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個叫瑪麗·雪萊既女人帶左我地入屋。
係一間大宅黎,豪華既程度完全唔會輸比約翰既果一間別墅。
我地行左入去一條好長既走廊到。
有一種空虛而又有少少恐怖既感覺。
大家都無出聲,只係默默咁跟住瑪麗。
瑪麗應該唔會襲擊我地掛,襲擊我地都唔會有咩好處啦。
即使係咁,我都做好哂迎擊準備。
以佢既實力……

「你地知道復活既方法?」


瑪麗突間開口,打破左寂靜。
復活?係咩野意思?

瑪麗停左落黎,轉個身黎望住我地:
「令到死者復活既方法。」

又係一片沉默。
瑪麗又繼續帶我地向前行。

「你講既野係禁忌黎喎,令到死者復活。」


呢個時候,王又張開口講。
瑪麗無回答佢,帶到我地入去一個大廳。
叫左D下人遞上紅茶,然後坐係張大椅到又問多次:
「你知道呢一種方法?」

呢個時候,又有一個人行左過黎。
係一個龍人族既男人,三十幾LV左右,略肥。
「你仲係到做緊呢D蠢事?」佢問瑪麗。
瑪麗有少少唔耐煩,無再回答佢。



「收手啦,有咩意義?」
「……」
「明明已經成功左啦,而且由你……」
「未成功。失敗左。失敗左。失敗左。」
「醒下啦!成功左……」
「失敗左呀!復活唔到啊!整到出黎既,只係一個同名、同性格、同肉體既人咋!」
「咁咪姐係成功左囉!」
「失敗啊,靈魂唔一樣。」
「明明性格、肉體,所有野都同生前一樣,咁同成功復活有咩分別?」
「我知呀!我明呀!但係佢……佢唔係咁諗啊!」
「你……」
「收聲啊!收聲啊!你同我收聲啊!我係領主夫人,你只係食客,你同我返去,唔好打擾我地,唔該。」

瑪麗拭乾淚水,露出笑容,邀請龍人離開。
龍人淨係搖左兩下頭,然後企左係到,無跟瑪麗既意思離開。


領主夫人……姐係話佢先生就係不死族既領主?
瑪麗要復活既人係……?

「嗯?大概GET到你地想講咩?不過佢又講得無錯既,明明已經構成到相同既肉體,連內在性格都係一樣,咁唔算係成功咩?」王問。
瑪麗搖一搖頭,無再講野。
卡珊德拉插嘴:
「不過,當兩個人外在內在都完全一模一樣,咁又算唔算係同一個人呢?」

「唔算,永遠、永遠都唔會係同一個人,所以我先想問你地,有無真真正正既復活方法?」瑪麗問。
「算把啦,如果真係有咁完美既復活方法,蜘蛛一早就復活左啦。」龍人講。
「蜘蛛係禁忌黎,你係呢到講就好,千奇唔四圍講蜘蛛呢兩隻字。」瑪麗回答。
「超!你講既復活,咪又係禁忌。」

「無錯,復活方法係有既。」王突然間好認真咁講野。
平時好似完全未見過佢認真。



「之所以復活係禁忌,係因為犧牲既野實在係太多。我唔建議你地進行復活既儀式。」王繼續講。
「唔緊要,犧牲一切,我都要復活!」

「我都要復活……我都要……『我』……明明就已經成功左,都已經復活左啦。」龍人自言自語。

王嘆息,然後開始講:
「放棄啦,代價唔係話你承擔就可以承擔,復活生命係破壞緊成個世界既系統,所消耗既能量唔係由你可以承擔得起。

「一個世界既靈魂總數量係固定不變,死左既人自然會投胎轉世,如果係咁簡單既情況,復活都唔係一件難事,只要殺死左投左胎既果個人,再回收返佢靈魂,之後將靈魂注入去你地構成好既果個肉體身上面咁就得,雖然咁樣對你黎講已經係件難事。

「不過,復活自然唔係咁簡單架啦。首先,為左解決生育太多或者出生率太少既問題,靈魂既投胎轉世係超越時空,依家既你死左,但係你既靈魂極有可能會去到一百年前既世界轉生。無穿越時間方法既人,又點可以將靈魂帶返黎一百年後既世界?

「另外,成個世界似乎係一個生命體黎。呢個宇宙有萬萬千千個唔同世界,唔同既世界物理法則可以唔同,有D世界同呢個世界係完全唔同,唔會有STATUS,唔會有系統,唔會去打怪……離題啦,唔同既世界都係生命體黎,佢地之間係會用靈魂黎交易,所以你死左之後,亦都有可能轉生去到第二個完全唔同既世界到。試問,你又點可以穿越去第二個世界,去拎返個靈魂返黎呢?



「簡單黎講,三個字:收收皮先。」

瑪麗同卡珊德拉一時之間比唔到反應。
龍人就問王究竟係咩人?
而我就係到諗,呢個就係我轉生既原因?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