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克沒機會看到,此時正在特洛伊聯邦內各處同時發生著的,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  
一位神,正在收回她多年來散佈在洛芙大陸的所有信仰種籽!
  
只見無數神力,以藍色煙霧般的形態,回歸到海倫女神身上,這藍煙的量,要比起剛才回收變異狂信者的神力時,還要多上十倍不止!
  
海倫女神,在洛芙大陸的歷史上,均是被認為是個佔有慾極強,對異己勢力絕不妥協,而且永遠有著擴張勢力的野心的一位神祇。
  
她是被公認的,最常直接或間接干預洛芙大陸勢力平衡的一位神。
  


而如今,她竟然為了雅克,甘願放棄在洛芙大陸所建立過的一切!
  
此時的雅克,簡直就像是置身夢境般。
  
他不敢相信,跟海倫的最終碰面,竟然會發展成如今這樣的狀態,沒想過海倫女神……竟然會如此輕易地拋棄一切,而且……她是為了雅克而這樣做?
  
雅克不禁抽了口冷氣。
  
這樣子的女神,他能夠相信嗎?
  


“完全……看不到一絲的破碇,難道這就表示,她是真心的?”看著這海倫一臉堅定而專注地回收神力,這表情姿態實在太有說服力了,即使用最懷疑最批判的眼光審視,也無法挑剔出甚麼來。
  
這樣,反而令雅克心裏更加不安。
  
似乎是看到了雅克的表情和身體語言,海倫沒有抬起頭來看雅克,只是幽幽地道,“雅克哥哥,不要小看愛情……尤其在神位面,這種感情……比起任何神器寶物,都要珍貴。”
  
愛情?
  
“有人說過,願意為對方作出無條件的犧牲和付出,這就是所謂的愛情了。”海倫的表情柔弱似水,好像很脆弱似的,“這樣的事情,在神位面,是不可能發生的……雅克哥哥,海倫現在正為了你,而努力地學習一件我從來都沒體驗過,也不理解的一件事情……雅克哥哥,你認為,我為你所做的一切,算是……”
  


“別問我這種事情!”雅克怒吼道,“我只知道,我對你連一丁點兒的感覺都沒有!你別要拿這種事情來煩我!”
  
無論是在於個人感情,還是在於擬定好的策略,這都是雅克心裏必然的答案。
  
“沒想到她的底線那麼深,竟然連這樣都試不出來!”雅克心想,他要怎麼樣才能夠令這海倫現出本來面目呢?
  
“雅克哥哥,你不愛我?”海倫直直盯著雅克,眼角卻流下了一滴清淚,“我可以知道原因嗎?我……我可以為你改變的,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……”
  
來到這個地步,雅克已不知道還能用甚麼話來忽悠她了。本來,他就不擅長扮演壞男人的角色。
  
他心裏還在擔心,現在是適當時候提起那件事了嗎?考慮了一會後,他決定,即管一試。
  
“夠了!原因你早已知道!” 雅克把企圖接近的海倫一把推開,“把菲兒還給我!”
  
“菲兒……”海倫的表情,頓時變得陰晴不定。


  
雅克正專注地凝視著她的表情變化。
  
海倫,並沒有如雅克所預料的,因為提到了“菲兒”而暴怒或嫉妒起來。她咬著嘴唇,漸漸表現出來的,是一種悔罪的歉意。
  
這是身為第三者常常會出現的表情。
  
“雅克哥哥,比起菲兒,難道我真的……”
  
“根本沒法比!”雅克儘量想出最狠的話來,“跟菲兒比起來,你這個賤人,不過是個惹人煩厭的醜婦!”
  
“難道就不能夠給我一個競爭的機會麼?”
  
“甚麼?連對“醜婦”一詞也沒有任何反應?”雅克心裏叫苦,他也快詞窮了,想不到這女的對被侮辱的反應是如此遲鈍。雅克只好繼續罵道:“就算洛芙大陸只剩下你一個女人,我也不會選擇你!在我眼中,你連一丁點兒的競爭力都沒有!”
  


海倫的臉頰,流落過一滴又一滴的淚水。這般惹人憐愛的悲慘表情,連雅克也很難不動容。只是他在心裏叫自己千萬要堅定,要是態度稍為軟化的話,就前功盡廢了。
  
最後,海倫幽幽的嘆了口氣。
  
“……我明白了。菲兒……姐姐,在雅克哥哥心裏,是無法被替代的。”海倫有點自嘲地道,“任性地把菲兒姐姐抓走的我,反而惹人討厭了……真後悔當初做了這個決定啊……”
  
雅克心想,你真的會後悔嗎?
  
他沒有說話,等待著海倫接下來到底會怎麼辦?
  
“雅克哥哥,我不要求獨佔你,甚至不要求你愛我,或給予我任何回報。我……甘心在沒有得到任何承諾的情況下,跟著你。”海倫的表情變得無比堅定,“我只求你讓我叫菲兒一聲姐姐,讓我們以姊妹相待,讓我以後好好侍候你倆,你看這樣可以嗎?”
  
雅克,完全的無語了。
  
這樣也行?這樣低姿態的條件,你身為一位女神,也提得出來?


  
他差點馬上就相信,這海倫是真的愛上了他了。
  
但是,內心的一把聲音不住地警告著他,要小心!千萬不要太輕易相信,像女神這種高等存在的生物!
  
