以珍貴的原因之一。
  
再加上這藍色光盾,還加持了極少量的納妮婭神器之魂!
  
血天使噴出的濃血體液,濺到了那光盾上,頓時紅藍兩色光芒不住爆閃,最終轟然一聲,濃血和光盾兩雙抵銷,甘度夫和血天使同時被震得飛退!
  
“拾、拾回一命……這惡心攻擊真的很霸道……”甘度夫仍被震得有點頭昏腦漲,幸好那道藍色光盾,足以完全擋隔著那可怕的濃血噴吐。
  


至於那血天使,他看來連一點消耗都沒有,甚至還有餘力在著地時保護著手中的菲兒。但其實他那極短暫的生命,已因為剛才一噴,而縮短一半了,現在能不能撐到把菲兒交到同伴手上,也是未知之數。
  
是以他也毫不猶豫,丟下甘度夫不管,拍翅便飛!
  
“竟敢無視我?”甘度夫心頭一怒,隨即飛行追趕。這血天使的飛行速度極快,僅比甘度夫要慢一點點,要是不能馬上把對方截停,讓他飛回同伴那兒,則麻煩大了。
  
甘度夫隨即扔出兩把藍牙!
  
“我就看你還有沒有破解的力氣!”
  


另一道黯紅領域閃出,第二頭血天使趕到!
  
為了確保那俘虜了菲兒的同伴能夠順利脫出,這救兵也來不及使用那招濃血噴吐來應付甘度夫的藍牙,僅能以血肉之軀硬吃!
  
第一把藍牙,把那救援的血天使,整條手臂給砍斷飛掉。
  
第二把藍牙,則深深地割破了那血天使的腹部,腸臟頓時溢出。已臨瀕死狀態的他,表情卻甚是滿足,嘴裏唸誦著詭異的聖歌,然後,身軀瘋狂暴漲!
  
“糟糕!是自爆!”甘度夫大驚失色,這自爆的威力恐怕要比剛才那招濃血噴吐還要強大,但他手上已再沒有足以自保的東西了。
  


就在這時,另一個身影從旁竄出。
  
保祿一把咬住了那血天使腹部的傷口,然後大力吸食吞噬,瞬間便把這血天使的能量全部吸乾,枯萎成一具瘦巴巴的殘骸。
  
這殘骸,保祿自是不會錯過的,幾口就連吃帶吞的幹掉了。
  
“呼……血天使就是好吃,也真的很久沒吃過了,補啊……”保祿露出詭異的笑容,此時的他,連多年老對手甘度夫一見,也感毛骨悚然。
  
“這傢伙認真起來,還真的挺可怕的,看來以前一直有點小看他了。”
  
“甘度夫,跟蹤方面由我來,我在光明教會的時候,對他們非常熟悉,他們肯定甩不掉我的!”保祿道,“剛才那兩個血天使,是光明教會的核心戰力,這批聖域神甫共有十八人,每次必定全員出動,要是他們沒有落單的話,我和你根本不會是他們的對手!快點去通知雅克大人,把我們最強的陣容找來!快點!”
  
說罷,保祿便把一枚光明教會徽章丟給甘度夫,然後便像融解掉似的,潛行進入地底。
  
這光明教會徽章,能夠顯示保祿所在位置,持有者會直覺地感知道保祿所在方向,當然保祿也會隨時知道徽章所在。


  
甘度夫便趕忙飛回查爾頓城。
  
此時他才注意到,雅克引發的那道衝天火柱已經消失了,他們的據點已被燒溶了一大片,雅克和羅德等人站在廢墟之上,看來都沒有受傷或出現異常狀況。
  
“小子!快點跟我來!菲兒她……”
  
“甘度夫?”雅克看著甘度夫,表情頓時變緊張起來,“菲兒她怎麼了?”
  
甘度夫馬上便感覺得到,雅克剛才應該是經歷過一些重大的轉變,他整個人的氣質完全不同了,全身散放出一種鋒芒畢露的氣息……
  
甘度夫心裏產生的第一個想法,就是……
  
“這就是天火傳承者!”
  


於是甘度夫便很簡短的,向雅克交待有關菲兒的情況。
  
雅克聽著,他的表情漸漸變得憤怒,猙獰,其渾身散放的氣息越來越可怕,那股氣息漸漸濃重起來,形成了一道淡紅色的領域,隱隱有火光閃耀般的波紋。
  
“把保祿的徽章交給我。”雅克伸出手來。
  
他接過甘度夫遞過來的徽章後,他轟然一飛,就已飛行到遠遠的了。
  
“小子!等等我!”甘度夫欲要追出,但他發現雅克的速度實在太快,不要說追上,他還沒起步,就失去了雅克的蹤影,根本是追無可追!
  
“他一個人跑了!那我們怎麼辦?人家可是有幾十個聖域的超級團隊!”甘度夫可急了,他看著羅德和桑尼,但兩人只是面面相覷,也不知道可以怎麼辦。
  
“咦?梅斯特呢?”
  
