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緊大雨。
草地上面充斥住少少既草青味道,略為有少少臭。
一個會令人唔太舒服既環境。

約翰係一個墳上面擺左朵鮮花。
佢無咩表情,不過係咁大雨入面,分唔到佢臉上果D係淚水定係雨水。

我保持沉默。
無同約翰講過任何野,亦都唔想比佢知道我識講野。
我間接害死左佢既二徒弟,唔知應該用咩表情面對佢。


雖然話二徒弟好唔鐘意我,仲想殺死我。
而我其實唔係咁鐘意佢,起碼對於佢既死,除左因為約翰而感到內疚之內,真係完全唔會覺得傷心。

而大徒弟卡珊德拉喊到隻狗咁。
三徒弟係到安慰佢。
我唔知可以做d咩,只可以默默咁企係約翰隔離。

除左師父徒弟之內,仲有好多貴族係哂到。
除左聯盟之王同劍聖之外,起碼我見過既大人物都係齊到。
似乎,大賢者死左個徒弟係一件大事。



「願女神與你同在。」
教皇都係到,為墳墓既主人獻上鮮花。

「對於佢地既死,我深表難過。」教皇對約翰講。
「聯盟既教皇,剷除蜘蛛教唔係你地既責任咩?點解佢地可以……」約翰問佢,話音未完,教皇就開口:
「係我地大意左!完全無諗過堂堂大賢者別墅下面既村落,都可以成為到佢地既目標,估唔到佢地咁睇唔起你地。」

約翰皺左下眉頭,問:
「劍聖呢?」


「魔王親自派軍突襲北方既一座城到,劍聖去左擋佢。」

魔王?天照?
究竟天照想點?
完全唔明白。

約翰同教皇之間無再交談。
所有人逐一獻上鮮花之後,成個墓園再一次回歸沉默。
除左雨聲之外,再無其他既聲音。

聯盟似乎係由三個主要既國家合組而成,包括精靈國、矮人國、人類國。
每個國家都有一個國王,然後共同既盟主就係聯盟之王。
劍聖、大賢者、教皇三個人似乎係直屬聯盟之王,同三國無關。
有少少似封建既制度,聯盟之王就係天子,三國就係諸侯國。
整個大陸分為兩大部份,西方係聯盟,東方係魔界,中間係中立既地區,最核心範圍係一座巨大既火山。


聯盟既三個國家,精靈國係坐落於大陸既最西方,想入去精靈國就先要經過人類國同矮人國。
而矮人國就係係精靈國既東南方,人類國就係東北,兩個國家邊境連接住中立地區。

三國王再一次向問約翰進行慰問。
精靈王好似同約翰講左少少野,太細聲我聽唔到。
講完一輪野之後,精靈王就同約翰道別左。

精靈王係一個女仔。
望落係一個好後生既女仔。
叫線蛺蝶。
有少少奇怪既感覺。

無幾耐之後,有架馬車黎左。
一架黑色既馬車,車由兩架白馬黎拉,司機係一個白髮老人,但似乎仲好健壯。
教皇即刻衝左出去,跪係馬車側面。


「我既王啊!」佢講。
馬車入面既人無走出黎,係入面開口講:
「安息啦。」

相信係聯盟之王。
無走出馬車,亦都無獻上鮮花,由頭到尾都無出黎。
「教皇,你走啦,呀唔係,係退下啦。」
聯盟之王示意教皇離開,再叫約翰、徒弟、我走上黎。

「國家有任務比你,大概係呢種感覺啦,總之就護衛下我一排,就係咁。呀,秘密任務,好似係,仲有,唔好同人講……仲有,對於你徒弟死撚左,我深感遺憾……」

唔知比咩反應佢好。
其他人就算做下樣,都會扮到好SAD咁。
而呢個聯盟之王,真係交貨都唔肯,求求其其講兩句就算。



「明白。」約翰回答。

王再無講任何既野。
而馬車亦好快就開走左。

不愧係聯盟之王,王真係唔同D。
諗返起魔王天照。
魔界之王同聯盟之王,兩個王都真係好有性格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