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末日一樣既情景。
成個天空係紅色。
大概係火花照亮左天空。
但係,更加可怕既野係地上面。
滿地都係爛肉。
怪物?
惡魔?
究竟係咩野黎?
不明既亂碼觸手充斥係大地上面。



教皇行左上前,望住D觸手。

教皇:「未見過既野。干涉唔到。」

教皇好少有咁表露出嚴肅既神情。

「教皇大人……究竟係……咩回事?」宰相好驚咁望住教皇。

「奧丁,你點睇?」教皇無視宰相。



教皇帶黎既果個黑色盔甲男人,應該就係奧丁,佢猶豫左一下,然後講:
「唔屬於呢個世界既……物體。」

宙斯:「黑騎士,然後出現既就係呢團爛肉?」
教皇:「黑騎士同呢團爛肉有關係?」
宙斯:「唔止係咁。仲有【魔王】,【魔王】既出現未免有D突然,似乎唔係呢個世界自然生成……係人為既。有人設定【魔王】呢出現。」
教皇:「你既意思係,我地之間有內鬼?你係懷疑緊我定係奧丁呀。」
宙斯:「唔係咁既意思……」
教皇:「除左我地三個之外,乜仲有人有管理員權限咩?」



「有。」

突然之間,空氣之中出現左一把聲音。

毛管棟。
打哂冷震。

唔知點解,我覺得聲音係由係呢團爛肉發出黎既。
無錯,係果團爛肉。

「如果話你地係神,咁樣我就係魔神。我係黎自第二度既,或者稱我為外神就得。」

奧丁無理佢,拎住把槍衝左上去。
一槍斬斷左舊爛肉。
然而,基本上係無用。


爛肉係會再生。

「永恆之槍」

奧丁跳左起身,一跳就係幾百米高,然後一槍投擲落黎。
好似核彈咁爆開。
想炸埋我地?
我無受傷。
我地所有人都無受傷?
發生咩事,明明咁強大既威力,但係傷唔到我地一點HP。

爛肉比佢轟成碎片。
一擊就打就佢變哂肉醬。

但係,爛肉開始再生。



「無用,佢睇黎真係有權限。只要有權限,係呢個世界就無可能殺得死佢。」教皇講。

「……明白啦。殺死左魔王先。」宙斯講。

「咩意思?」教皇問。

「我覺得魔王肯定同呢隻外神有關。所以就殺左魔王啦。」宙斯講。

「吓?吓?吓?你無病呀?依個時候仲理乜鬼魔王。搞惦左呢隻外神先啦。」教皇鬧番佢轉頭。

「唔係我去,勇者。交比果位勇者啦。」

勇者?
我?



「吓?你覺得呢個人真係打低贏魔王?STATUS差太遠啦。」教皇嘆左啖氣。

「放心啦。我設定好左勇者對魔王有戰鬥加成。所以,佢唔會輸比魔王。」

我有種不詳既預感。

宙斯:「而且,魔王已經變左系統既一部份,如果依個時候DELETE,我驚會出現BUG。所以,不如完善左魔王系統佢。勇者注定要打低魔王,魔王必須要死係勇者之手,作為第一任既魔王同勇者,唔可以有例外,所以……」

「空間魔法。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