梅斯特也突然失蹤了。


  
“我們還是專注於查爾頓的防務吧,這是我們唯一可以幫雅克做到的事。”羅德道。
  
“……也唯有這樣了。”甘度夫還在盯著雅克飛去的方向,有點擔心。
  
雅克爆發了。
  
“我太疏忽了,以為有蒂梵妮,以及甘度夫,保祿等人的保護,就不用太擔心菲兒的安危。”雅克心裏後悔不已,最近他也確實是太專注於自己的事情了,對周遭的局勢發展也沒用心留意,要是能夠察覺到對方有所異動,或許他就可以更好地保護菲兒。
  
“也不能怪甘度夫他們,光明教會為了俘虜菲兒,竟出動到十八名聖域神甫……”雅克皺著眉頭,“出這麼大的手筆,到底是為了甚麼?”
  
以雅克的年紀,他也不是有甚麼事便被怒氣衝昏頭腦的那種人了。
  
“不管從哪個角度想,他們俘虜菲兒的原因,只會是為了把我引出來。”雅克冷笑道,“既然你們那麼想,我就如你們所願。”
  


雅克心裏,洋溢著無比的自信。
  
現在的我,還會害怕被誘敵嗎?
  
幾乎剎那之間,雅克就飛到了查爾頓的城牆,此處正發生著激烈的戰爭,狂信者和叛軍正猛烈地企圖佔據著一道城牆的缺口,以便讓進攻軍長驅直入進城。
  
守軍自是築起血肉長城,全力抵抗。
  
卡在那道缺口前面,領頭瘋狂殺著守城軍的,是一名資深聖域高手,看衣著似乎不是光明教會的,大概是叛亂軍中的精英將領。
  
雅克霎然降落,就正好降落在那名聖域高手的面前。
  
“嚇!”
  
那人幾乎嚇得要跌倒了,狼狼猖猖地倒退了兩、三步。他心裏可嚇得不輕,心想,以他身為資深聖域的感知能力,竟然完全沒能發現這個人的接近?
  
要是他剛才不是單單降落,而是直接出手呢?
  
一股冷冰冰的懼意,從此人心頭泛起。只是,他可是攻城的前鋒猛將,怎可能被人家乾站著就嚇倒了?
  
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他長吼了一下,為自己鼓起勇氣,然後便舉起手上的巨刀,朝雅克砍來。
  
雅克隨手一揮,手中的水晶劍,輕易把對方的巨刀砍成兩段。他也不直接砍殺,踏前一步,就是一記“雅克流星拳”。
  
這雅克流星拳,由如今的雅克使出,自是今非昔比。
  
這巨大的火焰流星直把那個聖域高手,以及無數跟在他後面衝鋒殺敵,企圖衝入城內的狂信者們,全部給轟飛擊退!
  
“雅克大人萬歲!”守軍之中,不少將領是認得雅克的。他們看到雅克僅以一招,便毫無懸念地收復了這個很有可能會失陷的戰鬥點,隨即振奮地高呼起來,鼓舞己方士氣。
  
“雅克大人萬歲!”
  
“紅髮雅克!紅髮雅克!”
  
守軍頓時士氣大振,紛紛衝過來,完全堵住了那個城牆缺口。
  
雅克也沒停留,直接飛向那個被他轟飛的聖域那兒。他抓著那人的肩膊,直接帶上了高空。
  
“你們是龐培的人?說,他們的計劃是甚麼?他們要把菲兒帶到何處去?”雅克問道。
  
那人也是個漢子,雖已身受極嚴重的傷,仍保持著傲氣。
  
“你要殺便殺,但休想從我嘴巴擠出一丁點情報!”
  
雅克笑笑。
  
他用手抓住那人的臉。
  
“元素隔絕。”
  
那人隨即爆頭,他的所有記憶和人生經驗,都已被包裹在天火真空領域裏面,然後被雅克吸收掉。
  
“這人看來不夠高級,知道的事情不多,甚至也沒資格晉見海倫教皇。”雅克對這一點也頗為在意,因為他本人也未曾親眼見過海倫女神長甚麼樣子。
  
不過從這人的靈魂記憶中,也大概掌握了龐培他們的一些部署。
  
雅克得知,龐培他們在查爾頓曾經佈置了將近五十名聖域高手,就旨在成功綁票菲兒!現在他們得手了,大部份的人手都已經同時撤退,似乎早有心理準備會受到狙擊,而他們根本就沒把進攻查爾頓放在眼裏。
  
一切就只為了把雅克誘出來?
  
“龐培……我就如你所願,被你引誘出來了,且看你想要對我搞甚麼把戲!”
  
三十多名聖域高手,借著地勢分散著高速飛行,就為了把菲兒成功帶回光明教會總部。
  
還沒飛出撒克遜的國境,負責殿後的聖域神甫們,已察覺到後有追兵。
  
“被他發現得太快,他也追趕得太快了……”龐培已緊張得有點神經質了,他可念念不忘在查爾頓城所看到的那道火柱,要是那真的是雅克,而那的確是他目前的真正實力……
  
“不管那是甚麼人,有幾人,給我全殺了!”龐培下令。他才不管海倫女神真正的意圖,他收到的指示,只是俘虜菲兒而已。
  
即使雅克真的死掉,他也沒有責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