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海倫,絕對是個禍水之中的禍水。
  
竟然為了貪玩,而觸動了光明神的底線,代價是讓光明教會死掉三份之一的紅衣主教!這海倫說起這事時,不過是伸伸舌頭,好像是個搞了個小惡作劇的女孩似的。
  
她完全沒把那成了代罪羔羊的紅衣主教放在心上。
  
“簡直是自我中心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!”雅克心裏想。菲兒更是聽得心裏發毛,不自覺地跟海倫分開了一點距離。
  
這一路上,海倫自是幸福的。
  


這段短短的時光,可能是她悠長的生命裏,首次去當一個完全唯命是從的小女人。
  
至於雅克和菲兒,則是擔驚受怕,精神緊張,要不是兩人互相扶持,恐怕有崩潰的危險。
  
他們怕的,當然就是,不知道光明神何時會跑出來,向他們要人!
  
祂會跑出來打個招呼還是好的,最怕的是祂不知從哪兒直接轟來一招殺著,在完全不知道對方底細的情況下,要是雅克有能力擋住或閃過還好……
  
這一段路程,對雅克和菲兒來說,都是無盡的折磨。
  


三人很快就飛進了撒克遜國境。
  
從高空俯瞰,只見帝國遠近多處,均仍是烽煙四起,不少地方仍在起著火,一副滿目蒼夷的面貌。
  
這麼一搞,可是真正傷到了撒克遜的國本元氣。因為這一次的動亂,牽涉到很多數百年甚至數千年未經任何戰亂的內陸地區,這些地方可是帝國的糧倉和資源庫所在,所謂一個國家的國力,就是以這些內陸的生產區域多年積累而來的。
  
經此一役,也不知道要休養生息多久,才能復原。
  
可幸的是,路途所見,不論大城小鎮,還是荒郊野外,戰爭已基本結束了。
  


在海倫一口氣爆掉了龐培等三十多名聖域高手之後,形勢便輕易被逆轉了,群龍無首的叛亂軍,幾乎馬上就陷入瀕臨潰散的狀態。
  
如今只剩下一些零星的爭鬥,主要是些不肯投降的叛軍,或一些跟龐培等人牽扯太深的中高層將領,心知即使投降還是難途一死,故仍選擇垂死掙扎,爭取招安或流亡的機會。
  
至於光明教會方面,更是完全停止了任何攻擊性的行為。
  
所有變異狂信者已被海倫抹殺,餘下大部份的信徒,也就自動解除了被精神操縱的狀態,餘下的只是小量像卡西安之類的乘勢混水摸魚的教會中層幹部,他們看到大勢已去之後,很識時務地又隱匿起來,甚至一些更厚臉皮的,還乖乖的當起愛好和平的神甫來了
  
查爾頓城的戰爭也已經完結了。
  
只見城裏城外盡是戰鬥過後的痕跡,傷兵和屍體還多得在城內街道上隨處可見,雖然是次戰爭以勝利告終,也實在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。
  
雅克回到他在查爾頓城的據點裏去。
  
甘度夫,羅德,桑尼等人,他們有足夠自保能力,當然還好端端的在。花之聖女們也被好好保護著,沒有受這些戰爭所牽連。


  
“呵呵……小子終於把菲兒帶回來了,比想像中還要順利呢。”甘度夫總算是鬆了一口氣,甚實他還一直以當日沒有追上雅克,協助他大鬧光明教會總部,而感到擔心和後悔不已。
  
“我早就說過雅克哥哥一定沒問題的。”桑尼本想跑過去狠狠抱雅克一把,但她看到雅克身後還站著個女人,就一下子呆住了。
  
“這小子果然有種啊,又收一個……”羅德早站在一旁,等著看戲了。
  
“雅克哥哥,這喚你作哥哥的女子是誰?”海倫走上前來,一把挽著雅克的手臂,撒著嬌道,“她不會是你的第二號老婆吧?看來是個巫妖,而且是個幾百歲的老妖了。”
  
“這位婆婆,你也不要裝年輕了好不好?大家都不是人類,難道我就看不穿你還要比我老嗎?”桑尼叉著腰,反唇相譏道,“雅克哥哥,這個女人又是誰啊?”
  
“咳嗯,我來介紹。”雅克乾咳了幾聲,儘量用平和的語氣道,“這位小姐,就是海倫。”
  
“各位好,小女子是雅克哥哥新收的老婆,請大家多多指教。”
  


“海倫?”
  
甘度夫,羅德等幾人,幾乎即時就反射性地飛退到二十步以外。
  
而在五十步以外,地面突然一聲爆響,某人從地底裏被嚇了出來,正是保祿。
  
“真……真的是海倫女神!”保祿的臉色完全青了。
  
“噯,我認得你,你是那個兩次偷我衣服的胖子。”海倫朝保祿揮手道,“這麼久遠的事了,我就原諒你吧,不過以後不要再幹了,不然即使我不介意了,雅克哥哥也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  
“雅、雅克大人……你真的,你真的……”保祿簡直激動得要抓狂了,“逆天啊!饒是我保祿看人的眼光有多好,我最終也是小看了偉大的雅克大人!竟然!竟然連收了兩個女神!這就是天火傳承者的宿命嗎?”
  
