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紅髮小子,竟然對他們的教皇女神出手?這可比殺了他們更不能夠忍受!
  
“把褻瀆者碎屍萬段!”眾人殺意冒起,自是要替女神報這個仇。
  
“有種便來!”雅克也提起了水晶劍,準備開戰。
  
“外人不要插手。”海倫輕輕一句,伴隨著的是她完全展開了神域,把龐培等人全部擋在外面。她緩緩站起身來,以幽幽的眼神直盯著雅克的雙眼。她臉頰上已印上了一個深深的紅色掌印。
  
海倫完全不懼地再次走到雅克跟前,“雅克哥哥,你就那麼狠心,如此對待我對你的感情嗎?”
  


“為甚麼不敢?”雅克毫不手軟地再給一巴掌,把海倫女神再次打倒在地上。
  
女神還是不緊不慢地撐起身子,撥了撥她那把已有點散亂的秀髮。她的臉上,帶著的表情,卻流露出了一點點的瘋狂。
  
“從來沒有男人如此對待過我。”女神詰問道,“雅克哥哥,我就有那麼令你討厭嗎?”
  
“閉嘴!你這個變態的女人!”雅克怒從心上起,跑過來抓著海倫女神的領口,把她提了起來,猛烈地搖動著,就像要搖醒她似的,“在這洛芙大陸裏,討厭你的人可多著了啦!你知不知道,你支配了光明教會後所發動的全面戰爭,導致了幾多人的死亡?幾多慘劇的發生?你這頭女魔!”
  
雅克以為,“女魔”一詞,足夠燃起海倫的怒火,對她是一種過份的羞辱了。但是海倫好像根本沒在意雅克怎麼罵她,只是露出了有點意外的表情,好像在思考著甚麼。
  


“我放棄神格,降臨轉生,接掌光明教會,發動針對撒克遜的戰爭,讓撒克遜分裂內戰,這一切,我都是為了雅克哥哥你而做的啊……”海倫好像滿臉委屈地盯著雅克,好像這是一個驚天大誤會似的,“雅克哥哥,難道你沒有發現,正是這一切事情的連續發生,才能夠讓哥哥你……完全覺醒過來的嗎?”
  
聽著女神那似是而非的解釋,雅克一口惡氣頂在胸口,鬱悶得不得了。
  
如此想來,德羅公國一役,也可能是這海倫故意安排的了。
  
他抓著海倫的肩膊猛烈搖動著,“歪理!你這個變態女魔!別把你的變態舉動,賴帳到我的頭上!我從來沒有要求過任何人,為了讓我成長而故意製造災難和混亂!”
  
“原來……雅克哥哥不喜歡這樣子的磨練。海倫知道錯了!雅克哥哥對不起!”海倫滿臉的悔疚地道,“雅克哥哥求求你停下來!海、海倫這就補償之前犯的過錯!”
  


雅克沒有說話。
  
但見海倫這麼說,他也想知道她到底有何打算。反正海倫畢竟是個神,要是她認真反抗起來,他不認為剛才那樣隨手抓著她的肩膊,就能夠制住她。
  
所以,雅克放鬆了手。海倫踉蹌地倒退了好幾步,好不容易站穩過來後,便馬上緊張地整理一下姿容。
  
然後,她露出了厭惡的表情,轉過頭來,盯著那班還在為她緊張心痛不已的聖域神甫們。
  
“都是你們!你們這班殺人兇手!現在就為你們的濫殺無辜,負上責任吧!”說罷,海倫雙目閃出一陣藍光。
  
“哇!”十二名聖域神甫,同時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叫聲。那是因為他們的信仰破滅了,絕望了,他們怎麼想也想不到,他們心裏至高無上的海倫教皇,竟然反臉不認人!
  
他們信仰極之堅定,絕對願意為了海倫而犧牲性命,但如今,海倫卻竟然把他們的信仰眨得一文不值……
  
在他們生命的最後一刻,總算是醒過來了。在不甘和絕望之中,他們死去。


  
十二名聖域神甫,同時被抹殺了生命,倒下來了。
  
這一招,施展得如此輕描淡寫,海倫好像連一點力氣也沒花,就取去了十二名洛芙大陸頂尖高手的性命。
  
這就是“神”的真正實力嗎?
  
雅克完全看不懂,海倫剛才是怎麼出手的。
  
“這海倫,不是說實力在神祇之間只是普通的嗎?怎麼……剛才那一招,不要說波塞冬,就算是納妮婭,她能夠使得出來嗎?”
  
“雅克哥哥,請相信海倫的決心。我會令這場戰爭終結的。”海倫道,雙目再次閃出藍光。頓時,在這官邸外的遠處,傳來了大量人群同時慘叫的聲音……這慘叫聲之巨大,簡直響徹雲霄,簡直難以估算,這到底是多少人在死前最後的呼喚所集合起來的。
  
這慘叫聲持續了一段時間,然後漸漸減弱。雅克可以清楚看到,無數的藍色煙霧從四面八方飛來,回歸到海倫女神身上。
  


直至整個過程完成,海倫女神才露出滿足而帶點驕傲的表情,對雅克道:“海倫已經遵守過承諾了,現在在整個洛芙大陸,再也沒有你們所說的“變異狂信者”了。”
  
雅克幾乎不敢相信他聽回來的話。
  
就剛才那麼雙目閃出藍光,就把分散在洛芙大陸,主要在撒克遜帝國,的所有變異狂信者,都全部抹殺掉?
  
