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園的建設開始了。
  
也不要說海倫,單是說雅克這幾人,誰不是足以富甲一方的隱形富豪?又他們都是些變態級高手,在查爾頓城看中哪個房子,買掉之後便整個屋子連地台地基拔起來,抬起然後飛行送到他們想要的地方,只是很輕鬆的一件事。
  
他們想要大量購物的話,運送也完全不是問題,他們有的是空間戒指甚至結界空間呢。
  
過不了幾天,在這隱敝的林中湖畔,便聳立了一整排豪華舒適的房子,雅克和同半們便過著難得的隱居生活,休養生息。
  
不說不知,原來菲兒的廚藝相當不俗,每天三餐,連同茶點夜宵,都是由她主理,吃得大家滿足不已,連甘度夫,保祿等世面見得多了的人精,也直喊著說想待在這兒老死算了。
  


菲兒也難得有機會施展廚藝,也不覺得辛苦,儘情發揮她在烹飪上的創造力,要是廚藝也有位階,恐怕菲兒也已晉身到聖域了。
  
海倫向來都是過著眾星捧月的日子,吃喝她是專家,但那些食物飲料是怎麼製作出來的,她可是連一點概念都沒有。
  
她也很奇怪菲兒怎麼能夠利用如此簡單的材料,製作出連神位面也沒有的美味。
  
事實上美食的世界也是無比廣闊的,洛芙大陸和神位面所生產的食材不同,食物的風味也自然是不同了。
  
看到菲兒入廚時如此滿足和幸福的表情,海倫心裏也蠢蠢欲動,開始賴著菲兒要她傳授廚藝。菲兒也樂得有人和她志同道合,當然不介意作出指導。
  


經過連串地獄廚房的試煉後,海倫也漸漸上手起來,煮出來的東西雖然及不上菲兒,但也總算可稱之為人類能吃的食物,從不挑食的保祿可是每次都負責吃掉大部份海倫的心血結晶,雅克為了賞臉自是每次都要吃一點的。
  
透過入廚,海倫和菲兒倒是漸漸混熟起來了。
  
有菲兒應付著海倫,雅克可以專心於煉製純粹元素之液了。
  
製作空間創造水晶所需的四大純粹元素之中,風系的元素是最先預備好的,那就是得自精靈女皇莉芙的“月夜之蜜”。
  
水系的純粹元素,本來曾經借助淬煉納妮婭的神器之魂,而煉出過一次,不過後來出現了點意外,令這瓶本應純粹的水元素,混合了半瓶雅克的天火……
  


如今這瓶水火兩混的元素之液,看起來倒是顯得怪怪的,也不知道有何用途,就只好放在一邊。
  
火系的本應是最容易煉得到的,雅克也確實曾煉出過一次,不過後來為了分離出魔神分身而用掉了。
  
雅克的第一個目標,就是要再次煉出純粹火系元素。
  
以他目前天火傳承者真正覺醒的狀態,再加上之前已有了一次成功經驗,這一次煉製可謂駕輕就熟。
  
只見他站在魔法陣中央,以極快的速度流暢地唸誦著咒文,不用多久時間就完全激活了法陣的外層兩環。
  
接下來,雅克狠狠地淬煉了一下自身的“天火之海”,強大無匹的天火之力,源源不絕地噴發出來,跟以前只能迸出幾點火星,根本不可同日而語。
  
這天火噴發,迅即就衝破了往日的瓶頸關口,把四環法陣完全激活運轉,純粹元素之液漸漸凝聚產生,滴落在收集瓶子裏,很快就收集到所需要的數量。
  
這凝煉過程從開始到結束,還用不上半天。


  
“看雅克哥哥煉起來的樣子還真輕鬆,想起上一次嘛,大家都被折騰得只剩下半條命啊,反差真是太大了。”桑尼把小瓶子拿在日光底子照耀著察看,明顯很滿意這一瓶成品的純粹度,“絕對是純粹度一百沒錯。”
  
想要得到水系的純粹元素,就更簡單了。
  
海倫女神也不用依著桑尼的程序來幹,她有她自己的凝煉方法。也用不到半小時,滿瓶子的純粹水系元素就被煉出來了。
  
“對我們來說,煉出純粹元素還不是甚麼難事,困難的是把四系的純粹元素合成為空間創造水晶的過程,這需要的是技術。”海倫有點不情願地道,“我承認你這頭老巫妖是有點能耐的,要是你最後真能把水晶弄出來的話。”
  
“經老娘製作出來的水晶,沒二十也有十八顆了。你就放心吧,女神婆婆。”
  
