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呀,我……我仲未習慣好點用傳送型既技能,所以依家我地傳送左去……岩岩確定左我地既座標,大概就係魔界既位置。」
卡珊德拉開口講左D奇怪既說話。

呀,係魔界呀。
為左逃走,所以帶埋聯盟既王黎到魔界。
玩緊我?

「然後,聯盟果邊,教皇好似對外宣佈左王失左蹤,教皇做左代理王……師父佢都好努力咁逃走緊……頭先先同我地取得左聯絡……」

事情發生得太快啦掛。


總比人感覺一切都係教皇既陰謀,想取代王。

「係呀,咁我地不如係魔界到探下險先。」
坐係我背上面既王,突然間講D九唔搭八既野。
究竟上面講既對話有咩因果關係?我睇唔透。
總覺得認真你就輸了。

呢到係一個森林。
如果係魔物既話,勉強有我擋住。
最大問題係人姐。


如果撞到其他人,都唔知點算。

始終呢到都係魔界。
對魔界黎講,聯盟之王絕對唔係受歡迎既對像。
甚至對佢地黎講,聯盟之王係最大既敵人。
即使係咁,王依然都係好HIGH咁,毫無緊張感。

卡珊德拉提議可以著一件連帽既斗蓬。
魔界同聯盟唔同,邊境既防守係非常之嚴謹,但係國內就非常之自由、鬆散。
魔界本身就係由魔物帶同一D人建立既國家,魔物想要既,就係自由。


魔界境內,基本上唔會有咩守衛係到,只係得最低限度既規距。
正因為係魔物既國度,所以就算我,天蠍,四圍行都無咩問題。

卡珊德拉繼續向我地解釋,魔界同聯盟一樣都係封建既制度。
不過唔同於聯盟之王,魔王本身有絕對既權力,魔界所有既人都要無條件聽從魔王既命令。
之不過,並唔同聯盟之王一樣,有教皇、大賢者、劍聖直屬於王。
魔王之下既,就只有六個被封既諸侯,除此之外並無任何直屬既人、軍隊。
惡魔領主。
哥布林領主。
不死族領主。
獸人領主。
龍人領主。
巨人領主。

行下行下,我地就黎到一座城上面。


與其話係城,點講好呢……
真係一座城。
哥德式建築既城。
一座巨型既城。
成座城都係由大大小小唔同高度、長度、大細既橋樑所組成。
橋樑之上又有第二條細橋樑,連接去更加高既橋樑之上。
錯綜複雜既橋樑、石地構成左大街小巷。
大街小巷之中又有大小各異既哥德石屋。
又有好多唔同既樓梯、梯子連接上下唔同既地方。
呢座城可以話係一座空中樓閣。
從來都唔會腳踏大地,只係企係人造既建築之上。
簡單黎講,座城就係3D既迷宮,除左前後左右之外,仲有路向上向下。

係一個好奇怪既地方。
真係好奇幻FEEL。


行到入去自然就會不自覺咁迷路。
甚至連自己身處於海拔幾高既地方都唔會知。

點解會入黎呢D咁奇怪既地方?
咁係因為王拉我地入去。
「黎啦黎啦」、「當係去玩」、「去暗殺魔王」、「做間諜」
之類既奇怪理由,咁樣就拉左我地入去。
真係樂在其中。

不過,都係一件好事黎。
王應該一直都無點出過去玩,比佢HAPPY一下都幾好。
而且,根據卡珊德拉所言,連聯盟入面既人,大賢者之類都未見過王既真樣,黎到魔界根本無可能有人認得出佢。
雖然話就話係王,之但係咪又係係一個細路女。
居然將聯盟既重任放上去一個細路女肩上,聯盟究竟發生咩事。
於是乎,我同卡珊德拉就好似佢既爸爸媽媽咁……


咳咳。
我係一隻蟲,係一隻蠍子,差D唔記得呢個事實。
真係失禮。

「不死族之城,奧托蘭多城堡」卡珊德拉咁講。
我地黎到不死族既領地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