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於那天火之柱,導致龐培對雅克產生了一股從心而發的恐懼感,這也是人之常情,怪不得他。
  
可是那班被信仰佔據著神智的聖域神甫們,是沒有恐懼感的。
  
他們交換著眼神,決定阻截追擊者的最好方法。
  
對方的速度極高,估計實力極強,即使不可能憑單人之力對抗他們全部,但只要被他接近,難保不會被他纏著,做成極大混亂和麻煩,甚至被混水摸魚,手上的人質也會有失守的危險。
  
絕對不能夠讓他靠近!
  


最初那名擄走菲兒的血天使,已經燃燒殆盡而死去。連同保祿吃掉的那個,以及被菲兒的蒂梵妮項鍊爆掉的兩個,如今十八名聖域神甫,剩下十四人。
  
十四人當中,有兩人曾被蒂梵妮爆炸所傷,如今正好是負責截擊的人選。
  
兩人己立意犧牲,唸誦詭歌,隨即褪變成血天使,然後往反方向飛行,直接跟雅克碰頭!
  
雅克依著保祿那枚徽章的指引,在全力追趕之間,突然感應到有兩名極其強大的敵人,正衝著自己而來。
  
他們滿身血污,面目猙獰,長長的舌頭伸在外邊,隨風擺盪,實在很難聯想到他們竟然是天使的一屬。
  


“那就是血天使嗎?果然夠嘔心的。”
  
那兩名血天使逼近之後,兵分二路,左右夾攻雅克。他們同時從前額射出一道金黃色的光柱,這光柱還隱約可以看到有小天使在吹奏小號的殘影,以及聖歌的迴響,就像保祿使出諸魔聖骨炮時的效果。
  
雅克靈活地控制著飛行路線,閃過那兩道光柱。兩道光柱直轟到地上,造成了兩響極大的爆炸,絕不亞於資深聖域高手的全力一擊!
  
可知道,血天使是以快速燃燒自己生命,轉化為力量的一種“慢性自爆”式生物,剛才那道光柱,可能已抵得過兩人的十年壽命。
  
雅克閃過光柱之後,順勢以手中水晶劍一揮,強勢直指其中一名血天使!
  


只見那血天使拍動著血翅,在空中突然轉換飛行方向,竟然閃過了雅克那一劍,僅僅被掃落了幾根血翅上的羽毛而已。
  
“哦?”雅克也不禁對這兩頭血天使刮目相看。
  
另一名血天使趁這機會,又再閃出一道金黃光柱。
  
“喝!”雅克的領域爆發了,面對對方的近距離攻擊,他不進反退,在這飛翔的狀態下,讓水晶劍祭出一道天火之柱。
  
“火龍翔閃擊!”
  
自雅克再次突破之後,這火龍翔閃擊的威力也已不可同日而語,單說這釋出的火龍,體積也增大了超過一倍,直徑已超過了兩人身高!那火龍張開嘴來,真足夠把敵人一口吞噬!
  
這霸道無比的火龍,直衝著那名血天使轟來。
  
血天使射出的那道聖光,相比起這火龍來,是顯得那麼的薄弱和無力,一拼之下,就被火龍給轟得潰散。


  
然而,這也導致火龍的飛行軌跡有了一點改變,令其最終沒有正面命中對手。
  
火龍強力地擦過那血天使,使得他大半邊身子都在燃燒著,溶化著,背後的一隻翅膀已經脫落。
  
“嗚啊啊啊啊啊……!”這血天使爆出了最後的力量,以一隻翅膀朝雅克撲來,就要自爆!
  
 “天火真空領域!”
  
看著這只剩半條命的血天使,身體驀然暴漲,雅克立時作出反應,以天火真空領域把這血天使整個包裹著,讓他在真空環境下自爆!
  
這一爆,讓真空領域內爆風亂飛,混亂不堪,甚至連空間都稍微有點扭曲,然而這爆炸的威力,連一丁點都沒洩出來。
  
連自爆也沒法損其分毫!這強勢,讓剩下那名血天使,頓時有點意志崩潰。
  


他已經覺悟到,面對這敵人,做任何其他事情都是多餘的。他驀地撕裂自己的下顎,直接以燃燒一半生命為代價,噴吐濃血!
  
這樣大範圍地濺出的有害液體,就較難用天火真空領域包裹了。
  
雅克一念之間,把屬性轉換成水系,手持的水晶劍換成殘影戟,心念一動,提起了對水系法則領悟的境界!
  
“三.重.浪!”
  
殘影戟往前一刺!這一刺,沉默無聲,並沒有產生任何即時的破壞力。
  
就有如海嘯發生前的海水倒灌。
  
有如傾江倒海,霸道無比的強大重壓,滯後而來,像一堵無形之牆,把濃血完全擋著,然後逆推!
  
第一重浪,已把所有濃血反濺往血天使身上。他全身頓時發生腐爛溶解,不住在空中怪叫翻滾,痛苦不已。


  
第二重浪接著拍來!
  
被這重壓直接撞擊,這血天使隨即爆體,死得不能再死。
  
第三重浪已完全浪費了,只是把碎末再進一步變成粉渣而已。
  
這是雅克自征服了納妮婭之後,第一次使用水系的能力。
  
對於水元素法則的支配,他的領悟已從剛入門的一潭淺水,變成了無盡深邃的大海,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經繼承了女神的領悟,他只知道,對於水系法則,他幾乎是想要領悟多深,便有多深!
  