“你……把他們全都殺了?”
  
“其實他們在變異那一刻已經死了,所以……你是對的,都是我殺的,不過是早就殺了,如今只不過是收回了植入在他們身上的神力。”海倫若無其事地道。
  
雅克心裏無比震撼。
  
這一手,絕對超越了納妮婭女神。
  
這根本就是不能夠想像的另一層的力量境界!說起來,僅憑一位女神之力,便在洛芙大陸製造出近乎無限數量的狂信者,這又是一位尋常神祇能夠做到的事嗎?


  
這海倫,到底是誰?
  
“好了,接下來,是處理撒克遜的叛軍。”海倫目光直落到龐培和其餘黨身上。
  
“不、別殺我……救命!雅克!”龐培嚇得腿也軟了,“雅克!聽好!我知道以我們的過節,你沒有理由救我!作為男子漢,我提出公平決鬥!要是你勝了的話,我任你宰割,要是我勝了的話,我只求一條活路!”
  
“走狗!你沒有資格跟雅克哥哥討價還價。”海倫冷冷的道。
  
“慢著,海倫。”雅克及時阻止道。
  
“雅克哥哥!你終於肯直呼我的名字了!”海倫樂得心花怒放,“雅克哥哥有甚麼要求,我必定照辦!只求哥哥你不再生我的氣!”
  
要不恨這海倫,對雅克來說是沒可能的。他不置可否,只道:“……不用把所有的叛軍都全部殺死,只把聖域以上,頭領級別的全殺就好了。”
  


“這要求太簡單了。”海倫說罷,雙目藍光一閃。
  
“雅克!你見死不救!”一代惡人龐培,連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,就這樣被抹殺掉生命而亡。連同他的同黨,也同樣變成了死體。
  
“這次殺了幾人?”雅克問道。
  
“三十二個,太少了。”海倫有點不滿意,“讓我看看好不好也殺掉八、九階的那些……”
  
“夠了!夠了!”
  
“是嗎?那就是說,雅克哥哥肯原諒我了?”海倫滿心期望地哄過來問道。
  
雅克倒是心想,這海倫,跟一個天下無敵的瘋子沒太大分別。操縱無數人的生死,只憑她的一念。
  
到目前為止,這海倫對雅克似乎是有求必應,而且絕對服從。但問題是,這絕對服從有沒有所謂的底線呢?
  
如果觸及了這條底線,會不會導致這瘋婦不留情面的大爆發呢?
  
這正是雅克所擔心的。
  
如今他就好比抱著一大袋的炸彈,好好運用的話,的確可以用來做很多事情,但要是一個不小心,走火的話……
  
見雅克遲遲不發話,臉上表情也陰晴不定,海倫也就苦起臉來了。
  
“雅克哥哥……”
  
雅克逼自己睜出一副厭恨的表情,然後毫不留手也又給海倫一個耳光。
  
“賤人!休想憑這麼丁點的補償,我就可以原諒你的所作所為!別以為你長了這副嘴臉,男人們就有義務要哄你寵你!我雅克現在就要用這記耳光告訴你!你只是一個惹人討厭的賤人!賤人!”
  
海倫被雅克罵得臉紅心跳。她咬著嘴唇,強忍著那如潮水般湧來的陣陣快意……
  
“啊……濕透了……果然,壞男人的滋味,很好……”海倫跪著走到雅克面前,扯著他的褲管哀求道,“雅克哥哥,這些年來,海倫做了太多對不起你的事。我會一直補償的!我會讓雅克哥哥看到我的誠意和決心!”
  
雅克依然冷著臉不言。
  
“……到底要怎麼做,才能夠討得雅克哥哥的歡心?啊!有了!”海倫樂孜孜的道,“雅克哥哥,海倫可以為了你,放棄在洛芙大陸所建立的所有信仰根源。”
  
說罷,海倫雙目連連閃射出藍光。
  
也不知道,她到底在做著甚麼驚天動地的事。
  
這藍光直衝上天際,然後分散成無數的部份,分別向幾個方向飛去。而其中,大部份的藍光,目的地都是在南方的特洛伊聯邦!
  
其中一道力量最強大的藍光,一直飛到了聯邦首府特洛伊城,朝著最終目的地,海倫神殿總殿,直接轟炸。
  
當這道藍光接近的時候,海倫神殿的祭司們,還滿心歡喜地以前,那背棄了他們投奔光明教會的海倫女神,如今總算回歸了呢。
  
直至他們伴隨著神殿被一迸炸成灰燼時,他們也都搞不清楚到底是甚麼回事。
  
他們對海倫女神的信仰,一直都沒有動搖過,但怎麼,仍然會惹來神怒?海倫女神為甚麼要抹殺他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