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點點會咁架,你……你唔係蜘蛛大人?」
浮士德好驚訝咁向後退。

我進化左成為天蠍。
係一隻巨型既黑色蠍子。
唔再係奇米拉蟲,無哂蜘蛛同螳螂既特點、技能。
單單純純係作為一隻蠍子。

技能方面都好豐富,STATUS都上升左好多。
我依定既數值,甚至比約翰更加高。


STATUS係一回事,我唔覺得依家既自己真係打得贏約翰。
裝備同技能既差距,實在唔係簡簡單單用數值黎彌補。

我一步一步咁行埋去。
浮士德好驚愕,嚇到坐左係地上面。

我望左受左重傷既怕醜妹一眼,再望住浮士德。
浮士德只係係到掙扎求饒。

我一鉗鉗起左浮士德。


佢好驚咁望住我。

「請你唔好殺我……」
突然間,佢認死狗咁望住我。

我唔鐘意殺人。
但唔代表我無殺過人,最起碼我曾經殺過自己。

「對唔住……係我錯……唔好殺我……」



角色感覺有少少崩壞,明明之前仲係惡咁係到蝦蝦霸霸去做痴線佬。
但係,依家佢又係到扮死狗。
扮到好可憐咁。

佢喊哂口,流哂馬尿咁。
有少少動左我既惻隱之心。
之但係,我望住怕醜妹個樣,再記返起條村比個害到有幾慘。
我就加大力度鉗實佢。

「好、好痛。」

我用力甩開佢,撞到佢去地上面。

「跪低。」我講。



浮士德即刻跪係地上面等候發落。
「道歉。」我講。

「對、對唔住……係我錯……」

我一鉗打到佢爆哂江,流哂血,連牙都甩左幾粒。

「請……請你唔好殺我……」
「蠍子。」
「吓?」
「你同緊邊個講野?」
「係……對唔住,蠍子……」

我又一鉗打落佢到。



「大人呢?」我又講。
「係……對唔住,蠍子大人……係我錯。」

我笑左。
再一鉗鉗住佢個頭,塞佢落地去食泥。

「想我唔殺死你都得,奶乾淨我鞋底。」
我伸左一隻腳出去。
示意佢奶乾淨佢。
點知佢又真係奶。
為左唔想死,可以去到幾盡。

呀,心都煩哂。
佢唔奶仲好過奶,搞到我愈黎愈唔鐘意佢。
尊嚴為何物?比起生死黎講果然不值一提?



「想我唔殺死你都得,你同我大聲講一句,蜘蛛好撚樣衰。」
我講。

佢好驚訝咁望住我。
之前既表情係震怒。
然後又有少少悲傷。
然之後,就係……

出人意表。
自殺。

對佢黎講,宗教大於一切,比起生命,比起自身既尊嚴更加重要。
不愧係宗教狂熱者。



寧靜死,都唔會違反自己既教義。
究竟佢係好偉大,定只係一個痴線佬呢?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