這一妖一神的吵嘴,也成為了湖畔隱居生活中的日常風景了。
  
“如今就只剩下地系的了。”雅克心想,這才是難度所在呢。
  


其他人也不會閒著沒事,他們都各自用自己的渠道跟外界保持連繫,並持續地注意著撒克遜方面的局勢發展。
  
沒過多久,叛軍的剿滅已大致完成。
  
在總理西斯科領導之下,被重重圍攻的獅心城總算是保持不失,在叛軍的頭領人物無故暴斃,亂成一團時,他很快就發起了全力的反攻,很快就解了獅心城之圍。
  
這也讓作為總理女兒的菲兒放下心來了。
  
而遠在北方,萊恩率領的遠征軍也傳來了大捷報。
  
奧斯陸已被攻陷,北國已從洛芙大陸版圖上消失,淪為撒克遜帝國的屬土。
  
此戰的關鍵,在於曾在奧斯陸刮起的超強風雪,在持續了七天後竟突然靜止下來。這風雪,一直被認為是北國守護女神納妮婭的手筆,是她親自守護著奧斯陸,這是北國能夠一直支撐著不滅的精神支柱。
  
但這場守護風雪,突然在沒有任何先兆,也在敵人還沒有退兵時就停止了,這難道代表,女神已拋棄了北國嗎?


  
北國的士氣隨即直線下跌。
  
在萊恩的堅持下,撒克遜的主要戰力仍能保持得住,他眼見總算等到了這大好機會,便及時發動了全面的攻城戰。
  
奧斯陸的城防,跟獅心城要差上幾個檔次,城牆很快就被攻出了一個大缺口。
  
萊恩一夫當關,親自衝進城裏,把納妮婭女神總殿給一劍夷為平地。
  
這象徵性的行動,也拆毀了北國人的戰意和自尊。
  
在他們看來,女神……根本就沒降臨過,就算她曾經降臨過,但在最要緊關頭時卻消失了,這跟沒降臨過也沒多大差別。
  
北國已經拿下,待負責接管事務的將領和官員到達後,萊恩便會班師凱旋歸來。
  


他早已知道在遠征期間,撒克遜本國遭到光明教會狂信者蹂躪一事,也知道了龐培等人的背叛,令撒克遜幾乎陷入了滅國危機。
  
如今在他不用親自回國救援的情況下,國內的戰亂也都已經解決了,這多少出乎萊恩的意料。他透過大量的情報來源,當然知道此事誰該有功,誰該有過。
  
對於雅克在守護撒克遜上有幾多功勞,萊恩自是心裏清楚的。他心裏想,經過這一戰,如今雅克可算是和撒克遜綁定了吧?
  
要是他已經承認自己是撒克遜人,萊恩心想,分他半壁江山又如何?就是雅克執意不要,他萊恩甚至願意放棄皇位,跟隨他到處冒險。
  
只有跟著這天火傳承者,才有機會讓萊恩見識到比洛芙大陸更廣闊的世界。萊恩知道,雅克將要走的路,遠超過他的想像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光明神伯多祿,在神位面上,曾被認為是海倫美色的頭號中毒者。
  
祂的中毒之深,中毒之久,令祂早已不是那個一手創立光明教會,即使在神位面也是叱吒一時的主神了。
  
祂荒廢了神力修煉,荒廢了在無數位面所種下的信仰種籽,就只沉迷在企圖討好那陰晴不定,對祂時冷時熱的海倫女神身上。
  
海倫深諳御男之道,雖然不時對伯多祿幹些任性爆發之事,但又偶爾會主動給祂點甜頭,把伯多祿給調教得貼貼服服,重度上癮。
  
在神位面,祂和其他海倫迷戀者爭風吃醋,大打出手,只是家常便飯。以他的實力,初期還真是沒有甚麼敵手,要殺便殺,倒是讓神聞風喪膽,令等閒競爭者根本接近不了海倫。
  
直至遇上那個數千年前才成神的拉米奈斯。
  
看到了海倫女神的美色,拉米奈斯自是不會放過,是以,祂和伯多祿的一戰,早晚是會發生的。
  
這一戰,竟然戰況極之懸殊。
  
伯多祿在悠長的神格生命裏,首次遭逢絕對的慘敗。而且還不只是戰敗,祂被無力地抓在拉米奈斯的手裏,遭受到極其屈辱性的對待。
  
拉米奈斯要祂當奴隸,祂就只能夠當奴隸。
  
拉米奈斯要祂當條狗,祂就只有脫光衣服趴在地上吠。
  
拉米奈斯可是玩得上了癮,把囂張慣了的光明神踩在腳下,這種快感甚至還比得到海倫更強烈,祂沒日沒夜地折磨著伯多祿,也不知過了多久……因為在神位面,時間單位是無限長的……
  
直至連拉米奈斯的虐待癮頭都差不多過夠了,開始有點麻木時,伯多祿才終於有了逃跑的機會。
  
趁著拉米奈斯某天處於酩酊大醉時,伯多祿把積蓄多時的神力全部爆發,總算極短暫時掙破了拉米奈斯下的禁制,給逃脫了出來!
  
難得得到了自由,這伯多祿還不馬上有多遠跑多遠,而是回來找海倫,要求她和祂一起私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