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王天照,點解會突然出現係呢到?
突如其來登場既細路女,係我面前微微一笑。

「你好,我岩岩路過,順便黎救一救你。」
天照對我咁講。

呢D應該仲係聯盟既領地,點解作為魔王既佢可以肆無忌憚咁出現係呢一到?
然後,佢又點解要救我?
太多野一時之間諗唔明,個腦運作唔到。



「唔使諗得咁複雜,只係因為我生得太靚女,所以黎救你,就係咁。」
天照又笑笑口咁講。
因為自己靚女而黎救我……似曾相識既感覺。
蜘蛛教教義都係無啦啦讚自己靚女。
突然間醒起之前係地下城果陣,天照向我打聽過第八層既事。
莫非,天照就係蜘蛛本人?
但係如果佢係蜘蛛,點解要黎救我,點解要同果隻大蜘蛛作對?

「無咩原因,只係唔想你死姐?」
天照好似可以讀心咁樣,回答我。


算啦,依家諗黎都無用。
無辦法啦,只可以相信眼前呢一位魔王。

即使係咁,天照真係可以打得贏隻大蜘蛛?
數值上差好遠,成十倍。

「戰場上面STATUS唔係左右一切既存在,我有個朋友佢都一路以弱勝強咁走過黎。」
天照衝左上去。

蜘蛛撲埋過黎!



「聖光鎖鏈」天照束縛住大蜘蛛。
但係,好快趣,大蜘蛛就掙扎開鎖鏈。
只不過,天照去到大蜘蛛既頭上面。
零距離。
「聖光球LV100,呀唔係,都係LV7啦。」
[光束球LV?:召喚?個光束球,光束球自動進行攻擊,每次造成少量聖光傷害]

打中左!
命中蜘蛛既眼睛。
八隻眼有七隻受左傷。
雖然扣到既血真係唔多,但係影響到佢既視力已經係好犀利。

「你唔好淨係睇,上黎幫拖啦!」
天照講。



即使你咁樣講,我可以用既招數……
嗜血蜘蛛有個被動技能。
免疫毒素:自身免疫任何類型的毒效果
姐係話我既毒攻擊完全失效。
我可以依依賴既招數得返螳螂之鐮,同埋無毒傷害既蠍子毒尾。
以我既攻擊力,基本上係傷唔到大蜘蛛半分。

「你係到發咩牛頭!」天照對我講。
大蜘蛛撲埋黎我到。
今次弊!走唔切!

「八咫之鏡」
天照突然間去到我面前,開技能。
[八咫之鏡:無條件反射所有傷害]



大蜘蛛撲埋黎既傷害比天照反射左。
即使有大蜘蛛咁高既防禦力,都受左成萬幾傷害。

「你做咩呀!你知唔知好危險架!佢每一擊都可以秒殺你架!」

係咪我錯覺,我好似見到天照瞬間轉移。

「唉,算啦,好悶,好厭左。」

天照企左起身,高舉左手。

「女神之劍」
[女神之劍:用魔力召喚女神的幻影,對單體敵人造成極大量無屬性傷害,然後將傷害轉換為HP為我方成員回復,再將我方所有負面狀態移至敵人身上]



天照上空出現左個幻影,係女神既幻像。
高舉長劍既女神雙手手揮落,一擊殺死左大蜘蛛。

唔係,無殺死到,但係奇蹟咁變到得返一點HP。

「麻痺狀態,一百年。」
[麻痺:使目標無法作出任何動作]

「好悶。我走啦,下次黎探你。隻蜘蛛你想點對佢係你既自由,就送左比你。」
天照伸左下懶腰。

天照究竟係咩人……魔王可以犯規到咁?
完全無視STATUS既差距,直接秒殺人?

「希望下次見到你既時候,你會變得有趣D,好似小豬豬咁。」



小豬豬?係邊個?

「小豬豬係邊個?佢係我老公BB豬呀!」天照扮哂臉紅扮哂野咁講。

然之後,天照就消失左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