“雅克哥哥,他說你收了兩個女神?”海倫好奇地問道,“那另一個是誰?”
  
“這、這……”他又怎好意思說另一位就是她的姐姐?“說來話長了,還是改天再……”


  
“我想知道!我想知道!”海倫嬌聲嬌氣地猛搖著雅克的手臂,她胸前的溫香軟玉不時有意無意地觸碰到雅克,真是讓聖人也瘋了,“告訴海倫嘛。”
  
為了大局,菲兒只好含淚也含怒地強忍著眼前這一幕。
  
海倫這招神級撒嬌,連桑尼也甘敗下風。“好不要臉的女人,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請吃豆腐……”
  
實在被海倫磨得受不了了,雅克便只好帶開話題:“對了,梅斯特呢?”
  
“自從你離開查爾頓城那一刻,他也就不見了,也沒有回來過。”甘度夫道,“不過小子現在平安沒事歸來了,我相信他很快便會再出現的。”
  
“對,畢竟還要交待魔神大人那件事。”保祿道,提起那位魔神雅克,他表情便自然現出無限的崇敬。
  
“對呢,我對魔神分身的感應好像也變弱了。”雅克檢查一下,發現靈魂連繫仍在,只是變得十分微弱,或許魔神分身目前正在距離非常遠的某個地方,或在一個禁制極之強大的地方,也不知道牠在收了納妮婭之後,又有何行動了。
  


自從本尊全心全意地去搶回菲兒以來,就沒把分身的事放在心上了。如今雅克只能透過靈魂連繫,表達要分身回歸的意願。本尊的意志,分身是必需要服從的,不過看來也需要一段日子,分身才會歸來。
  
“內戰已經結束,只剩下萊恩那邊的遠征,看來獲勝只是時間問題而已,也不用太過擔心。不知道小子你以後有何打算?”甘度夫樂嘻嘻地問道。
  
他心裏當然想要拉攏雅克進拉普達傭兵團了。洛芙大陸之廣大遼闊,遠不只是撒克遜帝國那麼點地方,作為傭兵到各處探險做任務,也是件極為逍遙而好玩的一件事。
  
羅德,桑尼,保祿等也是各有心思。
  
他們也不是那些會閒著沒事的傢伙,聚在一起的原因,直接說就是為了雅克,所以他們日後的動向,也是跟雅克的意願有很大的關係。
  
“呃,其實我們的事還沒有完,還有點手尾……”雅克搔著後腦袋道,“我、菲兒和海倫打算先在查爾頓城外附近,找個沒人的地方生活一陣子,直至確認光明神不會再找我們麻煩為止。”
  
“光明神?”眾人又是一陣的驚嚇。
  
雅克於是便轉述了一遍海倫的話。
  
在場幾人都是見多識廣的人精,這海倫突然變成個貌似無害的小女人,即使裝得如此像樣,他們也是不會相信的。
  
神祇們活了那麼久,性格多少有點扭曲,這海倫肯定是危險的。雅克收他作後宮,想必也是權宜之計,免得她爆發起來難以收拾殘局。
  
但為了應付這個海倫,而得罪了光明神,那就不知道這是不是划算了。
  
“根據海倫的估計,這光明神大概是遇上了甚麼麻煩,所以才沒有出現,甚至有可能殞落了也說不定,這在腥風血雨的神位面,是絕對有可能的。但為保險計,還是先隱居一陣子比較穩妥。”雅克道,“也可順便繼續煉我的空間創造水晶。”
  
“那我也要跟雅克哥哥住在一起!”桑尼舉手道,“放心吧,有我幫忙的話,肯定很快就能夠煉出來的!”
  
“空間創造水晶?”海倫也很有興趣的樣子,“雅克哥哥想要創造屬於自己的位面嗎?我也要幫忙!”
  
“創造位面……我沒有那麼大的野心啦……”雅克道,“不過是想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,可以讓家人安全地生活下去而已。”
  
“即使在神界,懂得製作空間創造水晶的人都不多,我們想要擁有結界空間的話,主要是透過得到現成的水晶。”海倫道,“要怎麼幹?我會全力幫忙的!”
  
“我們可不需要你的幫忙,純粹的水系元素,我們有辦法煉出來的。”桑尼針鋒相對地道。兩人互相瞪眼,視線當中火花四射。
  
“看來這段隱居日子,也是不得寧靜的了。”雅克嘆氣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雖然雅克已明言了可能會遇上的危險,但不管是保祿或甘度夫,都不太把這危險放在心上,也是選擇跟著雅克一起行動。
  
畢竟他們都也跟著雅克那麼久了,危險也不是沒有遇過的,為了爭取天火傳承者,這是必需要付出的風險成本。
  
要是遇見有危險了便馬上保持距離,這樣的人品,有資格贏得同伴們的信任嗎?
  
他們很快就在查爾頓城郊約半小時飛行距離外,找了一處風景不錯的湖畔地區,作為暫時隱居點。
  
那湖畔四周被樹森圍繞,附近地區鮮有人跡,是比較罕有的未被開發的處女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