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究竟係咩人?」龍人問。
王無回答,只係輕輕一笑。

瑪麗企左係身,然後行去王面前,跪係王面前。
「求下你……唔理點都好,我都只係想佢復活……」

「夫人!你係領主夫人,點可以……」龍人想扶起佢,但即刻比瑪麗喝止。
「我只係想救佢。」
「太肉酸啦!而且就算復活成功,對你黎講……絕對唔係一件好事……」



瑪麗有少少抽搐,喊到抽搐,然後強顏歡笑咁講:
「呢個係佢既願望,唔緊要。」
「你起身先啦!就算你咁樣求我地……」卡珊德拉去扶起佢。

好傷感。
但係我無咩感覺。
可能係一件好慘既事,但係又未至於個個都喊苦喊忽掛。
呢個時候,龍人都跪埋起到。
一齊求我地偉大既王。



而至於我地果個偉大既王見到咁既情況,仲冷血過我。
佢大笑。
爆笑。
笑出聲。

「笑死ME。」佢講。
王係我個背上面跳左落黎,圍住佢地轉圈。
「睇黎你地聽唔明我講咩,我想講既就係,為左復活一個人,根本唔值!代價實在太重!你地想復活既係邊個?係魔王?就算係魔王,都唔值呢個價!」
龍人欲言又止。
王又繼續講:


「唔好講魔王,就算係龍王,都無可能會去復活佢!如果你地想復活既係神既話,都可能仲有得傾既。」
然後,佢又係到大笑。

「咁姐係話,你係有復活既方法?你係知道點樣去復活?」瑪麗又問。
王呆左係到。
然後又講:
「你真係蠢撚過隻豬。明明我已經係到係咁奚落你,點解你仲可以咁樣求我。」

龍人忍唔住,企左起身。
「請你注意你既言行!你同緊不死族領主夫人講野!」
但係瑪麗拉住龍人,唔比佢再講,然後繼續係到叩頭。

好過份。
真係連我都睇唔過眼。
有必要講到咁咩?王。


人地都已經求你啦,跪係到叩埋頭,你都仲係咁。

「屌。好悶。無癮。撇。」王拋左幾粒字出黎,叫我地走。
我同卡珊德拉只可以無奈咁跟住佢走。
而瑪麗仲跪地不起,至少我走到出門口,依家見唔到佢想起身。

出左去,氣氛有少少沉重。
「真係唔可以去幫佢咩?」卡珊德拉問。
「我都已經講左,無可能去救佢。」王回答。
「……」卡珊德拉沉默,停係到唔講野。

王無理佢,騎係我上面叫我繼續行。

「係喇……」卡珊德拉似乎有野想講。
王好比面咁回頭望佢。


但我已經FEEL到王既面色不悅,準備龍顏大怒。

「我既王,你係咪知道……復活既方法。」
「係呀,SO?」
「可唔可以復活我既師妹?二師妹……」

二師妹,姐係我既二師姐。
為左救我,所以比大蜘蛛殺左。
詳細D講,係卡珊德拉黎救我,但係二師姐走過黎打算拉卡珊德拉返去由得我死係大蜘蛛手上面,結果二師姐自己反而變左大蜘蛛既食物。
大概,卡珊德拉覺得自己害死左二師姐。

「可以呀。」王講。
「吓?真係?」卡珊德拉覺得好驚喜。
「傻妹你既,梗係假既啦。佢何德何能呀?要我去復活佢。」王笑笑口講。
講完之後,王另返轉頭向前面叫我繼續行。


我睇唔到呢一刻卡珊德拉既表情,究竟佢聽完王既說話之後,會有點樣既表情呢?
睇唔到。
而我淨係可以用條尾,輕輕咁拍下佢個頭,安慰佢。

好快,卡珊德拉又追返上黎,問王:
「咁我地依家要去邊?」

「仲洗問既,既然聽到D咁不得了既事情,佢地既然想進行復活既儀式,咁我地梗係要去阻止佢啦。」
王笑住咁講左D不得了既事情。
已經唔可以用冷血黎形容呢個人。
但係呢個人係王。
係聯盟之王。
係我地既王。
我地既王就係一個咁樣既人。
真係值得我地追隨佢?


卡珊德拉咩都無講,繼續跟住王行。
已有 0 人追稿