數量上有壓倒性既差距。
對面既士兵完全唔怕死。
一個又一個咁衝過黎。
無辦法令到佢地失去戰鬥能力,只可以逐一殺死佢地。
呢個係戰爭。
殺人係無辦法既事。

可幸既係,我仲有餘力去擔心呢D野。
我既STATUS應該已經去到一般人既頂峰。
當然啦,係魔物面前,我仲係非常之弱少。


但對於人類黎講,我已經係非常之強。

只要我企係到,對面就無可能攻到過黎,殺死王。
當然啦,我既MP係有限既。
只要我用哂MP,我地就會輸。
而對面既士兵,簡直係無窮無盡。

我又殺死左一波既士兵。
對面開開始停左落黎。
教皇行出黎,問我地:



「我地黎個交易啦,你地交王出黎,我盡可能滿足你地既願望。」

姐係招降?
的而且確,再拖落去,點都係我地不利。
卡珊德拉既MP唔多,而我既MP都開始見底。

我同王其實都唔係幾熟,甚至連王既樣都未見過。
點都唔會值得我捨命相救掛。
但係,卡珊德拉唔係咁諗。


佢唔肯放棄。
即使輸緊,都唔投降。
真係好偉大……搞到我都有少少感動。
點都好啦,見到卡珊德拉咁既樣,我真係講唔出「投降」呢兩個字。
另外,我睇教皇唔順眼。
一開始就話要殺死我,依家又要殺死王。
點都唔會對呢個死肥仔有好感掛。
所以,我理所當然地搖頭。

教皇個樣好似有少少遺憾,然後問我地:
「點解你地可以為左王,連條命都可以唔要?你知唔知王又係邊個?你有無見過王既樣呀?得罪講句,王一直都唔用真面目見人,隨時比人掉左包都唔知。你地願意跟隨呢一個王?」

卡珊德拉無任何既疑惑,打算直接攻擊教皇。

「喂,聽哂人講野先好唔好?」


「我同你無野好傾。」

教皇小心翼翼咁避開開卡珊德拉既攻擊,之後又再開口講:

「我收到神喻!女神大人要我剷除王!王係敵人!係異端!係蜘蛛!」

因為D咁樣既理由?
嘛,所謂既宗教戰爭,大概就係呢一回事啦。
好似中世紀果陣果D咩教會逼害王政咁。

卡珊德拉當然唔會理佢。
而我都跟住卡珊德拉,唔會投降。

係呢一個時候,王終於開口:



「唔?仲未打完?」
打喊露。
毫無緊張感。

愈諗愈覺得王唔自然。
查唔到佢既STATUS。
一直唔肯露面見人。

「王啊,要走啦。」卡珊德拉開技。
睇黎係傳送既魔法。

「唔洗旨意走!」教皇即刻派兵衝哂過黎。

「結界。」王好細聲咁講。
成班士兵即刻停哂係到。


然後我、王、卡珊德拉即刻傳送左去第二度。

呢到係……?
一片森林到?

「咳咳,傳送魔法好似有少少失靈,我都唔知我地去左邊……我本來就唔係幾識用傳送既魔法……」卡珊德拉解釋緊。

「唉,無計啦,一直向東行IS OK,向東行應該終有一日會行到去返王城到,或者會見到一D村落、城市呢。」王坐係我背上面,當我係坐騎講。

咦?
帷幕無一齊傳送。
我見到王個樣。
一個普通既女仔。
同魔王天照一樣都係細路女。
之不過,佢皮膚係灰色,係一隻精靈族。



「GOGOGO。」佢講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