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到左一個城市入面。
我地收到既任務係護衛聯盟之王。
秘密任務?好似係。
我同約翰、大徒弟卡珊德拉、三徒弟,四個人坐係架馬車入面。
馬車非常之長,分左三個部份。
一個係司機位,中間既係王既房間,最後既部份係我地既座位。
王既房間,無人可以入到去。
即使交低左護衛任務,我地都係見唔到王既樣。

王究竟係一個咩人?


聽起黎係一把女仔聲。
神秘既王,好似連身為大賢者既約翰,都未曾見過佢個樣。

「你問我依家去邊?我咪係放緊個靚假,要你地黎保護我囉。」王係咁樣講。

大約係呢一種既感覺啦。
王好似係一個好隨便,咩都好HEA既人。
無啦啦放假,感覺上好奇怪。
不過我地做細既,唔問得咁多架啦。



但係,要出動到大賢者黎護衛,王究竟驚緊D咩?
好似話平時係由劍聖親自去護衛既,而依家劍聖趕左去前線打仗,無人黎保護王。
但係出動到大賢者同埋大賢者既好朋友們,總比人感覺到唔係一件小事。
一定會有重大既事情發生。
係蜘蛛教?抑或係另一樣野呢?

去到晚黑,王入左去間酒店上面。
話就話係成棟樓,不過都係一棟三層高既……類似村屋既物體。
我地順理成章咁係王既房間隔離到休息。
好似話,其他既住客都係王既親衛兵。


王究竟係到釣緊邊個?

我同卡珊德拉企左上棟樓既天台,俯視巡邏。
王無告之我地敵人究竟係邊個。
我地就只可以一直按兵不動。
敵人究竟係蜘蛛教?係魔王?
無人知。

「對唔住……果陣我走左。」卡珊德拉同我講野。
我無回答佢,扮講唔到野,我無同任何人講過我識得講人話。
「係我害死左佢……」佢好DOWN咁講野,但係無再流淚。
應該要喊既,都喊哂,唔會再喊。
都好既,我唔識安慰人,就咁聽下佢講野就算。

蜘蛛教。


究竟係何方神聖?
同大蜘蛛打完之後,我嘗試去搵過下資料。
呢個世界只係得兩大宗教。
聯盟信奉女神。
魔界信奉軍神。
而蜘蛛教,就係突然興起既宗教,認為當年同女神決戰既蜘蛛會係拯救世界既神,打破一切既不公。
蜘蛛,就係講緊地下城第8層既石像,阿撒托斯?連魔物都唔敢接近既蜘蛛。


「我要殺哂蜘蛛教既人。」卡珊德拉講。
黑化?唉,其實我又無咩所謂既。
二師姐死左,對我黎講真係無咩感覺。
反正都唔係太關我事。
浮士德都死左啦,所以求其啦。



不過,望住卡珊德拉個樣,我覺得佢好可憐。
於是乎,我用鉗,當係手一樣,輕輕咁摸佢個頭。
佢嚇左一一跳,然後望住我係到笑。

唔?樓下有人……
係軍隊?
打仗咩?
好多人……
成幾百人……上千人衝緊過黎,由遠處既山上,一路一路衝過黎座城市到。

WTF?
我本身以為係暗殺……但依家咁樣同打仗又有咩分別?
係魔界?係魔王?

「唔係,係……聯盟既士兵。」



睇黎絕對唔係黎吹水打下牙鉸。
好明顯係過黎劈友。

約翰唔知幾時候飄左上天,然後開哂魔法,大聲講:

「吾乃聯盟大賢者!你地係咩人,報上名來!唔係既話,我地就會視你地係敵人而迎擊!」

「我地係直屬王既軍情六處部隊!奉王之名黎捉拿逆賊!」軍隊入面有人大叫。

「放肆!呢到無逆賊!」

無回答。
好明顯,呢班人係為左殺王而黎。



「食住花生等睇戲。」我地後面突然間多左條友。
我轉頭一望,王將成個帷幕好大工程咁搬左上天台,然後自己係入面飲茶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