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面既軍隊應該就係為左暗殺王而黎。
斷故唔會係王自編自導自演,拎我地黎當狗撚既鬧劇掛。
我同卡珊德拉,仲有王一齊係天台上面,望住下面既戰鬥。
坐山觀虎鬥,好似係。

對面既軍隊衝哂埋黎。
「魔法流星雨」
約翰諗都唔諗,即刻開技攻擊。
大範圍型技能。
呢一招好似本身係要好多個人一齊先至用得到,但係約翰可以當佢係普通技能咁多。


當然,會食佢好多MP啦。
但係呢一一招既效果非常之好。
幾乎清場咁濟。
對面軍隊既第一波攻勢即刻比約翰單人匹馬瓦解左。
就算唔死,都受到重傷。

趁約翰既技能仲係冷卻既時間,第二波攻勢又開始左。
對面應該都預計到約翰有呢D咁強既技能,於是第一波既人就係死士。

第二波既人同第一波唔同,裝備明顯好左好多。


然後,第一排既人都係騎住馬,好快就衝到入城入面。
王啊,你無安排D市民避難先架咩?
民眾係咁亂咁逃走。
當然啦,軍隊唔會亂殺平民。
佢地既目標似終都係王。
不過都唔怪得王既,因為王大概應該以為對面只會派幾個精英黎暗殺。
點都唔會估到會出動到軍隊掛。

不過,軍隊究竟係隸屬於咩人呢?
好明顯,係聯盟既軍隊,咁指揮官又係邊個?


第一排既騎兵比我地既埋伏既狙擊手一一射殺。
依家變左雙方既弓手、法師係到駁火。
雙方既戰士都埋伏哂,等待時機。

話說,王你企係天台,真係安全咩?
似乎,呢座酒店鋪左層幻像魔法,對面睇起上黎只係見到一座普通既村屋,見唔到王係上面。
然後,我地可以望得清出面發生既事。

有法師嘗試攻擊我地呢座村屋。
不過都係用D技能鳩射,好似火球術呀果D咁,無辦法用D狙擊既技能。
當然,呢D攻擊都比卡珊德拉擋哂。

約翰浮係半空,無再攻擊。
佢望住地上面既戰鬥,好似諗緊野。



終於,我地既一層防線比佢地突破左。
對面拎劍既諗都唔諗,鳩衝左出黎斬人。
「女神偉大。」個戰士斬左幾個人之後就比我地既人殺死左。
當然啦,殺得一個,仲有千千萬萬個唔怕死既人。
好快,就比佢地攻到黎我地樓下。
人數差太多。
人地用人海戰術都摟得死我地。

「MOLAMOLA。」王咁講。

唔……真係molamola。
三師姐走左上天台。
叫我地走。

「走得去邊,係就係呢到解決埋佢。」王用D WFC既語氣去講。


當然,解決係講緊由我地去解決。
死守天台,好似係。

「師父話交比你地兩個保護王,我同師父上去打低佢地既指揮者先。」三師姐講。

係真唔係呀?
定係你自己一個自私走呀?
是但啦。
三師姐走左無耐,就有一大班人衝哂上黎。
樓下D飯桶咁渣GA。
一分鐘都擋唔到。

我無範圍型既技能。
全部技能都係比我一打一用。
真係頭痛。



一個戰士衝左埋黎。
死亡之鉗。
即刻鉗住左佢。
配合被動技能[多工處理]既效果。
再同時使用蠍子毒尾、蠍尾射擊。

佢即刻受左重傷,然後又中埋比我強化左既猛毒。
就死。
我無殺佢,始終都係唔係幾想殺人。
於是乎我用條尾,甩左佢落街。
呀,跌死左?
SOR,下次小心D。

而我既行為完全無嚇走哂D士兵。


反而佢地又同時衝哂過黎。

「賢者之牆」卡珊德拉使用技能。
[賢者之牆:一段時間內,令賢者之牆內的所有人免疫任何攻擊]

勉強擋住左。
呢個時候,又多一個人行左上黎。

教皇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