這女人,好歹也是個存在了數百數千年的老怪!就算本來是個弱智的,經過這麼多年沉淫還沒被玩死,肯定浸出了一定的心機!
  
“你先把菲兒放了。”雅克不置可否,只是冷冷的道,“這事我作不了主,你先讓菲兒自由了,然後再親自向她提出要求,由她作出定奪。”
  
海倫苦兮兮的臉上,頓時有了喜色。
  
“好,我馬上照辦。”
  
說罷,海倫提起指尖,指尖上閃現一記藍光。頓時她身旁開啟了一道空間裂縫,菲兒隨即急忙從裂縫裏跑出來。
  


“雅克!”
  
菲兒一股腦兒地直奔進雅克的懷抱。
  
雅克絲毫不敢鬆懈,張開領域對菲兒來回仔細掃描了好幾次。
  
首先,要確認她是真的菲兒;其次,是確認海倫有沒有對菲兒施加任何不利的禁制或毒害;其三,是要確認海倫此時會不會對菲兒出手。
  
“我也覺得奇怪,這海倫女神並沒有對我施加任何禁制,我甚至連她的臉也沒看清楚,就被軟禁起來了。”
  
對海倫女神來說,菲兒本來只是把雅克引誘過來的餌。她對菲兒根本漠不關心,因為她根本沒有想過,自己的魅力,竟然會敗於菲兒!
  
而如今,海倫女神似乎已接受了自己的位置。她堆著笑臉,靠近著菲兒,企圖討好賣乖。
  
“菲兒姐姐,之前有點誤會,對不起……”
  
菲兒和雅克面面相覷。
  
雅克也就把剛才海倫的要求,轉告給菲兒。以兩人的默契,不用明說,也大概知道是甚麼回事。
  
在感情上,菲兒當然不願意收這麼一個妹妹的,那豈不是雅克建立後宮的第一步?
  
只是,從雅克的表情暗示,以及親眼所見那海倫的狀態,菲兒也大致猜到目前的處境如何。這海倫故意把她抓來,如今又無條件地釋放,還提出要跟她共侍一夫?
  
怎麼想,這也實在是太詭異了。
  
這根本不是一個正常神智的人類會做出來的舉動。難道說,“神”就是這副德行的嗎?
  
海倫如今已是非常之低姿態了,要是連這個要求也拒絕,難保不會踏到了她自尊的底線。為了應付她,菲兒只好勉強地點了點頭,以示同意。
  
“謝謝!謝謝你!菲兒姐姐!”
  
“那……你們兩姊妹以後要好好相處。”雅克有點不習慣地道。
  
菲兒頓時兇狠地朝雅克瞪眼,雅克只好不斷賠罪,示意著“既是演戲就要演得逼真點嘛。”
  
光明教會總部一行,竟以把海倫收進後宮作為結束。
  
“我不會再留在光明教會總部了,以後雅克哥哥要去哪兒,海倫都會跟著你的。”
  
雅克和菲兒也想不到甚麼拒絕的理由。
  
讓海倫跟著,也許比讓她留在光明教會,還沒那麼危險吧。她這種女人要是繼續當教皇的話,難保有天對雅克反目成仇時,她不會再利用自己的權力,又令洛芙大陸再起戰端。
  
“那我們先回去查爾頓城吧。”
  
三人於是飛行離開。
  
只是,他們剛剛飛離第三城牆範圍時,海倫才好像剛剛想起地道:“啊,我忘了我其實是不可以離開教皇官邸範圍的。”
  
“為甚麼?”雅克問道。他心裏想,你現在不是已離開了嗎?
  
“要是我離開這範圍的話,伯多祿會生氣的。”
  
“伯多祿?”
  
“就是光明神啊。”海倫若無其事地道,還天真地笑起來,“他是個很會吃醋的男人,為了留住我在身邊,不惜殺了上一任教皇讓我坐上這個位子,但唯一要求就是,我不能夠離開教皇官邸,不能夠背叛他。”
  
雅克和菲兒對望著,眉頭都皺起來了。
  
他們……在無意之間,竟然連光明神也得罪起來了。
  
“你怎麼不早說?”雅克瞪著海倫,“你肯定是故意的!”
  
“雅克哥哥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是真的忘了!因為這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啊!”
  
“你在說,我們把光明神徹底激怒了這件事,是一件小事情嗎?”雅克雙眼紅筋都暴現了。
  
“當然了,相比起跟雅克哥哥的相遇,相比起我們的愛,那伯多祿,不過是個多餘的人而已。”海倫理直氣壯地道。
  
這好像不是愛情的問題,雅克很想朝天大喊,問題的重點是,得罪了光明神,我們很有可能小命不保!
  
雖然雅克並不知道,光明神的實力到底如何,但祂畢竟創立了光明教會!也是光明系屬性的主要神祇!
  
雅克只感到悔恨又無力地,他心裏想,這海倫,真是個禍水!
  
“那就是說……這伯多祿,現在隨時都會出現吧?”
  
“應該是。咦?不過奇怪了?我都離開這麼久了,怎麼伯多祿還沒有出現的呢?”海倫好奇起來,“我記得,上次我只是一時貪玩,把半隻腳伸出範圍之外,那伯多祿馬上就降下了神怒,把光明教會的紅衣主教都殺了三份之一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