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住隻就死既蜘蛛,我唔知點做先至好。
只要我攻擊佢,即使好似我咁弱,我都可以殺得死佢。
殺死佢,我就可以得到大量既經驗,變成更加強既魔物。
之但係,突然覺得咁樣做同殺人有咩分別?
為左利益而殺人,為左經驗值而殺魔物。
有咩分別?

雖然我轉生咁耐以黎,都殺死過唔少既魔物。
但係去到今日,我先突然間醒覺到呢一個問題。
雖然話,呢一個係弱肉強食既世界,之但係咁樣做同殺人究竟有咩分別?


都係剝削緊其他生物既生存權利。
隻大蜘蛛都唔一定好過。
比人封印左咁耐,一定覺得好驚。
以為我地攻擊緊佢,所以先至還擊。
抑或者,只係覺得肚餓,所以攻擊我地。

大蜘蛛只係遵照住自己既本能而行動。
佢係魔物,係禽獸。
而我係人。
外表係魔物,但係內心依然同一個普通既人無分別。


呢D係人禽之別。
你可以話我係偽善。
但我就係一個咁樣既人。

講咁多做咩。
一切都只係廢話。
即使幾唔願意都好,呢一個都係充滿住殺戮既世界。
表面上係輕輕鬆鬆RPG世界。
但係實際上所有既生物都用盡全力去戰鬥,係一個鬥個你死我亡既殘酷世界。



以前既世界其實都幾和平,同呢個世界相比。
雖然RPG既世界係好有趣,但係我都係情願住係以前個世界到。

對唔住,大蜘蛛。
因為呢個世界係咁殘酷,所以我要殺死你。

蜘蛛淨係望住我,郁唔到。

「點會咁架……天照……天照?天照點解會係到?」
浮士德好似解除左禁言,係到發UP瘋。
係佢旁邊既怕醜妹比佢嚇親。
浮士德有少少不安,然後捏住怕醜妹條頸。
想要捏死佢咁。
係發洩?係為左咩而想殺佢?
只係為左發洩,我實在搵唔到咩原因。


怕醜妹好痛苦咁係到掙扎。
而浮士德只係望住我。
然後,佢開口講:

「蜘蛛大人,蜘蛛大人,我地應該要點做?點做呀?天照返左黎!點算呀呀呀呀呀呀!」

「蜘蛛大人?對唔住,你認錯人。」我講。

無錯,係我講。
開口講。

「咦……?」

我一擊毒針,撞開左浮士德隻手。



「我唔係蜘蛛,我係蠍子。」

進化完成。

【魔物殺手】 天蠍 LV60

HP:17645/17645
MP:13857/13857

力量:2454  敏捷:1248
防禦:2288  魔力:967

[【魔物殺手】:授予給擊殺50個魔物之人。與魔物戰鬥時,力量敏捷魔力防禦上升8%,受到傷害減少7%。]

被動技能:


[免疫毒素:自身免疫任何類型的毒效果]
[免疫飢餓:自身免疫飢餓狀態]
[智慧:MP上升30%,魔力上升12%,能習得所有的語言,看懂所有的書]
[多工處理:最多可以同時施展三項技能]

技能:
[毒素激發:解除目標的毒屬性狀態,然後對其做成1000點固定傷害]
[麻醉之針:使用針攻擊目標,對單體造成小量物理傷害+使目標陷入麻痺(3秒)狀態]
[蠍子毒尾:使用毒尾攻擊,對單體造成大量物理傷害,然後賦予對手猛毒(5秒)狀態,若然本身已陷入毒狀態,使其毒傷害變為原本的兩倍]
[蠍尾射擊:對一個目標進行射擊,造成中型魔法傷害,然後賦予對手毒(5秒)狀態,若然本身已陷入毒狀態,使其毒傷害變為原本的兩倍]
[蠍子之火:持久運作型技能。使用技能期間全身著火,賦予自身燃燒(10秒)狀態,然後對近距離敵人造成中型火傷害,賦予對手燃燒(10秒)狀態]
[死亡之鉗:持久運作型技能。使用鉗攻擊,對一個敵人造成小量物理傷害,使用技能期間使對方陷入束縛狀態]

[飢餓:進入狀態5分鐘後,每十秒將會減少1%HP]
[麻痺:使目標無法作出任何動作]


[猛毒:每秒持續受到最大HP的1%傷害,每秒受到的傷害不多於1000]
[毒:每秒持續受到最大HP的0.5%傷害,每秒受到的傷害不多於500]
[燃燒:每秒做成施法者魔力x10%的傷害]
[束縛:無法移動]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