這三重浪其實是三段的衝擊波,它們穿透過那血天使之後,在極遠的大後方,聚合為一股巨大的能量。
  
這股三浪?加的強大衝擊波,就好比一條水龍,正奔?往高空,翻身,然後返回雅克那兒。
  


水龍強烈的沖刷著雅克的身軀,這是一種穿透過肉體,甚至直達靈魂深處的洗滌。
  
洗滌過後,雅克又好像脫胎換骨一般,整個人好像有了種水漾般的輕微透明感,就像他的身體是由極純粹的水元素所組成般。
  
強大的感覺,令雅克感到極之舒暢。
  
他仰頭狂笑。
  
然後,繼續追趕!
  
“給我更強大的對手,讓我把水系屬性發揮到極限!”雅克戰意沸騰,他一再加速,已越過了撒克遜的領土,進入鄰國連綿不絕的山脈地帶。
  
深入山脈地帶之後不久,雅克又再次感應到敵人的氣息。
  
“第二批截擊者來了。”
  
雅克聽到了夜鶯的叫聲!
  
這不是普通的鳥嗚,而是風系的法則領悟,是聲音法則,就有如艾瑞的長笛!
  
雅克擴展其領域,但卻無法準確定位鳥嗚的所在,也不知道這鳥嗚到底會產生怎麼樣的效果!
  
“這並不是精神攻擊……”雅克專注於感知,他感覺到,確實有甚麼,正來自於各個方向,正在悄悄逼近!
  
“來了!”
  
一道有如巨大刀刃般的黑影,突然閃現在雅克左側!
  
雅克及時反應過來,殘影戟反手一卡,擋住了那突擊。只是對方的刃器並沒跟殘影戟硬碰,而是斜斜滑過,然後高速飛走,使雅克好像無法使得上力似的。
  
與此同時,又有另一道刀刃從上而下劃來,角度極其刁鑽!
  
“呼!”雅克吐了一口氣,連忙提起殘影戟,他這次不擋,以攻為守,就來一記突刺!
  
這刀刃卻同樣在關鍵時刻把刃口稍稍偏斜,讓其鋒與殘影戟的鋒口擦出無數火星,然後又順勢飛往後方。
  
第三道,第三四刀刃,這次同時從後方襲來!
  
幾乎沒有任何喘息的時間!
  
這次雅克有點狼狽了,他翻了半個筋斗,身體倒立,雙手撐著殘影戟擋住下方兩把來刃,然後勢力往上猛飛!
  
只是,上方又已有一道刀刃在等著他了。
  
才僅僅五分鐘,雅克就和這班未知之敵,激鬥了超過五十回合。
  
雅克估計他們最少有六個人,各自手持一把有如他們身長,卻極輕靈的巨刀,演練得非常嫻熟。
  
他們各自大概也有十一、二階的水平,要是單打獨鬥,絕不會是雅克一招之敵,而他們這種多角度的攻擊,其實也不是很有破壞力。
  
其殺著,在於他們之間的配合,完全是天衣無縫!
  
這也不是單純的默契配合,互相補缺,因為他們彼此之間的連續攻擊,很有可能不是當下最好或順勢的選擇。
  
有時候他們會寧願繞到別的角度攻擊,或故意不攻擊雅克露出的破綻而選擇正面續攻,但他們這樣做卻並不因為經驗不足或無能為力,而是在這樣連續的不順勢攻擊之後,會讓雅克掉到一個更加危險的位置。
  
這令雅克有點無所適從,他很少面對這種組合式的群攻,而且面前這群刀刃手,他根本完全使不上力,既無法透過全力擋架反守為攻,也沒有空擋讓他抓緊某個目標,蓄勁一擊必殺。
  
“到底他們是依據怎麼樣的規律,來組成這種合作攻擊的呢?”
  
雅克霎時想到,是那仍然無時無刻鑽入他腦袋裏的夜鶯歌聲!
  
雅克邊繼續全力對付,邊分神仔細弄清楚,鳥鳴和這些刀刃手的進攻節奏,到底有甚麼關聯……
  
“難道……他們是在演譯著鳥鳴的韻律嗎?”雅克似乎漸漸看到了,那些連續進攻,確實有著某種韻律感,而這韻律感是跟那夜鶯歌聲,好像有某種配合,共鳴之處。
  
只是雅克並不精通音律,即使是洞悉到對方的聯合攻擊有著音樂似的節奏感,也沒能針對這點而想到破解之法!
  
“風系……風系……無法找到著力點,無法捕捉他們的來去……”雅克心頭漸漸生氣一股急躁之意。
  
這種急躁的情緒,很少會從雅克心上生起。
  
這種急躁,在雅克看來,甚至可以翻譯成一句話:“讓我出來!本大人足可搞定他們!”
  
這讓雅克想起了某個人,頓時心裏產生了一種很是奇怪的感覺。
  
那個人,已經沒有他眼前出現很久了,只是雅克卻渾然不覺,因為在靈魂層面裏,他根本就從沒消失過,甚至還進一步在靈魂層面融合了。
  
雅克大膽閉上了眼睛,試著作出一項他從未嘗試過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